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君家大宅,热闹非凡。

    君家是真正的高门大户,从君纬的爷爷白手起家开始,经过君纬父亲的努力,君家财力雄厚,加上,如今君纬的叔叔官途光明,权长财势,如今的君家,在东余市是当之无愧的豪门世家。

    戴菲菲坐着君纬那辆低调的大众车进了君家大宅之后,看着那豪华的别墅,恭敬的仆从,心忽然紧了。她后悔了,她不该来的,这不是童话,也不是小言情,更不会有灰姑娘的故事。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紧张,君纬忽然伸出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别怕,放松,一切有我。”

    戴菲菲眉头一皱,没有说话,心中一横,算了,死就死吧,反正她又不是巴着君纬要嫁给他,他的家人不喜欢她也无所谓,她正好可以甩了他!

    谁知道,一刻,君纬却扳过她的脑袋,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戴菲菲挣扎,狠狠的推开他,怒目而视。

    君纬却笑嘻嘻的说:“这样就不紧张了吧?”

    戴菲菲一愣,嗯,倒是,她这会儿只有怒意,真是不紧张了。

    “好了,我们去吧。”

    君纬说着了车,然后从车子的后备箱里拎着几个盒子,戴菲菲眉头一皱,她都没有想到买礼物什么的,这个男人却还记得帮她讨好父母?戴菲菲不禁深深的看了君纬一眼,这个男人,真的那么喜欢自己吗?

    “怎么了?走吧。”看着戴菲菲呆愣的样子,君纬上前,握住她的手,低头在她脸上落一吻。

    君家大宅的客厅这时候很热闹。

    三个方向的沙发上走坐满了人。君家老爷子,坐在主位上,老爷子七十多岁,但是,看起来精神很好,他的身边,小孙女抱着他的胳膊,亲昵的靠在他,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老人哈哈大笑。

    左边的沙发上,坐在君纬的父亲和母亲,两人一人一杯茶,都沉默着没有说话,他们的对面,坐着君纬的叔叔,正看着报纸。

    君纬领着戴菲菲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家人都坐在沙发上,将手中的礼物递给侯在一边的佣人,君纬拉着戴菲菲走向了君家人。

    这时候,君家人也看到了他们,各人脸上都露出不一样的表情。

    君家老爷子脸上一脸的探究好奇,君纬父亲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看起来很温和,君纬的母亲则是一脸的鄙夷之色,君纬的叔叔虽然也是笑着的,但是,那笑却不达眼底,而坐在老爷子身边的小姑娘,君纬的堂妹却已经站了起来,笑眯眯的走到两人面前,上打量着戴菲菲,“哥,这就是菲菲嫂子是不是?”

    一声嫂子让戴菲菲顿时红透了脸。

    君纬笑着点头,然后为戴菲菲介绍了起来。

    戴菲菲礼貌的一一打过招呼,然后被君纬拉着,两人挤坐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

    “戴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啊?”君纬母亲忽然开口了,她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是,戴菲菲却觉得那笑,是那么的不怀好意。

    君纬见母亲的语气不太好,担忧的看向身边的女人,却见她神色坦然,他当然不知道戴菲菲心中存了如果君家人为难她,她就直接趁机甩了君纬的打算。

    “我在x安公司做保险经纪。”戴菲菲不卑不亢的说,她工作养活自己,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丢人的。

    君纬母亲一听,脸上的鄙夷之色更甚了,“原来是个卖保险的啊。”

    这语气顿时让客厅里的气氛冷了来。

    君纬一听,首先就不乐意了,他好不容易将人带回来了,先前也给自己的母亲说过了,当时,母亲虽然不乐意,但是也没有说什么,他没有想到,这会儿当着大伙儿的面,母亲居然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菲菲是什么脾气,他非常清楚,他真怕她一个忍不住,和他妈闹起来,所以,他赶紧抢先开口:“妈,你干什么啊?”

    “没干什么啊,随便问问,聊聊了。”君纬母亲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着又看向戴菲菲,“不知道戴小姐的父母是干什么的啊?”

    戴菲菲虽然心中不悦,但是,看着君纬在维护自己,也就没有发作,维持着基本的礼貌,“我爸妈现在都退休在家。”

    君纬母亲再次瘪瘪嘴,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那语气,那神态,满满的都是对戴菲菲的不屑。

    客厅里,一时间安静了来。

    这种安静让戴菲菲非常的不自在,她觉得这会儿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好了好了,吃饭了吃饭了。”这时候,一个清亮的声音从餐厅门口传来,只见一名穿着优雅的女士站在那儿,面上带着和善的笑容,看到戴菲菲的时候,上打量了一,接着笑道:“戴小姐吧,欢迎欢迎,我是小纬的二婶。”

    君纬的二婶,官太太,长袖善舞,虽然不知道她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戴菲菲还是感谢她打破了这一室的沉静,所以,戴菲菲微笑而礼貌的打了招呼。

    “好,去吃饭吧。小丫头,走吧。”老爷子发话,还特意的叫了戴菲菲,这让戴菲菲微微意外,抬头看去,却见刚才还觉得威严的老人家,这一刻笑得温暖和善。

    一顿饭,戴菲菲吃得很沉闷,没有说话,君纬细心的帮她布菜,在她耳边细声的说话,关怀备至的样子。

    终于吃完了饭,君纬的二叔二婶和堂妹都离开了,君老爷子也上楼休息了,君纬父亲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让君纬去书房。

    君纬万分不放心,看看戴菲菲又看看母亲,不放心让戴菲菲单独和母亲相处。

    君纬母亲见状,眉头一皱,“你爸叫你,你还不上去,我又不是豺狼虎豹,难道还会吃了她?”

    君纬听了,笑道:“知道了知道了,妈,你和菲菲好好的聊聊。”说着,拍拍戴菲菲的手,在她耳边低语道:“乖乖等我,一会儿我们就回去了。”

    戴菲菲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君纬见她乖巧的样子,心中欢喜,低头在她脸上亲吻了一,这才离开。

    被偷袭成功的戴菲菲面色顿时变得通红,意识的看向君纬的母亲,果然见她脸上的鄙夷之色更甚了。

    戴菲菲也不在意,端着佣人送来的白开水,满满的喝了起来。

    君纬母亲静静的打量着她,客厅里的气氛变得诡异无比,谁也没有说话,君纬母亲不开口,戴菲菲更不会主动开口,说实话,她对君纬母亲的印象真的很不好,毕竟第一次见面两人就是吵架开始的,这会儿看彼此都不顺眼。

    “戴小姐,人呢,要有自知之明。”君纬母亲终于开口了。

    戴菲菲眉头一皱,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后话。

    “我家君纬呢喜欢玩儿,爱玩儿,这么多年,他交往的明星模特数不胜数,可是,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管他呢?因为我和他爸都了解他,他玩儿归玩儿,但是,从来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君纬母亲说到这里,忽然停了来。

    戴菲菲眉头一直皱着,没有舒展开,也没有说话,只是心中微微诧异,诧异于君纬父母这种放养性的教育方式,儿子被养成花心大少,花边新闻一大堆,他们却一点儿也不在乎。

    君纬母亲见戴菲菲不动声色,再次开口:“建业陈家有一位千金小姐,比我们君纬小两岁,两人是很谈得来的朋友,君纬可能没有告诉你,再过三个月,等陈小姐从英国回来,他们就要举行订婚仪式了。”

    戴菲菲一听,忽然觉得胸口堵堵的,特别不舒服,那种憋闷的感觉让她觉得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了一般。

    她眼中一瞬的变化没有逃过君纬母亲的眼睛,她笑着说:“陈小姐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从英国留学回来以后,就会进他父亲的公司帮忙,她是建业唯一的继承人。”

    门当户对吗?很好!这些都无所谓!戴菲菲心中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用在意,反正她又不喜欢君纬,这样更好……

    可是,虽然不断的做着心理建设,可是,她心中还是愤怒,那个男人,口口声声的说着认真,可是,如果她今天不来,她都不知道三个月之后,他就会和别人订婚,那个男人,简直是太可恶了。

    “戴小姐,你要知道,君家少夫人这个位置,不是谁都可以坐的。”君纬母亲意有所指的说。

    戴菲菲深呼吸又深呼吸,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君太太,你放心好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缠着你儿子。”戴菲菲说着将手中杯子里的水全部喝完,然后不再说话,静静的等待着,虽然她很想离开,但是,她不想让别人觉得她是落荒而逃。

    她,要在今天,要在君家老宅,当着君家人的面,和君纬说清楚!

    君纬母亲很意外,她满以为她这样说了之后,戴菲菲就会狼狈的离开,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那么镇定自若的坐在那儿,心中对戴菲菲不禁越加的鄙夷了,她话都说到那个份儿了,这个女人居然还不离开,真是不要脸。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