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中间,一袭红色劲装的昭瑰早已等候多时,娇艳的脸上明显写着不耐与愤怒。云若曦这草包女人这般不将自己这堂堂公主放在眼里,非但迟到,还硬生生让自己如此等待,真是岂有此理!

    昭瑰公主,天之骄女。

    云若曦印象中其实对这位有着天才少女称号的公主的真实武力并没有太大的印象。

    虽然早先的云若曦常常与这位公主碰面,且被狠狠修理。只是每次昭瑰用拳头招呼自己的时候,基本上没使出过多少战士的实力来。由此看来,昭瑰虽然嚣张跋扈,但也并非十恶不赦。

    可梁子结了就是结了,而且此次,由于亲见东浩南态度的变化,昭瑰对自己恐怕是真的起了杀心。第一时间更新

    甩开脑中的回忆,云若曦清雅的小脸上,始终保持着古井不波的平淡。

    看着急欲发飙的昭瑰,云若曦心中暗生鄙夷,如此便能称作天才少女的话,盛罗国的真是后继无人。

    好!今日便折了你这天才少女的名头!

    广场一边,靖南王东浩南一袭华丽缁衣蟒袍,头戴嵌玉银冠,腰间系着玄白玉带,气度逼人。身边一位身着湛蓝祥云纹样长袍,同样束着银冠的中年男子。

    二人静静坐着,周围的仆役谨小慎微的侍候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距离二人不远处,几名华发老者同样在场边围坐,时不时交谈几句。

    看来今日观斗的人不少啊。

    冷笑一,一个毫不华丽的闪身,云若曦优雅轻盈的跳入广场中央,随意的就仿佛在院子里舞的蝴蝶一般。霎时,周围的人群发出一大波声浪。人们兴致勃勃的望着场中将要惊醒生死决斗的二人。

    “看!那就是将军府的草包小姐!”

    “一点也不出色么!”

    “昭瑰公主与她简直是云泥之别!”

    “这么看也没什么实力啊,还敢和天才少女昭瑰公主比斗?这回她死定了!”

    “不自量力……居然和昭瑰公主抢男人……”

    “看公主的气度,恐怕已经达到八级巅峰了吧?”

    “嘿嘿,看来,云家丫头想要赢,还真没什么可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昭瑰公主稳赢!啊……我的注的少了……”

    云若曦一张凤目光华低敛,浅浅的笑了,她清晰的听到人们的议论声,脸上并无一丝半点的恼怒。

    东浩南见云若曦这般闲定的走出,眼里光芒一现,唇角悬起一丝弧度。眼睛寻究着云若曦的,只是云家佛爷目不斜视,始终不曾往靖南王这边瞧一眼。

    “这就是云家嫡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青衣男子问道。

    东浩南有些失望的“嗯”了一声。

    青衣男子也不多话,悠闲的靠在太师椅上,喝着茶,目光瞟向云若曦,点点头,看来有点意思。

    几位老者看着云若曦波澜不惊的进入斗场,有的捻须,有的沉吟,神色均是有些微微讶异。

    “呦,云家小姐的架子倒是比本宫还要大啊!竟然来迟!”昭瑰眯着眼睛,一脸愤恨。

    “公主说笑了,不知公主是不是晚上没有睡好,起的太早了?不过若曦倒是睡得很好,如若不是这样,怎么敢天才公主比斗呢?”云若曦饶有兴致的笑望向昭瑰,笑意一丝都没有到达眼底。

    强行压抑住心头的怒火,昭瑰冷哼了一声,手掌一挥,“废话少说!开始吧!”

    说罢也不谦让,身形突然向前小小的踏出一步,只此一步,身法却是有些诡异。

    云若曦敛了神色,脚步微微移动,娇嫩的小手抬起,并未有一丝武力外泄。

    昭瑰脚尖轻点,兀自一转身,向云若曦身侧袭来,身上涌出鲜艳的紫色,犹如魅莲一般,手掌一横,掌风轻飘飘却有些诡异的刮向云若曦的侧边肋骨。

    瞧着带着紫色光芒的一掌向云若曦袭出,尚武广场顿时一静,旋即猛的响起了赞叹的喝彩声。

    不愧是天才少女昭瑰公主,从她的武力色彩来看,已经是臻近八级顶端的水准了。

    云若曦淡然的移动着脚步,从容恬淡的避过昭瑰袭来的方向。

    昭瑰使出得功法,即使是前世的自己,应付起来也相当的游刃有余,若想依靠此来伤到自己,恐怕昭瑰还得实打实的提升几个段数。毕竟自己是三职合一,有着召唤师的精准,武士的力量,法师的敏锐,这可不是单一职业能够比拟的。

    更何况洗筋伐髓后,云若曦的感知力几乎成倍的提升,灵敏的让她能够清楚的在昭瑰一步动作前的短暂时间内,将她的行进轨迹与攻击目的精准的绘制在脑海之中。

    不过昭瑰的身法看起来相当诡异,轻轻缓缓的,看似并无一丝力道,实则内涵妖劲。若同等级的武士被她的掌风勾缠住,恐怕不会很容易的脱身。

    昭瑰一上场就使出了师父亲传的绝学谪仙步与紫蜂缠,却让云若曦随意的避了过去。看着云若曦淡然从容的模样,昭瑰感到胸口发堵。

    银牙一咬,昭瑰继续发力,又是一记紫蜂缠,出手更为凌厉,行迹更加诡异。

    公主的确是百年难遇的习武奇才。十二岁晋级高阶后,短短两年时间便直冲八级巅峰,虽然皇室用各种秘法灵药为其滋润身体,但若不是资质优秀,恐怕也难能达到如今的高度。

    十二岁进入尚武学院后,学院为其挑选最适合她的武技修炼,现看来,连谪仙步与紫蜂缠这样的高级武技对于昭瑰来说都能够使用的娴熟霸气,这让场边观看的老者们频频点头。

    相对于蓝衣男子平淡毫无波澜的面色,东浩南眉头皱起,神色间有些急切,原本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昭瑰不会对云若曦死手,可如今看来,这完全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猜度。

    怎么办,这样去,云若曦岂不是有危险?

    可决斗血誓一旦誓成,不完成约定便不会终止,若其中有人反悔,必将遭受天地吞噬,死无葬身之地。

    东浩南紧张的额上竟有细汗渗出。

    觉察到一向波澜不惊的靖南王怪异的行为,蓝衣男子禁不住心中讶异,坐直了身体,好整以暇的看着东浩南。

    这还是那个万军对垒时面不改色的靖南王么?

    云若曦神情未变,仅仅与昭瑰游斗着,期间并未使出一点招数。甚至连作为高级召唤师的辅助增幅技能都没有使出。

    昭瑰越与云若曦缠斗,心里越是气恼!

    这还是那个草包么?居然能屡屡躲过自己的攻击。第一时间更新 看来之前的确是小瞧了她!

    但是昭瑰对自己极有信心,除了叶家五级召唤师叶旋,她昭瑰还从未怕过谁!饶是云家九级武士云少楼若要和自己单打独斗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更何况这从来不将修炼当做一回事,只知道缠着浩南哥哥的草包丑女人呢!

    昭瑰的攻势更加凛冽,一个闪身,身体前倾微侧,左手一记虚掌挥出,阻断云若曦的视线,全身力气汇聚右手。挽住力道,掌心一旋,继左手之后,右手也跟着挥出,直直奔向云若曦面门。

    云若曦冷笑一声,身体回还,左手一收,右手径直迎上昭瑰实掌,掌心深紫色乍现。

    “砰!”一阵两掌接触的闷响之声。

    昭瑰一脸的不可置信,只见她牙关紧咬,额头之上,冷汗横流,红色劲装的右边衣袖整个爆裂开来,一道道青色淤痕,密布在白皙柔嫩的胳膊之上。

    “嘶!”昭瑰回了神,嘴角一阵剧烈的哆嗦,牙齿缝间吸了一口冷气,这才感到右臂钻心般的剧痛,连胸口都被震得丝丝麻痹。

    再看昭瑰对面的云若曦,满脸轻松的浅笑,手掌轻轻一挥,掌心深沉的紫色更甚。

    云若曦一翻手,其周边的空气略微的波动两,看似虬结的能量便化为无形。

    一时间,万人围聚的尚武广场静谧的连掉落一根细小的绣花针的声音都听得到。

    人们的脸上均是震愕,惊悚的回忆着刚才不可思议的情景。

    云家小姐掌中显现的竟是紫到极致的色彩……而且,她竟然可以将斗气全部凝实在掌心之中,随意的施放,

    这么说……云家小姐也同样是九级的实力!而且已经达到了九级的巅峰!

    所有场边的人都有着类似的猜测。

    震惊的不仅仅有场边的白发老者们,连青衣男子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东浩南更是惊讶的难以言表!

    云家竟是卧虎藏龙!

    人们纷纷凝重了表情,原本一边倒的情况骤然发生着转变。

    若不是亲眼见到云若曦掌中凝实的紫色,谁敢相信这整日尾追着靖南王的女子竟是濒临突破高级的武士?看来,天才少女的名号再放在昭瑰公主的头上似乎太暴殄天物了!

    这次比斗的确有很大变数。

    相比于昭瑰在接掌后直钻入心的火烈疼痛,云若曦并未有半点不适的感觉。

    她不紧不慢的探查自己的身体,发觉体内正急速的淌过一丝微薄的气流,血液在这气流的刺动之,更具活力的跃动着。周身的脉络一阵阵的泛着冰凉,甚是舒坦,肌肉和骨骼也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强化。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