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一直喜欢着自己么?东浩南不能理解,可那次之后,她眼中的漠视让他极为难受。

    小厮去将军府送帖子的时候,自己满心的期盼,听闻云若曦不来赴约,自己又心中酸涩,这是怎么回事!

    东浩南沉默的紧抿着嘴,捏着帖子不发一言。

    小厮紧张的手心冒汗,这样的王爷,从来没见过。

    良久,东浩南转身到几案边提起笔,郑重的重新写了一张帖子,忽略小厮诧异的目光,交到他手里,“这个,明日一早送到将军府上。”

    “额,好!”小厮小心的收起帖子,抬头紧张的向四周张望,王爷这是被什么勾了魂么……

    翌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小姐,靖南王又派人送来了帖子……”小翠实在是摸不着头脑,伸手欲将帖子递给云若曦。

    云若曦慵懒的挂在两棵树中间的吊床上,也不接过帖子。

    “饮茶?”

    “这个,没错是饮茶……”瞧着自家小姐波澜不惊的样子,小翠有些犯晕。

    虽说那件事后小姐的心思就不在靖南王的身上了,自己委实替小姐高兴。可是现在靖南王竟然两次派人送来了帖子,这实在是够蹊跷的,靖南王不是应该很讨厌小姐的吗?

    云若曦瞅了瞅小翠纠结的样子,扑哧一笑,末了也不忘调笑小翠一把。第一时间更新

    “怎么了?吃到什么东西噎住了?”

    “小姐,您还不去么?”

    “不去,帖子还回去。”打了个哈欠,云若曦伸伸懒腰,“昨儿个温书到半夜,没睡够。”

    云若曦看着小翠还怔忪在原地,接连又打了几个哈欠,努力瞪大眼睛威胁道:“好了,去吧,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别叫我!否则后果很严重!”

    “啊……好!奴婢这就去!”好吧好吧,关自己什么事嘛,小姐说不去就不去,有什么好纠结的。

    小翠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第三日,靖南王府。

    “怎么样?”

    “……”

    东浩南觉得万分憋屈,他实在是不理解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会拒绝自己的邀约,可是,她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自己!

    硬是将所有情绪按捺住,东浩南依旧郑重的写好帖子交给小厮,“明日再去!”

    顿时,小厮觉得这样的日子很苦逼,难道以后还要每天送帖子不成……

    第四日,将军府。

    “小姐……靖南王府的帖子又来了……”小翠已经很无语了。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皱着眉,抚着头,觉得额角突突的跳。

    无奈的接过帖子,又是饮茶!

    这个靖南王是不是一根筋啊,这是要吊死在茶楼的节奏啊。真不理解以前的云若曦怎么会看上这么一枚笔直笔直的奇葩。

    算了,去看看这东浩南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出了将军府出门便是大街,这在京城可算是最为奢华的街道,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云若曦心血来潮,只一人独自骑了匹骏马前往赴约。出了大路街口,再往南走不远是一座酒楼,过了酒楼,回转几次,便来到与靖南王约定的茶楼。

    这茶楼是一座**的院落,虽处京城却地形隐蔽,京城内的阔少小姐们都喜爱这里幽谧僻静,所以生意倒也不错!

    云若曦了马,将马交给茶楼杂役,抬眼望去,只见常威早已在茶楼门口候着,凉凉一笑。

    常威见到云若曦,禁不住一个哆嗦,身上似乎还在隐隐作痛,忙低眉顺目的上前,心里尴尬,“云小姐,王爷在上面候着您呢,请随我来。”

    看着常威前倨后恭的样子,云若曦满意极了,嗯哼了一声,也不多话,随着常威来到二楼的包房。

    原本忐忑着的东浩南一见泰然自若的云若曦随常威进到包厢,心中瞬间明媚了许多,她,对自己还是有意的吧!

    东浩南连忙站起身,紧张的轻抚衣襟上并不存在的细皱,一脸希冀的望向面前姿色平庸的女子,轻柔的道:“若曦,你来了!”

    云若曦瞧着东浩南见到自己兀自雀跃的样子,微微皱眉,这人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第一时间更新

    “我和靖南王似乎并不很熟。男女有别,授受不亲,王爷还是呼我一声云姑娘吧!”言语虽轻却不容反驳。

    “呵呵,是本王冒昧了!”东浩南轻咳一声,尴尬的摸摸鼻子,“云姑娘请坐!”

    东浩南拉开桌边靠近自己座位的一张小椅,动作彬彬有礼,十分温柔。那被拉开的小椅上已经搁置好了松软的腰靠。

    云若曦仿佛没有看到东浩南的动作般,径自走到桌边,随意的拉开正对着东浩南的一张椅子,大方坐,斯毫不介意东浩南面色微变。

    这靖南王果真是俊逸非凡,眼神勾人,就凭这副皮囊的资本,的确可以迷得天少女为之倾心。怪不得以前的云若曦能对他死心塌地。

    不愧是靖南王,看着云若曦并不领情的样子也不生气,性感的薄唇勾起一丝浅笑。

    好吧,东浩南承认自己心跳加速,若这是云若曦欲擒故纵的手法,那么,她成功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靖南王几次三番叫我来,有何赐教,是为了那尊文武鼎?”云若曦不做任何客套,直白的问,心想若这眼睛张在头顶的靖南王真为了文武鼎而来的话,自己便要从长计议了。

    “哦,不不!”东浩南赶忙否认,生怕云若曦误会了他,笑着说:“那尊鼎虽珍贵,但在我盛罗国并没有人能够驱动它,放着也没什么用,既然云姑娘这般喜欢,就送与姑娘。”

    还好上次云若曦抢了自己的文武鼎,自己也因此与云若曦有了更多的纠葛,想到此处,靖南王东浩南竟然心中有点暗喜。

    不过云家小姐真是奇怪,哪有女孩子不喜欢红妆珠玉,反而喜欢黑乎乎的炼药的鼎的……即便睿智如靖南王也死活想不通云若曦对文武鼎产生兴趣的原因……

    “如此这般,便谢谢王爷好意了!”云若曦见东浩南如是说,心中一喜,但她及时按捺胸中雀跃的贪财小鹿,既然不是为了文武鼎那别的都好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不过如此这般的话,那眼前这人到底是为何啊……

    云若曦疑惑的瞧着东浩南,面上不动声色,问道:“那王爷这般盛情,到底找若曦来有何贵干呢?”

    东浩南见云若曦如此直白坦荡,心中依旧升起一丝怪异,想到早些时候的云若曦,哪次见到自己不是低眉顺目羞怯万分巴不得缠上自己。第一时间更新 而今日再见到,虽面容未改,可神态表情却今非昔比,饶就是这般的大气坦荡让自己怎么也移不开眼睛。

    一旁的侍从见云若曦坐定,忙执起茶壶欲要为云若曦添水。

    东浩南伸手拦住侍从,拿过他手中的茶壶,亲自为云若曦面前的茶盏倒上茶水,手法竟是凤凰三点头,表明了对云若曦的尊重,另一方面也是示好的意思。

    将茶盏递给云若曦,东浩南温柔的道:“这是这家茶楼的特色,名叫秋水伊人,茶品虽不很名贵,但十分有特色,茶色深红,配以白盏更是彰显茶汤秀色,品之涩中微甜,云姑娘尝尝看!”

    这茶分明是东浩南精心选择的。

    云若曦忽略东浩南带给自己的怪异的感觉,端起茶盏轻啜一,虽有些不耐烦但仍算是没有拂了东浩南的面子。

    东浩南见状心中微微安定了些,继续介绍,“这是这家店特色的茶点金丝蜜橙酥,入口即化,香而不艳,甜而不腻,每日也就售卖二十份而已,想要吃必得提前数日预定。这茶点配这秋水伊人却是刚刚好。”说罢,微笑着将桌上一盘精致的橙金色小点推到云若曦面前。

    云若曦皱了皱眉头,并不去动那茶点,“靖南王到底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否则若曦食之无味无法咽。”

    “咳咳,”东浩南被云若曦一抢白,面色更红,虽然之前云若曦想要博得自己青睐,做了不少花痴的事情,如今想来桩桩件件竟是那么凸显云若曦的可爱,可自己当时为何那般的厌恶?

    什么时候都是女人直接送上门来,对于这种讨好的事情,东浩南真的完全没有做过,心里忐忑战战兢兢……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觉得之前对小姐做出的事情确实有些过分,所以此番特地设宴魏小姐赔礼道歉。”饶是东浩南自己,从未意识到自己也会有脸红的时候,这个认知让东浩南心跳更甚。

    赔礼道歉?云若曦冷哼一声,“可是前番王爷不是已经到过我将军府了,怎的又有这道歉一说?王爷这般确实别开生面……”

    话虽如此,但那真正死去的云若曦若见到今日靖南王对自己无限讨好的场景,该是开心万分的吧。

    “额,这不一样,前次是皇上遣浩南去将军府,而且那次常威还冒犯了小姐,浩南回去后心中实在不安,所以……”东浩南直觉云若曦置自己千里之外,不由得更加轻声细语,甚至有些低声气的解释道。

    而且上次的确是皇上让自己去将军府道歉,东浩南担心云若曦知道后和自己隔阂更甚,所以说的十分坦白。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