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的余晖散满大地,不知不觉间,沐小小已经在妈妈的墓前呆了整整一个午。

    “妈妈,我走了,次我带宝宝一起来看你。”轻轻的抚摸着妈妈的照片,沐小小用额头轻轻的触了触那冰冷的墓碑,然后站起来离开,可是,一转身,沐小小却看到一个佝偻的身影站在离她六七米的地方。

    沐小小整个人愣住了,怔怔的看着那个拿着一束小皱菊,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老人终于拄着拐杖,慢慢的向她走来。

    沐小小有点儿难以相信,明明只是两年未见,为什么这个人变成了这样,明明只有五十多岁,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苍老?

    老人终于走到了她面前,他双眼含泪,怔怔的看着沐小小,嘴唇抖动着,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的样子。

    沐小小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

    老人眼中的泪水终于落了来,他赶紧低头擦拭,然后将花束放在沐小小妈妈的墓前,放在沐小小的花束旁边,这才开口道:“你没事就好,一定是你妈妈在保佑着你,没事就好……”

    老人的声音沙哑,仿佛压抑着某种情绪。

    沐小小一子觉得心间涌起一股涩意,这是她的父亲,她曾经最恨最恨的男人,可是,随着两年前,往事揭开,她的恨也随着消散了。可是,为着她和妈妈受的那么多年的苦,她没有原谅他,那时候的她,也做不到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她可以不恨他,却做不到不怨他。

    可是,如今,时隔两年,今天看着原本还算健朗的他,仿佛七老八十的样子,她的心一子揪了起来。

    这是她的父亲啊!

    如果没有那些前尘往事,那么,他们一家肯定也是幸福美满的,可是,世事难料啊!

    她恨了那么久的男人,她怨了那么久的男人,在她的心中,这个男人曾经就是魔鬼的化身,可是,如今,这个魔鬼身形佝偻,头发花白,满脸的皱纹,仿佛随时就会倒去一般。

    这样的他,她还如何恨?如何怨?

    沐小小心中发涩,看着他几乎贪婪的看着她,她的心终究是软了。

    好一会儿之后,他忽然低了头,然后慢慢的转身,就要离开。

    沐小小看着他要离开,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忽然,沐小小看着他似乎是踩在了石子上,身子一歪,马上就要摔倒,她想也不想的冲过去,扶住了他。

    手臂上一暖,江大海浑身一子绷紧了,他有点儿不敢相信的看着身边扶着他的沐小小,老眼再次湿润了。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他的女儿,从来没有这样的亲近过他啊。

    沐小小看着因为她一扶而激动起来的江大海,心中同样酸涩难当,她没有放开他的手臂,扶着他慢慢的走台阶,走出公墓。

    公墓面,一名年轻人靠在车旁,远远的看到沐小小扶着江大海走出来,赶紧迎了上去。

    “义父,你怎么样?”年轻人很快扶住江大海的另一边,疑惑的看着沐小小。

    沐小小也看了一眼这年轻人,看起来不到三十岁,身量修长,清爽的短发,五官端正中带着一丝俊雅,眼睛不大,但是很亮,看着江大海的目光带着浓浓的关切之色。

    “没事,我没事。”江大海脸上难得的露出笑容,站定了,有点儿忐忑的对沐小小说:“小小,要不……一起吃个晚饭吧。”

    沐小小看着他眼中期盼又小心的神色,心中再次一软,点点头。

    江大海见沐小小点头,眼泪都要出来了,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

    边上的年轻人看着江大海如此激动,不禁上打量起沐小小来,想起刚才江大海对她的称呼,年轻人仿佛一子想起了什么一般,咧嘴一笑:“你是小妹吧?”

    沐小小疑惑不解,眨巴了一眼睛。

    江大海这才开口:“小小,这是诗洋,这两年,都是他在照顾我。”

    沐小小也听到了刚才这叫诗洋的男人对江大海的称呼,她对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但是,诗洋却特别的热情,自来熟的开了口:“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小妹,义父总是念叨你呢。”

    沐小小诧异的看着诗洋,然后又看了看江大海,没有说话。

    江大海笑容一敛,脸上露出涩意,也没有说话。

    诗洋一子就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诡异气氛,也赶紧住了口。

    ……

    沐小小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和江大海这样坐在一起吃饭,气氛也变得有点儿尴尬,好在有诗洋在,这个男人是个自来熟的人,就算沐小小的神情一直淡淡的,对他的话题也没有任何感兴趣的样子,他一个人自说自话,也说得很开心。

    而江大海吃得并不多,大多的时候他都只是看着沐小小,仿佛这时候不看,以后就看不到了一般。

    沐小小心中挂着家里的孩子,匆匆吃了点儿就离开了。

    见她起身要走,江大海一脸不舍,却没有出言挽留。

    不过,让沐小小意外的是,她才走出酒店,诗洋就追了上来。

    “沐小姐。”意外的是,他没有再叫她小妹,一直笑着的脸上也摆出了严肃的神色。

    沐小小微微诧异,“诗先生还有事?”

    “义父的身体很不好,他一直很挂念你,你现在回来了,就多陪陪他吧。”

    看着眼前俊雅的男子,沐小小脸上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显然这个诗洋并不知道他们父女之间那些事,江大海没有告诉他,沐小小当然也不愿意在一个外人面前说什么,她只是点点头,然后离开了。

    诗洋看着沐小小匆匆离去的背影,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转身,就看到江大海站在他的身后,只见他的目光还追随着沐小小离开的背影,眼睛中一片湿濡……

    沐小小回家的时候小不点儿正在洗澡,听到沐小小的声音,小不点儿欢喜的几乎尖叫起来,披着小小的浴巾,头发**的就冲出了浴室,流年跟在后面宝贝宝贝的叫唤着。

    沐小小一把将儿子抱在怀里,使劲儿的亲了亲,“宝宝今天有没有听姨姨的话啊?”

    “宝宝-听话。”小不点儿抱着沐小小的脖子,将口水涂了她一脸。

    流年看着抱在一起亲热无比的母子俩,笑着说:“好了,你回来我就回去了,明天我要回云海一趟,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云海玩儿玩儿,反正你现在还没有事。”

    沐小小一边给儿子擦头发,一边笑着说:“说得我很心动啊。”

    “天天学校里有个什么亲子活动,要家长参加。”听流年这样说,沐小小再想想顾寒的身份,一子笑了起来,“如果姐夫也去参加的话,学校肯定要加强警力了。”

    流年失笑,“他以前参加过锦堂学校的一次亲子活动,现在是死活也不肯去了。”

    沐小小很意外,原来顾寒那样的人物也会参加儿子学校的活动吗?

    不过,说到顾锦堂,流年面上神色顿时变得忧伤起来。

    顾家大公子如今已经十一岁了,很小就被送到国外,流年和这个大儿子相处的时间实在是不多,所以,每次一提到顾锦堂,她心里就会觉得忧伤,觉得欠了大儿子。

    “两年没有见锦堂了,还记得上次见他的时候,他跟个小王子一样,又高贵又帅气……”

    “哪有你这样夸自个儿侄儿的!”流年终于又露出了笑容,虽然说起顾锦堂她会难过,但是,也会骄傲,她的儿子,小小年纪,就已经不凡,将来,他的人生会更加的精彩。

    “对了,你今天见了童海言,他怎么说?”流年拿着包准备离开了,又忽然回身问道。

    一听到这个,沐小小脸上的笑容就敛去了,“他看起来很疲惫,我一问公司的事他就很不高兴,也不想和我说,但是,我看他的神情和状态,海云集团好象真的快撑不住了。”说到这里,沐小小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其实,小小,如果你觉得内疚,想要帮他,挽救海云集团的话,你可以找苏岩帮忙。虽然苏岩恼恨这两年童海言隐瞒你的消息,将你藏在d国,但是,他同样感激童海言两年前救了你的命。而且,如果你亲口要苏岩帮忙的话,我想苏岩是不会拒绝的,毕竟恒瑞和童氏合作了那么多年,童氏如今被恶意收购,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苏岩首先重创了童氏,才让人有机可乘。”

    沐小小却摇摇头,“就算苏岩愿意帮忙,海言估计也不会同意的。”她虽然没有童海言,却依然了解他,他是个骄傲的人,他虽然和苏岩是十几年的朋友,可是,如今他们因为她,朋友之宜早就荡然无存了,在童海言眼里,苏岩是他的情敌,他这时候怎么可能接受苏岩的帮助。

    听了沐小小的话,流年也只能叹息一声。

    送走流年之后,小不点儿从毛巾里伸出脑袋,嘟着嘴巴说,“妈咪,宝宝想爹地。”

    沐小小见儿子这样说,也是心中一叹,“爹地忙着工作,等爹地不忙了就会回来看宝宝了,但是,宝宝要听话,要乖,知道吗?”

    “宝宝最乖了!”

    “好,最乖的宝宝现在是不是应该上床睡觉了?”

    “嗯,宝宝去睡觉。”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