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海言第一次见识到苏岩在商场上的狠厉手段,仅仅一天的时间,就让海云集团损失惨重。

    虽然他部署了又部署,可是,依然不敌苏岩的动作。

    当他们还是朋友的时候,他知道苏岩不简单,商场上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可是,当他们成为敌人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他看到的,只是苏岩温和的一面。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神色疲惫的样子,心中担忧不已,“海言,是不是公司发生什么事了?”连续几个小时的开着视频会议,沐小小猜这一次一定发生了很大的事,不然,童海言不会看起来这么疲惫。

    听着沐小小关切的询问,童海言却只是摇摇头,“没事。”

    他不想告诉她,在他看来,那是男人之间的战斗,是男人之间的事,和女人没有关系。

    “我累了,先去休息了。”童海言今天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求婚不成,婚戒被孩子给弄得找不到了,公司又被苏岩攻击,损失惨重……叹息一声,不等沐小小回答,童海言就回了他的房间。

    沐小小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有一点儿不能适应,以往,童海言总是陪着她,从来没有在晚上这样抛过她……不过,沐小小转瞬又想到刚才他疲惫的样子,心中也就没有那么介意了,反而无比的担心。

    冲凉过后,童海言躺在床上,这两年来,虽然和沐小小朝夕相处,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动过她,不是他不想,而是她意识的拒绝态度。他爱她,深深的爱着,所以,他不会做强迫她、伤害她的事,他以为,他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的打动她,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苏岩会找到他们!

    想到苏岩,童海言心中就一阵的烦闷,十几年的朋友,他太了解苏岩了,他对待敌人的手段从来都是雷厉风行的,今天只是个开始,他不知道明天迎接他的是什么!他更知道,如果他将沐小小还给苏岩,就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可是,他怎么甘心!

    在机场的时候,是沐小小主动选择了他,不管她是因为什么选了他,他都不想放弃、不想放手。

    想到这里,童海言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放松了身体,他要好好休息,明天迎接他的,将是苏岩更猛烈的打击。

    而沐小小则回到了她和小不点儿的房间,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孩子,所有的烦扰和担忧都消失不见了,心中一片柔软,在这世界上,她不是一个人,她有最爱的儿子,她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沐小小刚想上床,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个陌生的号码,沐小小疑惑不解,却还是接了起来。

    “沐小小?”陌生女人的声音带着点儿不确定。

    “我是,请问你是?”沐小小保持着基本的礼貌。

    “你好,我是童海言的妹妹。”对方很快表明了身份。

    沐小小却愣住了,海言的妹妹怎么会忽然给她打电话?

    “你好,那个,海言已经休息了,你找他有事吗?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转告他。”沐小小记得童海言曾经说过他的父母和妹妹,只是,和海言在一起两年,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甚至,这是沐小小第一次和童海言的妹妹说话。

    “我不找我哥,我找你。”电话那头的女声听起来有点儿不悦,仿佛很生气的样子。

    “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沐小小满心疑惑。

    “你为什么会和我哥在一起?”女人严厉的质问声中透着浓浓的不屑之色,“你还嫌害我哥害得不够吗?”

    沐小小一子愣住了,“我害海言?”

    “难道不是吗?”听到沐小小疑惑的声音,那女人的语气更加的鄙夷了:“沐小小,我就弄不懂你了,明明喜欢苏岩,那你和苏岩在一起好了,为什么又要三番五次的招惹我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反反复复,一次一次的折腾对我哥伤害有多大?”

    沐小小听着那急促严厉的指责声,整个人都懵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低低的开口:“对不起,以前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我现在只想和海言在一起,我没有想要伤害海言的。”

    “没有想?你知不知道你不爱我哥又要和他在一起就是伤害他!你不仅害了我哥,还害了我们全家!”

    沐小小听着这样的指责,心中也开始不悦起来,她不知道以前和童家有瓜葛,但是,她不觉得她是那种害人家全家的坏人!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和海言怎么样是我和他之间的事,说什么害了你们全家,我连见都没有见过你们,我害你们什么了?”沐小小虽然一向很温和,但也不是那种任人欺凌的懦弱女人。

    “还说没有害我们!以前你都嫁给我哥了,还和苏岩有一腿,给我哥戴绿帽子,弄得满城风雨,我们童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好了,转眼你甩了我哥,又和苏岩在一起了,在一起你们就在一起,不要再来招惹我哥了,如今你又和我哥搅合在一起算什么啊!你要和苏岩怎么闹是你们的事,不要把我们童家牵扯进去好不好?”

    沐小小听着对方愤怒的指责,觉得委屈得不得了,她深吸一口气:“我说过以前的事我不记得了,如果我真做了什么伤害你们的事,那么我很抱歉,但是,你要说我和那个什么苏岩在闹,对不起,我不明白!”

    “沐小小,请你放过我哥,放过我们家吧!”电话那头的女人忽然用一种很无奈的语气说,“我们不想管你和苏岩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请你们不要扯上我哥好吗?如今苏岩这样整我们童家,海云集团是我爸一辈子的心血,如果海云集团真的垮掉了,你以为我哥就不会伤心吗?”

    “你说什么?苏岩整童家?”沐小小终于听到了那女人话中的重点。

    那女人重重的叹息一声,“沐小小,今天一天,苏岩重闯我们海云集团,让我们公司的股票大跌,一天,仅仅一天,海云集团就损失惨重!苏岩说了,这只是第一天而已!沐小小,这是你和苏岩之间的纠葛,你们要怎么解决,那都是你和苏岩之间的事,不要连累我们童家好不好?”女人说到最后,语气变成了祈求。

    沐小小愣愣的,想到十天前,那个英俊而伤心的男人,心中狠狠的痛了一!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那个苏岩会这么做。”沐小小呐呐的说,那个男人真的是为了她吗?

    “沐小小,请你离开我哥哥吧!”那女人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

    沐小小茫然的拿着电话,“请你离开我哥哥吧。”这一句,对沐小小来说,太沉重了,让她有点儿不知所措!

    外面海浪滔滔,沐小小木然的躺到床上,却不敢闭上眼睛,她害怕睡觉,因为她还害怕又做那个真实得让她几乎不能分辨的噩梦!更害怕梦中那个男人……

    ……

    第二天,童海言还没有起床就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他父亲病倒了。

    童海言一惊,很快的订了回国的机票。

    沐小小看着他只订了他一个人回国的机票,低声的道:“你就一个人回去吗?”

    童海言叹息一声:“小小,我回去是有事,怕不能照顾你们母子,所以,你和宝宝先回d国好吗?我处理好了马上就去d国。”

    沐小小却沉默了,童家现在发生的事都是因为她吗?都是她害的吗?海云损失惨重,所以,海言的父亲才会病倒的吗?

    她一个人胡思乱想着,而童海言则快速的收拾起东西来。

    沐小小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咬着唇,忽然道:“海言,对不起。”

    童海言茫然的身影一顿,回身看向她:“怎么好好的,又说这个?”

    “昨天你问我,如果我想起以前的事了还会不会和你在一起……”沐小小却转开目光,不敢看他。

    童海言听她忽然提到昨天的话题,心头一跳,昨天她没有回答,可是,他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后来公司出事,他忽然又觉得庆幸,庆幸他没有亲耳听到她说出拒绝的话来。

    “你不用回答我,我已经知道答案了。”童海言拒绝听她的答案,如今,她的答案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不管她心中怎么想,他和苏岩之间,都必需有个了断!

    为了她,他愿意付出所有!

    “不是的,海言!我昨晚很认真很认真的想过了,虽然我不知道以前和你、和那个苏岩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两年来,你的好我都看在眼里,我相信你是一个好男人……”

    “沐小小,你总是这样摇摆不定,谁都不想伤害,可是,却伤害了每个人!”童海言忽然打断了她的话,有点儿无奈的说,“以前你就是这样,总是分不清什么是你真正想要的,现在,你还是分不清。”童海言毫不犹豫地指出沐小小的缺点,“不过,感情的事,如果真的能做到快刀斩乱麻,那就不是感情了!”

    听着童海言的话,沐小小微微的不自在。

    “小小,我和苏岩马上就会有一个了断,希望你那时候已经想清楚了什么才是你想要的!”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