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声,脸色一子变得苍白,心中一子生出无限的惶恐和不安。

    她朝夕相处了两年的男人,对她呵护备至、疼爱有加的男人,那个口口声声叫她老婆的男人,居然不是她丈夫!

    童海言抬头就看到沐小小惶恐不安、难以置信的样子,心仿佛坠入深渊一般。

    “你……不是我丈夫,那你是谁?”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才反应过来,他不是她丈夫又怎么样?这两年来,他疼她、爱她、照顾她,从来就没有伤害过他,这样的男人,即便不是她的丈夫,也一定是爱她的男人。

    “我们曾经有一段短暂的婚姻,不过,因为苏岩的破坏,我们的婚姻很快就结束了。”童海言痛苦的说。

    苏岩听童海言这样说,却冷哼道:“童海言,你这是避重就轻!”

    而沐小小却听得一个头两个大,苏岩说他是她未婚夫,童海言又说是苏岩破坏了他们的婚姻,这关系是不是太乱了点儿,“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你们越说我觉得越乱了!”

    苏岩见沐小小眉头紧皱,苦恼不已的样子,伸手抓住她放在桌上的手,道:“小小,你是先和我认识的,那时候我们在一起,后来,因为上一辈的一些恩怨,你嫁给了海言,但是,我们是两情相悦的,所以,后来,你和海言离了婚,回到了我身边,然后才出的意外。”

    苏岩简单的将两人的感情经历说了一遍,满含希望的望着她,“小小,回到我身边来吧,我找了你整整两年了。”

    看着他眼中的期盼之色,沐小小心中不由一软,可是,她却不能答应他,她轻轻的抽出自己的手,看向童海言:“海言,我们的结婚证是怎么回事?”沐小小没有忘记,这两年陪在她身边的男人是童海言,而且,如果没有这个男人,她恐怕早已葬身海底了,所以,她不能不顾及他的感受。

    苏岩看着沐小小抽离的手,心中满是无措,这两年,他是不是失去她了?不,他不要!他不能失去她的!

    “我们离婚的时候,我花了点儿钱,所以没有盖作废的章,然后结婚证我就一直收着。”童海言道出了原委。

    苏岩听着童海言的话,再次冷哼。

    童海言狠狠的瞪了苏岩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问:“小小,这两年和我在一起,你快乐吗?”

    童海言眼底满是忐忑也不安,更多的却是期盼。

    想到这两年,他对自己的疼爱,他对自己的包容,沐小小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当然,和你在一起,我很快乐。”

    听着沐小小的回答,童海言脸上顿时露出欢喜的笑容,而一边的苏岩脸色却一子黑了。

    “小小……”

    听着苏岩痛苦的声音,沐小小一子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按说她应该毫不犹豫的和童海言在一起,毕竟,她拥有的记忆全部是关于这个男人的,可是,看着苏岩那痛苦哀伤的样子,她心里也异常的难受,她舍不得看他那么伤心……这个想法让沐小小心中暗惊,她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个男人快不快乐?难道,她真正喜欢的,是他?

    沐小小不能分辩他们说的话的真假,她不想被动的接受他们的观点,想想自己,再想想儿子,她终究是握住了童海言的手:“海言,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我也不想改变我现在的生活……”

    “小小,你这样对我不公平!”苏岩听了沐小小的话,激动的大叫起来,满目沧然凄冷,那痛苦的眼神让沐小小的心懵的揪了起来。

    “对不起,苏先生,我已经失去记忆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想起以前的事,这两年,陪在我身边的是海言,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不想改变……”

    “那我呢。我怎么办?”苏岩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灰色,他的小乖,不要他了!

    “对不起,苏先生,你,忘记我吧。”沐小小说完之后,忽然拉着童海言就急匆匆的走了。她不敢抬头,她不敢看他悲伤绝望的样子,她怕自己会改变主意,她怕……

    “小乖……”一声绝望的嘶吼在身后响起,沐小小却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童海言傻傻的任由她牵着往外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惊喜的看向沐小小,却发现她神情木然,泪如雨……

    童海言猛的停了脚步,沐小小的脚步也被迫停了来,她茫然的回头看向童海言,“怎么了?海言。”

    谁知,一刻,童海言却用力的将她揽进怀里。

    沐小小呆呆的任由他搂着,有点儿无措,再次问道:“怎么了?海言?”

    童海言低低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小小,我发誓,这一辈子一定要让你幸福,让你快乐……”

    沐小小双手环上他的腰,“我现在就已经很幸福、很快乐了啊?”

    童海言听她这么说,心中却涌起深深的无奈和苦涩,如果她真的幸福,真的快乐,她为什么会泪流满面?

    原来,即使她失忆了,即使她不记得苏岩,即使牵着他的手了,她的心,依然是向着苏岩的,她的潜意识里,依然是爱着苏岩的!

    原来,他从来就没有拥有过她,没来就没有!哪怕这一刻,她那么真实的在他怀里,可是,他却觉得,她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后面,追出来的苏岩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人,心不可遏制和的疼痛起来,他,永远失去他的小乖了吗?

    ……

    苏岩整个人的颓废了,仿佛一子又回到了两年前的,那种伤心、那种绝望,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憔悴的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和琳公主看着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如今成日里借酒浇愁,也不禁叹息不已,她没有想到,苏岩这个花心的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之后,居然会这么的痴情。

    好在,两年前,在大溪地,她收回了自己的心,不然,看到为另一个女人伤心欲绝的话,她会妒忌死的。

    “岩,你别喝了。”和琳公主抢走他手中的酒瓶,温言相劝。

    苏岩醉眼朦胧,看着空空如也的手,眼睛四处寻找着,然后又拿起了桌上的另一瓶酒,喝了起来。

    和琳公主满头黑线,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来人,将这儿的酒都收起来。”

    很快,两名保镖将苏岩周围的酒都收得一干二净,连他手里的也不放过。

    “喂,你们干什么吗?把酒给我,给我!”苏岩眼睛里只有酒,看着最后的酒也被收走了,不禁大叫起来,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就要扑向那收酒的保镖,可惜,他喝得醉醺醺的,站都站不稳了,这才一站起来,整个人就倒在了沙发上。

    “把他弄到浴室去,好好的给他醒醒酒!”和琳公主看着他狼狈的样子,严声道。

    “是,殿。”又有两名保镖走上前,将人高马大的苏岩抬去了浴室。

    片刻之后,浴室里响起一声爆吼,接着,“砰砰”两声伴随着两声痛呼响起。

    三秒钟之后,两名保镖各自捂着眼睛走了出来。

    “殿。”两名保镖很郁闷,明明是帮人醒酒,却白白的被打了一,如果对方不是公主殿紧张的人,他们一定还给那混蛋一拳!

    和琳公主看着两名保镖,眉头一皱,“他怎么样?”

    “醒了。”

    和琳公主这走才到浴室门口,看着那个站在淋浴面的高大男人,看着他一动不动的淋着冷水,长叹一声,“岩,我今天给你带了个东西,你看看吧。”

    苏岩却忽然双手覆在脸上,好一会儿之后,才说:“你走吧,我明天回国,这次,多谢公主殿的款待和帮助。”苏岩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一种让人心酸的忧伤。

    “岩,你别这样,看过这东西之后,你如果还这么醉生梦死的话,我就无话可说了。”和琳公主说完之后回身,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放在茶几上,然后再次回头叮嘱苏岩:“岩,这东西你一定要看,不然,你会后悔终身的。”

    苏岩听着和琳公主严肃的语气,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后悔终身吗?他的终身还有多长?没有了他的小乖,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和琳公主见苏岩不言不语,摇摇头,带着人走了,临走之前,还不放心的再喊了一声:“岩,你记得要看啊,很重要的!”

    苏岩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等房间里再也没有动静了,苏岩才关上浴室门,好好的泡了一会儿热水澡,再出来的时候看着房间里再也没有一瓶酒了,苏岩无奈的一笑,倒在了沙发上。

    目光一子就落到了茶几上的文件上,苏岩本来不想看的,可是,文件上几个大字却一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d国生命研究院dna检查报告。

    这是谁的?

    想到和琳公主再三的叮嘱,苏岩疑惑的拿起那份文件,被检查人:苏岩,童心!

    童心?童心?

    沐小小的儿子!

    一子反应过来的苏岩快速的翻到最后一页,“这种生物学亲缘关系成立的可能为99.9999%”的字样映入眼帘,苏岩一子呆掉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