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东余刮起了一股反贪之风,以原市长裴志文为首的一批贪官,纷纷落马。

    东余官场,一片风声鹤唳,而新官上任的市委书记更是大刀阔斧的实行了一系列的措施,稳住了东余的局势。

    对于贪官的落马,百姓纷纷拍手称快。

    而苏岩最高兴的无疑是韩天被捕之后交代了谁是真正的杀害沐小小母亲的凶手,果然是裴志文!

    这个事实让所有人都惊诧不已,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裴志文这个任何时候都笑容满面,任何时候都亲切和蔼的东余市父母官,居然如此的目无法纪,不仅收贿受贿,还买凶杀人,栽赃他人!

    洗脱嫌弃的苏岩第一件事就是拉着沐小小去了她妈妈的墓前。

    两人手牵着手,放鲜花之后,苏岩轻叹一声,“伯母,我来看你了。”

    对沐小小的妈妈,苏岩说不恨是假的,可是,如今人都死了,他深爱沐小小,就得放以前的一切!

    沐小小转头,温柔的看着苏岩,看着他眼神真诚而坦然,慢慢的蹲,抚摸着墓碑上沐兰的照片,轻声道:“妈妈,我终于还是要和苏岩在一起,你不用担心,他已经放心结了,他爱我,我也爱他,我们以后会好好的。”

    苏岩也蹲了来,“伯母,害你的凶手我们已经找到了,你安息吧?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小小的,决不会欺负她,不会让她伤心,不会让她受伤害。”

    苏岩声音坚定的说,郑重的语气仿佛誓言一般。

    沐小小听了之后,轻轻的靠在苏岩的肩头,倾身在他脸上亲了一,然后笑着说:“好啦,当着我妈妈的面说了这话,以后你要是欺负我的话,我妈妈肯定会来找你的。”

    苏岩笑着揽过她的肩头,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放心,我不会让伯母有机会来看我的。”

    ……

    两人离开墓园之后,苏岩就接到陈队的电话,说是裴志文要见他。

    两人很意外,但是,还是答应前往公安局。

    裴志文的情况比较复杂,如今案件还在调查当中,一旦案子调查清楚,就会移交检察院,然后提起诉讼。

    所以,如今裴志文还在公安机关的拘留室里。

    见到裴志文的时候,沐小小微微愣了愣,铁栅栏后面的裴志文神情憔悴,整个人仿佛一子老了十几岁,佝偻着身子坐在椅子上,看到苏岩带着沐小小前来,他眉头微微皱了皱,很快的看了沐小小一眼,然后目光落在苏岩身上。

    “你要见我?”苏岩的语气很冷,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多年来,给他过不少绊子,想要他妥协,成为他政治生涯的金钱支柱。可是,他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狠毒,杀人来栽赃他。

    裴志文这才抬眼看向苏岩,“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敏敏对你一往情深,你为什么要对她那么恨,害得她这一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

    苏岩眉头一皱,和沐小小对视一眼,“你女儿变成这样和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和你没关系,她出车祸不是你害的吗?”裴志文一脸恨意,目光狠狠的瞪着苏岩。

    沐小小疑惑的看向苏岩,苏岩眉头皱起:“裴志文,你搞清楚,你女儿怎么出车祸的,你比我还清楚,这会儿你把事情栽到我身上是什么意思?想要拉我垫背?你也太小看了我们的公安干警了,你以为你咬着我,我就会倒霉吗?你错了!我没有做过,就没有做过,清清白白,谁也栽赃不了。”

    沐小小听了苏岩的话之后,也一子激动起来:“裴志文,我妈妈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她?”

    听着沐小小的质问,看着她带着恨意的眼神,裴志文恍惚了一,接着笑了起来:“苏岩,这件事,还真是我帮了你,你多恨那个女人啊,恨不得她去死呢,你不了手,我帮你手,她死了,你妈妈的仇就报了。”

    苏岩听着裴志文偏执的话,顿时面色发黑,“裴志文,你少将你的丑恶心思赖在我身上!”

    “你这个疯子,你做了那么多坏事,所以老天才会给你报应,让你女儿成植物人,让你半辈子都不得自由!”沐小小忽然扑到铁栅栏上,尖厉的哭叫起来。

    裴志文的身形一震,报应,报应?

    苏岩看着沐小小激动的样子,心疼不已,上前将她搂进怀里,“好了,小小,我们走吧。”

    沐小小伤心不已,抱着苏岩大哭起来。

    苏岩冷冷的看了裴志文一眼,转身离开了。

    走出拘留室之后,遇到了陈队,苏岩询问了一裴志文的情况。

    陈队将苏岩让到了办公室,这才简单的介绍了起来。

    “这个裴志文,犯的事儿太多了,枪毙十遍都不嫌多。”陈队一本正经的说。

    沐小小从苏岩怀里退出来,轻声的问道;“他买凶杀了我妈妈,这样的罪,会枪毙吗?”这是故意杀人罪,而且,事后还无数次的栽赃苏岩,情况非常恶劣,如果这样都不杀他的话,沐小小简直要怀疑z国的法律了。

    陈队叹息一声说:“沐小姐,我们只负责调查事实真相,量刑是法院的事,所以,现在我也不能回答你的问题。”

    沐小小没有想到陈队会这样回答,惊诧不已:“难道不是按法律来判的吗?他难道就能例外。”

    陈队没有再说话,但是,苏岩明白,裴志文能坐到市长这个位置,而且,一坐就是稳稳的八年,他的政治手腕自不必说,牵涉到的人物肯定也不少,这一次的调查,会牵出多少人来,调查没有结束,谁也不知道。

    省里成立了专案组,陈队如今对案情也不是完全了解。

    “放心好了,恶有恶报,他不会有好场的。”苏岩搂住沐小小的肩膀,轻声安慰道。

    “沐小小妈妈的案子是不是也和他的其他案子一起审理?”

    陈队点点头,然后问道:“他今天要见你,是有什么事吗?”

    苏岩毫不隐瞒的说:“他问我为什么要害他女儿。”

    陈队眉头一皱,苏岩接着说:“他女儿的事和我无关。”

    “他那样栽赃你,是不是就是因为他认为是你害了他女儿?”陈队想了一说:“说起来,他交代的和你有关的情况,前几年还没有什么,就是从去年他女儿出事之后,他的手段才开始狠了起来。”

    苏岩神情无奈,和陈队又聊了几句之后,就告辞了。

    两人走出公安局,坐上车之后,沐小小疑惑的问:“为什么裴志文也认为是你害了他女儿?”

    苏岩一脸的严肃,“这事我会好好的查一查,无缘无故的,戴菲菲给你说是我,这裴志文也说是我,难道这背后还有别人?”

    沐小小一听苏岩这话,脸色顿时变了!

    第一次有人栽赃苏岩的时候,他们揪住了江大海,如今,又揪出裴志文,如果这后面还有人,那会是谁呢?

    两人面色凝重的回了家,苏岩心情混乱,没有去公司。

    沐小小想了又想之后,给流年打了电话。

    三天之后,阿伟找到苏岩,将一个文件袋递给苏岩,“这是裴志文害你的相关资料。”

    苏岩一听,顿时明白,一定是沐小小请顾寒调查的。

    沐小小听到阿伟来了,也跑了来。

    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边看资料,阿伟在一边解释。

    原来裴志文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以为他女儿出车祸是苏岩害的,本就对苏岩不待见的他,心中一子就恨起了苏岩。他知道了沐小小妈妈和苏家的恩怨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指使韩天冒充苏岩买凶杀了人,将证据留来,栽赃了苏岩。他得知了江大海的情况,利用张远,将江大海没有完成的计划完成了,掀起了过年那次的**丑闻,先要苏岩身败名裂。将谢然从医院弄出来,并帮助她绑架沐小小……

    一桩桩,一件件,沐小小看的心惊不已,原来,那么多事都是裴志文干的,原来在江大海之后的神秘人,居然就是裴志文!

    “可是,他为什么要让韩天把他女儿的床照给唐蕊呢?”沐小小看完所有的资料之后,疑惑的问,“而且,我记得韩天是喜欢裴敏荔的,那些照片?”沐小小说到这里,不悦的看向苏岩。

    苏岩赶紧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我保证,那些床照和我没关系,我和她没什么的!”笑话,他如果真上了裴敏荔,裴志文好不把他死死的绑住!

    当然,这一点儿沐小小也是知道的,这两天,苏岩将他和裴志文这几年的交手情况都告诉了她,所以,她是完全相信苏岩的。

    “好了,我又没有说你真和她上床了。”沐小小没好气的打他举起的手。

    “不过,为什么他会认为裴敏荔的车祸是你弄的呢?”沐小小再次问道,并看向阿伟。

    阿伟吐了一口气,“这个,应该只是个意外吧。因为我已经查到了裴敏荔出车祸的真正原因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