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君纬很勤快,勤快得让君家二老和老爷子都有点儿不适应了。

    从来不会正点儿上班的人这会儿每天准时到公司报道,更重要的是,他居然过问起员工福利了,而且,还是关于保险方面的,这不得不让君纬的老爹惊诧莫名了。

    “你小子这几天想干什么啊?”以前儿子成天的游手好闲,但是,他头脑灵活,每到关键时刻也是个能拿主意的人,他总是说他还想玩儿几年,反正公司的情况他心中有数,将来不会接不住,所以,君家二老和老爷子也就由得他再玩儿两年,反正,他们身子骨还硬朗,还能撑几年。

    可是,如今这个才说了还要玩儿几年的家伙忽然转了型,一副要开始接管公司的模样,顿时让君父意外了又意外,当然,这种意外是欢喜的意外,他的儿子继承了君家优秀的商业头脑,虽然这几年这儿子看起来不着调,但是,君父了解自己的儿子,他是那种玩儿的时候尽兴,工作的时候也会一心一意的人,所以,他并不担心以后君氏后继无人,相反,他很期待儿子接掌君氏之后,君氏的发展。

    这几年,苏家的小子将恒瑞发展得很好,自己的小子和苏家小子又很要好,俗话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苏家小子那么优秀,他儿子也不会比他差才是。

    想到这里,君父看向儿子的目光充满了期待:“是不是打算提前回公司做事啊?”

    君纬愣了一,“没有啊,不是说好让我玩儿几年的吗?你想反悔?”君纬一脸不乐意,仿佛君父说让他马上接管公司他就马上拍拍屁股走人的模样。

    “反悔到是没有,不过,有的人这几天勤快得让我有点儿意外,以为你改变主意了而已。”君父笑眯眯的说,说起来,君纬的长相完全的继承了他父亲的妖孽帅气,如今,君父虽然也五十几岁了,但是,依然魅力非凡,当然,君父也从来不承认自己老了。

    听父亲这样说,君纬嘿嘿直笑,挠挠头,说:“那个,老爸,我有一个做保险的朋友,我们公司现在是不是正好又要給员工买意外险了,我们可不可换一家保险公司,这次的保险給我朋友做。”君纬说着走到君父面前,手很快捏上了君父的肩膀,轻重合适的捏了起来。

    君父看着自己的儿子这般的殷勤,顿时好笑起来:“让我猜猜,这个朋友应该是个女孩儿,嗯,还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儿。”

    君纬再次嘿嘿直笑,“果然不亏是老爸,真厉害!”

    “好吧,说说那个女孩儿吧?以前你小子可从来不会这样认真的讨好一个女孩儿,怎么,这次来真的了?”君父拍拍肩膀上儿子的手。

    “老爸,你说什么呢?我说了,那是一个朋友,朋友!仅此而已!”君纬耸耸肩,然后非常郑重的申明。

    “好吧,既然是朋友,那你自己看着办!对了,叫上陈律师,保险的事还是不能马虎。”君父是个开明的家长,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从来都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聪明人,不会做蠢事!

    “谢谢总裁。”君纬笑眯眯的说,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君纬一坐就給戴菲菲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之后,才被接起,戴菲菲清脆而干练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你好,x安保险,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听着戴菲菲的声音,君纬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戴小姐,你好,我是君纬,还记得我吗?”

    电话那头的戴菲菲愣了愣,很快反应了过来,“当然,君先生怎么说也帮了我一个大忙。”

    君纬毫不客气的说:“嗯,我还打算继续帮你,不知道戴小姐有没有时间,我们好好谈谈。”

    戴菲菲也是爽快人,既然人家帮了她,不还这个人情,怎么也说不过去,“好啊,君先生喜欢日本料理吗?”

    君纬一听戴菲菲这话中的意思,顿时高兴了,“好啊,晚上六点清水料理见,怎么样?”

    戴菲菲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清水日本料理是东余最贵的日本料理店,这男人可真狠!

    不过,谁叫她欠人家一个人情呢。

    戴菲菲虽然心疼钱包,但是,还是一口答应了。

    见戴菲菲答应了,君纬心情大好,很快拿着车钥匙离开了办公室。

    开着车直接回了家,从头到脚的换了一身帅气的行头,这才满意的出了门,车子经过花店的时候,君纬了车。

    “小姐,帮我包一束花。”君纬帅气的站在花丛中,妖孽的对着花店小妹笑了笑。

    花店小妹面红耳赤,痴痴的看着眼前帅气得妖孽的男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羞涩的问:“先生是送給谁的?”

    君纬眨眨眼,摆出一个帅气的造型,“嗯,女性朋友吧,唉,可能有进一步发展那种。”

    花店小妹红着脸介绍,“那就用粉红玫瑰吧,它比红玫瑰更含蓄一点儿,也能表达求爱的意思,但是又比较柔和。”

    “好,相信你的专业。”君纬说着拿起一支粉红玫瑰,轻轻的嗅了一,“嗯,很好闻。”

    花店小妹按奈住狂跳的心,赶紧转身去包花,不过,还是时不时的偷瞄君纬一眼,没办法,这男人太帅了!不看白不看啊!

    买了花,君纬这才发现,从现在到晚上六点,还有好长一段时间,难道他现在就傻乎乎的到清水料理去等着?

    君纬一子被自己这难得的热情給吓到了,他什么时候这么在乎一个女人啊?

    想到这里,君纬又觉得浑身不是滋味儿。

    好不容易磨蹭到午五点半,君纬终于迫不及待的开着去了清水料理。

    清水料理之所以贵,就是因为他们的食材都是日本空运过来的,原汁原味儿的日本料理味儿。

    当然,君纬这时候是不在乎这些的,他只是喜欢日本料理这种包厢的氛围,嗯,很适合约会女孩子。

    戴菲菲踩着六点的钟声准时出现在清水料理订好的包厢,看到君纬懒散的撑着巴,无聊的坐在那儿的时候,戴菲菲晃了一眼,这男人,太tm妖孽了,只是随意的坐在那儿,手撑着巴,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忒勾引人了。

    戴菲菲按奈住蠢蠢欲动的心,暗骂自己花痴,很快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君先生,等久了吧?”

    “没有没有,戴小姐请坐。”君纬一改刚才懒散的样子,坐直了身子,微笑着招呼戴菲菲,仿佛他才是请客的主人一般。

    眼前的戴菲菲穿着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装,因为天气不太冷,里面只有一件嫩黄色的抹胸,看起来,既有职业干练的味道,又有小女人清新雅致的魅力,君纬很快发现,这戴菲菲喜欢黄色,第一次在烟雨传奇见面的时候,她穿着米黄色的裙子,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她好像拎了个奶黄色的包包,今天又穿了件嫩黄色的抹胸,不过,不得不说,黄色很适合她!

    戴菲菲笑着坐了来,君纬很快叫来适应叫了菜,等他一口气叫了几个菜之后,他才想起问戴菲菲,“戴小姐,你看看你还想要哪些什么?”

    戴菲菲护着自己的钱包,心中哀号,她半个月的工资啊!

    心中肉痛不已,但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来,故作矜持的说:“不用了,够了。”

    “那好吧。”君纬也没有多想,給戴菲菲倒了一点儿清酒,问道:“那个家伙后来有没有骚扰你?”

    戴菲菲当然知道君纬说的那个家伙是谁,微笑着说:“君先生已经把他打怕了,他第二天就主动找我签了合约了,说起来,还得谢谢君先生,不仅帮我挡了骚扰,还保住了一个合约。”

    “那你要怎么谢我啊?”君纬笑着说。

    “今天不是请君先生吃饭了吗?”戴菲菲想想这顿饭就肉痛。

    “你刚才也说了啊,帮你挡了骚扰是一个,保住合约又是一个,这样算起来,你是不是该请我两次啊?”君纬一边说,一边冲着戴菲菲蒙放电。

    戴菲菲看着对面眼角都要抽过去的男人,嘴巴一嘟,“其实,那天晚上君先生不出现,我照样能打得他满地找牙。”妖孽帅哥面前,戴菲菲丝毫不隐瞒自己女汉子的本色。

    君纬一听,顿时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为了救她那位朋友,那彪悍的踢门动作,“也是啊,如果你用上次在烟雨传奇里踢门那狠劲儿踢那男人一脚,他估计就得断子绝孙了。”

    提到第一次见面,戴菲菲就不得不想起这个男人那时候那种花心大少的行为,当然,这会儿戴菲菲也知道了这个男人的身份,更知道了他的劣迹斑斑!所以,她只想着快点儿和这个男人吃了饭,还了人情,两人就各走各路,各不相干了!

    “是啊,所以,那天君先生不出现,我一样不会有事的。”戴菲菲端起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那贵的要死的清酒,“我学过女子自卫术,懂得保护自己。”

    “嗯,女人学会保护自己很重要,不过身边有男人的时候,还是要将机会让給男人来表现不是吗?”君纬说着也端起清酒,“还有,不要老是叫我君先生君先生的,多生疏啊,叫我君纬吧,我叫你菲菲可以吗?”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