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菲菲的脚步不禁一停,君纬怎么又来了?戴菲菲眉头皱起,虽然这可能只是巧合,他再次出现可能是找别人,但是……戴菲菲还是调转了方向。

    “菲菲,有什么东西忘记拿了吗?”走出电梯的袁成看着忽然回头的戴菲菲,疑惑的问。

    戴菲菲一看是袁成,仿佛看到救星一般,一把上前抓住他手臂,“经理,搭个便车吧。”戴菲菲说着指指自己的脚。

    袁成儒雅的脸上露出笑容,眼中更是露出受宠若惊的神色,只是,那神色一划而过,戴菲菲没有看到。

    “嗯,好吧。”袁成笑着说。

    “经理最好了。”戴菲菲毫不犹豫的夸奖袁成。

    袁成不动声色的扶住戴菲菲的手臂,“脚伤是不是严重了,我扶你过去。”

    戴菲菲赶紧做出一副脚伤严重的模样,“嗯嗯,脚很痛。”

    袁成听了,眼中露出一丝心疼之色,“小心一点儿。”

    魏一鸣看着袁成扶着戴菲菲往后面的停车场走去,瘪瘪嘴,“**,外面等着一个,还不忘勾引经理。”

    这时候,一位和戴菲菲交情不错的女同事听着魏一鸣的话,凉凉的说:“魏一鸣,你说这话不怕被君大少知道吗?”

    “哼,知道又怎么样?我就不信君纬会喜欢她那种**。”魏一鸣说着一甩包包走了出去。

    ……

    君纬的车其实停得也不是那么显眼,但是,谁叫他的车那么炫呢,即便停在角落里依然被人看到,然后一番议论纷纷,那些羡慕妒忌恨的目光他早已习惯,他只是等得有点儿不耐烦了,这女人怎么还不来呢。

    君纬频频看表,直等了四十分钟了,他也没有看到那个女人,“难道她出意外了?”想到她脚不方便,君纬终究是坐不住了,不过,刚想车的他就拍拍自己的脑袋,傻啊,不知道先打个电话问问嘛。

    电话很快接通了,戴菲菲也很快接了起来。

    “喂,菲菲,你怎么还不来?”

    “来,哪里?”戴菲菲明知故问。

    “班啊,我在你们公司楼。”

    “你找我有事?”戴菲菲眉头皱起,这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菲菲,你脚不方便,我来接你班啊。”君纬温柔的说,期望听到对面女人感动的声音。

    “啊!那个,不好意思,我没在公司啊?我午跟我们经理出去见客户了。我马上就到家了。”

    君纬:“……”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忙音,戴菲菲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松了一口气,那男人估计是生气了吧,不过,这样也好,她和他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她不喜欢私里有太多的接触。

    袁成一边开车,一边注意着戴菲菲的神情,见她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心中暗自猜度着。

    “菲菲,你和君家大少……”

    戴菲菲听着袁成开口,揶揄的笑道:“袁经理,原来你也八卦的哦。”

    袁成脸上露出不自在的神色,“呵,没有,我不是八卦,只是想提醒一你,君家大少那种人,似乎,不太那个……”袁成一向颇有君子之风,做不出那种背后说人坏话的事,所以这会儿要他说君纬的坏话,他还真说不出来。

    “袁经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是傻瓜,放心吧,我和君家大少可什么关系也没有!”戴菲菲赶紧再次撇清和君纬的关系。

    袁成听着戴菲菲这样说,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嗯,那就好,你们才踏入社会,还没有什么经验,不要被骗了就好!”

    “哈哈哈,袁经理,我不会喜欢那种有钱的公子哥儿的,我要找也是找像袁经理你这种踏踏实实的稳重男人。”戴菲菲玩笑着说。

    袁成一听,心头一阵狂跳,脸上露出喜色,刚像要说什么,忽然听到戴菲菲大叫着停车。

    袁成一惊,“怎么了?”说着,赶紧将车开到一边。

    戴菲菲却笑着说:“袁经理,我看到个朋友,车了,今天谢谢你啊!”戴菲菲说着就打开车门跳了去,脚步有些急促的向一家餐厅走去。

    袁成不放的车,想要扶她,却看到她忽然加快了脚步,一子扑进了一个男人怀里。

    隔得不太远,袁成甚至能听到她欢喜的笑声。

    袁成忽然觉得心口一痛,眼中一抹黯然之色划过,原来,她早已心有所属,不是那花花公子,而是抱着她的英俊男人!

    那个男人,高大,挺拔,面容深刻,有点儿混血的那种英俊,他看着怀里的戴菲菲,满眼都是宠溺和欢喜的神色……

    袁成重重的叹息一声,上了车。

    ……

    君纬很郁闷,非常郁闷!

    他第一次这样用心的想要讨一个女孩子的欢心,可是,那个女孩子却仿佛根本就看不到他的用心一般,这让他有一种挫败的感觉,他君纬居然还泡不到妞了,这话要说出去,不得被他的那帮哥们儿笑死啊!

    想到这里,君纬郁闷的給苏岩打了电话,可是,他家老大却直接的恩断了他的电话,不接!

    他恨恨的甩开电话,灌了一大杯酒,又拿起电话,給刘全和萧宠打了过去。

    “怎么还不出来,老子包厢都给你们订了,还在磨叽什么啊。”

    “哟,君大少,你怎么有空了?最近都看不到你的人,还以为你当和尚去了呢!”

    “少他妈的废话,来不来,不来,老子自己叫人玩儿了。”

    “别介啊,小弟马上就到。”

    ……

    格调会所里,君纬常用的包厢里很快热闹了起来,一群年轻人开了几万块的酒,比赛一般的喝了起来,几个长腿美女缠在君纬、刘全身边,用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笑着。

    “君少,几天不见,酒量退步了啊,怎么啦,精力被哪位靓妞給榨干了吧。”有人看着君纬没有喝完酒,调笑起来。

    君纬冷哼一声,“老子一会儿还约了黑子玩儿车。”

    “不是吧,君少,你喝了酒再去和黑子比,不是明摆着送钱給他吗?”刘全听了君纬的话,不赞同的说。

    “即使啊,君少,喝了酒开车很危险的。”君纬身边的嫩模几乎坐在了君纬的怀里,手搂着他的脖子,一脸担忧的说。

    “这点儿酒算什么,小菜一碟。”

    “我怎么看君少这样子像是失恋了啊。”忽然,一名瘦瘦的男孩子开口道。

    君纬顿时一个眼刀了过去,“刘全,你带来的人啊。”

    刘全儿一看君纬变了脸色,顿时不悦的看向那瘦瘦的男孩子,“小斌,胡说八道什么呢。”

    那个叫小斌的男孩子看起来才十几岁,瘦瘦弱弱的样子,却丝毫不惧的样子,无畏的说:“我没有胡说啊。”

    君纬本来今天就窝火,顿时将酒杯往几上一放,“砰”的一声,刘全一见,赶紧劝住他,“君少,别气、别气,小孩子不懂事,乱说话,你别计较。”刘全说完之后恨恨的瞪向小斌,“你给我住口,再说话,以后就别跟我出来。”

    见刘全发火,小斌这才索索脖子不说话了。

    而君纬虽然被刘全拉住,但是,心底的火却没有熄,他一把推开刘全,“你们喝,我出去放水!”

    君纬说着大步走了出去。

    谁知才走出包厢,就和人迎面撞上了。

    那是个矮胖子,穿得二五八万的,像个暴发户,而且明显是喝多了,满身的酒气,走路东倒西歪的样子。

    “妈的,哪个王八蛋撞老子,没长眼呢!”君纬还没有说话,那矮胖子就吼上了。

    君纬本来就火,如今被人这么一骂,心中更是怒不可赦,二话不说,抡起拳头就招呼了上去。

    那矮胖子没想到君纬上来就打人,挨了一之后倒在地上就起不来了。

    君纬上前就是一顿的拳打脚踢,直打得那人满地打滚,惨叫连连!

    这动静很快引来了无数人。

    君纬是这里的常客,会所的经理一看是他,赶紧上前相劝:“君少、君少,你息怒,别打了,别打了。”

    “你骂啊,再骂啊,尼玛的混蛋,骂老子!”君纬一边又踢了几脚,这才作罢。

    可怜那矮胖子被打得亲娘都认不出来了,本来就喝得醉了,这儿是彻底的摊在地上成了一潭烂泥了。

    那经理见君纬停手,心中松了一口气,赶紧叫人将那矮胖子拖走,一边安抚君纬。

    而人群中,那矮胖子的朋友眼睁睁的看着矮胖子被打,不禁不敢出头,这时候还赶紧上前,走到君纬面前向他道歉。

    君纬发泄一通之后,心里终于舒坦了一些,而刘全则在一边叫嚣,要一起玩儿的美女们去奖励君纬。

    那些女人一听,都嬉笑着跑到君纬身边,将君纬一通好夸。

    看着周围女人爱慕的眼神,听着她们娇软发嗲的声音,君纬觉得被践踏的男性尊严再次回来了。

    搂着身边一个长发美女,君纬心情大好的笑了。

    那女人在君纬怀里扭动了两,靠近他耳边,暧/昧的的吹了一口气,“君少,晚上玩儿车带上人家好不好?”

    君纬桃花眼一闪,脸上露出一抹放荡不羁的笑,“好啊!”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