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菲菲很想说不可以,可是想想还是算了吧,人家笑容那么灿烂,语气那么亲切,她怎么好意思冷淡的说不可以呢。

    “无所谓。”戴菲菲只能扔这三个字,接着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实戴菲菲也是个话特别多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君纬,她就是没有什么说话的**,只想着和他吃了饭,还了人情就走人。

    “那就好,菲菲,是这样的,我们公司一向都有給每一位员工买意外险,正好,去年的到期了,今天要开始买新一年的意外险了……”

    戴菲菲脸上无所谓的神情一子变得认真起来。

    君纬看着戴菲菲双眼放光的样子,心中顿时欢喜起来,“以前呢,这事都是我们公司人事部经理负责的,这一次呢,刚好是我负责……”君纬的话已经说得够直白了,这事是我负责,你想要签单的话快点儿找我吧找我吧。

    戴菲菲一听,脸上立刻摆出了专业的公式化笑容,嘴角一弯,八颗牙齿露了出来。唉,别怪她这么现实,她一个女孩子在外漂泊,没有背景没有身份,只有靠自己打拼一条路可以走,她也一直很拼,但是,做保险这一行就是这样,有时候,往往才开口,就已经被人嫌弃了,她虽然才入职半年,但是,吃的闭门羹,看的冷脸色比以前二十几年的都要多。

    虽然她不想和君纬有多的牵扯,但是,这送上门的单子,她也没有必要拒绝不是。想到这里,戴菲菲又告诉自己,眼前这位花花公子喜欢玩儿女人是人家的私事,和她又没有半毛钱关系,她只要签到单子就成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我们公司有几种不同的意外险,一种是……”戴菲菲立刻滔滔不绝的介绍了起来。

    而君纬则看着眼前不断动来动去的小嘴,润泽鲜艳,仿佛诱人的果冻一般,喉结不仅滚动了两。

    “君先生,君先生……”噼里啪啦介绍完之后,戴菲菲却有一种翻白眼的冲动,眼前这位根本就是在发呆啊,哪里有听她在讲什么啊。

    直到戴菲菲将手放在君纬眼前晃动了两,君纬这才回了神,“啊,不好意思,想到个重要的事走神了。”

    戴菲菲不置可否,淡淡的一笑,“没关系,这个说起来是有点儿枯燥,那这样,这里有一份资料介绍,君先生可以拿回去看看,看那一种合适,不过,我是推荐你们买这一种,毕竟贵公司是大企业,员工又多,这一种比较适合。”戴菲菲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递到君纬面前。

    “菲菲,怎么还叫我君先生啊!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啊,还叫我君先生这么生疏。”君纬却只听到戴菲菲对他的那一声称呼。

    戴菲菲眼角一抽,“好吧,君纬,这个你拿好,回去看看吧,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不清楚的,可以打电话问我。”戴菲菲这时候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

    君纬听了,笑得更灿烂,“好啊,我回去一定好好研究,不明白的地方一定也会找你问清楚的。”

    戴菲菲听着君纬的话,忽然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君纬笑着招呼戴菲菲吃东西。

    虽然戴菲菲心中不止一次的提醒自己,不要被这个男人妖孽帅气的模样給迷惑了,可是,不得不说,人长得好看真的让人讨厌不起来呢。

    君纬看着对面的女人慢慢地放开了戒心,和他有说有笑起来,他心中不禁得意起来,他就说嘛,以他君纬的魅力,会有女人不喜欢他!

    一顿饭,两人吃得开开心心的,临到结账的时候,戴菲菲又是一番肉痛,不过,当经理告诉她,君纬已经结账了之后,戴菲菲不干了,“君纬,不是说好我请的嘛,虽然我穷,但是,请一顿还是请得起的,你要请我的话,次吧。”

    君纬笑着说:“菲菲,又和我见外了是不是,我们不是朋友吗?你请我请有什么关系!不过,你实在要请的话,那就次吧!我们第一次吃饭,哪能让女孩子付钱呢!”君纬豪气的说。

    “那不行,一码归一码,说好是我请就我请!”戴菲菲倔强的让经理来,让他把钱退给君纬,然后她买单。

    那经理为难的看向君纬,“这……”

    君纬见戴菲菲这样认真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好吧好吧,次我请,不过你一定要记得给我请你的机会啊。”

    戴菲菲完全没有听出君纬话中的别有用心,“有人请我怎么会拒绝呢。”

    结完账,走出清水料理,君纬提出送戴菲菲回去,戴菲菲看看时间,想要拒绝,君纬却已经去取车了。

    戴菲菲吐了一口气,只好等着。

    上车之后,一大束粉红玫瑰递到戴菲菲面前,“送给你的。”

    戴菲菲愣了一,好闻的花香让她顿时神清气爽。

    “你不收的话我就扔垃圾桶了。”君纬见戴菲菲发呆,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将花直接塞进了她怀里,“这花和你很配。”

    君纬说的是真心话,粉红玫瑰和眼前的女人真的很配,晚上两个小时的相处,她的直爽,她的不做作,让他感觉很舒服,也许她的动作比较女汉子,但是落在君纬眼里,那就是真性情,比那些扭扭捏捏,外表娇羞,内心淫荡的女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君纬喜欢和她相处时那种轻松自在的感觉,很舒服,很自我。

    戴菲菲虽然也是美女一枚,平时也没少听各种赞美的话,但是,现在听着君纬这一句“这花和你很配”不知道怎么的,心一子狂跳了起来。

    “谢谢,很漂亮。”戴菲菲抱着花,小声的说了一句,然后不自在的将脸转到了一边。

    戴菲菲住的地方不在市中心,稍微有点儿偏,不过,胜在租金便宜,只是外面的环境不太好,比如,巷子里的路不太好,有点儿坑坑洼洼的。

    君纬的车不能开进去,只能停在巷口,戴菲菲说了谢谢,抱着花了车。

    君纬看着戴菲菲的身影走进那条有点儿暗的巷子,目光久久没有收回。

    戴菲菲虽然没有回头,但是,也感觉到君纬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她心中有点儿不自在,但是,却没有回头。

    君纬看着那个婀娜的背影,嘴角的弧度在慢慢的扩大,今晚,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吧。

    忽然,戴菲菲一声惊呼,君纬这才看到,她脚扭了,手扶着墙,鲜花落在了地上。

    君纬二话不说,车冲了过去,“菲菲,你没事吧。”

    戴菲菲暗骂自己倒霉,看着冲过来的君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没事,只是扭了一,不碍事的。”只是,看着地上断掉的鞋跟儿,戴菲菲自嘲的笑了笑,“穿不惯高跟鞋,这个月第二双了。”说着,干脆的脱了脚上的鞋,赤脚踩在地上,可是,脚才踩在地上,她就痛得嘶了一声。

    君纬一看,眉头皱了起来,赶紧蹲,抓住她的赤足,“别动,肯定是扭伤了。”

    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握住了脚,戴菲菲意识地就想要挣扎,君纬却紧紧的握着,“别动,这脚是不能走了,我扶你吧。”其实,他更想说的是我抱你吧,不过,他怕吓着她了,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戴菲菲先要拒绝,可是,脚上穿来的疼痛感实在是不能任性啊,“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她觉得老天一定是在整她,她越是不愿意和这个男人多待,老天就偏要创造机会让她出各种状况!啊,玩儿她是不是!

    君纬虽然心疼佳人受伤,但是,这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送她回家了!唉,想他君纬,一向都是女人讨好他,什么时候轮到他这样费尽心思的接近女人了。

    不过,这种感觉似乎也不赖啊。

    搂着她纤细的腰肢,闻着她身上好闻的香味儿,君纬忽然有点儿心猿意马了……

    “到了,谢谢你。”拿出钥匙开了门。

    君纬扶着她进门之后,打量起戴菲菲的小家来。

    小,真的好小,而且,好旧!不过,却收拾得很干净,而且,也布置得很温馨,只是一眼,君纬对身旁的女子又多了一份好感。

    “你家里有药酒吗?我帮你揉一揉,不然你明天肯定会更严重的。”君纬扶着戴菲菲做到沙发上,担忧的问。

    “啊,我家里没有呢。”戴菲菲的药箱里只有感冒之类的药物呢。

    “那你等等,我出去买,马上就回来,你不要乱动,知道吗?”君纬说着拿着戴菲菲放在茶几上的钥匙就跑了。

    “诶,不用……”戴菲菲的话还没有说完,君纬已经“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戴菲菲看着被关上的房门,后知后觉的发现,君纬居然拿了她的钥匙!

    坐在沙发上,她使劲儿的敲敲脑袋,“戴菲菲,你的警惕性那儿去了,居然被人家拿了钥匙离开!”那家伙应该不会做什么坏事吧?

    其实君纬的确想做点儿什么坏事的,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他君大少,可不做那种偷偷摸摸的事!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