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裴市长的会谈最后终究还是不欢而散,苏岩不愿意妥协,裴市长也不愿意松口。

    苏岩面色冷然的离开了市政府,他本来就是冷静自持的人,不管面对什么事总是沉稳淡定,即便是心中愤怒,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来,上车之后,也只是面无表情的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吩咐司机顺道去医院看看父亲。

    苏建国的情况还算稳定,而苏岩去的时候正巧遇到给父亲做手术的古谚教授。

    都是年轻人,两人随意的聊了一会儿,古谚才告辞离开,苏岩再三挽留,说要好好的谢谢古谚,古谚却说要回帝都了。

    苏岩见此,终于也不再多说什么,古谚是医学天才,从容淡定,任何时候都宠辱不惊的样子,苏岩很喜欢他,也有心结交,所以,在人家想要保持距离的时候,他也没有步步紧逼,反正要谢谢他总会有机会的。

    苏建国彼时正在听林伯念报纸,看到苏岩进来,他也只是瞟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苏岩进来也很安静,在病床边坐,静静的一起听着。

    林伯念的都是关于恒瑞的、关于苏岩的新闻,林伯念得很仔细,苏建国也听得很认真。

    报纸念完之后,基本上没有不好的消息,苏建国松了一口气,这才抬眼看向苏岩,“怎么这时候过来?”

    “去市政府,所以顺道过来看看。”苏岩淡淡的说。

    苏建国是个固执的,本来以苏家如今的财势,该住最好的私人医院的,但是,他就是喜欢住公立的解放军医院,在他来人家眼里,公立的可靠。

    虽然苏岩再三保证如今东余最好的私立医院也是很好的,但是,苏建国就是不愿意去。

    苏岩本来就是个发光体,走到哪儿都会引人注目,所以,到公共场合他总是会全副武装,如果是私立医院的话,他是最尊贵的vip,待遇那是最好的,自然不会受到骚扰,可是,公立医院就不同了,这里的vip也只是病房大一些,舒适一些,医生护士好一些,没有vip通道,他的出现,总是会引人注意。

    可是,在医院这个地方,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那些注意就会让他心情更加不好,所以,苏建国住院的时候,他来探望的次数总是比较少,他不想自己的情绪影响到父亲的病情。

    “案子调查得怎么样了?”苏建国还是比较关心这个,虽然他知道儿子是无辜的,但是,不能查清事实的真想,对恒瑞、对苏岩还是有影响的。

    “沈在帮忙查了,应该很快会有好消息。”苏岩微笑着说。

    “公司里怎么样?‘苏建国点头继续问道。

    “公司里你就放心吧,我会看着,不会出事的。”苏岩很与自信,虽然如今恒瑞面临的问题很多,但是,他却毫不在乎,他有信心破开如今的局面,只要还他清白,一定能马上扭转乾坤。

    苏建国闭上眼睛,一副很疲累的样子,恒瑞有苏岩在,他的确不用担心,他一直为有儿子这个商业天才而骄傲,早些年,他在恒瑞的时候,一步一步走来,有多艰辛他都明白,恒瑞虽然发展得很好,但是,在东余也只能算数一数二,不过,到了苏岩管理恒瑞之后,短短几年时间,就发展成了龙头企业,商界翘楚,他的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父子俩又闲聊了几句,苏岩才离开。

    才走出医院大门,沈就打来电话,说真让他找到了痕迹,不过要查到对方的地址,还要给他点儿时间。

    苏岩听沈这样说,心中大喜,看来,要还他清白是指日可待了,谢了沈之后,苏岩坐上车,忽然问起了沐小小的情况。

    跟着他的保镖愣了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小姐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顾少的拳击俱乐部,很少出门。”

    苏岩点点头,沉默着。

    他早就知道沐小小没有离开,只是躲着他而已,虽然知道她在那儿,但是,他并没有去找她,他不想看到她仇恨的目光,所以,他只想着尽快的真相大白,尽快的还他清白,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去找她,告诉她,他没有杀她妈妈,他没有伤害她,自始自终,他都是爱她的!

    想到沐小小,苏岩脸上的神情柔和了来,靠在椅背上好一会儿之后,他才低低的开口:“去查一裴志文,他这种人,我不相信他是干干净净的,查到线索之后也不用交给我了,直接给沈书记吧。”

    跟在苏岩身边的人都愣了一,裴志文?对了,那是裴市长的名字,他在东余当了八年的市长,大家都叫裴市长、裴市长的,都忘了他的本名了。

    “老板,直接给沈书记恐怕不太妥当吧?”那保镖小心翼翼的说。

    “有什么不妥?沈书记是个刚正不阿的好官,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当然是整顿东余官场了。”苏岩嘴角勾起,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来,裴志文,这是你自找的!

    ……

    沐小小这几天很烦躁,因为江大海生病了!

    对于这个父亲,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对待,小时候那些痛苦的回忆是永远也无法磨灭的,她无法忘记妈妈的眼泪,无法忘记那些落在她幼小身躯上的疼痛……

    可是,那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误会,都是因果报应!

    如今,他悔悟了,他想当个好父亲了,可是,她却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妈妈不在了,她一个人,要如何面对呢,回到他身边,叫他父亲吗?她做不到。

    可是,毕竟血浓于水,她身上留着他的血,这是永远也无法割断的东西……

    流年看着沐小小纠结痛苦的样子,重重的叹息一声:“你去看看他吧。”

    沐小小抬头看向流年,有点儿茫然的样子。

    “是,我也很恨他,恨他冷血无情,当年将我妈妈赶出家门就再也不管她,我父亲过世之后,我妈妈一个人拉扯大我和我哥,吃了很多苦,早早的生了病……她本来也是千金小姐啊,在家里一直娇生惯养的,但是,却为了和他赌一口气,我妈妈过得再困难,也没有想过要回去求他,可是,我妈妈毕竟是他亲妹妹啊,这么多年,他居然都没有找过我妈妈……”

    听着流年说着往事,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沐小小心中也难受起来,她走到流年身边,轻轻的握住她的手,“表姐……”

    流年很快抬头露出微笑,“不过,我妈妈却从来没有怨恨过他,她说那是她的选择,是她执意要跟着我父亲,是她选择了自己的路,所以,她不怨、不恨……”流年说到这里,又是长叹一声,拍拍沐小小的手,“不管怎么样?他始终是你父亲,当年他也是被人蒙蔽了才会做出那些冷血的事来,你看他如今也是悔了,如今他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也怪可怜的。”

    沐小小听着流年的话,咬紧了唇,好一会儿之后,才点点头。

    流年见此,笑着点点头,轻轻的拥住了沐小小。

    沐小小心中是感动的,“表姐,能遇到你真好。”

    “傻丫头。”

    两姐妹正亲亲热热的说话,顾寒忽然来了,客气的和沐小小说了几句,就拉着流年走了。

    看着两人恩恩爱爱的样子,沐小小羡慕不已。

    忽然,她特别的想苏岩了!

    和苏岩分开马十几天了,她是真的很想他了,尤其是晚上的时候,她总是要多喝几杯,让自己不那么清醒的时候,才会不那么想他。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沐小小给江大海打了个电话,说第二天去南湾看他。

    电话那头的好一会儿都没有声音,就在沐小小疑惑不解的时候,江大海带着点儿哽咽的声音才响起,连声说好。

    听着他的声音,沐小小心中叹息一声,她这个父亲,有没有为当初做的那些事后悔呢?如果没有他算计苏家,那他们家一定不会是如今这个样子吧。

    正在沐小小茫然乱想的时候,保镖哥哥刘宇的电话打了进来。

    沐小小心中一喜,很快接起电话,还没有说话,她就听到了唐蕊的声音。

    “……你听清楚,我唐蕊也不是好惹的,你找人想杀我,哼,偏偏老天不让你如愿,你听着,一千万,一分都不能少,不然,你女儿的照片就会上载到全国最火的各种站,让大家都看看你女儿的贱样!”唐蕊的声音尖厉而狠决。

    沐小小皱着眉头,却一个字也不敢说,因为她猜可能刘宇正和唐蕊在一起,这会儿唐蕊正在打电话勒索人,而勒索的对象,很明显就是裴市长!

    难道说,那个全身包裹的一丝不露的人,是裴市长本人?

    沐小小很意外,这种拿着女儿的床照威胁别人的事怎么可能是裴市长这样的人做的,这也太不靠谱了吧?那是他女儿的床照啊,他怎么会将这种照片交给唐蕊这样一个外人?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