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云少楼诺诺的唤了一声,眼中一片犹豫之色。

    云若曦转过头,眸底一片冷冽,“云少楼,你给我记好了,你是云家的男人,而云家的男人绝不会对任何人低头!明白吗?”

    这句话让云少楼顿时清醒过来,自己怎么那么废物,被叶旋的三言两语给唬住了!

    他顿时巍然而立,仰起头,道,“姐,我知道了!”

    这时,一阵杂乱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云若曦抬眼一瞧,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焦急而来,急的满头的大汗,此人便是维护帝都治安的郭兴!

    郭兴一听说有人在街上斗殴就头疼,盛罗国尚武,在街上决斗打架是家常便饭,所以他每日的工作量很大,而一听斗殴的双方,他更加头疼,一个是叶将军的大公子,一个是云将军得独子,妈呀,官大一级压死人,而这两个人又不止比他大一级,两方都得罪不起,真是左右为难!

    郭兴从马上跳来,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叶旋,神色一变,云少楼竟然能将一个五级召唤师修理的如此惨烈,恐怕战气已经突破了九级!

    真是后生可畏呀。

    再看一眼云少楼和云若曦,他的脸顿时黑了,这姐弟俩没事儿人似的说说笑笑,好似打伤叶旋的人分明不是他!

    “那个……云小姐,云少爷……”

    云若曦一扭头,见是郭兴,立即表现惊讶状,“呀,郭伯伯,你什么时候到的呀?”

    郭伯伯?

    云将军得爱女称自己伯伯,简直受宠若惊!不过依他的年纪,做她伯伯的确合适。

    郭兴立刻不好意思的笑笑,艰难的道,“我听属来报,说您和叶家公子发生了争执,叶家公子还被云公子打伤了……”

    云若曦嘿嘿一笑,无所谓的道,“郭伯伯,舍弟只是和叶公子切磋而已,叶公子技不如人受了重伤,这也不能怪舍弟呀,再说,盛罗国国法,双方决斗,生死随天定,舍弟尚能留叶公子一口气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郭兴的额头上立刻冒出冷汗,这还是过去那个花痴么?怎么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还懂得国律!

    云若曦的话句句在理,郭兴也只能点头答应,“是是是,云小姐说的极是,可是国律归国律,这叶公子毕竟是受伤了……”您老是不是该负点责任哪……

    云若曦腹黑的勾了勾唇角,眨巴眨巴无辜的大眼睛,道,“郭伯伯,既然受伤了就得快速治疗,你看叶公子都吐血了,再晚点说不定就嗝屁了!没错,人是少楼打伤的,可若是这人在你手上死掉了,叶将军会找谁呢?”

    郭兴犹如醍醐灌顶一般醒悟过来,对呀,自己决不能让叶旋出事!

    于是,他快速的命令手,“你们几个,还在那杵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叶公子抬回叶将军府邸!快点快点!”

    几个侍从七手八脚的抬人,这一折腾,叶旋又接着吐了几口血,整个人直接晕死过去!

    郭兴见状,彻底风中凌乱,一张脸惨败一片,此时,云若曦低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郭伯伯,你公务繁忙,今日之事,不过是一场普通的切磋而已,不值得你这么花心思处理,你说是不是?”

    郭兴微微怔了一,随后拍了一脑门,对呀,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切磋,自己交给随从处理便是,何必浪费时间呢!这样,既不会得罪叶将军,自己也脱身脱得一干二净!

    好主意!

    于是,郭兴吩咐人直接将叶旋送回叶将军府上,自己骑上马转身溜了……

    微眯着眼,云若曦瞧着随人群渐渐远去的火红巨兽,嘴角勾起一弯不易察觉的弧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少楼搓着拳头,显而易见还在为刚才胖揍叶旋的事兴奋。

    云若曦瞧也不瞧神经紊乱状的云少楼,面无表情的径自上了马车。

    “还不快走?”云若曦一声娇喝。

    云少楼蹦蹦哒哒的跳上马车:“好!好!这就走!”

    一上车,云少楼便两眼放光的扯过云若曦的衣袖,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姐,你不会是中级召唤师吧?”

    云若曦白了云少楼一眼,“不是!”

    “怎么可能!你用在我身上的惩戒加强明明就是中级召唤师的技能!”云少楼猛地睁大双眼!

    “姐,你……难道已经是高级……”云少楼不敢置信的盯着云若曦,兴奋地说不出话来。

    云若曦微微欠身不置可否,拿出一颗果子,咔哧咔哧的咬起来,懒得搭理已经接近癫狂的云少楼。

    回到将军府,云若曦闪身便进了自己的小院,大堆大堆的药材直接丢进文武鼎。养颜丹么,太简单了点。

    云少楼谄媚如狗熊般屁颠屁颠的在云若曦身旁端茶倒水,唯独不敢吱声,惹得云若曦一阵阵的皱眉,想哄这位不知所谓的二世祖出门,看到这货的熊样又有点不忍心。

    “哈哈哈哈!臭小子!”

    伴随着阵阵狂笑,一个人风一般的冲进云若曦的小院,神情得瑟,面色潮红,仔细一瞅,不是云景是谁!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一个上前大力的将云少楼抓在怀中,直扯得云少楼一个劲儿的龇牙咧嘴。

    “太给老子长脸了!果然是老子的种!哈哈哈哈!”

    真是老天开眼,最近云家桩桩件件都是喜事,云景已经好些时候没有这么舒坦过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不,刚了朝回来就听到街上人们神乎其神的疯传云家世祖暴揍叶家公子。这让云景很长脸啊有木有!

    “爹?”云少楼嘿嘿笑着,看着已经得意到不行的亲爹,顿时觉得自己也伟岸了不少!

    云景一吹胡子,哈哈大笑着狠狠的掐了一把云少楼的脸,从袖子里抖出厚厚的一叠银票递给云少楼,“好小子,叶家那小子被你揍得够呛,明天上朝有那叶家老儿好看了!舒坦,真是舒坦!这点银票是奖给你的!”

    云少楼瞬间化身钱迷哈巴狗,接过银票叠也不叠的塞进腰包,浑然一副二世祖模样。

    这一老一小实在太丢人,云若曦直觉不敢直视。

    “我说爹,你们俩联络感情的话换个地方怎么样?”云若曦挑挑秀眉,实在忍无可忍的了逐客令。

    “啊,哈!好好!耽误若曦炼药了,哈哈哈,为父这就走,这就走!”云景丝毫不介意云若曦不耐的态度,转而又拍着云少楼的肩膀耳提面命道,“小子!以后就这么干!”

    “嘿嘿,好说好说!”云少楼面也不红无比抖擞的说。

    “丫头你专心炼药,爹不打扰你了啊,哈哈哈!”说罢,云景哼着小调迈着阔步离开了小院。

    云若曦收了心火,将炼好的养颜丹一股脑收进小瓶,瞅着一脸兴奋的云少楼,嘴角一翘扬起一弯弧度,“拿来!”

    “什么啊?”云少楼睁大双目。第一时间更新

    “兜兜里那一沓子。”云若曦一扬头瞅着云少楼微鼓的袖口,面无表情的说。

    云少楼赶忙捂着口袋,嘴角一阵抽搐,“姐,那是老头儿给我的……”

    云若曦一挥手打断云少楼,“以后还想要丹药么?”

    云少楼点头如捣蒜,“要!”

    “兜兜里的!”

    “姐……”一阵哀嚎。

    “好吧,转身向后转,咕隆出去!”

    “呜呜呜……”云少楼无奈着颤抖着将兜兜里厚厚一叠票子掏了出来,瞬间有种过路财神的觉悟。

    “全部么?”云少楼依旧抱着些许期望留那么几张。

    “全部!”云若曦点点头。

    云少楼的心在淌血,怎么办,谁让老姐这么铁血这么牛掰呢……唉!

    “看在你孝敬尊长的份上,姐姐也赏你一张,回去买个糖果什么的。”云若曦看着云少楼吃瘪的样子,从厚厚的一沓银票中抽出一张递给云二少爷,十分满意的拍拍云少楼的苦瓜脸,恩,孺子可教也。

    “小姐,靖南王着人送来了帖子。”小翠急急的进来禀报,神色说不出的怪异。

    “靖南王?他送帖子来做什么?”云若曦满腹狐疑的接过帖子打开来,随意瞭了一眼,神色怪异的拧了眉。

    喝茶?什么状况?

    要讨回那口鼎?仿佛没那个必要吧?要是他想讨回的话,当时就不会那么痛快的让自己搬回来了。

    那是为何?

    挠挠头,云若曦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缘由。

    管他呢,家中好茶多得是,谁爱去谁去。

    “小翠,王府的人还在么?”

    “在的,小姐。”

    “还回去。”云若曦抓起一把瓜子嗑着,随意的将帖子塞回小崔的手里,样子十分纨绔,“就说本姑娘没兴趣。”

    “好嘞,奴婢知道了!”小翠忍着笑意接过帖子,风也似的出小院。

    “怎么样?云家二小姐答应了吗?”东浩南见小厮从将军府回来便忙叫进书房,紧张的问。

    “额,这个,王爷……”小厮有些吞吞吐吐。

    “恩?”东浩南眉头意识的皱起,“怎么?”

    “小翠姑娘说,云家二小姐她,她说……没兴趣……”小厮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听不到。

    “什么?”东浩南倏地睁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小厮,脑海里又浮现出云若曦那张毫不出色,甚至有些丑陋的脸,可就是这样张脸让他恍惚了。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