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纬很快否认了这个想法,怎么可能,堂堂君家大少,如此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怎么可能对一个女人一见钟情?

    否认了这个想法之后的君纬很快回到现实,这才发现包厢里的情况点儿不对劲儿,两个猥琐的男人尴尬的站在门口,而一名女孩子后背紧紧的贴在墙上,很害怕的样子。

    原来这米黄色裙子的女孩儿是为朋友压场的,怪不得刚才他怎么和她说话她都爱理不理的冷漠样子。

    想到这里,君纬换上了一副正义拳拳的模样,站在那女孩儿后面,问道:“小姐,需要帮忙吗?”

    男人嘛,总是喜欢充当英雄的形象,也喜欢做英雄救美的事儿。

    如今有这个机会摆在面前让他表现,他当然要好好的抓住机会呢。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他家老大居然比他还要快一步,不仅出口帮忙,还差点儿出手了。

    君纬看着自家老大威风凛凛的样子,心中佩服不已,要不,怎么说是老大呢,看他这把妹的手段,一子就将人抱进怀里了,还说人家是他男朋友,看着那个女孩儿惊诧又害羞的样子,君纬心中不禁叹息,老大又荼毒了一位纯洁美女心啊。

    看着老大抱得美人归,君纬顿时也豪气顿生,刚想提出送面前的女孩子回家,那女孩儿却一子跳上出租,绝尘而去。

    君纬看着自始自终都没有受他引诱的女孩儿,嘴角勾起一抹不羁的笑容,“有意思!”

    ……

    “君大少,最近怎么很少出来玩儿啊。”格调会所的吧台前,酒保将一杯酒递给君纬,好奇的问。

    君纬可是会所的常客,以往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会所,可是,最近一段世间,这位君大少却很少出现了,酒保不禁好奇的问了出来。

    君纬无聊的叹息了一声,“最近会所都没有美女出现了呢!”

    那酒保好笑的看着君纬,“君大少,这里的美女都被你泡光了。”

    君纬一听更觉得无聊了,起身就要离开。

    “君大少,这就走啦,萧女王和刘少他们还没有来呢?”酒保见君纬要走,赶紧出声。

    “他们来了就说我回去睡觉了。”君纬摆摆手,就走出了会所。

    酒保看着君纬毫不迟疑离开的背影,皱眉,“睡觉?这么早,骗谁呢?”

    君纬走出会所之后,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烟雨传奇,脚意识的移了过去。

    可是,才走到门口,他又停了来,他这是干什么啊?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个米黄色的倩影,他使劲儿的摇摇头,“靠,君纬,你是找不到女人了还是怎么的!”说完之后他毅然转身,向停车场走去。

    “君大少,怎么走了?”忽然,一辆亮黄色的敞篷跑车停在他身边,车里,一名头发竖起来的男子笑眯眯的看着君纬,一手撑着方向盘,一手搂着一名衣着清凉的女人。

    “老子等得不耐烦了,先走了。”君纬看了一眼那女人的波涛汹涌,不知道怎么的,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刘少,不給人家介绍一吗?”女人嗲嗲的开口,抱着刘少的胳膊,那雪白的胸部几乎将男人的手臂整个的夹住了。

    叫刘少的男人胳膊在女人的胸部上蹭了蹭,笑着说:“这么没有眼力劲儿啊,君大少都不认识?你还是不是女人啊!去,君大少要走了,你想办法把我们君大少留!”刘少说着推了推女人。

    女人娇笑了两声,“原来真的是君大少啊,本人比杂志上更帅呢?怎么办啊,刘少,人家的心都砰砰直跳了呢。”女人说着了车,扭着腰肢向君纬走来。

    君纬皱眉,看向刘少,“你不要了?”

    刘少嘿嘿直笑,“不好意思,这个不是处。”

    那女人听到两个男人这样说,嗲嗲的扭着身子,撒娇道:“刘少,讨厌,这样说人家。”

    “怎么,你敢说你还是个处?我们君大少只喜欢处。”刘少猥琐的说。

    “君少,处女有什么滋味儿啊,啥都不懂,能让你舒服?”女人说着已经走到了君纬身边,凹凸有致的身子紧紧的贴着君纬,胸前的柔软在紧紧的压在君纬的胸膛上,轻轻的磨蹭着,妆容精致的脸上,一双电眼魅惑的看着君纬,“君大少何不换换口味啊,说不定会喜欢上不一样的味道哦。”

    车里的刘少看着女人大街上就在勾引君纬,不禁吃吃的笑了起来。

    君纬却眉头一皱,眼中露出厌恶的神色,一把推开女人,看向车里的刘少,“你们玩儿吧,我先回去了。”

    刘少看着君纬真的要走的样子,赶紧开口,“别介啊,君大少,这夜晚才开始呢,你这么早回去干嘛呀?”

    “你管我回去干嘛。”君纬脚步不停,往停车场走去。

    刘少看着君纬的背影,眉头皱起,“奇怪,君纬这小子最近是怎么了?怎么成天窝在家里了,撞邪了?”

    “刘少!”被君纬推开的女人不已的打开车门,坐回车里,“君大少这是怎么了?我可听我姐妹说过,他是个特爱玩儿的,今天怎么这么冷啊。”

    “谁知道啊,走,他不玩儿拉倒,我们的夜晚才刚刚开始呢。”刘少说着重新发动了车子。

    ……

    君纬开着车无聊的在街上转悠,其实他也不想回家,但是,也不想呆在酒吧了,心里总觉得闷闷的,他有一种浑身提不起劲儿的感觉!

    车子等红灯的时候,君纬无聊的看着窗外,意外的看到街边一家餐厅里,一个女人忽然站起来,将手中的酒泼到对面的男人脸上,然后气呼呼的走出了餐厅。

    “有个性!”君纬微笑着说。

    那女人一身职业装,拎着包包,踩着高跟鞋快速的走出了餐厅。

    当君纬看到那个女人都脸时,他恍了一神,这女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正在他回想的时候,餐厅的门再次开了,那被泼了酒的男人快步的追了出来,很快的追上了女人,从后面一把拉住了女人的胳膊,二话不说,就拉着女人闪进了旁边的一条巷子。

    “混蛋,放手!”打开车窗的君纬一子就听到了那女人愤怒的声音。

    “贱人,装什么清纯,和老子睡你吃亏了吗?就你这贱样,不知道陪多少男人睡过了,还装清纯!”男人的声音带着愤怒,可是,那语气却特别的猥琐、恶心。

    君纬眉头一皱,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很快,他打开车门了车,跑进了那条巷子。

    巷子里,那男人正紧紧的将女人压制在墙上,想要非礼她。

    正在君纬要开口喝止的时候,那女人却已经抬脚,膝盖恨恨的顶上了那男人的老二。

    男人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手意识的松开了女人。

    女人拿起包包恨恨的砸在男人头上,“王八蛋,有钱了不起,你以为老娘就你一个客户,不签你这一个,老娘不会饿死!去死吧,贱男人!”女人说着狠狠的推开了男人,就要逃出巷子。

    谁知道那男人却很快抓住了女人的头发。

    女人痛呼一声,身子往后倒去。

    君纬一看,很快冲了上去,一手抱住女人,另一只手狠狠的招呼上男人的眼睛,“妈的,女人都欺负,还是不是男人!”

    男人惨叫一声,放开了女人的头发。

    君纬却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打算,冲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只将那男人打得跪地求饶,君纬才住手了。

    回身,看着那个目瞪口呆的女人,君纬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报警?”

    这个男人笑得太灿烂了,让戴菲菲觉得有点儿耀眼,她意识的摇摇头,“不用了。”

    “真的不用报警吗?这种男人就应该送到警察局里去好好的关几年。”君纬大义凌然的说。

    “不要报警不要报警,我错了我错了。”地上痛苦哀号的男人这时候才听到君纬的话,赶紧开口。

    “不报警,你这种衣冠禽兽,平时装模作样,骨子里却这么龌龊,不把你关进警察局怎么行!”君纬狠狠的踢了男人一脚,又转头看向戴菲菲,“小姐,你想清楚了,万一这个男人以后找你麻烦怎么办?他报复你怎么办?”君纬一副为戴菲菲好的样子。

    戴菲菲听他这样说,也思考了起来,这男人说得对,万一那贱男人之后找她麻烦怎么办?

    “不会不会,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找戴小姐的麻烦的,你相信我,相信我!”男人赶紧开口,这时候他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戴菲菲看着男人悔不当初的样子,有点儿心软,“算了,怎么说周先生也是我们公司的客户,就算了吧。”

    “他是你们的客户?”君纬一听,立刻蹲。

    那男人吓得赶紧往后缩,“别打我,别打我了。”

    “既然是公司的客户,那你就继续和这位小姐签合约,不然……”君纬说着举起自己的拳头,在男人面前晃了晃,“别怪本少打得你爹妈都不认识你。”

    “我签我签!”男人赶紧开口。

    “别想耍花样,告诉你,本少叫君纬,你要是敢耍花样,欺负这位小姐,本少要你在东余市没有立足之地!”君纬阴冷的说。

    那男人一怔,君纬,这男人是君纬,君氏的那位少东?

    “知道我是谁了吧?”君纬冷声问道。

    那男人却“咚”的一声,晕了过去。

    君纬冷哼一身,起身,看向戴菲菲:“小姐,好了,他会給你签合约的。对了,我叫君纬,小姐芳名?”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