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沐小小从南湾回来就从戴菲菲那儿得知了沈的调查情况,她心情一子就好了,如果沈能顺利的找到那个转账的人,那么,苏岩的嫌疑就更小了。

    想到这里,沐小小忽然特别的想苏岩。她恨不得立刻到他身边,看看他、抱抱他、亲亲他……

    不过,她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因为她有更重要的地方要去。

    半个小时后,站在妈妈的墓前,看着墓碑上妈妈年轻美丽的照片,母校有点儿恍惚,妈妈已经离开她快一年了,想到这里,她的眼泪一子就出来了,她的妈妈,这一辈子都在受苦,就没有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最后,还死得这么冤枉,她不知道那个杀死妈妈的凶手到底和他们家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样对待她妈妈……

    “妈妈。”沐小小放花,缓缓的坐在冰凉的石板上,手抚上墓碑上的照片,“妈妈,你会怪我吗?虽然开始的时候那些证据都显示是苏岩害了你,可是,我就是相信他,相信他不会害你,相信他不会伤害我。案子查到今天,终于有了新的线索,苏岩很快可以洗脱嫌疑,我终于又可以和他在一起了,妈妈,你会怪我吗?你一直都不赞成我和他在一起,你觉得他心中会因为他妈妈的事而对我有成见,可是,妈妈,我是真的爱他,真的,很爱他,我……妈妈,我没有听你的话,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沐小小一边说着,一边笑着,眼中却泪水盈盈。

    “妈妈,爸说他后悔了,他现在身体也不太好,他想我回到他身边去……可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妈妈,我不想那么简单的就原谅他,可是,发生这么多事的原因,也只是……唉,妈妈,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好不好?”沐小小说着拿出一枚硬币,“如果是数字我就原谅他,回到他身边,反之,我就留在东余。”沐小小说着抬手一扔,将硬币抛向半空。

    硬币在空中翻转着,最后落在她的手背上,她紧紧的按住,心中微微紧张,“妈妈,告诉我,该怎么办!”沐小小说着松开了按着硬币的手。

    大大的一字在阳光发着微弱的光芒。

    沐小小一怔,“妈妈,你要我原谅爸爸吗?”沐小小怔怔的看着那枚硬币,好一会儿,她才将硬币收起来,然后重新坐了来,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妈妈,你还是很爱爸爸的,是吗?自始自终,你心里唯一爱的男人,就只有爸爸,是吗?即便他那样的不相信你,伤害你,你即使恨他、怕他,也还是爱他,是吗?”

    沐小小自言自语的说着,“妈妈,如果你还在的话该有多好,我们一家人就可以重新生活在一起,爸爸一定会弥补你,你一定也会过上你想要的幸福生活,和自己心爱的男人一起变老,那种感觉,一定很美好……”

    沐小小说着忽然抱住墓碑,低低的哭了起来。

    ……

    苏岩最近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虽然项目审批依然被裴志文压着,但是,他手中也越来越多裴志文受贿的证据,看着文件袋里的资料,苏岩冷笑了两声。

    裴志文在东余八年,人人眼中最好的市长,却没有想到,背后做过那么多的犯法勾当。

    “老板,这些资料只要送到检察官手里,这裴志文是完了。”负责调查这些资料的保镖笑着说。

    这段时间,他们看着苏岩面色发黑,心情不好,他们做事也小心翼翼的,连说话都不敢大声了。

    苏岩却放了资料,忽然问道:“沐小小最近在干什么?”

    “嗯,沐小姐最近也没有闲着,她在调查韩天。”

    “韩天?”苏岩眉头皱起,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的样子。

    “老板,这个韩天就是天逸投资的那个投资顾问,就是帮裴志文做投资那个。”保镖好心的提醒。

    “小小为什么会调查韩天?”苏岩很意外,他的小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调查韩天。

    那保镖想了一会儿,摇摇头。

    苏岩忽然站起来,在办公室来来回回的踱步,“小小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查韩天的。”她想知道什么呢?

    这一刻,苏岩忽然无比的想念沐小小,其实,她不在身边的每一刻,他都在想念她,特别是晚上,习惯了拥着她才能入眠,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他总是依靠安眠药才能小睡一会儿,可是,他却知道,如果没有证明自己的清白,他的小乖是不会回到他身边的。

    想到这里,他问道:“简助理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简一峰一直陪着沈,帮忙查找那个转账人的情况。

    苏岩才问完,电话忽然响了,苏岩一看是内线,很快接了起来。

    “苏总,我们找到了!”电话那头转来简一峰兴奋的声音。

    苏岩愣了一,“你们找到对方的地址了?”苏岩按奈主激动的情绪,沉声问道。

    “是的,沈先生追踪到了。”简一峰如释重负的说,他终于可以回公司做事了,陪在沈这位大少爷身边真是太难过了。

    “好,我马上过来。”苏岩挂了电话之后,很快的拿起车钥匙冲了出去。

    才走出办公室,就遇到迎面而来的萧宠。

    苏岩却急急的说:“不管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不等萧宠开口,苏岩就先扔一句跑了。

    萧宠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电梯闭合了,她才回过神来,嘟囔道:“死苏岩,跑得那么快,我还要请假呢!”

    苏岩急冲冲的开车赶去和沈汇合。

    那家居民楼里,沈大爷一般躺在沙发上,一边吃薯片一边哼歌,简一峰兴奋的站在门口张望,很快,他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苏总来了。”简一峰开心的说。

    沈看着简一峰高兴的样子,不禁笑道:“简助理,你是不是喜欢你们老板啊,这么高兴?”

    简一峰愣了一,很快反应过来沈话中的意思,脸上顿时露出羞怒的神色:“沈先生,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是不想继续和你这个二世祖呆在一起了!最后这句话,简一峰吞回肚子没有说出来。

    沈看着简一峰羞怒的样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还说不是,你看你,脸都红了。”

    面对沈无端的嘲笑,简一峰恨不得上前给他两拳,这个二世祖总是这样,总喜欢胡说八道,开他玩笑。

    苏岩走到楼道就听到沈的大笑声,他不禁嘴角勾起,这个沈,虽然像个小混混,但也不是一无是处呢。

    想到这里,苏岩加快了脚步。

    “苏总。”简一峰很快迎了上去。

    苏岩点点头,很快走进房间,一进去就看到沈躺在沙发上吃薯片。

    看到苏岩进来,沈这才懒懒的坐起来,指着电脑对苏岩说:“找到了,有地址,你看看吧。”

    “陈队呢?”苏岩第一时间问起警察方面的情况。

    “这个地址出来之后,一直守在这儿的小周就给他们陈队打电话了,这会儿估计已经去了这个地址了。”沈一脸严肃的说。

    “你确定你没有弄错吧?”苏岩看着那个地址,眉头紧紧的皱起。

    边上的简一峰一看苏岩这神情,不禁开口问道:“怎么了?这个地址有问题吗?”

    苏岩忽然沉声道:“这个地址,我刚才才见过。”

    “啊?”沈和简一峰都惊诧不已。

    苏岩却已经转身离开了,边走边说:“小,谢谢你了,简助理,你赔着小善后。”

    看着苏岩风一般的离开,简一峰急了:“苏岩,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会公司啊?”

    苏岩却已经跑远了,根本就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沈走到简一峰身后,低低地笑道:“嘿嘿,简助理,麻烦你,帮我善后哦。”

    听着沈带笑的声音,简助理就一阵郁闷,他不想侍候这位二世祖了!

    苏岩上车之后,车子开的快,赶向沈查出来的那个地址。

    不过,他到的时候,只看到陈队带着人押着一名高大消瘦的男子走了出来,接着,还搬走了不少的东西。

    苏岩坐在车上,静静的看着,坐在副驾上的保镖忽然开口道:“老板,这个男人就是韩天。”

    苏岩轻嗯了一声,他现在脑海里在迅速的转动着。

    利用他的私人账号转账给凶手的人是韩天,可是,他和韩天无冤无仇,他怎么会这样的陷害自己呢?而韩天又和裴志文有关系,那么是不是裴志文让韩天转账来陷害自己呢?

    裴志文要转这么大一圈来陷害自己,来害自己,如果只是因为他不愿意和他狼狈为奸的话,这个理由似乎太单薄了一些,那么,裴志文这么处心积虑,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可能已经知道了他女儿车祸的原因。

    想到这里,苏岩狠狠的闭上了眼睛,裴敏荔的事,他自认为处理得毫无破绽,几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裴志文又是怎么会知道的呢?

    苏岩想不通,最后,只得摇摇头,想不通的事他从来不会去浪费时间。

    刚想吩咐离开,他却忽然看到侧后方停着一俩车子。

    “老板,是沐小姐。”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