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阿伟的话,沐小小和苏岩都微微惊诧,“什么意思?”

    阿伟笑了笑,“这件事,之所以说是意外,那是因为真正让裴敏荔出车祸的人的确和苏家有点儿关系。”

    苏岩听阿伟这样说,满脸的惊异之色。

    “阿伟,你就快说吧,不要钓我们的胃口了。”

    阿伟连声说抱歉,然后娓娓道来。

    “这事还要从七年前的事说起,七年前,裴志文刚来东余,那会儿东余海陆建设有限公司出了一件很大的事,一名建筑工人在工作的时候出了意外,死了,后来,调查结果出来呢,是他们的安全措施做得不到位,那时候那个海陆建设才刚刚成立,出了这样的事,公司除了要赔偿那个工人的家属一笔钱之后,还会被吊销执照,解散公司,后来,那公司的负责人找到了裴志文,用一笔钱贿赂了裴志文,裴志文从中周旋,那海陆建筑不仅不用解散公司,连那工人的死也弄成了他自己意外身亡,家属得不到一分赔偿!”

    沐小小听到这里,气愤的说:“这裴志文简直是太可恶了。”

    “那个工人有个儿子,那会儿正是高考的时候,他母亲怕这件事会影响他,硬是没有告诉他,他父亲出事,直到他高考结束,他母亲还告诉了他,那孩子当时大受打击,找到海陆建筑公司,谁知却被海陆建筑公司的保安给打了,后来,是苏总的父亲经过的时候,救了那小伙子,再后来,那小伙子上了大学,考了硕士,他学的是化学专业!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调查他父亲的事,后来,他父亲的工友实在看不过去,偷偷的告诉了他真相,可是,这时候,裴志文在东余是位高权重,他想通过常规的手段,走法律途径为父亲报仇,可是,却屡屡受阻,那些人一看他要告的是裴志文,都不帮他,而他的母亲也在这时候病逝了,他愤恨不已,最后选择了一种极端的方式向裴志文报复!”

    沐小小叹息一声,“搞了半天,还真是裴志文造的孽。”

    阿伟点点头,“那小伙子应聘到苏岩的药厂工作,利用职务之便,自己制造了点迷幻药,趁那天裴敏荔约朋友吃饭的时候将迷幻药到她酒里,裴敏荔吃了午饭离开的时候,药效发作,自己撞了车。因为那裴敏荔本身嗑药的经历,而且,警方也在她车上的小包里找到了点儿致迷幻效果的药,所以,这件事,警方只当裴敏荔自己嗑药出了意外。”

    阿伟说到这里,好笑的看了苏岩一眼,说:“那个小伙子毕竟是苏岩药厂的人,所以……”

    “所以裴志文就以为是苏岩让人干的!那那个小伙子呢?”

    阿伟叹息一声:“那小伙子已经死了。”

    “不是自然死亡吧?”苏岩虽然是问,但是,语气却是笃定的。

    沐小小震惊不已,“那小伙子真是被裴志文杀的?”

    阿伟点点头。

    沐小小面色苍白,久久没有恢复。

    苏岩看着她的样子,心疼的将她搂进怀里,“怎么了?”

    “那个人太可怕了,他杀了那么多的人,如果这一次他栽赃你成功的话,他一定也会杀了你的!”沐小小万分后怕。

    “傻瓜,现在不是没事了,坏人总会得到他应有的报应的。”

    ……

    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了,沐小小虽然心中还有疑惑,但是,裴志文这首恶都已经被抓了起来,她也算是放心了来。

    专案组的调查也非常给力,当然,这得益于新上任的沈书记的大力支持,盛夏来临的时候,裴志文的案子就移交了法院,一审判决死刑,裴志文上诉,却被法院驳回,维持原判。

    沐小小和苏岩得到消息的时候,彻底的放了心,终于是恶有恶报了!

    苏岩的父亲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也是松了一口气。

    苏岩趁机将沐小小也帮他查凶手的事告诉了他父亲,谁知,苏建国听了之后,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冷冰冰的说了一句:“你还想和她在一起,你自己看看,沾上她之后,发生了多少事,阿岩,你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呢。他们那一家子,哪个是简单的。”

    “父亲,我知道你介意当年的事,但是,那些事和小小无关啊。”

    苏建国神色不动,“总之,我活着,她就休想进苏家的门。”说完之后,转身离开了。

    苏岩看着苏建国离开的背影,气恼不已,“父亲,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我和小小两情相悦,你真要我娶别的女人,到时候只是又出一个谢然而已。”

    苏建国离开的背影一顿,谢然,一直是苏建国心中的一个结,他和谢天良几十年的友情,因为谢然而断送了,他心中实在是愧疚不已,谢天良就谢然一个女儿,如今,老来丧女,是他,对不起老友啊。

    想到这里,苏建国不禁老泪纵横,“你不要我这个父亲,你就娶她吧。”

    苏岩看着父亲一瞬间悲伤无比的背影,听着他落寞的语气,心中更加无奈了。

    在候在外面的沐小小听到苏岩高叫的那句话,心中顿时也溢满苦涩,苏建国,始终是不愿意接受她啊。

    苏岩出来的时候,看着低着头站在门口的沐小小,心中一滞,他知道,她刚才一定听到了他和父亲的对话。

    “小乖……”

    沐小小深吸一口气,抬头,对着苏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是不是要走了?”

    苏岩点点头,将她搂进怀里,想要说点儿安慰的话,可是,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

    尘埃落定之后,沐小小和苏岩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七夕情人节来临的时候,沐小小正计划着怎么和苏岩过的时候,却接到了君纬的电话。

    沐小小很意外,一般来说,君纬很少给她打算话,就算有什么事,也是戴菲菲找她才是。

    不过,君纬很快给她释疑了。

    原来,君纬求婚成功之后,两边的家长商定在明年的三月为两人举行婚礼,君家在东余毕竟是豪门望族,君纬作为君家未来的接班人,这婚礼自然是要办得非常浓重的,所以,大半年的准备工作是必需的。

    而君纬这次找沐小小是想她帮忙,因为他订了一搜游艇打算送给戴菲菲,而游艇上的布置,他想找沐小小参考一戴菲菲的喜好,他想七夕节的时候给戴菲菲一个惊喜,所以还拜托沐小小一定要保密。

    沐小小当然满口答应,同时也为戴菲菲高兴。

    在游艇上足足忙了两天,才布置完成。

    君纬也一直在帮忙,很多重要的细节都亲力亲为,沐小小看着眼里,心中不免为好朋友开心。

    七夕节,君纬在游艇上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化装舞会,邀请的都是平时玩儿得最好的哥们儿。

    君纬这样做也是有目的的,上次一哥儿们庆生的时候弄了个乌龙事件,差点儿弄得他和菲菲分手,所以,这次,他要让他哥们儿都知道,戴菲菲在他心中有多重要。

    晚上,君纬接了戴菲菲赶到的时候刚好七点,游艇启航往海上开去。

    满游艇的人都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穿着奇装异服,倒也好玩儿,戴菲菲本来就是个爱玩儿的,开开心心的戴上了君纬准备的天使面具。

    而沐小小和苏岩走出休息室的时候,舞会已经开始了,两人扮成了一对海盗情侣,手挽着手,在人群中相拥而舞。

    戴菲菲的天使面具,而君纬的则是魔王面具,两人倒是般配无比。舞会到九点的时候,进入了**,在绚烂的烟火中,君纬执起戴菲菲的手,一起揭开了覆盖在游艇上二层上的一块红布,游艇名字“爱菲号”三个字显露出来。

    君纬当着所有人的面,高声道:“菲菲,这游艇就是我送给你的七夕礼物,喜欢吗?”

    戴菲菲尖叫一声,抱着君纬就亲了一口,人群中爆发出阵阵呼哨声和怪叫声,更多的却是掌声。

    角落里的沐小小看着好友幸福的样子,轻轻一叹,“菲菲真幸福。”

    苏岩心中一疼,收紧了环在她腰间的手,“怎么?羡慕了!”

    沐小小靠在苏岩怀里,“没有,我才不羡慕,我只是……妒忌了!哈哈哈。”

    听着沐小小开心的笑声,苏岩心中却是一涩,他知道沐小小心中的想法,他们两人虽然两情相悦,历经磨难才能在一起,但是,他父亲坚决不同意的话,他还真的不能和他父亲对着来。

    想到这里,苏岩心中就觉得欠沐小小很多。

    “在想什么呢?”见苏岩久久没有说话,沐小小仰头在他的巴上轻轻的啄了一。

    苏岩低头歉意的看着她,“小乖,相信我,我一定会说服父亲的,给我点儿时间。”

    沐小小见苏岩说起这个,面上露出无奈的神色,好在戴着面具,苏岩也没有看到,她玩笑着掩饰自己的情绪,“我说过我非你不嫁的吗?”

    苏岩一愣,紧紧的箍住她的腰肢,“不嫁我你还想嫁给谁!这东余谁不知道你是我的女人,除了我,谁还敢要你!”强硬霸道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占有欲。

    沐小小笑着捶打他的胸膛,“大不了我到云海找个男人去!”

    “你敢!”苏岩笑着吼了一句,掐着她的腰肢,低头擒住她的唇……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