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九月,秋高气爽。

    以往的九月,苏岩是伤心的,难过的,表现出来的情绪就是躁动的,很容易发火,以前的这个时候,整个恒瑞都处在一种让人窒息的低气压中,特别是总裁办公区的这一层,刚是风暴的高发地带,以往的这个时候,简一峰也更加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来苏岩的一顿怒骂。

    尤其是过去两年的九月,那简直就是黑色的月份。

    就在今年简一峰也做好准备,随时会被骂的时候,他却发现,他老板的心情变了,刚才办公室之前甚至还笑着和他打招呼了。

    简一峰看看外面的太阳,是东方升起的啊,真是奇怪了。

    正在简一峰疑惑不解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是老板。

    “苏总。”

    “简助理,帮我订两束话,一束香槟玫瑰,一束小皱菊。”

    “好的,苏总。”简一峰挂断电话,这才明白过来,是了,沐小小回来了,老板的心情自然好了,有了爱人在身边陪伴,那么缺失亲人的痛苦当然就会减轻了。

    他跟在苏岩身边这么这么多年,当然知道九月就是苏岩母亲自杀的月份,以往的九月,他这老板都沉浸在母亲自杀的悲伤中,所以,一到九月,人就暴躁不安。

    去两年,沐小小失踪,他的情绪更是差,如今好了,沐小小回来了,老板心情好了,他们这些员工也轻松了。

    想到这里,简一峰不禁回忆去当初沐小小第一天来上班时那奇葩的妆容来,谁会想到当初那个打扮得又老又过时的女人居然会成为他们的总裁夫人呢。

    简一峰笑着拿起电话,亲自为自己的老板订鲜花去了。

    而总裁办公室里,苏岩却站在窗前,正拿着手机打电话,“查理,怎么样?我那个设计行吗?”

    “岩,你这个要求太高了,我们皇室的王子殿结婚也没有这么奢侈啊。”电话那头,一口蹩脚的z文。

    “你就说能不能办到吧?”

    “岩,你給的时间太少了……”

    “一个月的时间还少吗?”

    “岩,你要知道你那些要求……”

    “好吧,查理,我懂了。你做不到,那好,我换别人好了。”

    “别别别,岩,我尽力好不好?”

    “我要百分之百的完美。”

    “ok!百分之百的完美,不会有一点儿瑕疵。”

    “辛苦你了,查理。”

    “岩,幸好你只结婚一次,不然我真的撑不住了。”

    苏岩摇摇头,挂断了电话,两个月前,他求婚成功,让沐小小点头答应嫁给她,这两个月来,他马不停蹄的做着婚礼的准备,其实他恨不得马上就将沐小小娶回家,可是,他又不想給她一个盛大的,独一无二的婚礼。每一个细节他都亲自过问,势必要做到完美无缺。

    还有一个月了,还有一个月,他就可以和他的小乖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苏岩嘴角勾起一抹满足的笑容。

    “叩叩叩”的敲门声响起,苏岩这才回神,“进来。”

    来的却是萧宠,只见她一身火红的连衣裙,摇曳生姿的走进来。

    “有事?”苏岩脸上笑意不变,心情很好的样子。

    “这是火风給你的。”萧宠将一叠厚厚的资料放在苏岩的办公桌上,“这么多你都要亲自挑选吗?”萧宠看着笑容灿烂的男人,不可置信的问。

    苏岩心情很好的拿起那些资料,“当然,婚礼的每一样东西我都会亲自查看,何况是穿在小小身上的礼服和饰品。”

    萧宠摇摇头,“其实你可以指定一名设计师帮你设计全套的。”

    “一个设计师的想法未免太过局限了,我要給小小最好的一切。”苏岩一边看资料一边说,“火风收集得很全面啊。”

    “你大老板发话了,他还不得尽心尽力,他说了,这里是全球最好的设计师的作品,服装饰品,还有妆容的,应有尽有,他过筛了一遍,剩的你自己看,选出来之后他再去給你联系,让他们分别设计。”

    “对对对,我多选几位,让他们每人设计一套出来,到时候我再让小小最后选一套她最喜欢的。”

    萧宠看着眼前为了婚礼几乎着魔了的男人,再次摇摇头,“那你慢慢看,我出去做事了。”

    苏岩头也不抬的说,“嗯,去吧去吧。”

    火风給的资料很多,苏岩眼都不眨的连续看了几个小时,终于敲定了几位设计师,然后让火风去联系,让他们分别设计了一整套婚礼当天要穿的各种礼服,还有饰品,以及配套的妆容等等……

    忙了一上午,苏岩这时候才給沐小小打电话。

    今天他们约好了一起去看他母亲。

    拿着花,苏岩面带微笑的去接沐小小了。

    ……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苏岩母亲的祭日,是生祭,也是死祭。

    中午,苏岩接着她和宝宝,然后和苏建国汇合,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午饭,然后去了墓地。

    苏岩母亲的墓地在东余最好最豪华的公墓,占地极广,修的很华丽。

    “小雨,我们来看你了。”站在墓前,苏建国很快就红了眼睛,“今天我和阿岩一起来的。”苏建国说完之后看向苏岩,神情又是欣慰又是欢喜。

    “妈,我来看你了。”苏岩将手中的小皱菊放在墓碑前,“今天不单单是我和父亲来了,我还带来了您的儿媳妇,还有您孙子。”苏岩说完之后,站在他身边的沐小小就恭恭敬敬的鞠了一个躬,娇羞的看了苏岩一眼,然后叫了一声:“妈,我是沐小小,我来看你了。”

    苏岩听着沐小小的那一声妈,心中顿时溢满欢喜之情,他的母亲是她的妈妈,从此之后,她就是他的家人了。

    沐小小叫完之后又将小不点儿推到墓碑前,蹲,指着墓碑上的照片对小不点儿说:“宝宝,叫奶奶。”

    小不点儿歪着头,好奇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半天没有开口。

    沐小小见他不开口,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宝宝,怎么了,为什么不叫奶奶呢?”

    小不点儿看看沐小小,又看看苏岩和苏建国,天真的开口:“奶奶为什么住在这儿?为什么不和爷爷住在一起?”

    沐小小愣住了,她没有想到一岁多的孩子居然会问出这么深奥的问题,顿时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不禁抬头看向苏岩。

    苏岩也没有想到小不点儿居然会这样问,他缓缓的蹲,将小不点儿抱进怀里,“宝宝,奶奶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有很重要的事要做,等宝宝长大了,奶奶就会回来了。”

    小不点儿依然一副不明白的样子,“为什么啊?奶奶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啊?奶奶不想宝宝吗?”

    沐小小看着小不点儿打破沙锅问到底,顿时一翻白眼,小不点儿的毛病又来了,十万个为什么,她赶紧开口:“宝宝这么乖,奶奶当然想宝宝啦,不过,奶奶说了,宝宝要乖乖的,奶奶晚上就会到宝宝的梦里去和宝宝玩儿。不过,如果宝宝不乖不听话的话,奶奶就不会来看宝宝了。”

    苏岩和苏建国见沐小小这样说,都笑了起来。

    小不点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笑着说:“嗯,宝宝知道了。”说完之后,小不点儿忽然爬到墓碑前,看着韩雨的照片,认真的说:“奶奶,我是宝宝,我一定会乖乖的,奶奶晚上来宝宝的梦里和宝宝玩儿吧。”

    沐小小见小不点儿不再继续问为什么,松了一口气,抬头,却对上苏岩含笑的温柔目光,沐小小也回以一笑。

    苏岩拉过沐小小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然后看向苏建国:“爸,你和林伯看着宝宝吧。”

    苏建国知道儿子是要有话和亡妻说,当即牵过宝宝的手,将他拉开了墓碑。

    苏岩郑重的跪了来,沐小小也跟着跪了去。

    “妈,我和小小是真心相爱的。”苏岩认真的说了一句之后,温柔的看向沐小小,然后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当年的事,的确是小小的父母的错,但是,小小并没有错,而且,小小和她的父母,这么多年来,也受到了报应!如今,一切都过去了,我和小小经历了重重波折,分分合合,现在,我们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所以,妈,求你保佑我和小小,能一直幸福去!”

    苏岩说到这里,认认真真的磕了三个头。

    沐小小见此,深吸一口气,也跟着磕了三个头,“妈,在这里,我代替我父母,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我知道你无法原谅他们,毕竟当年的他们,的确太过份,害了你,也害了苏家!其实,我妈妈这么多年一直很后悔,很内疚,可是,她却一直没有机会亲自来对你说一句抱歉,如今,她也故去了……”提到已经死去的母亲,沐小小的眼睛也红了。

    苏岩轻轻的将她拥进怀里,“妈,不管以前怎么样,上一代怎么样,反正,一切的恩怨,一切的是非,都已经结束了!我和小小会很努力的去幸福!请你,祝福我们!”

    沐小小轻轻的靠在苏岩怀里,眼睛湿润。

    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出两只蝴蝶,翩翩起舞,最后,缓缓的落在那一束小皱菊上……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