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纬来的时候,就看到戴菲菲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他母亲坐在她的对面,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诡异无比。

    君纬眉头一皱,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觉。

    “菲菲。”君纬温柔的喊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自个儿的母亲,“妈,我先送菲菲回去。”

    君纬母亲点点头,“嗯,去吧,路上小心。”说完之后,又看向戴菲菲,“戴小姐,次再来玩儿。”那客气的模样仿佛真的欢迎戴菲菲次光临一般。

    戴菲菲嘴角勾起一抹笑,演戏,这一家人都会演戏啊!

    她推开君纬伸过来的手,眼神儿冷漠的看着君纬,深吸一口气,然后看向君纬的母亲,“君太太,还请你做个见证。”

    君纬母亲见她这样说,心中一跳,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君纬一见戴菲菲的神态和她说话的语气,心中同样升起不好的感觉,他肯定,他离开的这么一会儿功夫,他老妈肯定说了些什么,刺激到他的妞了。

    “君纬,今天当着你母亲的面,我和你说清楚,我们分手,你以后不用来找我,也别给我打电话。”戴菲菲的语气非常的认真,虽然胸口闷闷的很难受,眼中也觉得酸涩难当,可是,她依然挺直了脊背,昂着头,一脸高傲的说。

    君纬的母亲没有想到这女人居然会这样做,当着她的面,在君家,这样光明正大的甩了她儿子!

    君纬一愣,接着,怒了!

    他转头,狠狠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如果那不是生他养他的亲生母亲,他肯定一拳招呼上去了。

    戴菲菲说完之后,拿起自己的包包,礼貌的对君纬的母亲笑了笑,“君太太,我先走了,今晚打扰了。”说着,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

    君纬这才反应过来一般,“妈,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

    君纬母亲不在意的耸耸肩,“没说什么啊,就随便聊聊。”君纬母亲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

    君纬低声的咒骂了一声,转身追了出去。

    看着他快速离开的背影,君纬母亲却冷哼一声,然后转身上了楼。

    ……

    戴菲菲没有走多远,君纬就追了出来,二话不说,将她抱起就扔进一辆骚包的跑车上,不顾她的怒视发动了车子,然后离弦的箭一般冲出了君家老宅。

    “麻烦送我回家。”戴菲菲没有矫情的说要车话,君家老宅所在的地方,不通公交,出租都是招不到的,她才不想自己走回去呢。

    “我妈给你说什么了?”君纬黑着一张脸,语气不太好,他是被她那么郑重的说分手给刺激到了。

    试想一,他千方百计的将她带回家,还说服老爷子同意他们的事,刚才在书房,给老爹也做通了思想工作,可是,来,这女人就给他说分手,尼玛,那种你一直在努力,对方却无所谓的态度,彻底的让他怒了。

    可是,他也是个冷静的主,虽然气愤戴菲菲这么轻易的又说分手,但是,他也知道,一定是他母亲说了什么,不然,她不会那么干脆的说分手。

    “很重要吗?你母亲说的都是事实,我觉得她说得对,仅此而已!君纬,我们能不能不折腾了,你过你富二代、富三代的生活,我过我简单的生活,我们不合适!”

    “我问你我妈说了什么?”君纬大吼了起来,那愤怒的样子仿佛要吃人一般。

    戴菲菲被他吼得一愣,看着这个愤怒的男人,她忽然觉得莫名其妙,他还吼上她了,他自己隐瞒马上要订婚的事,她都没有说什么,他凭什么吼啊!

    “君纬,我不想和你吼,要么送我回家,要么我车自己回家!”戴菲菲说完之后转头看向窗外,不再看他。

    君纬心中那个怒啊,他一面生气自个儿母亲在戴菲菲面前乱说话,一面又起戴菲菲这种无所谓的样子,她心里难道就没有一丁点儿喜欢他?

    这个认知让君大少觉得心肝脾肺肾都痛了,这女人!

    正当戴菲菲闭上眼睛,打算休息一会儿的时候,车子猛然停了来。

    她倏地睁开双眼,一刻,腰间一紧,就被君纬大力的捞到了他怀里。

    “你干什么?”戴菲菲惊呼一声,这才发现,君纬将车停在了一条小路上,周围都是树,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君纬没有说话,直接的堵住了她的唇,双手固定住她的身子和头,狠狠的吻着,用力的碾磨着,那力道,似乎要将她整个人的拆开吞去一般。

    戴菲菲拼命的挣扎着,“唔唔”的拒绝着,可是,女人天生力气不如男人,何况在这里狭小的地方。

    这个吻,激烈而狂狷,被动承受的戴菲菲片刻之后就被吻得浑身发软,脑袋发懵了。

    缺氧的大脑当机的后果就是当她被男人抱到后座时,清醒过来,已经迟了……

    吃饱喝足的男人看着怀里昏过去的女人,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狠心的女人!”

    ……

    第二天,戴菲菲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了,躺在床上,她觉得浑身的各种痛,那种仿佛身体零件儿都被拆散重装的痛苦让她呻/吟出声。

    脑海里自动的回放起昨天晚上的情景,本来怒气冲冲的她,在车上被男人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回家之后,在给她洗澡的时候,又在浴室被吃干抹净,最后,好不容易上了床了,她是彻底的没有了力气,浑身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了,可是,那个坏男人却还要折腾她,变着法儿的挑逗她、引诱她,即使她一动不能动了,他依然不放过她……

    想到昨晚男人的兽行,戴菲菲心中就升起一股无力感。

    不过,心中的更多却是对自己的恼恨,明明知道他马上就要订婚了,她还是受不了男人的诱惑……

    “宝贝儿,醒了。”熟悉的声音在背后想起,一刻,她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戴菲菲看着近在咫尺的放大面容,心中忽然觉得酸涩难当,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看着戴菲菲忽然落泪,君纬一子慌了,“怎么了?是不是还痛?”

    戴菲菲一听这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抡起小拳头狠狠地垂在他的胸膛之上,“滚!”

    “对不起对不起,宝贝儿,昨晚是我不好,可是,谁叫你说那样的话来刺激我,你明明知道,我对你有多认真……”君纬一边说,一边握住戴菲菲手,然后低头亲吻她的手背,桃花眼中满是深情。

    “起开!”戴菲菲听他说认真,心中的火顿时又起来了,“认真?认真三个月吗?那三个月以后吗?”

    “什么三个月?”君纬一脸的茫然,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我妈到底和你说什么了?妞,她都是胡说八道的,你千万别相信她。”

    戴菲菲见君纬这样说,冷声道:“她说你虽然在外面花,玩儿,但是,却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君纬听戴菲菲这样说,再次亲吻了一她的手,“嗯。这点我老妈倒没有说错。”

    谁知道戴菲菲的脸色一子就沉了,“你妈还说,三个月后,你和建业的董事千金就要订婚了。”

    君纬脸上的笑容一子僵住了!

    戴菲菲见状,也没有推他,她要看看这个男人还能怎么演戏。

    谁知,君纬忽然笑了起来,他用力的抱紧了戴菲菲,头埋在她的胸前,笑得异常的欢实。

    这倒轮到戴菲菲诧异了,这个男人不是该对她解释什么的吗?不是应该说那是什么父母之命,他从来不喜欢那个千金小姐,他们订婚只是商业上的一种的需要什么的吗?

    “喂,你笑够没有?”戴菲菲这会儿没有穿衣服,男人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胸口的肌肤上,让她觉得全身都开始发烫了。

    “原来我妈居然说的是这个。”君纬笑着抬头,脸上阴霾尽去,看着戴菲菲的眼神满是宠溺之色,“妞儿,一会儿给你看个东西,现在,先起来吃点儿东西,小懒猪,你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君纬说着就抱起戴菲菲坐了起来。

    “嘶”这样一动,戴菲菲觉得体一阵拉扯的痛。

    君纬一看戴菲菲皱着脸,顿时,心疼了,“对不起,宝贝儿,昨晚是我不好,没有控制住……”

    “禽兽!”想到昨晚的荒唐,戴菲菲就面色发红。

    软玉温香在怀,平时凶巴巴的女人这时候那羞涩的小模样,让君大少顿时又起火了……

    赶紧扶着她坐好,君纬才出去端吃食。

    吃饱洗好之后,戴菲菲终于觉得浑身舒服了点儿,可是,她还是不想动。

    这时候,君纬拿着笔电坐到她身边,“妞儿,给你看个东西。”

    想到刚才他那怪异的笑,戴菲菲就知道他要给她看的东西,一定是关于那位陈家千金的。

    很快,屏幕上露出一个女孩子面容来。

    “君哥哥,今天怎么有空找我了?”女孩子虽然长得不是特别的漂亮,但是,却特别的甜美,一笑,就露出两个酒窝,是那种特别能激起男性保护欲的小女人。

    戴菲菲心里忽然觉得酸酸的,这位,肯定就是那位陈家千金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