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侍应生将全家福递给童海言的时候,童海言眼角眉梢都染着笑意。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童海言,那堵在喉咙里的话更是不知道怎么说了,脸上的神情变得无奈有苦恼。

    童海言似乎没有发现沐小小的苦恼一般,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和宝宝玩儿着,灿烂的笑容比外面的阳光还要耀眼,那亲密无间的模样,看起来和亲生父子无疑。

    沐小小看着看着,眼睛都湿润了,心狠狠的揪起,这样好的一个男人,她怎么能伤害他?

    可是,这么好的男人,她没有,注定就是一种伤害。

    “小小……”童海言看着沐小小神情恍惚,叫了好几声,她才抬起头来,可是,那美丽的大眼睛里这时候却氤氲着一层水雾。

    童海言一愣,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沐小小看着他变了脸色,这才后知后觉的擦起眼泪来,“对不起,太激动了,好久没有看到宝宝这么开心了。”

    沐小小说着违心的话,见童海言再次露出笑容,可是,这一次,那笑容却那么的勉强,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欢欣之色,“没关系,我是说,这照片我先拿着,等翻拍了再给你一张。”童海言说着,将刚才那张全家福小心翼翼的放在钱包里。

    沐小小看着他珍之重之的模样,心又揪了起来。

    她的神情全部落在童海言的眼中,他放好照片之后,忽然用一种很随意的语气说:“小小,你是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这是童海言的猜想,因为沐小小出院之后并没有赶往帝/都要马文教授治疗,所以,童海言才有了这样猜测。

    沐小小一听,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嗯,脑袋里的淤血被撞散了,现在有时候还是有点儿记忆混乱,但是,医生开了药,说那些淤血化了就没事了。”

    童海言听了,沉默了起来。

    边上的宝宝不喜欢这样的沉默,叫嚷着要吃这个,要吃那个……

    童海言默默的为他拿吃食,就在沐小小以为童海言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再次开口了,“你是已经有决定了是吗?”

    沐小小浑身僵硬着,怔怔的看着对面为孩子弄吃食的男人,是,她是有决定了,当她恢复记忆的那一刻,她的心就毫不犹豫的回到了苏岩身上。可是,这一刻,要她说出这个决定,要她亲口说出伤害他的话,她真的做不到。

    沉默让空气都凝固了一般,这种让人窒息的感觉让沐小小觉得胸口闷痛难当。

    “你还是选了他?”明明是疑问,却是陈述的语气,那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失落和自嘲。

    他还是不如苏岩,还是比不上苏岩!

    可是,他不甘心,他爱她不比苏岩少分毫,为什么,她的眼里,心里,就没有他呢?

    他不甘心!

    看着脸色黑沉如乌云的男人,沐小小心中涌起深深的愧疚,好一会儿之后,她才缓缓的开口:“海言,我活着的这二十多年,尝到最多的是苦难。”

    童海言听沐小小这样说,神情微变,沐小小的事,他如今也是全部知道的,这时候,听她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说着过往,他心中的不甘渐渐被对她的心疼所取代。

    “从我记事起,我最深刻的记忆就是父亲毫不留情的责打,和妈妈伤心欲绝的哭泣,那几年,我的世界是一片灰暗的,即便是阳光灿烂的夏天,我也从来没有感觉到温暖。后来,和妈妈逃出,相依为命的日子里,我也时时惊恐,生怕母女两人的宁静被那个人毁掉……”沐小小说到这里,再次停了来,因为如今她对那个人的恨意已经消了,那个曾经让她害怕,在她的生命里留巨大阴影的男人,如今已经行将就木。

    “可以说,我是个很敏感的人,在我的世界里,只有我妈妈不会伤害我,只有她是全心全意的爱着我,护着我,为了我,可以舍弃一切的人……”说到已故的妈妈,沐小小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仿佛陷入了回忆一般,“后来,我又遇到了你,我很感激老天,让我拥有了你这么好的朋友!你总是帮着我,护着我,任何时候都用你灿烂的笑容温暖着我,在我最无助,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总是会出现……”沐小小说到这里,眼泪忽然落了来,她的手,越过桌子,握住了童海言的手。

    “海言,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人,是我最最重要的人。”沐小小近乎渴慕的望着眼前的男人,说着心中最深沉的依恋。

    童海言怔怔的望着泪眼朦胧的沐小小,心中又是苦涩又是欢喜,亲人,她一直当他是亲人,可是,为什么不是爱人,既然她觉得他这么好,她为什么不爱他?

    童海言深吸一口气,有点儿无奈的苦笑一声,“你始终是无法我,是吗?”

    沐小小看着他伤心无奈的样子,心中一揪,她收回手,擦擦眼泪,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其实我也很不解,明明你那么好,明明我那么依恋你的温暖,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无法你,后来,我才明白,也许这就是劫数,对我沐小小来说,苏岩就是我的劫数,明明他没有你好,明明他还那么深的伤害过我,可是,我的心,就是控制不住的喜欢他……”

    边上的宝宝看着妈咪和爹地只顾着自己说话,都不理他,顿时不依的叫唤了起来,更发火的将小桌上的吃食弄得到处都是。

    童海言看着小不点儿发火,没有说什么,只是耐心的将小桌上的东西全部取走,沐小小也赶紧将小桌清理干净。

    两个大人始终没有说话,但是,小不点儿见大人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他身上,他也就满意了,拿着气球小鹿玩了起来。

    “海言,这两年,我很感激有你在我身边,照顾我,照顾宝宝……”

    “爹地喜欢宝宝……”小不点儿拿着气球小鹿凑到童海言面前,撒娇卖萌起来。

    童海言虽然心中堵得难受,可是,看着孩子可爱的笑容,他还是露出了笑容,“我有时候也在感叹,如果四年前,是我先遇到你,是我先你,这一切是不是就会不同……”童海言摸着宝宝的脑袋,低低的说。

    沐小小却沉默了。

    “小小,我很不甘心的……”童海言再次开口了,“真的,我很不甘心。”声音中满是痛苦之色,一双迷人的眸子此刻也染上了湿意。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痛苦的样子,心中又是难过,又是自责,却又无可奈何,“海言,不要这样,在我眼里,你依然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依然是宝宝的爹地,是我们的亲人。”

    沐小小再次握住了童海言的手,“我希望你能放,能幸福,海言!”

    童海言的手轻轻的颤抖着,再次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好一会儿之后,童海言才睁开眼睛,他盯着覆在他手背上那只白嫩的手,语气中带着几分决绝,“小小,我始终是不甘心,不甘心!”

    ……

    童海言离开了,他的背影很落寞,却又带着一种让人心惊的决然。

    看着突然离开的爹地,小不点儿可怜巴巴的望着沐小小,“妈咪,爹地生气了,是不是宝宝不乖爹地生气了?”小小的孩子,却已经懂得了察言观色,已经知道了大人外放的情绪。

    “没有,不关宝宝的事,是妈咪不好,是妈咪惹爹地生气了。”沐小小抱着孩子,伤心的说。

    童海言说他不甘心,他无法释怀,无法放心,这让沐小小心中又是担心又是自责又是不安。

    “妈咪,你去亲亲爹地,亲亲爹地,爹地就不会生气了。宝宝就最喜欢妈咪和爹地亲亲了……”小不点儿一阵正经的说,一双胖乎乎的小手捧着沐小小的脸,开始在她脸上涂口水了……

    沐小小静静的抱着孩子,好一会儿之后,才离开餐厅,看着夜色中川流不息的车辆,看着满眼璀璨的霓虹,她的心开始浮躁了起来,这时候的她,特别想好好的喝几杯,最好是将自己灌醉,醉得什么也不用想,不用去愧疚,不用去自责,不用去担忧……

    可是,她不能,因为她怀里还有宝宝,因为她已经过了那种可以放纵情绪的年龄,这时候的她,任何事,都只能选择面对!面对!

    正在沐小小怔怔的站在街道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喇叭声,她回头一看,却是苏岩。

    “小小,上车!”苏岩大声的唤道。

    沐小小愣愣的上了车,将小不点儿放在后面的安全座椅上绑好,小不点儿手中还拿着气球小鹿,开心的对苏岩显摆。

    苏岩一边开车,一边逗弄了孩子两句,然后就仔细的观察着沐小小的情况,见她神情恍惚,有点儿愣的样子,心中不免担忧。

    “小小,和海言说了吗?”当车子拐进另一条宽阔的大街事,苏岩终于开始开了口。

    沐小小茫然的点点头,“说了。”

    苏岩心中一块巨石放,握住沐小小的手,“你不用太过担心,失恋而已,海言不是拿得起放不的人,给他点儿时间,他会好的。”苏岩轻声的安慰她,牵着她的手,轻轻的落一吻,“一切都会好的!”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