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脑袋里的血块被意外的撞散了,大的血块儿变成了小的,医生说已经没有大碍,只要继续用药就没有问题了。

    苏岩很高兴,但是,沐小小这时候却脸色凝重了,恢复了记忆对她来说是好事,可是,有一件事,这时候却必需要面对了。

    沐小小出院之后,就将苏岩给赶走了,说要好好的清静一,让他不要打扰她。

    苏岩虽然心中不乐意,可是,也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逼着她了。

    除了安排了可靠的人代替林婶儿照顾她们母子之外,苏岩还安排了两个人保护他们,那天的意外他再也不想看到了。

    沐小小已经请流年帮忙查了海云集团的情况,知道童海言这会儿正是艰难的时候,所以,她打算等他忙过这一阵之后再找他。

    晚上,沐小小给宝宝洗了澡,正在床上玩儿,就听到手机响了起来。

    沐小小拿起来一看,正是童海言。

    自从上次童海言挂断电话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联系到他了,他的电话永远出在占线的状态。

    沐小小虽然心中担忧,但是,想到他公司事忙,也就没有打扰他。

    于是,这时候看到童海言主动打电话来,她心中松了一口气。

    “小小,你怎么样?”童海言的语气带着几分焦急和内疚,“对不起,我都不知道你出事了……”沐小小出事的事,一则苏岩有意压了来,而童家收到消息的时候更是统一口径的选择了隐瞒童海言,所以,沐小小住院几天,童海言一直不知道。

    “海言,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回来了。”沐小小和童海言相处了两年,对他还是很了解的,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了。

    “对不起,我……”可是,童海言心里还是过不去,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能,很窝囊,忙着公司的事就顾及不到其他了,连沐小小遇到劫匪受伤住院这么大的事他都不知道,还有上次,宝宝生病,居然也是苏岩送他们去的医院,他这个挂名的父亲居然都不知道……越想童海言心中越自责,他还说要好好照顾她们母子的,可是,自从回国之后,他被俗事缠身,居然无暇分身去照顾他们母子。

    “海言,你不用自责,这事是意外,和你没关系。你公司的事怎么样了?我听我表姐说现在海云集团的情况很不好……”沐小小关切的问,虽然这次不是苏岩对海云集团直接出手,但是,海云集团被人盯上,也是因为苏岩上次的打击海云集团造成的,如今,她恢复记忆,心站在了苏岩这一边,就自然而然的将海云集团如今的境况归结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她的语气不但有担忧,更多的还是愧疚!霸少专宠拽丫头

    童海言听沐小小提到公司的事,心中烦闷不已,他揉揉眉心,“情况是很不好,不过,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沐小小一听童海言这样说,心中一喜,“真的吗?那太好了,我一直担心,这怕海云集团撑不住。”

    童海言一听沐小小这样说,忽然心中生出一股涩意,在沐小小眼中,他总是不如苏岩的。

    ……

    和童海言通过话之后,沐小小心中就放松了一些,想着等童海言将公司的事情处理顺了之后,就和他说她和苏岩之间的事。

    可是,当流年听她说了和童海言的通话之后,却露出疑惑的神色,“海云集团怎么可能还有转圜的余地?”

    沐小小一听,愣住了,“什么意思?”

    “虽然现在海云集团还撑着,但是,根本就撑不了多久了,被吞并是早晚的事。”

    沐小小瞪大了双眼,“可是,海言为什么说还有转圜的余地呢?”

    “不知道,也许他真的有什么办法吧。”流年叹息一声说,对于那个男人,流年还是心中有气的,他将沐小小藏在d国两年,让他们都以为沐小小葬身海底,实在是太过分了。

    沐小小的心却再也不能平静了。

    第二天中午,她将孩子交给流年之后,就赶到了海云集团,她觉得她必需见童海言一面,她心中实在是不安极了。

    到了海云集团,沐小小打电话告诉童海言她就在附近。

    童海言正准备吃午饭,接到沐小小的电话之后,童海言的唇角就不自觉的勾起,推开餐盒,匆匆的走了出去。

    到了餐厅,童海言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前的沐小小,他快步走了过去。阿苒

    两人点了餐之后,沐小小就急急的询问了童海言公司的情况。

    童海言本来满心欢喜,听到沐小小焦急的询问之后,心中的欢愉一子就消失了。

    “小小,我不想说公司的事。”公司的事已经让他焦头烂额,面对她的时候他不想再去理会那些让他烦心的事。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神情疲惫的样子,心疼不已,她眉头皱起,“海言,公司的事是不是很不好?”

    童海言听她还在说公司的事,脸色阴沉了去,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冰冷,“你知道了公司的情况又怎么样?”

    沐小小被他问得哑口无言,知道了又怎么样?是啊,她什么都没有,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她帮不了他。

    “在你眼里,我始终都不如苏岩。”看着她愣怔的样子,童海言忽然自嘲的说。

    “不是的,你是你,他是他,你们根本就不能比……”

    “是根本不能比,还是我根本就比不上他?也对,他是商业奇才,他子承父业,将恒瑞做得越来越大,可是我呢,我也是子承父业,但是我父亲的心血却毁在我手里……”童海言声音低沉的说着。

    沐小小看着他泄气的样子,心里很难过,“不是的,海言,不是这样比的……”

    “你不用安慰我!”童海言说到这里,深吸一口气,“陪我吃饭,好吗?”

    沐小小愣愣的看着眼前容色疲惫的男人,一阵心疼,终究是不再问什么了,点了点头。

    两个人安静的吃着饭,聊天的内容变成了宝宝。

    “宝宝这段时间很想你呢,晚上睡觉之前还问爹地。”沐小小笑着说,不管怎么说,儿子出生以来是童海言充当了父亲这个角色,即便如今她恢复记忆,有了打算,可是,童海言永远是孩子的爹地。

    童海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我也很想他。”其实,如果不是顾忌着父母,他肯定不会和沐小小这样的分开,在他看来,如果他一直和沐小小在一起,就算沐小小恢复了记忆,他也不一定会输给苏岩,可是,如今……

    想到父母,童海言心中就一阵的失落,他没有想到父母对沐小小居然那么的排斥,如今,他白天在公司,有妹妹看着,上班也是和妹妹一起,晚上回到家,父母更是像看着小孩子一般的守着他……弄得他全无一丝的自由,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因为,那是他的父母,那是他的家人,他不是小孩子,不可能任性的真的不管父母的感受。嗜血星球

    一顿饭,沐小小吃得满不是滋味,她想说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童海言很快被一个电话叫走了,临走之前,他深深的看着沐小小,“小小,你今天来见我,除了问我公司的情况之外,是不是还有其他话要说?”

    沐小小一怔,很快垂目光,“没有,就是好久没有见你了。”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垂目光,忽然觉得喉咙一涩,他很快转身离开了,高大的背影坚毅非常。

    沐小小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

    东山公墓,沐小小坐在母亲的墓前,看着石碑上那张照片,心中翻涌出各种各样的情绪,最后,却只是简简单单的化作了一句话,“妈妈,小小来看你了。”

    放花束,沐小小轻轻的坐,手抚上那张泛白的照片,嘴角勾起一抹笑,“两年没有来看你了,你不会怪女儿吧?”

    一声长叹之后,沐小小轻轻的倚在墓碑之上,望着湛蓝的天空,望着那悠悠白云,心思浮动,这四年来,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从毕业之后进恒瑞,遇上苏岩,触及到上一代的恩怨,在爱与恨之间煎熬,痛过,哭过,绝望过,经历了几次生死存亡的危险,被绑架了一次又一次,最后落海失忆了……

    “妈妈,我有了一个宝贝,他叫童心,是我和苏岩的孩子,他一岁半了,会走会跑了,他会很乖巧的倚在我怀里,甜甜的叫我妈咪……妈妈,直到有了他,我才明白了当初你的感受,妈妈,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

    沐小小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着,看着浮云悠悠,整个心都沉静了来。

    “……我心里很难过,我一直觉得对不起海言,他一直对我很好,很包容我,可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无法做到想对苏岩一样对他,我,不想伤害他,可是,两年前,我就伤害过他一次了,这一次……我也知道,这种事,最是要快刀斩乱麻,不然,拖得越久,伤得越深……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妈妈,我该怎么做,才不会伤害到海言?”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