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脚步来得快,天气也一天比一天热了,人的心情月越发的焦躁起来。

    树木茂盛的庄园,幽暗的房间传来愤怒的叫骂声,“那些警察是干什么吃的,人证物证都有了,为什么还把他放出来,为什么?”那声音尖厉无比,语气中满是仇恨的味道。

    “苏岩,苏岩,你别得意,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老板不用着急,报仇一定要享受到报仇的乐趣,如果一子就玩死他了,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我们要他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夺去他所拥有的东西,要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亲人、他的爱人、他的朋友,一个个的离开他……”

    “哈哈哈,对对对,弄死他太便宜他了,我要他生不如死!”

    “老板能这样想就对了,他的父亲在医院里,是生是死,还未可知,你也知道,老人家,又是那种毛病,随时都可能被什么消息刺激到,一不小心就挂掉了。”

    “哈哈哈,你说得对,要那老家伙死太简单了,随便去刺激一,他就会死翘翘了,哈哈哈!”

    “他虽然被放出来了,但是,却依然有最大的嫌疑,只要他有这个嫌疑,他的女人就不可能原谅他,他这一辈子都得不到自己最爱的女人,求而不得!这种痛苦,该多折磨人啊。”

    “对对对,你说得太对了,我也要他尝尝那种求而不得的痛苦滋味。”

    “还有恒瑞,如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不仅股市大跌,公司的职员人心惶惶,人人无心工作,计划着离职他就,估计,要不了多久,恒瑞就会垮掉了,龙头企业又怎么样?建立起来的时候千辛万苦,要毁掉,却易如反掌!”

    “哈哈哈,太好了,我要好好看一场戏,我要好好的看着苏岩怎么得到报应!不过,沐小小那个贱人也不能饶了去。”

    “老板,这个沐小小的确有点儿不好手,她的身边任何时候都跟着保镖,她也无亲无故的,想要拿她的亲人手也没有目标。”

    “怎么没有目标?江大海不是她父亲吗?”

    “老板也该知道,江大海当年虐待她们母女,估计沐小小从来没有当江大海害死她的父亲吧。”

    “哼,我就信,骨肉血脉的羁绊,是她说断就能断的。”

    “那,依老板的意思?”

    “先按兵不动,看看警察有什么动作再说吧。”

    ……

    苏岩在寻找那凶手的亲人的时候,警察也在调查凶手提供的那个汇款,据苏岩交代,那个账号是他的私人账号,但是,好长时间他都没有去管理过了,也没有去看过,更没有使用过,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账户里居然有二十万划到了凶手的账户里。

    沐小小依然静静的关注着失态的发展,虽然每天大部分时间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每次流年看到她的时候,都发现,她虽然心中焦急,却还是表现出丝毫,非常的沉稳。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流年搬来不少管理方便的书籍,要沐小小没事到时候多看看,以后总归有用。

    开始的时候,沐小小一本也不愿意碰,但是,后来为了让她自己情绪稳定来,每天还是抽出时间看书。

    流年见有事情分散了她的精力,心中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这天,正在沐小小专心的做着笔记的时候,跟踪唐蕊的保镖忽然打来电话,说唐蕊又和上次的那个全身包得一丝不透的人见面了,然后又给沐小小发了唐蕊和那人见面的视频。

    沐小小一看,还当真,那人全身都遮得严严实实的,帽子、眼镜、口罩、风衣、长裤,连手上都戴着手套,这种装束,分明就是做贼心虚啊。

    沐小小赶紧吩咐:“这次一定要跟住了,不能再让他跑了。”

    “知道的,小姐,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他再跑了。”想到上次的跟踪居然把人给跟丢了,那保镖就觉得那是前所未有的耻辱,好歹他也是顾寒的基地出来的,估计他还是第一次跟踪失败的!

    沐小小看着视频中起身拿过拐杖慢慢离开的神秘人,心中觉得怪怪的,而唐蕊却一脸开心得意的笑,沐小小看着唐蕊那得意的样子,心中的更感觉奇怪了,可是,又说不上来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

    想不出来就不想一向是沐小小的优点,她扔手机,玩了一会儿电脑,浏览了一有关苏岩的最新消息,知道他在医院和恒瑞两边跑,心中不免心疼,可是,心疼又怎么样,如今的她,又能做什么呢?

    天色渐暗,望着外面夜色沉沉,沐小小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这时候,继续跟踪唐蕊的保镖忽然打来电话!

    “小姐,唐蕊被人袭击了!”

    ……

    沐小小很快赶到了唐蕊被袭击的地方。

    昏暗的小巷里,唐蕊满头是血的靠墙坐着,显然还昏迷着,边上还躺着一名穿着黑t恤牛仔裤的男人,而保镖哥哥则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抽烟,看到沐小小带着人赶来,他立刻扔了烟迎上前去。

    “小姐。”

    “咦,怎么不先送医院啊。”沐小小看着唐蕊满头鲜血,不忍的开口。

    “小姐,只是皮外伤,流了点儿血,不碍事的。”保镖哥哥微笑着说。

    “怎么没事?她都昏迷了,还是送医院去吧,不要出人命了。”沐小小还是善良的。

    谁知那保镖哥哥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小姐,其实,她是我打晕的。”

    沐小小一子愣住了,“你打晕的?为什么?”

    保镖哥哥厌恶的看了唐蕊一眼,“这女人只是被匕首划破了点儿头皮,就哭爹喊妈的叫,我听着心烦就先把她打晕了。”

    沐小小一听,有点儿哭笑不得,蹲来仔细看了一,果然,唐蕊额头上被利器削掉了一块皮,流了不少血,虽然看起来很吓人的样子,但是,这会儿血已经止住了,只是,那些血流在脸上看起来比较惊悚而已。

    “我给她的伤口上了点儿药的,她没事。”保镖哥哥见沐小小在检查唐蕊的伤势,再次开口,“小姐,接来怎么办?”

    “你刚才救她的时候,她看到了吗?”沐小小忽然问道。

    “当然看到了,她尖叫的时候我就出现了,不然她早被砍死了。”保镖哥哥得意的说。

    沐小小咬着唇想了一会儿,又看了看保镖哥哥,忽然道:“要不,从今天开始,你跟在她身边吧,我是说,正大光明的跟在她身边!”

    保镖哥哥一脸茫然的样子,“什么意思?”

    沐小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想你在她身边当卧底。”

    保镖哥哥一子跳了起来,“我不干!”笑话,要他保护这个可恶的女人,他才不干呢!

    谁知,他才一拒绝,沐小小就跨了小脸,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而她身后的另一名保镖却开口了:“刘宇,小姐要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哪儿那么多理由!”

    叫刘宇的保镖哥哥一听自己的头儿开口了,万分沮丧的答应了。

    沐小小一见他答应了,顿时眉开眼笑,“是这样的,我们不是调查过了吗?这个女人以前跟了个有妇之夫,后来被人家的老婆发现了,如今回到东余她是什么也没有,成天就想用歪心思讹人钱财,我想今天她遇到这事,肯定是得罪了谁,我怀疑,要杀她或者是要教训她的人肯定就是她刚才见的那个全身包得一丝不露的人。”

    “为什么?这女人这么可恶,说不定是她上次那姘夫的老婆找人打她呢?”保镖刘宇不赞同的说。

    沐小小却摇摇头,“唐蕊和裴敏荔不熟悉,根本拿不到裴敏荔和苏岩的自拍亲密照,所以,我怀疑,一定是裴敏荔身边的人拿了这些照片给她,要她给我看,敲诈我,或者说是,想要用那些照片来刺激我!而唐蕊敲诈我不成,那么我想她应该拿这些照片去敲诈裴家,可是,她却没有找上裴家,这是为什么呢?那么就说明唐蕊也知道这些照片是从裴家流落出来的,她约见神秘人,肯定就是在谈条件!开始我怀疑泄露照片出来的人是周小璐,可是,后来证实了不是周小璐,那么这个人是谁呢?和唐蕊接触的人中,只有那个神秘人!这次,两人见面才分开,唐蕊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我觉得八成是刚才她敲诈神秘人,让神秘人生气了。”

    “小姐的意思是说那包得一丝不露的神秘人就是裴家的人?”保镖哥哥刘宇终于听明白了。

    “小姐这样猜也有道理,毕竟她最近接触的人中,只有那个人最有可疑。”另一名保镖也赞同。

    “唐蕊如今在东余是孤身一人,无依无靠的,加上现在生命又受到威胁,女人这种时候,都会特别的脆弱,你是她的救命恩人,如果你英勇的说要照顾她,保护她,我肯定,她一定求之不得!”沐小小笑眯眯的说,“到时候,你就是她的依靠,是她最信任的人,那时候你再套她的话不是轻而易举!”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