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沐小小疑惑的时候,电话那头又响起了唐蕊的声音:“哼,不知道我说什么,裴志文,你少给我装蒜,你以为你穿得一丝不露,我就认不出你了?哼,我唐蕊的鼻子可是一等一的好,你包得再严实,我也能闻到你身上的味道!”唐蕊得意洋洋的说。

    沐小小心中偷笑,原来这唐蕊也不是那么笨的人啊,居然怀疑起裴市长,她肯定因为那些照片去查过裴家和苏岩的关系,也肯定借故亲近过裴市长,所以这才从味道上分辨出了那一丝不露之人的身份是裴市长。

    可是,沐小小还是想不通,裴市长这种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把把柄送到别人手中的事,他混迹官场这么多年,不可能是个草包的!

    “让我发出去?”果然,电话那头响起唐蕊意外的声音,“那可是你女儿!”

    看来那包得一丝不露的人不是裴志文裴市长。

    “喂,你个混蛋,你别挂电话啊!”唐蕊的气急败坏的大吼起来。

    这时候,刘宇的声音响起:“唐小姐,原来你想勒索裴市长?那我不能帮你了。”

    “刘哥,你别走啊,你走了,那些坏蛋来了我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唐蕊焦急的声音响起。

    沐小小在电话这头偷笑起来,那位保镖哥哥的演技还是不错的。

    “唐小姐,你别这样。我没有想到你的胆子这么大,那可是市长。你去勒索他,不是死路一条吗?不行,我要走了。在小巷子里我救你,是因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一个女孩子被几个男人欺负,你说你为什么死活也不要我报警,原来是你得罪了市长。”

    “刘哥,你别走啊,你听我说啊,你现在和我也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你走了,他们也会找上你的!”唐蕊急急的说。

    “你什么意思?我只是救了你,我可什么也没有做,裴市长怎么会找上我?”刘宇不相信她的样子。

    “刘哥,你想啊,裴市长要杀我,而你又救了我,那条小巷子虽然黑,但是,你扶我离开小巷子出来就是大街,他是市长,他要找救我的人一看大街上那些监控就能看到是你救的我。你现在不管我,你也回不到你过去的生活了。还不如我拿到钱,我们对半分,然后离开东余,刘哥,你看怎么样?”

    “对半分?”刘宇很显然对钱还是敢兴趣的,“你真的确定他能给一千万?”

    “刘哥,你别不信我,我给你看!”唐蕊的声音很急切,她一个单身女人,在东余无亲无故,更没有朋友,如果眼前这个男人也不管她的死活的话,那些钱,她就算拿到了也没命花,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放走眼前的男人。

    “这不是恒瑞集团那个苏岩吗?”

    “是啊是啊。”

    “那你怎么不拿这些照片去勒索苏岩啊,恒瑞集团多有钱啊,五千万也没有问题啊。”刘宇撺掇着说。

    “唉,刘哥你不知道,我试过了,但是,苏岩和他女人都说不在乎,说最多绯闻一阵,又不是没有闹过绯闻,人家不在乎名声。”

    “主要是你这些照片不太露,要是露点了他们肯定怕。”刘宇一边砸吧着嘴一边说。

    沐小小在这边听着面色发黑,刘宇是告诉她,虽然是床照,但是,露得不多,还没有露点。

    “对了,你这些照片是哪儿来的?”刘宇终于问到了正题。

    “嗯,那个,是一个朋友,传给我的。”唐蕊却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实话了。

    “不对吧,这些照片都是自拍,难道是裴市长的女儿传给你的?”刘宇大胆的猜测。

    “不是不是,我听说裴市长的女儿现在是植物人,怎么可能是她呢?”

    “那,你刚才也说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你现在还隐瞒,拜托,小姐,我现在留来就是陪你玩儿命了,你还不说实话。”刘宇很生气的说。

    “刘哥,刘哥,你别生气啊。”唐蕊有点儿着急了,她是真怕刘宇不管她呢,“我说了,我说行了吧。”

    “那你快说。”

    “这照片是一个神秘人给我的,他要我拿这个照片去勒索苏岩,不过,我还没有见到苏岩就被他的保镖打了,”说到这里,唐蕊停了一,好一会儿才接着说:“后来我就找了苏岩的女人,那个沐小小,谁知,那女人一点儿都不在意苏岩的名声,根本就不愿意出钱。不过,我觉得那个女人说得有道理,她说苏岩不会在乎名声,但是裴市长却必定会在乎,因为当官的都在乎名声,所以我就去找了裴市长,要他出钱买照片,裴市长说要考虑几天,我就答应了。但是,后来,那个给我照片的神秘人却忽然约我,很生气的要我不许找裴市长的麻烦,让我乖乖的去找苏岩给钱。”

    “你觉得那神秘人就是裴市长?你看到他的样子了?”刘宇问道。

    “没有,那个人全身包得一丝不露,根本就看不到样子。”

    “那你怎么确定那人就是裴市长?那裴市长是傻的,把自己女儿的床照交给你一个外人?”刘宇问出了沐小小心中的疑惑。

    “我怎么知道这个裴市长怎么想的,说不定他脑子有毛病。”唐蕊嘟囔着说。

    “我问你为什么确定你见过的那个神秘人就是裴市长?”刘宇有点儿火大的问。

    沐小小在电话这头听着刘宇的吼声吓了一跳。

    “你别急嘛。我是闻到那个神秘人身上的有和裴市长身上一样的味道。”唐蕊赶紧说。

    “切,只凭着味道你就确定是一个人,都用一种男士香水的人身上也是一种味道!”刘宇心中失望,唐蕊的这个理由太不靠谱了。

    “不是的不是的,他们身上不是什么香水味,而是一种自然的花香味。”

    “花香味就更普遍了,这能成为一种特质吗?”刘宇嗤笑一声,“你刚才打的电话是给谁的?给那个神秘人还是裴市长。”

    唐蕊的声音降低了很多,“是给神秘人打的。”

    刘宇不满的冷哼一声,“好了,我不陪你玩儿了,什么裴市长,你只是想勒索裴市长而已,我救你只是巧合,不管要杀你的人是谁,从现在开始都和我没有关系。”刘宇说着就要离开。

    “刘哥,你不能走吧,你一走,那些人肯定会找上门杀了我的,难道你忍心我一个孤苦无依的女人就那样被那些坏蛋杀了吗?”唐蕊见刘宇要走,心中急得不得了,眼前的男人就是她的护身符啊。

    “小姐,你放手!这是你自己惹的事,你自己处理,我相信只要你不继续想着勒索裴市长,人家肯定就不会来杀你了,你把你手上这些照片还给人家,赶紧离开东余吧。”刘宇这话到是说得非常有道理。

    唐蕊之所以被追杀就是因为勒索了不该勒索的人。

    “刘哥,我回不了头了。我什么都没有,离开了东余我能去那儿啊,我……”唐蕊终于嘤嘤的哭了起来。

    沐小小在电话这头,听着唐蕊的哭声,眉头一皱,挂断了电话,然后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去查一唐蕊刚才的电话是打给谁的。”

    神秘人,终于可以查到了,只要有电话号码,就有新号,就能找到人!

    她倒要看看,这个神秘人,是不是裴市长!

    半个小时之后,沐小小终于得到了消息,那个神秘人如今正在城南的一座庄园里。

    沐小小眉头一皱,叫了两个人就赶了过去。

    那是一座欧式的庄园,不大,但是却很精致,院中种满了紫薇花,这个时节,满树的粉红花朵,一簇一簇的,开的灿烂如云如霞,美丽极了。

    “就是这里?”沐小小坐在车上,看着这座美丽的院子,眼中神色严肃。

    “是的,小姐,那号码的信号就在这里面。”前面的保镖尽职的说。

    “这是谁的院子?”主要查到主是谁就简单了。

    “主是一个叫韩天的男人。”

    “韩天?”沐小小疑惑不解,这个名字太陌生了,她一点儿印象也没有,“有没有查过这个韩天?”

    “是一个海龟的金融硕士,如今在一家银行上班,具体的情况还要再过两天才能查到。”

    沐小小点点头,“那个电话号码登记了的吗?”在z国,多的是不登记的手机号码。

    “没有登记。”果然。

    “让两个人看着这里,确认一那个号码的信号在谁身上,另外再查一查韩天的情况。”

    “是的,小姐。”那保镖听着沐小小的安排,不禁点头,没想到表小姐跟着夫人一段时间,如今处理事情也变得周密起来了。

    沐小小看着保镖赞许的眼神,有点儿不好意思红了脸,“那个,最近真是麻烦你们了,总是要你们去查这个查那个。”

    “小姐哪里话,我们是奉顾少之命保护小姐的,跟着小姐那天开始就是小姐的人了,小姐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保护好你,照顾好你,是我们的职责所在。”说话的是几名保镖的头头,也是一直跟在沐小小身边的人。

    沐小小感激的说了声谢谢,顾寒给她的这些保镖不仅素质好,而且忠心耿耿,用起来相当的方便,她很感激顾寒,当然,感激的话她是不会说的。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