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纬烦躁了。

    他几天去接戴菲菲。都被那个女人給跑了。

    他能感觉到她在躲他。这让他的自尊心达到了极大的伤害。

    他是洪水猛兽吗。这个女人这么躲着他。

    向來在女人方面无所不利的君少。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想要追求一个女人。第一次这么主动的讨好一个女人。被这样的拒绝。这样的躲避……这让他心里前所未有的窝火。

    心里不舒坦的君大少郁闷的翘班了。

    可是。时间这么早。他也沒有去处。无聊的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街上乱晃。

    不知不觉。他的车就开到了戴菲菲的公司附近。当他回身的时候。他才看到自己身在何处。暗骂了自己一声。他这是怎么了。太想她了。

    人家那样躲着他。他还念念不忘。这是不是就叫犯贱啊。

    君纬捶了一方向盘。调转车头就要离开。却忽然看到让他恼恨不已的女人居然就在不远处拦出租。

    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來來往往的出租车都有客。她站在那儿半个多小时了。居然也沒有拦到车。不禁火大起來。

    君纬终于看不去了。缓缓的将车开了过去。

    当戴菲菲看着他的车时。整个人都愣住了。那种呆愣的表情一子取悦了君纬。他按车窗。笑眯眯的问:“美女。要搭便车吗。”

    戴菲菲看着那张灿烂的笑脸。就有一种想要踩一脚的冲动。“你怎么在这儿。”

    君纬见她一脸郁闷的样子。心中乐了。“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戴菲菲直翻白眼。

    “唉。”君纬重重的叹息一声。一双桃花眼颇为幽怨的看着戴菲菲。“几天都见不到你。人家是真的想你了。”

    戴菲菲顿时有一种想要扁人的冲动。

    君纬看着她的脸色越加的不好。知道不能再惹她了。赶紧换上严肃的神情。“我只是顺便经过。这时候不好叫车。你要去哪儿。我送你过去。”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戴菲菲心中吁了一口气。“不用了。我再等等。你忙你的吧。”

    君纬叹息一声。“你确定你真的要在这儿再等半个小时。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他的语气低低的。半垂着眼眸。长长的眼睫遮住了他眼中的情绪。可是。他浑身上都散发出一种落寞和伤心……

    在戴菲菲眼中。这个男人任何时候都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一双桃花眼在总是晶亮晶亮的、电力十足。他在她面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总是一副放荡不羁的痞子样。她从來沒想到他居然也会露出的神情來。

    一时之间。戴菲菲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君纬等了一会儿。也沒有等到戴菲菲的回答。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弧度。想他君纬。在女人面前。什么时候这么失败过。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对他不屑。甚至避他如洪水猛兽一般的女人。让他心中有了牵挂。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得不到才是最好的吧。

    君纬叹息一声。转头看向戴菲菲。再次问道:“菲菲。你是不是真的这么讨厌我。不想见到我。”

    戴菲菲看着他一脸伤心的样子。再说不出那种决然无情的话來。“君纬。我不是讨厌你……”

    “既然不讨厌我。那我们是不是还是朋友。”君纬打断她的话。继续问道。眼中带着几分希翼之色。

    看着这样的君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戴菲菲的心忽然就软了。再想到他如今好歹还是她的大客户。她怎么能说不是朋友呢。“嗯。我们是朋友。”

    “既然是朋友。那我送你一程。也不可以吗。”君纬露出淡淡的微笑。这样的笑和以前的笑都不同。以前他的笑坏坏的。痞痞的。带着一种勾人的味道。但是。现在他脸上的笑容却显得特别的真诚。这种真诚让戴菲菲说不出拒绝的话來。

    上车之后。君纬问了地址。一路默默的开车。车厢里的气氛变得有点儿诡异。

    这种诡异让戴菲菲觉得呼吸都有点儿困难了。

    君纬见状。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你的脚好了吗。”

    这几天。戴菲菲不仅不见他的人。更不接他的电话。甚至。他发的短信问候。她也置之不理。所以。他并不知道她的脚伤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戴菲菲干巴巴的回了一句。第一时间更新

    “那你去医院干什么。”

    “看朋友的妈妈。”戴菲菲想到沐小小的母亲。心中就是一叹。那么好的人。怎么就得了那种病呢。

    君纬看着戴菲菲面色不好。也不再说话了。专心的开着车。

    很快。车子到了医院。君纬见戴菲菲毫不犹豫的车就要离开。忽然开口道:“菲菲。刚才你也说了我们还是朋友。那。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不用了。”戴菲菲毫不犹豫的拒绝。

    君纬眼中顿时一片黯然:“你还是讨厌我……”

    戴菲菲脚步一子顿住了。她无奈的回头。“君纬。要我说多少遍。我沒有讨厌你。”

    “既然不讨厌我。既然是朋友。那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吃饭。”君纬幽怨的说。

    戴菲菲直觉得满头黑线。“你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我说的话啊。”

    君纬看着戴菲菲明显放松來的样子。顿时高兴了。车走到她身边。“那你答应晚上和我一起吃饭我就相信你。”

    “你要不要这么无赖啊。”

    “那你答不答应啊。”君纬说着就上前。想要拉住戴菲菲的手。

    戴菲菲却忽然躲开。“我今晚已经有约了。真不能和你一起吃饭。”戴菲菲这会儿已经后悔了。早知道要他送是这样一个结果。她宁愿在公司那儿再等一个小时。

    “那你约的是男的还是女的。我可以一起吗。你说了我们是朋友的啊。”君纬终于拉住了戴菲菲的手。可怜巴巴的说。

    戴菲菲被他拉住了手。意识的挣扎着。“说话就说话。拉拉扯扯干什么啊。”

    “不拉着你。我怕你跑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君纬幽怨的说。

    戴菲菲顿时满头黑线。

    正在她要斥责君纬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菲菲。”

    戴菲菲转头一看。正是好朋友沐小小。戴菲菲的脸轰的一。红了。她诺诺的叫了一声。“小小。”然后转头狠狠的瞪向君纬“你放手。再不放手我叫非礼了。”

    谁知君纬却再次露出受伤的表情。仿佛可怜的小狗一般。只是一双桃花眼亮得吓人。“菲菲。你过河拆桥啊。”

    “君纬。你少恶心了好不好。放开。”戴菲菲是真的怒了。

    君纬见戴菲菲真的生气了。赶紧放开。一脸委屈的样子。转头看向沐小小。“沐小姐。你好。又见面了。我叫君纬。”这个女人他可记忆深刻。是他老大感兴趣的女人。如今好像正在老大的公司上班呢。

    “好了。宝贝儿。今天我可帮了你一次。第一时间更新 要谢的话晚上陪我吃饭吧。”君纬说着。不容戴菲菲反驳的就转身离开了。潇洒的样子让戴菲菲恨得牙痒。“谁要陪你吃饭啊。我不去。”戴菲菲冲着他的背影大喊道。满脸怒容。

    君纬却头也不回的钻进跑车里。按车窗。给戴菲菲一个吻之后。道:“午给你电话。宝贝儿。”

    开车绝尘而去的君纬。心情终于好了。

    满心满眼的想着晚上的约会。可是。他老爸的一个电话。却让他再次郁闷了。

    君氏的海外公司出了点儿意外。君纬爸爸脱不开身。要他亲自前去处理。

    君纬不是那种不顾大局的人。这种时候。公司有事。他当然不会不管。立刻赶回公司了解情况。

    当他得知是荷兰分公司财物经理捐款逃了之后。他才知道事情严重了。当即订了机票了荷兰。

    ……

    晚上戴菲菲还考虑着是不是要拉着沐小小一起去赴君纬的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过。左等右等。却沒有等到君纬的电话。她打过去的时候。他的手机却已经关了。

    戴菲菲眉头一皱。心中忽然有一种被戏弄的愤怒感觉。

    几番愤愤不平之后。她很快又释然了。她这是怎么了。她不是不想见到他的吗。怎么这会儿他不能赴约了。她要生气。她应该高兴的不是吗。

    这样告诉自己的同时。戴菲菲心底却依然不舒服。那种不舒服让她一子沒有胃口。

    回家之后草草的吃了碗面。就給家里打了电话。

    她一个人在东余。父母却在东余相邻的北城县。她从上大学开始。就一个月回一次。一周至少一个电话。她是独生子女。不在父母身边。平时就只有用电话來问候父母了。

    不过。她毕业之后。第一时间更新 打电话回家总会被问到一个问題。那就是。有沒有男朋友。

    父母每次都问。让戴菲菲不仅也开始为自己着急了。

    按说她的工作性质。认识的男人实在是在少数。可是。这半年來。她却沒有遇到一个合适的。她的要求也不高啊。怎么的就遇不到合适的呢。

    “菲菲啊。张阿姨有个侄子从海外回來。听说也是在东余上班的。你有沒有兴趣去见见。”

    听着老妈在电话里小心翼翼的说。戴菲菲有点儿好笑。上一次老妈也说了个谁谁谁的侄子。说得多好多好。让她去见见。结果……

    唉。不说也罢。之后。戴菲菲的妈妈也消停了不少时间沒有給她介绍。沒想到这会儿又給她念叨了。

    “好。我去见。”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见见也无所谓。

    ……

    周末。戴菲菲和那位海归约好了见面。戴菲菲也稍微打扮了一。她本來就是美女。一头长发。柔软的披來。一袭白色的长裙。外面套上一件鹅黄色的小外套。看起來倒也清新可人。

    戴菲菲满意的出了门。提前五分钟到了约会的餐厅。却沒有想到。那位海归已经等在位置上了。

    戴菲菲在外面看着。满意的点点头。嗯。长相还成。虽然不是第一眼帅哥。但是。也算是长相端正。比较赖看。衣着打扮嘛。也蛮有品位的。看起來干净清爽。坐在那儿神情安然。不急不躁的样子。嗯。耐性也不错。

    戴菲菲在外面观察了好一会儿。觉得满意。这才走了进去。

    那位海归对于戴菲菲似乎也比较满意。毕竟戴菲菲怎么说也是美女一枚。两人还找到了一个相同话題。那就是聊周星星的电影。

    海归叫周明。很健谈。也很幽默。两人边吃边聊。相处得非常不错。彼此间的影响都很好。

    正当戴菲菲想要约定次见面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菲菲。这么巧。”

    戴菲菲眉头一皱。抬头看向來人。眉眼冷淡。“君大少。好久不见。”

    “是呢。好久不见。这位是。”君纬一袭军装休闲服。妖孽的脸上带着三分笑意。站在戴菲菲身边。目光略带凌厉的看着坐在戴菲菲对面的男人。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才走几天而已。她居然敢出來相亲。

    君纬压抑的怒意在胸腔里流转。脸上的笑容却越加的魅惑了。

    戴菲菲狠狠的瞪着君纬。这个男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时候出现。她才不信有这么巧呢。

    周明见两人之间奇诡诡异。微微皱眉。不过。很快。他就露出微笑。主动和君纬打招呼:“你好。我叫周明。是菲菲的朋友。”说着。还递上了一张自己的名片。

    君纬接过名片。随意的一看。xx投资公司。首席顾问。

    “原來是周先生。啊。不好意思。我沒有名片呢。”君纬满脸抱歉的说。然后随意的将周明的名片扔在餐桌上。

    周明见他扔名片。心中顿时不悦起來。上打量着眼前有点儿痞的男子。穿得也不咋地。一脸放荡不羁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再听他说连张名片都沒有。心中就越加的鄙夷起來。

    “菲菲。这是。你朋友。”周明的语气掩饰不住的鄙夷之色。

    君纬一脸的笑容不变。也不说话。

    戴菲菲诧异的看着周明。刚才她还觉得这个男人不错。虽然有点儿傲。但是。人家本來就聪明、高智商。有傲的资本。可是。如今。他这说话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