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上打量乐得眉开眼笑云少楼,此子未免太得意了点。

    不紧不慢的倒了一杯水,云若曦头也不抬,忽然出声“你了多少注?”

    “没多少,不过二十万银票而已,要不是最近手头紧张,还可以更多的……额……姐……”云少楼不自觉的将自己偷偷注的事情和盘托出,看着云若曦杀人般的眼神,顿觉惊悚。

    “那个……姐……”云少楼赶忙拉住云若曦的衣袖,不知该怎样圆回刚才吐出的真言。

    “二十万两,的确是不多。”云若曦无情的抽出被扯住的衣袖,口气平淡,“姐姐也算是对你不薄,不但要上台卖命比试,还要替你吸金赚钱,不易啊……”

    “咳咳……姐,姐你听我说,都是尚书家那个杂碎激我,他早就对昭瑰倾心,这次更是说姐姐你必输,”云少楼头也不敢抬,赶忙实话实说,“我不是气不过么,再说当时僵到那了!也不知怎么的,血往脑袋上涌,就……”

    “恩,被人一激就失了分寸,行!”云若曦冷哼。第一时间更新

    云少楼不敢反驳,嘴里嘟囔:“这不是为了你么……二十万两也不算是小数目了,那是我的全部家当啊,再说,姐你稳赢昭瑰……”

    “我与昭瑰比试是我的事,你呢?自以为晋级高级战士就不思进取,整日和一些狐朋狗友厮混,这般没有定力怎能再有精进!”云若曦有点恨铁不成钢,语意森然。

    的确,自己这个二世祖弟弟单纯白目,没什么深沉的心思,连修炼都当做是业余爱好根本不上心。虽说就战士本身而言,进入九级已算是翘楚,可他从出生以来就被保护的太好,从未经过什么大风大浪,更不要说上战场历练了!

    前些天仅仅面对一个五级召唤师召唤出的异兽,云少楼就有些仓皇失措。好在自己是高级召唤师,在云少楼与叶旋对战的时候,稳住火麒麟,又给云少楼施了增幅技能,激励他的斗志,这才让云少楼是展开了拳脚,狠狠地修理了叶家公子。第一时间更新

    可叶家之人向来睚眦必报,与云家早就貌合神离,此番公子被揍,在全天人面前失尽了面子,必定恨极了云家,若今后再遇到叶家稍强一点的对手,那云少楼不是要白白的送了小命?

    “姐,我还年轻……修炼什么的,不着急……”

    “砰!”云若曦一拍桌子,震得桌上水杯中的水洒了一半!

    云少楼看着凶神恶煞般的云若曦,吓得浑身瑟缩!

    “不着急?什么时候着急?等叶家那厮堵在门口与你再战时才着急?”云若曦叉着腰吼道,对于自己这个弟弟,她真的有些生气了!

    “我……”云少楼词穷,没错,虽然上次狠狠地教训了叶旋,但这梁子其实早就结深了,等那个杂碎好了之后,自己恐怕真的还要与之大战一场……思及此,云少楼的脸腾的红了。第一时间更新

    “我问你,那日吃的内丹你可炼化了?”

    “没……没有……”云少楼哭丧着脸坦白的讲,这不是最近事情太多,自己,咳咳,忘记了么……

    “好!那你就哪也不要去,给我回房修炼去,什么时候炼化了内丹,什么时候再出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若是被我发现你没有炼化完毕就死出来,你就好看了!”云若曦冷冷的在云少楼面前晃了晃拳头,威胁的说。

    见状,云少楼想死的心都有!

    她果然是自己一奶同胞的姐姐么?这分明是自己的祖宗啊!

    可是,自己还要和姐姐一起去比试啊,娘说,要照顾姐姐……还有自己那二十万两的赌注啊,也是要兑换的……

    “比试的话,就不劳你操心了,你的赌注我会帮你拿回来!到时候放到我这里,权当给你炼药的报酬了!”云若曦继续道。

    “姐,你不能这样……”云少楼觉得眼前一片金光,几乎要晕死过去。

    “怎么,你还有意见?”

    “没……没有……姐姐劳苦功高,再多钱给姐姐都是……都是应该的……”泪啊,他的肉啊……疼啊……

    吩咐家丁备了马匹,云少楼屁颠屁颠拥着自家比老佛爷还老佛爷的云若曦向门口走,一路上口中嘟嘟囔囔不停歇,颇有绝代老妈子的风范而浑然不觉。

    直至走到将军府门口,云少楼 “刷”的一就杀到了门外,眼睛四巡视,见一切如往常一般,这才回过头依旧有些不死心的面对云若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姐,打斗场面太血腥,爹不同意娘过去,要是我不陪你的话,你一个人形单影只的,不是太可怜了么……”依依不舍的,二世祖还在期盼云若曦这尊佛祖收回成命……

    云若曦冷冷将云少楼从头到脚,甚至从里到外打量了几圈。眉头蹙紧,一言不发。

    看来这家伙还不死心。

    “其实就只是一天时间而已,等老姐你和昭瑰比试回来,我就闭关!不炼化内丹就不出门!”云少楼虽说被盯视得如芒刺戳心,但双眸依旧星光熠熠,看起来十分天真,“不信,我指天发誓!”

    “嗯哼!”云若曦不置可否,嘴角弯起的弧度慢慢的平复,声音清凉,“除了发誓,还想说什么?”

    浅浅一句话掷地有声。第一时间更新

    云少楼心惊,眸子对上了云若曦夜色般的眸子,心底猛的灌进一股凉气。

    他摸摸鼻子,声音有些颤抖,“哦,姐,那你要小心……我,我不去了……我去练功。”希望真真切切的落空了。

    云若曦也不回答,转身利落的翻身上马,斜眼瞧了瞧还杵在原地不动弹的云家二世祖,晃了拳头。

    “好……好!我马上回去!”

    云少楼转身就跑,“嘶”的一声,蹄子一软,几乎趴,努力一挺腰,这才又站直了身子。

    云少楼暗自碎碎念,我可是堂堂将军府少爷,怎么说也算是阅人无数,就算是面对凶神恶煞的云老头都脸不红心不跳的奔跑自如,怎么今天面对个女人就差点脚失前蹄!

    不过,话说回来,自家佛爷转性后的气场就是凌冽,要不是自己脸皮够厚,早就被烈火烧穿了,哪还能在这嚣张。

    思及此,云少楼庆幸的嘿嘿傻笑,不过,真的很想去看老姐和昭瑰的那场比斗啊……

    此时的京城中,街道巷口,少有人走动,偶尔有几人自云若曦身边路过,神色皆是匆匆。

    云若曦策马不紧不慢的向尚武广场行进,行色就如同平日随意逛街一般,哪有一丝紧张甚至惧怕的神情。

    抬起手,云若曦聚集武力,咻的一,一道深沉的光芒自手心绽放。

    深紫色,依旧是深紫色,作为前世被誉为修炼界奇才的她,到死时发出的战力色彩依旧是深的凝重的紫色,这实在是无比惨淡的成绩。

    老天既然开眼,这一世为自己保留了前世的能力,怎么说自己也不该辜负,定要突破到那银级圣者!

    至于圣级之上的天尊级别,直到目前为止,四国中无论哪一国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只有坊间传说中的无极天尊,在百年之前突破了圣级,进入到天尊级别。

    无极天尊创立了无极岛后便隐退了,所有岛中事务全权交给长老们处理,自己则神龙首尾均不见的消失了。百年之内,几大长老将无极岛发展得势力空前,除去在岛内修习的内岛弟子,单说四国之内挂名无极岛外岛弟子的人就不计其数。其中更不乏许多四国朝廷要员,一时间无极岛的名号震彻宇内,几乎没有其他势力可以与之抗衡。

    以自己目前的水准,畅想天尊级别真是痴人说梦,还是一步步稳扎稳打的来才比较切实。

    前世的自己只注重自身的修习参悟,对于实战反而进行的太少,难道这就是难以突破的关键?

    云若曦微微蹙着眉头,思考着的她整个人从内到外,透着一股子无与伦比浑然天成的魔力,无关乎外貌。

    就是这份清淡的气质让偶尔路过的人们微微侧目,饶是在闹市中行进,也仿佛清冷的如同天山雪莲般与俗世无关。

    从昨日起,关于云家嫡女与昭瑰公主生死决斗的事情称为坊间最为热议的话题,好事之人不少,有的暗讽二女争风吃醋,有的想见识盛罗国几年未遇的决斗盛况,二者皆为了看热闹而来。

    不多时,云若曦便策马来到位于京城最北的尚武广场。

    云若曦看着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的广场,心中讶异,怪不得路上少有人走动,自己和昭瑰的比试竟然有万人空巷的作用。

    云若曦脸上不禁露出些嘲弄的笑意。

    广场外围,人声鼎沸。远望去竟然还有旌旗招展,仔细一瞧,上面无一例外的大字书写京城几大赌坊的名号。

    “昭瑰公主大战云家嫡女,热烈空前,结局悬疑,个小本,赢个彩头!你不吃亏,大家开心!还有没有人注了唉!”

    不知是哪家赌场的伙计,竟顺口溜似得编出套词,撺掇着人们买点。

    霎时比赛场外人头攒动,叫喊这要注的声音此起彼伏,看来京城的人们的确是闲的蛋疼。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