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戴菲菲火大的赶到魅力四射的时候,在吧台上看到了浑身是血的君纬!

    丫的,果然浑身是血!

    大冬天的,这男人却只穿着衬衫,额头上,脖子上,手臂上,都是伤痕,不过,大部分的伤痕血迹都凝了,看起来应该伤得也不太重。

    戴菲菲原本还以为那酒保就哄她的,没想到,这男人居然真的弄得满身是伤!

    戴菲菲虽然心中恨着这男人愚弄她的感情,但是,到底是个善良的姑娘,她没好气的走过去,轻轻的推搡了两,“君纬,君纬……”

    这时候,吧台里的酒保看着戴菲菲,笑着说:“戴小姐,是吧,君少刚才不知道怎么的车子在外面的护栏上撞了一,身上受了伤,但是,他却死活不肯去医院,还喝了不少酒,这会儿醉了。”酒保一边说,一边上打量着戴菲菲。

    戴菲菲礼貌的对酒保笑了笑,再次推搡了君纬两把,“君纬,醒醒,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君纬这时候终于有了动静,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侧头看着身边的戴菲菲,面上一身而过的惊喜之色,不过,很快,他又摇摇头,“看来喝得有点儿多了,都出现幻觉了。”

    戴菲菲哭笑不得,还幻觉呢,她忽然双手捧着君纬的脸,使劲儿的捏了捏。

    “痛痛痛!”君纬连声呼痛,去拉戴菲菲的手。

    “知道痛了,那清醒一点儿没有?”戴菲菲没好气的说。

    君纬一子愣住了,任由戴菲菲捏着他的脸,目光定定的看着戴菲菲,好一会儿之后,他忽然瘪瘪嘴,“菲菲,真的是你!”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

    戴菲菲一看,满头黑线,一大老爷们儿,那副要哭的表情是要闹哪样啊!

    “好了,起来,去医院!”戴菲菲放开君纬的脸,拉了他一把。

    君纬顺势起身,可是,却站立不稳,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

    戴菲菲赶紧扶着他,男人高大的身躯,带着让戴菲菲心惊的重量,差点儿将她给压趴。

    “喂,来帮忙!”戴菲菲狼狈的冲吧台里的酒保叫了一声。

    那酒保赶紧出来帮忙,和戴菲菲一起架着君纬出了酒吧,在门口招了车,将人塞了进去。

    车里,戴菲菲看着君纬狼狈的样子,没好气的数落了起来,“这么大个人了,撞车了不知道去医院吗?还跑去喝酒,想早点儿死是不是?”

    君纬傻乎乎的看着不停说话的戴菲菲,忽然张开双手,一把将戴菲菲紧紧抱住。

    戴菲菲意识的挣扎,“放手,你干什么呢?”

    “我不放!”君纬撅着嘴巴,像个耍赖的大孩子。

    “君纬,你再不放手,别怪我不客气了!”戴菲菲狠狠的说,说着,手就用力的拧上了君纬腰间的软肉。

    君纬痛得呲牙咧嘴,可是,双手还是死死的抱着,“不放!你打死我也不放!菲菲,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男人将头埋在她的颈项,低低的开口,那语气,既无奈又可怜。

    看着男人像个无尾熊一样抱着她,听着他那可怜兮兮的语气,不知道怎么的,戴菲菲心中一软,没有再挣扎了,算了,他现在是一个伤员,暂时不和他计较,戴菲菲心中这样说服自己!

    顿时,车里安静了来,君纬见戴菲菲没有再挣扎,心中欢喜不已,老早老早,他就想这样抱着她了,可惜,先前她一直排斥他,后来好不容易打动了她,让她答应了做他女朋友,谁知道她才答应了一天时间还不到,两人就闹掰了。这会儿能这样抱着她,君纬心中满足极了。他只希望这车子能一直开一直开,永远也不要停!

    可是,车子很快就到了医院。

    戴菲菲扶着他进了医院,跑上跑的忙碌着,他坐在病床上,看着她为自己忙碌着,心中满足得不得了。看来,今晚受点儿伤还是值得的。

    不过,想到萧宠的那一通电话,他心中就哇凉哇凉的,这时候,他恨死自己了,当初怎么就做了那些操蛋的事呢!

    大半夜的,戴菲菲忙碌了好一会儿,终于办妥了一切。

    “好了,那你休息吧,我就先回去了。”戴菲菲将手中的东西放之后,见他身上的伤都被处理过了,淡淡的说。

    君纬见她语气冷漠,心中一沉,双手抱着脑袋,“菲菲,我还头疼。”

    “那你叫医生吧。我先回去了,明天我还要上班。”戴菲菲的语气没有多少变化,反正这里是医院,要有什么事,总归有医生、有护士,她留在这儿也没有用。

    “菲菲,陪陪我?”君纬可怜巴巴的拉着戴菲菲的手,祈求着说。

    “君大少,这会儿已经半夜两点了,我很困,我要休息,我明天还要上班,ok?”戴菲菲不觉得他是真的头疼,刚才医生才给他做过检查,脑袋有没有问题,医生会不知道。

    好吧,君纬承认,他的确没有头疼,只是想要留这个女人而已。

    “可是,你走了,就不会再理我了。”君纬一双桃花眼一眨不眨的瞅着她,那模样,仿佛被抛弃的小狗一般,可怜的不得了。

    戴菲菲却露出一抹冷笑,“君大少,你还担心没有女人理你吗?只要你一个电话,来理你的女人多的是,我就不想凑这个热闹了。”

    “可是,我只要你,菲菲,对不起,你原谅我,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不厚道的事,我承认我是个混蛋,可是,那都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晚上,萧宠打电话给他说,他对戴菲菲父母做的那些事,戴菲菲都知道了,所以,戴菲菲这会儿才这么恨他,讨厌他!

    “停,君大少,那些都是你的事,和我无关,ok?你喜欢谁,想和谁在一起,不用和我说,也不用和我交代!还有,以后,你的事,不要再来找我!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戴菲菲决然的说,使劲儿的想要挣开君纬的手。

    君纬一听她这话,顿时急了,也不管身上才包扎的伤口,一把抱住了戴菲菲,他知道,今天他要得不到这个女人的原谅,以后,他都没有机会了!

    “菲菲,对不起,对不起,你原谅我,我答应你,以后再不会做那种事了,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发誓,我一定好好的对你,对你爸妈,我要再做那些对不起你的事,我就是王八羔子!”君纬抱着戴菲菲,急急的道歉。指天发誓,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这个女人!

    “君大少,你放过我吧,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我想要的,是一个平平凡凡的男人,可以给我安定的生活,仅此而已!你的世界,不适合我这样的人!”戴菲菲挣扎不开,终于放弃了,语气却前所未有的严肃!

    君纬一听,自己这么低声气的求她原谅,她还是不肯给他机会,心中忽然生出无限的怒意来,“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君纬几乎咬牙切齿了,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

    戴菲菲听出他的怒意,冷笑两声,“君纬,我再说一次,我们分手,分手,以后,你别再找我!”说完之后,戴菲菲忽然使劲儿的推搡着君纬。

    君纬死死的箍着她,就是不放手,无赖的说:“休想,我不同意分手!”

    戴菲菲一听,也火大了,这男人怎么就说不通呢,他脑子有病啊,干嘛一直缠着她啊!

    “君纬,你脑子有病啊,我说了,我们分手,分手!”戴菲菲低吼起来。

    她这样一吼,君纬只觉得胸膛里的怒火一子爆发了,将他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一般。

    他猛的撑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准确的擒住她的唇,用力的吻了起来。

    戴菲菲瞪大了双眼,气得脸都红了,这个色胚,居然强吻她。

    君纬,你死定了!

    戴菲菲不管不顾的用力一咬,血腥气顿时弥漫在两人口中。

    君纬吃痛,却依然不放开她,不仅如此,抱着她的力道更大了,吻得更深了,疯狂的吮吸着、舔弄着,恨不得将她吃去一般。

    戴菲菲拼命的挣扎着。

    君纬却忽然用力一带,将戴菲菲拉到了床上,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

    吻,激烈狂狷,带着勃发的怒意,带着害怕失去的恐慌,带着深深的无奈。

    君纬这么多年,游戏花丛,那吻技,可不是一般的,这会儿他是打定主意,要征服身的女人,就吻得越发的得劲儿了。

    戴菲菲当然不是君纬这种花丛浪子的对手,片刻功夫,就觉得头晕目眩,呼吸都困难了,理智也慢慢的被抽离了一般,终于停止了挣扎。

    “傻妞,不会呼吸了吗?”君纬看着她涨红了小脸,终于柔软了身子,宠溺的说。心中却暗自高兴,尼玛,早知道这方法管用,他早就该吻得她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哪里还用得着使用苦肉计啊。

    戴菲菲刚反应过来,君纬的吻再次落了来,密密麻麻,缠缠绵绵,再次抽离了她的神智!

    ……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