沐小小并没有离开,她就在顾寒的拳击俱乐部,只是,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日的不走出房门一步,但是,她却关注着苏岩的一举一动,加上有戴菲菲的帮助,苏岩的事她都了若指掌。

    她虽然心中相信,但是,她相信没有用,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她觉得她要和苏岩在一起,就是对不起妈妈,所以,她只能离开他,独自看着事情的发展。

    正在发呆的时候,手机响了,却是戴菲菲,沐小小赶紧接了起来,“小小,不好了,苏岩的父亲晕倒进医院了。”

    沐小小心中一惊,手机滑落在地。

    又晕倒住院了!

    她还记得上一次在医院的时候,那医生说过,苏建国的身体虽然经过了两次手术,暂时没有问题了,但是却依然不能情绪激动,情绪一激动很容易再出问题。

    如今,他是被苏岩这件事气到了吧?想到这里,沐小小心中担忧不已,这一次,万一苏建国没有挺过来,那么,她和苏岩,真的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了,那凶手是她父亲找到的,是她父亲送到警察局的,如果苏建国真的出事,那……

    不不不,她和父亲没有做错,他们抓到凶手交给警察没有错!

    她没有错,没有错!

    六神无主的沐小小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无头苍蝇一般。

    流年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沐小小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不禁叹息一声,“小小。”

    “表姐,表姐,我是不是做错了,苏岩不可能杀我妈妈的,我不该把那凶手交给警察的!”沐小小一子扑到流年身边,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一脸后悔之色。

    “小小,你冷静一点儿!怎么了?”流年看着沐小小慌乱后悔的样子,温言询问。

    “是苏岩的父亲,他被气得住院了。”沐小小几乎要哭了。

    一句话流年就明白了过来,看着伤心的沐小小,流年叹息一声,“你怎么就那么确定不是苏岩干的?”

    沐小小摇摇头,“表姐,我就是确定,苏岩虽然有时候心狠手辣,但是,我知道,他对我从来都是真心的,我相信他就算再恨我妈妈,也不会做出那种伤害我的事……”

    “小小,你清醒一点儿吧,你别忘了,苏岩曾经心狠的逼你嫁给童海言,他对你,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么包容,况且,他可能以为,这一辈子你都不会知道这件事,他照样可以和你在一起!”流年客观的说。

    “不是的,表姐,不是的,苏岩不是这样的……”沐小小摇着头,急急的否认。

    “不是这样,那是怎样?你相信他,那也要看看他值不值得你相信!”流年严肃的说。

    “表姐,你忘了吗?上一次有人给警察寄了照片,结果还是证实苏岩嘶是清白的,这一次,这个凶手很有可能也是被收买的,要他指证苏岩的!”

    “小小,谁会为了钱连命都不要,杀人罪啊,小小,是会判死刑的,有钱也没命花了,谁会这么傻?”流年叹息一声,语重心长的说。

    沐小小身子摇晃了两,垂双手,后退一步,跌坐在床上,双手捂在脸上,片刻之后,泪水从指缝中滑落,滴在地板上。

    流年看着伤心不已的沐小小,心疼的上前,坐在她的身边,拥着她,“小小,别难过了,表姐刚才也只是客观的说,你太相信苏岩,如果不是苏岩还好,如果真的是苏岩呢,那你要怎么办?”

    流年说的是事实,沐小小妈妈被杀一案,那凶手是最直接、最重要的嫌疑人,他一口咬定是苏岩指使他干的话,如果找不出其他的证据,那么,不管苏岩有没有做,都非常的危险。

    证据?证据?这件事隔了这么久了,警察也查了很久了,通缉这个凶手也通缉了好长时间,这一次,她父亲能抓到人,真的很有运气。

    而今,人证、物证都在,苏岩要怎么证明自己呢?

    沐小小难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忽然闷闷的说:“表姐,我想去医院看看苏岩的父亲。”

    流年叹息一声,“我陪你去。”

    沐小小却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我给苏岩说我和你去旅游的,你一出现不就穿帮了吗?”

    流年心中叹息,这时候了还在考虑这些,她这个表妹,是有多爱苏岩啊!

    “那好,我不去,但是你也不能一个人去,知道吗?”流年嘱托道。

    “我知道的,我会注意安全的。”特别是这个非常时期,如果这次又是有人陷害苏岩的话,那么她也要小心了才是。

    沐小小很快收拾了一番,离开了俱乐部,向医院赶去,流年看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摇头叹息,女人,痴情起来真是毫无理智。

    沐小小到医院的时候,才得知苏建国已经醒了过来,听到消息,沐小小心中一块大石落,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希望看到苏岩的父亲出事。

    知道消息之后,沐小小不打算车了,可是,她也没有要走,只是坐在车里,她想看看苏岩,想看看他怎么样了。

    虽然她不知道苏岩会不会离开,但是,她就是想在这儿等着。

    不过,等了一会儿,她看到了从医院走出来的戴菲菲,只见她走出来之后,站在角落里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沐小小手中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正是戴菲菲。

    沐小小嘴角勾起,接起电话,“小小,苏岩的父亲醒过来了。”

    “嗯,我知道。”沐小小轻声说。

    “你知道?”戴菲菲惊诧不已。

    “你向右边看,广告牌这儿。”沐小小说着把手伸出车窗,对戴菲菲摇了摇。

    戴菲菲愣了一,很快挂断电话,跑了过来。

    拉开车门,戴菲菲一屁股坐了进来,她担忧地看着沐小小,见她精神还好,戴菲菲心中松了一口气,“苏岩说你去旅游去了?”

    沐小小摇摇头,“我没有走。”

    戴菲菲观察着沐小小的神情,担忧的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菲菲,我一直都相信苏岩的,真的!”沐小小说着低了头,“不过,虽然我相信他,但是,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还是不能呆在他身边,不然,我觉得对不起我妈妈!”

    戴菲菲意识的揽过沐小小的肩膀,“我知道,我知道!我也相信不是苏岩干的,他那么爱你,怎么可能做出那样伤害你的事。”

    听着戴菲菲这样说,沐小小眼中闪过一抹欢喜,果然不愧是她最好的朋友,最了解她,“我是看着你和苏岩怎么在一起的,我看的出苏岩有多爱你,所以,我也相信不是他!”

    沐小小不禁伸手抱住了戴菲菲,“谢谢你,菲菲!”她还以为她相信苏岩,所有人都会鄙视她,说她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呢,还好,菲菲和她站在一起!

    “死丫头,和我说什么谢啊!”戴菲菲也回抱住她,“你也不用太担心,苏岩是清白的就一定不会有事。君纬还说,刚才苏岩从公安局出来的时候还说了,这次是个机会,说那个上次陷害他的人这么久销声匿迹,他日防夜防还累,如今对方出手了,虽然占了先机,但是,他也不会坐以待毙,对方既然行动了,他就会趁机揪出对方,永绝后患!”

    沐小小一听,一子坐直了身子:“苏岩真这么说?”

    戴菲菲点点头,“嗯,这次,苏岩很生气!来医院的路上,脸色很不好!他父亲这次也是运气,说是居然又遇到了上次的那个什么古教授,不要还真的就危险了。”

    古教授?沐小小想了一,很快想了起来,是那个年轻人。

    “小小,”戴菲菲忽然犹犹豫豫的,想要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

    “怎么了?”戴菲菲一向不是吞吞吐吐的人,沐小小不禁奇怪。

    “出了这事,以后你和苏岩怎么办?”戴菲菲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沐小小和苏岩本来两情相悦,但是,却波折重重,而且,她知道,苏岩的父亲因为沐小小父亲的关系不喜欢沐小小,前段时间,还为苏岩相亲找女人,如今又出了这样的事,“刚才在上面的时候,我听林伯说,苏岩的父亲是听说那凶手是你父亲送到公安局的,就一子气到了。”戴菲菲担忧的看着沐小小。

    沐小小一听,愣住了,忽然自嘲的笑了笑,“他一定以为又是我父亲搞的鬼。”沐小小叹息一声。

    戴菲菲看着沐小小自嘲的样子,又抱住了她,“原本他就不同意你和苏岩在一起,现在估计更不会同意了。”

    听戴菲菲这样说,沐小小怔了怔,是啊,苏建国本来就不喜欢她,这,肯定是更恨了。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真的不能在一起,那也只能说明我和苏岩没有缘分了。”沐小小装作不在意的说,“反正人这一辈子,又不是没了谁就活不了的。”

    看着沐小小故作无所谓的样子,戴菲菲就心疼,“嗯。就是,这世上,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