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瞧着面前的二人,越瞧越觉得讨厌,冷笑着抱臂从小椅上站起,“呦,这回不搬皇上的圣驾,倒是要情郎替你做主了。”

    不想和眼前讨厌的二人多做纠缠,云若曦道:“公主若想被看戏的话,还是另觅高人,小女子身份卑微,实在是怕迷了眼睛,就此别过,二位继续!”

    “云姑娘!”

    “丑女人!”

    东浩南一脸焦急,昭瑰公主满心愤恨,二人竟然同时出声。

    “别走!”

    云若曦看着心有灵犀的二人,不怒反笑,“二位还有什么吩咐?”

    昭瑰身为公主,何时被这般欺凌过,差一口气提不上来,全身热血奔涌。第一时间更新

    她甩开东浩南,一步上前,挡住云若曦的路,指着云若曦的脸,怒道:“本宫要和你决斗!不死不休!”

    “噗嗤,”云若曦笑了出来,“公主以为你有什么资本能让小女子和你生死决斗?”

    昭瑰料定云若曦不敢和自己比试,激道:“输了的话,本宫便退出,浩南哥哥让给你!”以为这样的条件,定能引云若曦和自己比试,若她应允,哼,比试中若出什么差错,谁也怪不到自己!因为盛罗国的国律便是比试中生死有命!

    云若曦瞧着昭瑰闪烁的双眼,便瞧出她打自己的主意,也不戳破,“不是说不死不休?”

    “本公主不屑要你的命!”昭瑰仿佛恩赐般的,嘴上如是说,心中却早已了狠心,“你输就别再纠缠浩南哥哥!”

    昭瑰心意如何,云若曦知道的一清二楚,冷笑着看向昭瑰,“好!公主心胸豁达,若曦也不是小气之人,若输了,若曦人头奉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云若曦顿了一,看向昭瑰。

    果然,昭瑰的眼睛瞬时放光。

    东浩南讶异极了,这怎么是好,忙出声阻止,“公主,云姑娘……”话音未落便被打断。

    “但若赢了,若曦却也不要公主的命,”云若曦巧笑嫣然,神情中一抹亮色,“若曦若赢了,只要公主一只手臂。”

    东浩南惊呆了,他分明感觉到了一种……

    杀气!

    足以让他都动容的杀气!

    唯有常年身经百战,从尸山血海之中拼杀出来的铁血军人,才会具有这等独特的锋利的气质!可眼前的云若曦一介娇生惯养的女子怎会给自己这般感觉?

    为自己痴狂,为自己决斗,可看上去却有不那么顺理成章,这是怎么回事。

    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东浩南更加的迷惑了,有点呆滞的东浩南竟然忘了继续阻止……

    昭瑰仿佛早就看到比试的结果,眼神狠辣而兴奋,“好!明日清晨,尚武广场,若你赢了,本宫就给你一只手臂,若你输了,拿人头来!”

    “等等,口说无凭,我们不妨立誓言。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笑吟吟的。

    “立誓就立誓!本宫还会赖你不成!”

    昭瑰轻啐一声,咬破中指,掌心向上,一道劲气暗涌,空中诡异的凝出血色六芒星状的符文。一滴滴鲜血缓缓流出,顺着劲气逐渐凝实成一道道血线,最后,昭瑰手指一顿,中指用力一点符文正中,“噗”的一声,画好的符文顿时消失不见,碎成点点红光消失在空气里。

    东浩南更加惊愕,事情发展到现在,自己竟然有种无力的感觉,公主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连最严苛残酷的血誓都用上了,可云家小姐,居然也同意了……

    一个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另一个让自己心动的女子,东浩南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这二人竟为了自己发了血誓比武,无论是谁受伤,自己都难辞其咎,可血誓一出……这后果……

    “呵呵,公主果然好气魄,那么,明日清晨,若曦便和公主切磋切磋!”云若曦扬起小脸,丝毫看不到一丝被窘迫与紧张甚至害怕的表情,相反的,她平庸的外貌竟散发着缕缕光华,并不白皙的皮肤竟然晶莹得像是流光的美玉一般,无限的引人遐思,想要一亲芳泽。

    盛罗国坊间忽的传出昭瑰公主为了靖南王东浩南与云家二小姐云若曦生死决战的事情。一时间人们奔走相告,毕竟在盛罗国的土地上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生死对决了。

    好事之人不少,有的猜测昭瑰公主将大败云家二小姐,有的私赌注想要小赌怡情,有的揣度靖南王御二女数尽风流,有的八卦几方三角恋情,总之,人们的确是闲疯了。

    云家二小姐回到将军府,家中鸡狗跳好不热闹。

    刘妍早已哭红了眼睛,情绪激动的一把拽过刚进门的云若曦,“女儿,你怎么这么傻,不是说已经不再对靖南王有想法了,怎么为了他还要和公主比武,还是生死之战……那公主是武学天才,从小就在尚武学院修习,你怎么能和她比……这该如何是好……”

    云若曦拉着刘妍的手,浅笑着,“若曦说话算话,早已放靖南王,所以此番比斗与他毫无关系。”顿了,云若曦接着说,“若曦若要立万,必要经过一些磨砺,昭瑰刚好是若曦的磨刀石,我自有分寸,娘大可不必如此担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刘妍一边无声的落着泪,一边瞧着云若曦。自己的女儿静静的微笑着,脸上充满着自信的光泽,与先前大相径庭。女儿是这般的骄傲,这让刘妍感到十分的安慰。

    可,做娘的,怎能不担心自己的孩子……

    云少楼脸部肌肉虬结,明显一副忍无可忍的表情,“娘,都说你不用太担心老姐了,我对老姐超极有信心!连我九级武士都不见得是姐的对手,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个混小子!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姐姐对你有多好,现在她要生死决斗,你一点都不担心,你这是要气死我啊……呜呜……”刘妍哭得更凶,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转身向云景控诉。

    刘妍真的恨不得将那孽障抓过来一顿棍子打他个满屁股桃花朵朵开,让这个不争气的家伙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妍儿,其实我也相信若曦能够旗开得胜,她是我们的宝贝女儿不是么,放宽心!”云景轻拍着刘妍的后背,温柔安慰道。

    云景早已见识过云若曦出神入化的炼药手法,也乐见云若曦常常带给自己的小惊喜。再加上最近云少楼旁敲侧击的告知自己,云若曦很有可能有深藏不露的本领,云景便十分看好自己的第一时间更新

    不过云景却从未开口问过云若曦究竟有何本领,一来尊重女儿,二来考虑到云若曦已经长大,自己应该放开让孩子自己面对与抉择,有句俗话说得好“梅花香自苦寒来”。

    此番与公主生死决斗,云景虽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对女儿的信任。他相信自己的孩子,定会在这比斗中一鸣惊人。

    “可是,若曦从小便不喜习武,她怎么能斗得过昭瑰公主,万一丢了性命……”刘妍美目红肿,担忧更甚,“而且对方又是皇上最宠爱的孩子,一旦有什么损失,咱们也担待不起啊……”

    “啊啊……娘……你让不让人活了!就知道担心老姐,怎么说我也是你亲生的儿子,怎么从来就没见你担心我啊!”云少楼**一声,将脑袋插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两只手紧紧抱住后脑勺,身体瑟缩抖动着,看起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般的控诉着。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刘妍改为啜泣,怎么生了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没心没肺!”云少楼瞪大了眼睛,嘴角抽动……娘也太偏心了!

    “公主那边也不必太过介怀,这场比试本就是公主率先提出。虽说筹码重了些,但公主要若曦的命,若曦只赌公主的一条胳膊,怎么说来都是公主占尽了先机。皇帝那边更不会有什么说辞。”云景捋着胡子分析道。

    刘妍迷离着泪眼,神情依旧十分介怀,“真的没关系么……”

    “对啊,娘,妹妹吉人天相,一定大胜回来,我们就等着给妹妹庆祝吧!”云紫陌笑着看向云若曦,转而搀过刘妍的胳膊,亲昵温婉的说,看不出有丝毫情绪的波澜。

    “没错!紫陌的话说的对,妍儿不必这般担忧了!放心!”云景紧紧握了刘妍的手,将掌心的温度传给她。

    看着儿女们平静的脸,感受到丈夫的体贴与安慰,刘妍终于止住了泪水。

    仿佛家中乱糟糟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似的,云若曦安然坐在餐桌旁,嘴上带着忍俊不禁的笑意,享受着这浓浓的亲情,心中升起一种安全的感觉。是的,就是安全!前世今生,惟有亲情,是她从未享受过的珍贵宝藏!云若曦发誓,此生定不负家人!若谁敢伤害自己的家人,便要他千刀万剐来换!

    云景,铁血将军,虽不善言,却给自己极大的空间。

    刘妍,温柔慈爱,体贴入微,将所有的爱都倾注在自己身上。

    云少楼,自己唯一的弟弟,单纯得瑟,口无遮拦,却是真心实意为自己好的。

    只是,云紫陌这个人……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