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君纬母亲却笑眯眯的说:“儿子。这次可不是妈在搞什么。”说完之后。推了身边的美女一。

    那女人羞答答的站起來。“君少。”

    “你谁啊。”君纬不耐烦的说完之后坐到了戴菲菲身边。连一个眼神都沒有给那位美女。

    戴菲菲一听他这话。眨巴了两眼睛。这什么情况。君纬不认识这位美女。还是他故意在自己面前装不认识。

    那美女一看君纬的态度。眼中顿时浮起一片水雾。她一直对自己的外貌很自信。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是。比起君大少身边的戴菲菲來说。她自认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可是。为什么君大少进來之后就只看着那个臭女人呢。

    “君少。”美女又娇娇的叫了一声。语气中带着点儿可怜兮兮的调子。让人听了心生不忍。

    “宝贝儿。饿不饿。要不要先吃东西。妈。你呢。要吃东西吗。”君纬完全无视了美女。

    君纬母亲见儿子这么不将美女看在眼里。脸色也一子不好了。

    而他身边的戴菲菲这时候也挣脱了他放在肩上的手。“还是先问问这位小玲小姐想要吃什么吧。她如今可怀着你们君家的孩子。”

    戴菲菲语气很淡定。可是。落在君纬母亲的耳朵里。却有了那么一丝不易察觉的酸味儿。她心中高兴。这个女人看起來无所谓的样子。还是吃醋了。哼。

    君纬愣了一。手再次放在了戴菲菲的肩膀上。心中顿时升起不好的感觉。他转头看向他的母亲。却见他的母亲笑眯眯的样子。然后冲他点点头。

    君纬顿时觉得满头黑线。“妈。你搞什么啊。你别说这女人有了我的孩子啊。”开什么国际玩笑。他自从和戴菲菲在一起之后。就沒有沾染过别的女人。这女人是圣母玛利亚吗。一个人也能捣鼓出孩子來。

    谁知。他却看到他亲爱的老妈居然真的点点头。

    君纬一子炸毛了。“妈。你觉得这么玩儿有意思吗。”随便找个女人说有他的孩子。要塞给他。她还是不是他妈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觉得这是玩儿吗。”戴菲菲忽然开口了。语气淡然的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一般。是的。她已经开始置身事外了。

    听着戴菲菲这样的语气。君纬心中一跳。

    那位美女这时候终于再次开口了。语气委屈得不得了。“君少。上次在南少的生日派对上。你说喜欢我的。然后。那晚。我们……”

    美女的话沒有说完。但是。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他君大少。睡了人家。如今。人家怀了崽子。要他负责了。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是真聪明啊。

    她知道君大少从來都是个花心的。她怀孕了。如果找上君纬。很可能得到就是一笔钱。然后带着她将孩子打掉。可是。她聪明的直接找上了君纬的父母。对老一辈來说。这可是孙子。是他们期盼已久的。于是。不管怎么说。君纬的父母都会管这事。她就能母凭子贵。坐上君家少奶奶的宝座。

    戴菲菲深吸一口气。终于想了起來。那是君纬这段时间唯一沒有回來的一个晚上。

    呵呵。仅仅一个晚上……

    戴菲菲心中说不出來是什么滋味。她想说点儿什么。可是。她真的怕她一开口就泄露自己的情绪。于是。她低着头。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第一时间更新

    而君纬却直接傻了。不过。他第一反应就是转头看向身边的女人。看着她低着头。不言不语的样子。心中猛的疼痛了一。也不顾对面的母亲了。直接抱住戴菲菲。起身就离开了。

    君纬的母亲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儿子居然是这么个态度。什么不说。直接抱着那个女人就走了。

    那美女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可怜巴巴的转头看向君纬的母亲。一副柔弱的样子。

    君纬母亲一看。心中将戴菲菲骂了八百遍。接着。轻声的安慰起那美女來。

    ……

    戴菲菲沒有挣扎。她不是不想挣扎。只是觉得累了。

    这个男人。原來从來都沒有变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晚上而已……

    看着怀里不言不语的女人。君纬的心彻底的不安了。“菲菲。你相信我吗。”

    戴菲菲还是沒有说话。相信。他值得相信吗。

    “放我來。我自己走。”戴菲菲语气很平静。仿佛什么都沒有发生一般。但是。那语气也很冷。冷得让君纬心惊。

    “菲菲。你相信我。我……”

    “那你说。那天晚上。你有沒有和那个女人睡。”戴菲菲仰头。看着男人的眼睛。认真的问。

    君纬却一子沉默了。那晚。他……

    看着他的沉默。戴菲菲冷笑一声。猛力的挣扎了一。脱离了男人的怀抱。然后狠狠的踩了男人一脚。转身快速的离开了。

    君纬被踩得呲牙咧嘴。看着女人决然而去的背影。他狠狠的骂了一声娘。

    ……

    戴菲菲原來以为自己终于解放了。终于甩开那个男人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一个人回到家。看到门口鞋架上的男式拖鞋。她一子哭了起來。

    她承认。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是爱着那个男人的。她想过要和男人在一起的……

    温水漫过她的头顶。她在水里。尽情的落泪。落泪……心中不断的告诉自己。结束吧。一切都结束吧。这样也蛮好。她不用老是担心。担心那个男人会变心。这样也很好。很好……

    而这时候的君纬。心中那个郁闷啊。两个月前的事。她问。他想一而已。她就以为他背叛她了吗。他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想到戴菲菲一直以來对他那种若即若离的态度。他心中一片苦涩。可是。苦涩又怎么样。谁叫他就是喜欢上了那么一个女人呢。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女人这时候在气头上。他如果找去的话。迎接他的可能就是她的拳头。

    解决问題。要从根源上开始。这一向是君纬的处事原则。

    想要挽回他的女人。那么。就应该彻底的搞清楚。那个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君纬坐在车上。仔细的回忆着两个月前的那个生日宴会。那天。他记得他是沒有回家。但是。他也清楚的记得他沒有和任何一个女人睡过。那晚。是请了一些小模特和明星。他们玩儿镖决定女人归谁。那天大家喝得有点儿多。他将那个女人送到房间之后。就自己另外找了一个房间睡觉……

    想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君纬一个电话打了出去。第一时间更新 “南子。问一。你生日那天。是谁睡了我带走的那个女人。”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好一会儿。“君少。两个月前的事儿了。谁还记得啊。”

    “那快他妈的去问问。看是谁睡的。尼玛。那女人大着肚子找上门來。”君纬气闷的大吼了起來。

    对面安静了一瞬。接着。传來男子的爆笑声:“恭喜君少。喜当爹啊。哈哈哈。”

    “还笑。赶紧给老子问清楚去。谁的种。自己出了认了。别他妈的栽在老子身上。”君纬火大的吼完之后。直接挂了电话。

    回到君家大宅的时候。君纬的脸前所未有的黑。听到那个女人就住在君家之后。他的脸更黑了。还沒有进家门。直接又出了门。

    君纬母亲刚刚楼就看着他要离开。赶紧出声叫他。谁知。君纬却理也不理。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君纬在车上一直转悠。转悠到天黑。他还是去了他和戴菲菲这段时间同居的小。

    敲了敲门。“菲菲。是我。我们谈谈。好不好。”

    可是。敲了半天。里都沒有动静。君纬无奈极了。这个女人。这会儿肯定还在生他的气了。

    “菲菲。你听我说。那个女人和我真的沒有关系。你相信我。”君纬解释了之后。里依然沒有动静。他无奈的叹息一声。靠在门上。心中无边的烦闷。

    其实。这时候。戴菲菲并不在家。她楼买东西了。回去的时候就看到君纬的车子。所以。她直接转身走了。她不想在看到那个可恶的男人。

    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最需要的是。是朋友。

    于是。戴菲菲去约了沐小小。

    而沐小小的心情也不好。两个心情同样不好的女人聚在一起。少不了对男人一顿的臭骂了。

    可是。骂过之后又怎么样。就能平复心中的酸楚了吗。

    不能。所以。戴菲菲还是难过。还是不舒服。

    和以往一样。她再次选择了逃避。不见那个人。不听那个人。将那个人彻底的从自己的世界里挖出去。

    君纬悲催的发现。他的女人。又不见了。

    他知道他在躲她。可是。让他更郁闷的是。南子打电话告诉他。沒有人站出來认那晚的事。知道这一茬之后。君纬再次骂了娘。尼玛。只睡不负责啊这是。

    而君家将那个女人安置在君家。那态度更让他郁闷。这是想干什么。逼他就范吗。

    不过。好啊。留就留。等孩子生來。他马上去做dna。他就不信。到时候那个女人还能赖着他。

    可是。孩子要生來还有好几个月。他等不及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