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总是让人很烦躁,特别是孩子也闹腾的时候,沐小小更是觉得,这个夏天越来越让她难以忍受了。

    将挑食的小不点儿打了两巴掌屁股,在小不点儿惊天动地的哭声中,沐小小头疼得将自己关在了卫生间。

    用冷水使劲儿的洗了一把脸,看着镜中那张水珠滴落的脸,沐小小忽然很想哭,她没有想到,童海言那天说的不甘心居然是那样的。

    早上的时候,她看到报纸,才知道童海言将海云集团卖了!

    卖了!原本海云集团遭到恶意收购就人心惶惶,童海言也非常努力的想要保住海云集团,但是,忽然的,他找了一个欧洲大鳄,将海云集团整个的卖了。

    而童海言依然是公司的执行董事,只是,“童氏海云”这个词成为了历史,海云集团整个的成了那个欧洲企业的在亚洲的分部。

    而资金一子雄厚起来的童海言对付的第一个人,就是苏岩!

    早上她看了报纸给苏岩打电话的时候,苏岩正在开会,恒瑞和童氏结束合作关系之后,有一个**开发的项目,这个项目是近年来恒瑞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可以说,在未来的几年,这个项目都是恒瑞集团的重中之重。如今,童海言强势的插了一脚进来,要分一杯羹,而且,分的还是大的一杯!

    原本苏岩拿这个项目,和沈的父亲有很大的关系,虽然作为市委书记,沈书记没有徇私,但是,有沈的帮助,苏岩的恒瑞集团的确比其他集团更有优势,可是,如今财势雄厚的童海言插了一脚,市委班子的领导们在讨论又讨论之后,不再一面倒的偏向苏岩的恒瑞集团了,最后,沈书记也没有办法,要两家拿出一个最佳的设计方案来,投标!

    沐小小听了苏岩的诉说,心中很难过,原先,在d国的时候,童海言的父亲找上她,就是想要保住他的童氏海云,童海言焦急的赶回东余,也是为了挽救海云集团,可是,如今,童氏海云没有了,他父亲一辈子的心血最后被他被卖了……

    沐小小不知道童海言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她就是打心底里觉得,童海言这样做肯定和她有关!

    沐小小忐忑的说出自己的想法之后,苏岩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说:“海言这是不甘心,他不甘心比不上我,情场失意,他要在商场上找回他的尊严!”

    沐小小知道了,那个尊严,就是打败苏岩,打败苏岩的恒瑞集团,他要向她证明,他比苏岩强,证明她沐小小的选择是错的……

    沐小小的眼泪再次落了来,海言,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就算他真的打败了苏岩,打败了恒瑞,她的心里,依然只有苏岩啊!

    沐小小虽然心里难过,但是,她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

    苏岩和童海言的战争很快进入了白热化,双方在规定时间里都拿出了最优的设计方案。

    市委办公大楼的楼道里,两个男人相遇了。

    苏岩看着对面从容微笑的男人,心中一叹,他们两人从小就是对手,但是,他们也是朋友。

    十多年前,他们是各自朋友的老大,苏岩为了君纬,童海言为了萧宠,两人狠狠的打了一架,从不打不相识,从而变成了好朋友。

    后来,两人上了同一所中学,成了同学,也成了竞争对手,从学习到体育,从体育到受女孩子欢迎的程度,两人什么都要比一比,那时候,两人互有输赢,三年的中学生涯,他们变成了最好的朋友。

    再后来,童海言出国,联系少了,各自关注的东西不一样了,关系似乎也淡了来。

    可是,随着童海言回国,两人的关系再次的融洽起来,可是,当他们同一个女人的时候,他们的友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来了。”

    “来了。”

    “苏岩,这一次,我不会输给你的。”童海言脸上笑容依旧,自信傲然。

    苏岩也露出微笑,“我拭目以待。”

    两个男人擦肩而过,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投标的结果很快出来了,两个方案都很好,市委难以取舍,最后,市委决议通过,这个项目交给两家共同完成!

    苏岩对于这样的结果,是完全接受的,虽然恒瑞的利益少了一点儿,但是,他愿意和童海言再次合作。

    但是,童海言却不满意!他满心以为这一次,他一定能打败苏岩,能将他手中的项目抢走,可是,没有,他居然还是没能赢苏岩!

    他真的那么差吗?不管他怎么努力,都不能打败苏岩?

    ……

    得到竞标结果的沐小小也松了一口气,合作好啊,两个男人的关系说不定能缓和一。

    “明晚有个商业酒会,你陪我去吧?”挂电话之后,苏岩开口说道。

    沐小小愣了一,商业酒会?“我不想去呢。”

    沐小小想也不想的回答,她不喜欢那种衣香鬓影的场景,在她为数不多的几次经历来说,都算不上愉快。

    “可是,我想你陪我去。”电话那头,苏岩却忽然撒娇一般的说。

    沐小小被苏岩这语气弄得满脸的不自在,还好是打电话。

    “可是,那些商业酒会很无聊啊。”沐小小还是不想去。

    “唉,那先不说,反正要明天晚上你才去,到时候再说吧。”苏岩没有继续逼沐小小应承,挂断了电话。

    放电话之后,家里又迎来了一位客人,苏岩的父亲,苏建国。

    苏建国一进来,目光就意识的四处寻找。

    沐小小当然明白他是找谁,自从上次在医院里和孩子见过面之后,后来,发生又发生了她遇到劫匪的事,在她住院期间,孩子基本是流年在带的,苏建国也只是在医院里有机会见到孩子,这会儿相隔一个多星期了,苏建国都没有见到孩子,于是,终于忍不住亲自找上门来了。

    “宝宝在玩具房里玩儿。”沐小小微笑着说。

    苏建国见沐小小一脸微笑的这样说,脸上微微尴尬,不过,他今天来就是为了看孙子的,所以,他也很快接口道:“刚好顺路,所以上来看看孩子。”

    身后的林伯听着苏建国这样说,微笑着摇头,年纪大了,还是要面子的呢。

    沐小小没有说什么,给苏建国倒了一杯水,然后打开玩具房,“宝宝,爷爷来看你了。”

    小不点儿正在拼积木,听到沐小小的呼唤,一点儿也没有出来的意思,头也不抬的说:“妈咪,宝宝的村子马上就要建造好了,你看漂不漂亮啊?”

    沐小小一看,毯子上,颜色漂亮的积木拼成的简单的房子和大树,还有各种形状奇怪的东西。

    “这些是什么?”沐小小指着那些形状奇怪的东西问道。

    “这是小狗?这是小松鼠!”小不点儿一本正经的说。

    听他这么一说,沐小小满头黑线,她还真看不出那东西是小狗、小松鼠,不过,为了宝宝的积极性,她还是要表扬的:“宝宝真聪明,很厉害呢。”沐小小摸摸小不点儿的头,“不过,宝宝也要做个懂礼貌的孩子,是不是,爷爷来了,你不应该去给爷爷打声招呼吗?”

    沐小小这边话音才落,那边门铃又响了。

    沐小小疑惑不解,赶紧去开门,却不想,站在门外的,居然是江大海,还有他那个义子,诗洋。

    “你怎么来了?”沐小小完全是诧异的问。

    江大海脸上神情一呆,边上的诗洋笑着开口:“刚好经过,所以上来看看你。”

    江大海脸上露出个讨好的笑容。

    沐小小心中一叹,将人让进了。

    江大海面上再次露出笑容,可是,进之后才看到,自家女儿家里还有别的客人,当他看清坐在沙发上的,正是苏岩的父亲,苏建国时,他脸上的笑容一子全部消失了,满脸的不自在。

    苏建国看到进来的是江大海,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漠然。

    边上的林伯看着江大海,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江大海明明比他家老爷还要年轻,如今怎么看起来,比他家老爷还要老上二十岁啊?

    而沐小小仿佛没有看到两人的不自在一般,指着苏建国对面的位置,说:“你们先坐。”说着,又转身给江大海倒水去了。

    江大海僵立在原地,倒是不明所以的诗洋,扶着江大海就走了过去。

    诗洋虽然是个自来熟的人,但是,他也不是傻子,很明显的感觉到苏建国和江大海之间的诡异,也就没有开口。

    沐小小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四个男人坐在客厅里,谁也不说话,气氛诡异无比。

    她以手抚额,对苏建国说:“苏老先生,你去看看孩子吧。”

    苏建国一听沐小小这样说,顿时眉开眼笑,看也不看江大海一眼,起身去了玩具房。

    江大海一脸的疑惑,沐小小却已经坐了来,很认真的看着江大海,说:“父亲,上次时间匆忙,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已经有孩子了,一岁半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