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清爽宜人的初夏午后,两个美丽优雅的女人坐在露天的咖啡茶座,静静的述说着别后发生的事。

    当流年听说孩子是苏岩的之后,一子沉默了,然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两年前你出事的时候,我找到苏岩,怪他没有好好的保护你,让你出了那样的意外,被人伤害,落到海里,那时候,我让顾寒派了很多人去找你,可是,都找不到!我那时候以为……”流年说到这里,擦擦眼泪,握住沐小小的手,“还好老天有眼,你没事。”

    沐小小看着她真情流露的样子,心中很感动,流年这个表姐虽然是半路才认识的,说起来,其实感情没有多深的,但是,看着她这么的担心自己,沐小小心中是真的很感动的,“表姐,我没事,只是那时候落到海里,被救起来之后就记不起以前的事了,所以才没有回来找你们。”

    “你失忆了?那现在呢?还记得我吗?”流年听沐小小说到失忆,面上露出惊诧之色。

    沐小小安静的摇摇头,流年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眼泪又要落来的样子。

    “表姐,别这样,我没事,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人和事了,但是我以后会想起的,就算以后不能想起,我也会过得很好的。”沐小小安慰着流年,看她还很难过的样子,赶紧转移了话题:“两年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落海的?”

    对于两年前的事,童海言开始的时候是欺骗了她的,后来,童海言虽然说了一些,但是,更多的却是她被他救起来之后的事,之前在游艇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童海言也是不知道的。

    流年听沐小小提到两年前的事,深吸一口气道:“两年前的事我也是逼问苏岩之后才知道的。”

    沐小小心中涌起渴望,“那表姐就慢慢的告诉我,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流年点点头,先将她妈妈被谋杀、苏岩被栽赃、查出裴市长是幕后黑手的事简答的说了一遍,然后才说到七夕那晚的事。

    “那天君纬要送一艘游艇给戴菲菲,并在游艇上举行了一个化装舞会,后来,裴敏荔装成戴菲菲的样子将她骗的开了门,然后将她绑走,不过,因为游艇在海上,周围没有接应,在裴敏荔想要偷逃生艇带你离开的时候,被苏岩他们发现了。裴敏荔很恨苏岩,说要苏岩自残,她就放了你,苏岩为了救你,给自己的腿上扎了一刀,在他要扎第二刀的时候,你忽然拼着让自己受伤将裴敏荔撞了海,而被裴敏荔抓着的你也跟着落了海……”

    “苏岩疯了一般的找你,一次次的潜入海底,可是,却依然没有找到,第二天,我们得到消息,也派人去找的时候,然后找到了裴敏荔的尸体,我们那时候觉得你一定也是葬身海底了……”

    “但是苏岩一直没有放弃找你,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变得越来越没有自信,这两年他也过得很苦,虽然那时候我很生气,一度终结了流云精品和恒瑞集团的合作,不过,看着他为了你那么消沉,我也就算了。”

    听着流年这样说,沐小小心中忽然有点儿心疼那个叫苏岩的男人。这几天接触的一切一切都告诉她一个事实,那个叫苏岩的男人深爱着她,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的今天,他对她的在意,都是那么的明显……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说完往事的流年问起了沐小小以后的打算。

    “想暂时恢复记忆,之后再做其他的打算。”沐小小说着将和马文教授约定检查治疗的事说了一边。

    流年听沐小小说可以治疗恢复记忆,一子高兴起来。

    ……

    到晚上,沐小小才和流年分开。

    洗漱过后,沐小小在床上陪儿子玩儿,门铃声却响了起来,片刻之后,林婶儿进来告诉沐小小,童海言来了。

    沐小小一惊,今天遇到流年,她都忘记再找童海言了,也不知道海云集团这会儿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沐小小抱着孩子走了出去。

    小不点儿一看到童海言就开心的挥舞着双手,大叫着:“爹-地,爹-地……”挣扎着要扑到童海言怀里去。

    童海言神色疲惫,看到小不点儿向他扑来,面上终究还是露出一抹淡淡的笑,伸手将孩子接了过去,“宝宝,有没有想爹地啊?”童海言一边说一边低头,用脸亲昵的蹭着小不点儿柔嫩的肌肤。

    小不点儿被蹭得咯咯直笑,开心不已。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童海言,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海云集团的情况应该还不太糟糕吧,不然童海言这会儿的笑估计会比哭还难看。

    童海言先和小不点儿玩了一会儿,这才看向沐小小,“对不起,你回来这么久,我都没来看你。”

    “海言,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见外吧?”沐小小看着他眼底的血丝,有点儿心疼:“公司的情况是不是很糟糕?”

    童海言露出淡淡的笑,“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听着童海言这样说,沐小小心中越发的难过了,“你总是这样,什么都藏在心里不说出来,我知道自己笨,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不是的,小小,我只是不想你担心,我听说你去找了马文教授?”童海言急急的打断了沐小小的话。

    沐小小听他提到马文教授,点点头,“和他约好了,一周后到帝都去,他先给我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再说。”

    童海言听了之后,点点头,“马文教授是世界上顶尖的脑科专家,以前我请过他一次,不过那会儿他在德国,不肯去d国给你治疗。”

    沐小小点点头。

    里一子安静了来,只有小不点儿趴在沙发上研究着靠枕上的花纹,并时不时倾身去咬靠枕发出的奇怪声音。

    林婶儿站在厨房偷偷的打量着客厅里的两个人,看着孩子在沙发上玩儿,心中没有太担心,但是也没有放松,这是她家少爷的媳妇儿,那孩子是她家小少爷,所以,她得看紧了。

    “那个,海言,海云集团被恶意收购,是不是苏岩弄的?”沐小小还是将话题扯了回来。

    童海言却摇摇头,“不是他。”

    沐小小愣了一,居然不是苏岩在对付童海言吗?

    “不过也是他出手对付海云集团才引起的。”童海言又补充了一句。

    沐小小一听顿时明白了,肯定是先前苏岩对付海云集团的时候,有人钻了空子。

    童海言见沐小小沉默着,叹息一声,道:“我父亲找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童海言的话让沐小小一子不自在起来,她低着头,没有说话。

    童海言看她沉默着,心中一子更不好受了,“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公司的事和你没有关系,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是我们公司本来就存在问题,只是一直被我们忽略了,被苏岩那么一闹,那些问题就凸显了出来而已。”

    听着童海言劝慰的话,沐小小心中忽然一子难过了起来。

    眼前这个男人对她太好了,她怎么舍得离开他!

    可是,转眼她又想到今天和流年在一起时,她说的那些关于苏岩的话……头忽然隐隐的疼痛起来。

    沐小小,你就是个自私鬼、胆小鬼,你总是拖拖拉拉,不能做决定,最后伤害你身边的每一个人……脑袋里似乎有个严厉的声音在骂着她。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的脸色一子变了,担忧的问:“你怎么了?我说了你不要多想,云海集团的事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沐小小摇摇头,“海言,对不起,我……”

    “刚才还说我们之间不用那么见外,这会儿你又和我说对不起?”童海言微笑着说。

    沐小小见此,也笑了起来。

    客厅里气氛正好的时候,擂鼓一般的敲门声响了起来,让坐在客厅里的两人一惊,就连在边上自己玩耍的小不点儿听到那巨大的砸门声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厨房的林婶儿赶紧跑出来开门,沐小小抱着孩子轻声的哄了起来,而童海言也站了起来,不悦的看向门口。

    “这位夫人,请问你找谁?”林婶儿看着站在门口的贵妇,客气的问。

    谁知那妇人却一把推开林婶儿,走了进来。

    “妈!你怎么来了?”童海言看着走进来的人大吃一惊,来人正是他的母亲。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你不是和招商银行的李行长吃饭吗?怎么会在这里?”童母说着不悦的瞪向沐小小,“海言,你有点儿志气好不好?这世界上,好女人那么多,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喜欢这个二手货呢?”童母恨铁不成钢的说。

    “妈,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吧。”童海言见他母亲说话难听,赶紧推着她离开。

    童母却甩开他的手,“沐小小,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你要害我们海言到什么时候啊?”

    “妈,你干什么啊!”童海言一听母亲这样说,气得大吼了一声。

    沐小小只是抱着孩子,安静的看着,对于童海言母亲的指责,不置一词。

    童母被童海言这一吼弄得愣住了。

    童海言面露愧疚之色的看向沐小小,“对不起小小,你不要介意,我们先走了。”童海言说着转身大步离开。

    童母看着童海言离开,重重的哼了一声,也跟着离开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