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饭吃得异常的诡异,好在,还是结束了。

    戴菲菲拉着沐小小去了院子里散布消食,君纬很快也拉着苏岩跟了来,两口子对视一眼之后,很快借故离开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将小不点儿带走。

    顿时,院子里只剩苏岩和沐小小两个人了。

    沐小小没想到这么快就和苏岩单独相处了,心中有点儿茫然,有点儿不知所措,好在她看过今天的日记,知道了过去的事,虽然还是想不起来,但是,对苏岩,她已经不那么排斥了。

    苏岩见她神情淡淡的,露出微笑:“我很开心你能选择回来。”在苏岩看来,沐小小回来就是打算要面对过去了,就算不记得,但是,也不会像在机场时变现得那么逃避。

    “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沐小小咬着唇,低声说。

    “你不要有负担,我们都不会逼着你。慢慢来就好。”苏岩一脸包容的样子。

    沐小小很意外,在d国的时候,苏岩表现得很焦急,恨不得立刻就将她抢回他身边,现在听到他这样说,她很意外。

    她点点头,“嗯,我知道的。”

    “你愿意和菲菲他们住一起,就和菲菲他们住一起,不愿意的话,我可以另外安排你们母子住别的地方……”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订了酒店……”

    “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住酒店不太安全吧。”苏岩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沐小小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她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个孩子一直住酒店的话的确不太安全。

    “其实你妈妈有一套房子,要不,你回那套公寓去住吧。”苏岩忽然开口建议道。

    沐小小愣了一,很快想到日记上看到的一件事,苏岩曾经为她妈妈买过一套房子,就在他自己的公寓的楼,那时候,那房子登记的时候写的是她妈妈的名字。

    沐小小没有再矫情,点头答应了。

    苏岩见沐小小答应,很高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那我马上让人收拾一,你们母子明天就可以搬过去。”

    沐小小看他高兴的样子,心中忽然也暖暖的,在d国的时候,看着他忧郁哀伤的样子,她心里就不舒服,那时候她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如今看来,一定是曾经的感情在作崇。

    苏岩没有多作停留,很快告辞离开了。

    君纬出来相送的时候还颇为遗憾,“看你们相处得还行,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刚才他和戴菲菲可是躲在房里看得清清楚楚,看两人站在那儿说话,相处的非常融洽的样子。

    “不管她记不记得过去,只要她回来,只要她给我机会,我就能让她再次的我!”这一刻的苏岩,一脸的自信模样,丝毫看不出原来的颓废样子。

    君纬看着忽然意气风发的苏岩,笑着说:“还是她是你的良药,只要她在,你就能不药而愈了。”看着苏岩这样,君纬心中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两年,看着苏岩那么消沉,他心里也不好过,如今看着他又变成以前强势霸道的样子,君纬是打心里的高兴。

    ……

    苏岩的动作很快,公寓很快收拾妥当,戴菲菲依依不舍的将人送过去,而让沐小小意外的是,苏岩并不在,等在那儿的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妇人,慈眉善目的样子。

    看到沐小小的时候,那妇人当即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沐小姐,你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说着,还不停的拭着眼泪。

    沐小小很意外,后面的君纬已经抱着孩子走了上来,“小小,这是林婶儿,以后她会在这儿帮你照顾孩子。”

    而林婶儿的目光则直接的落在了君纬怀里的孩子身上,脸上闪过惊喜的神色,眼泪流得更欢了,“这是小少爷?简直和少爷小时候一模一样。”林婶儿说着伸手就想要抱孩子。

    小不点儿一点儿也不认生,看着人家喜欢他,果断的扑了过去,还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奶-奶”,顿时把林婶儿激动的,差点儿没昏过去。

    沐小小看着这激动欢喜的妇人,心中思量着,边上帮她拉行李的戴菲菲已经说话了:“这林婶儿是苏岩家请的帮佣,在苏岩待了几十年了,看着苏岩长大的。”

    沐小小这才明白过来,对林婶儿和善的打过招呼。

    里,到处都收拾的干干净净,而且布置得很温馨,一些小物件儿,非常符合沐小小的使用习惯,而且,里少数的几个相框,都是沐小小和她妈妈沐兰的合影,看着照片上熟悉又陌生的女人,沐小小忽然生出一种家的感觉。

    林婶儿抱着孩子逗弄了一会儿,看着沐小小神情淡淡的,但是眼中却是满意的神色,心中一动,抱着孩子凑过去,“沐小姐,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保持着当初的样子,一样都没有动过。”

    听着林婶儿这样说,沐小小才发现,果然,这里的东西都不是新的东西,都是旧的,但是,正是因为这旧,才让她有了一种归属感,不用想,这一切,一定都是苏岩做的。

    放行李之后,沐小小先给她妈妈沐兰上了香,看着照片中温婉的女人,沐小小低声道:“妈妈,我回来了。”

    戴菲菲和君纬吃了午饭才告辞,而沐小小去哄孩子睡午觉。

    好不容易孩子睡着了,沐小小缓缓起身,退出房间之间,在家里四处的转悠了起来。

    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沐小小一看,却是童海言。

    沐小小看着不断跳动的名字,有点儿不敢接。

    可是,童海言仿佛知道她的心思一般,她不接,他就一直打。

    叹息一声,在电话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沐小小终究是接了起来。

    可是,接起之后,她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小,你是不是已经有了选择了?”电话那头,童海言的声音透着疲惫,今天他才知道沐小小回国的事,而且,还知道沐小小一回来就住了苏岩买的公寓。

    “海言,是你说的要我想清楚的!”沐小小轻声的说:“我不想在我记忆全无的情况作出选择,那对你、对他都不公平。”

    童海言听着沐小小这样说,不知道怎么的,心中忽然又觉得安慰了一些,至少,她不是一子判了他死刑,说明这两年的相处,在她心中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段经历,不管他是不是骗了她,他对她的好,她还是认可的。

    想到这里,童海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我最近都会很忙,可能没有空去看你和宝宝。”

    沐小小想到童海言父亲说的那些事,知道童海言这段时间肯定在公司忙,所以,她赶紧说:“没关系的,你忙你的吧,你的是大事。”说完之后,沐小小忽然又加了一句:“在我记忆恢复之前,我也不会和他见面的。”

    童海言听着沐小小这一句相当于解释的话,心中终于好过了一点儿,至少这时候,她给他们的是公平的对待,这就好,虽然他心里知道她如果恢复记忆的话,选他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她没有怪他,他就安心了很多。

    ……

    沐小小想要恢复记忆,苏岩也是这样想的,所以,第三天,戴菲菲就兴冲冲的跑来,说有一名著名的脑科专家正好在东余,要沐小小去找那专家看看。

    沐小小面上淡然,在d国的时候,童海言也没有少安排什么专家教授给她检查治疗,几乎每个医生都说沐小小是脑部有血块儿,那血块儿压迫了脑部神经,所以,沐小小才会失忆。

    要治疗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将那血块儿去掉。

    不过,在d国的时候,每一个医生都说要手术取掉血块儿风险太大,于是,童海言和沐小小商量之后,决定采取保守治疗,吃药来慢慢的化解脑袋里的血块儿。

    不过,沐小小却觉得,吃药似乎效果不大,两年了,她也没有感觉好点儿。

    如今,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恢复记忆,所以,听了戴菲菲的话之后,她很快点头答应了。

    那名脑科医生是德国人,叫马文,之所以出现在东余是为了见一位朋友,是私人性质的。

    所以,沐小小他们找到人之后,说想要请人家看病的时候,人家很委婉的拒绝了。

    沐小小很泄气,可是,戴菲菲却不知道和人家说了什么,很快,两人又被请了进去。

    沐小小疑惑不解,问戴菲菲和人际说了什么,戴菲菲却故作神秘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那名德国专家四十几岁,身材高大,沐小小进去的时候,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上打量着沐小小,好一会儿之后,才告诉沐小小,他没有检查的器械,是没有办法给沐小小检查的。

    沐小小一听他这样说,郁闷的叹息了一声。

    “不过,如果沐小姐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去你们的帝都,在那儿,道是有一套器械可以给你做检查。”

    沐小小一听,哪有不同意的,赶紧点头,然后双方约定了时间,沐小小这才和戴菲菲一起离开。

    待他们离开之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房里。

    “岩,刚才那就是你的女人?”马文教授眼中带着笑意。

    “嗯,刚才谢谢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让我先拒绝,然后又答应她呢?”马文教授疑惑不解。

    “我不像让她知道是我在帮她。”苏岩微笑着说。

    “为什么?”马文教授更加疑惑了。

    苏岩却但笑不语。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