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说实战真的对自己的提升有着极大的帮助?

    昭瑰看着云若曦在伤了自己后竟然走神,心中愤恨更甚。

    她重新聚气,再次施展手段向云若曦攻来。

    云若曦依旧不紧不慢的与之对峙。

    “砰,砰,砰!”

    接连几声有些惨烈瘆人的闷响,痛苦的声音低低的自昭瑰口中溢出,不断的传了开……

    实打实的与云若曦对掌后,空气中爆发的能量击打在昭瑰的身体之上,那种钻心疼痛,使得昭瑰的小脸,痛苦的扭曲了起来。

    胸口酸麻的痛感,不断的侵蚀着昭瑰的神经,手臂上青筋抽搐的跳动着,昭瑰已经有些用力过度了。

    微偏一头,昭瑰看着自己的右手掌心,那里已经是一片通红,甚至有些肿胀。

    怎么也想不到这么激烈的对掌后,自己受伤,而云若曦竟毫发未损,“该死的丑女人!”昭瑰舔了舔嘴角渗出的腥甜,眼中冒火。

    云若曦感受着身体一丝丝的变化,闭上双眼,不再理会昭瑰。

    但这个举动,却深深的刺痛了昭瑰,觉得自己完全被那个草包丑女人藐视了!

    场外人们有些窃窃私语,怎么,云家小姐闭上了眼睛,这是要放弃比斗了么?怎么可能?

    若不是要放弃,怎么这样对战,难道她对自己竟这样有信心么?

    场边的人们谁都不说话,比斗虽才进行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可昭瑰公主竟然已经落了风,如此去的话,后果真是……

    原本十分看好昭瑰的老者们此时都面面相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本来以为这场比斗毫无悬念,昭瑰也正好可以借此在国中扬名立万,谁成想云家小姐暗抱明珠,竟是比天才少女昭瑰更为天才的武学奇葩!

    这可如何是好,这无论谁受伤,老者们都于心不忍。

    可血誓已,不死不休……

    违背的话谁也逃不过天罚……

    人们的脸上神色变幻,将比斗场的气氛推到了无比诡异的境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东浩南眼中满是复杂的看着眼前的情景。她到底隐藏的有多深?

    昭瑰的脸上闪过一丝阴毒,看着对面风卷云舒的云若曦。

    “云若曦,你敢伤我!今日便要你葬身此地!”

    云若曦仿佛没有听到昭瑰怨毒的声音,静静地站立着,犹如月光的一叶青莲。

    昭瑰一个跳跃,身形飘忽,如媚蛇一般逼近云若曦,手中一晃,一道银光自胸前破开,直逼云若曦而去。

    双手向,深紫的斗气爆出,自地面冲起一道劲风,撩动云若曦额前的发丝,光洁的小脸气势更盛。只见她小脚轻盈一踏,身形直冲昭瑰而来。没有任何眼花缭乱的招式,简单而直接。

    昭瑰右手一挥,一阵劲风刮过,银色光芒狠狠砍向云若曦的胸口。

    云若曦斗转身形,向另一边翻身,整个过程依旧没有睁开凤目。

    见云若曦轻巧闪过,昭瑰眼色又是一冷,手中银色光芒倏地爆裂,炸开一朵璀璨的枪花,枪花之中又再生花,四射爆散的层层白光,刺痛了人们的眼睛。

    白光之中渗出凌冽寒气,每一道光线竟都是蕴藏着致命的绝杀!

    像是早就预料到,云若曦双手画圆,“强化!”

    一道透明光墙横亘在云若曦与昭瑰之间,将所有的白芒悉数抵御在外!

    昭瑰面色闪过一道异色,白光又继向云若曦刺来。

    云若曦幻步轻移,不多不少,刚好一步,躲开了昭瑰的攻击。

    伸手穿花摘叶,动作凌厉,没有一丝拖沓,透过白光划过后的虚影,直直的扼住昭瑰的咽喉。

    昭瑰反手挥出白光,想要从云若曦的掣肘中挣脱,哪想身体竟使不上一丝力气,不由得大惊!

    云若曦顺着昭瑰的力道,直接上手断了昭瑰手中的白芒,反手扯过,挥舞出一个变幻的银花,直直抵住昭瑰的太阳穴!

    场外的所有人,紧张的睁大着双眼,不敢眨眼。

    青衣男子倏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紧攥住拳头,额头青筋暴露!一旁,东浩南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心中,也终于放了那块悬着的巨石。第一时间更新

    “你输了!”平静的语调,宛如一声惊雷,投响在尚武广场。

    望着再无动作的场中央,周围的人群略微有些寂静。这场比斗结束的如此迅速,这么简单就完了?

    此战对于云家小姐而言似乎太简单了……

    倏地,人群中熙攘了起来。

    云若曦赢了!昭瑰公主输了!

    那岂不是昭瑰公主将要断掉一臂?

    天!

    云若曦挑挑眉毛,看着有些呆滞的昭瑰,一手扼着她的咽喉,一手拿着昭瑰的银刀抵住她的头,并不打算过于逼迫。

    不可能,自己怎么可能输给这个草包女人!

    昭瑰死死地瞪着云若曦,恨不得生出千头万臂将眼前这个丑女人扯成碎片。

    昭瑰的心犹如被万千的蚂蚁啃噬,不甘与暴怒让她秀丽的面目变得狰狞。

    神色一闪,昭瑰趁着云若曦一个不留神,小腿猛地一抬,红色的靴尖“噌”的亮出一道暗芒,带着呼呼劲风,向着云若曦刺来。

    劲风呼啸而来,一股粘腻的苦涩味道随风而至。

    恩?暗刃有毒!

    人群愕然了……

    昭瑰公主输了居然还要偷袭云家小姐,太无耻了!

    云若曦冷笑一,看穿了昭瑰公主的把戏。

    暗眸一紧,**一横,直直磕在昭瑰大腿筋处,“砰”的一,昭瑰痛的小腿一软,腿一失力,瞬间又被云若曦死死制住。

    昭瑰心有不甘,又横出另一条腿,同样在靴尖处划出一道暗芒。

    云若曦再次避开昭瑰脚上暗刃,左手一个使力,一道血箭将她手中的银光吞没,不屑的冷哼一声,“不知死活!”

    “啊!”昭瑰无从招架,只感到脸颊瞬间一热,鲜血顺着腮边哗哗的流。

    一团邪异的带着血芒的肉色猛然出,掉落场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人们惊呆了,那,竟是昭瑰的一只耳朵……

    麻了一,剧痛被无数倍的放大,昭瑰使劲捂住鲜血喷薄的一边脸颊,怔愣了一,随后大叫……

    “啊啊啊啊!我的耳朵!啊啊……”

    场边的老者们与青衣男子均是面色一白,震愕万分!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看清云若曦是怎样动作的,即便有人看到,想要阻止,也无法阻止。

    “瑜儿!”青衣男子面色骤变,腾的从太师椅上跳起,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来,边跑边紧张的叫道“太医,太医在哪?”

    人群哗的分开,瞬时跑出几个手提医箱的人,直奔广场中心的昭瑰公主。

    其余老者与东浩南也赶忙用最快的速度,紧紧跟随青衣男子奔至广场中央。

    场内情况瞬的紧张起来,霎时一群群全副武装,荷着长枪的侍卫杀将出来,将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人们呆滞着,谁也没有意料到如今的情况,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气也不敢出一。

    尚武广场一时间草木皆兵。

    东浩南拧住剑眉,盯视云若曦,她竟然这般心狠手辣,若是皇家怪罪,她怎的能全身而退……

    云若曦奇怪的看了东浩南一眼,眼神没有任何变化,依旧黑暗如夜。她眸底平静淡漠,一如既往的深不见底,仿佛刚才的血腥并非自己所为一般,也对自己的处境毫不担心。

    东浩南看着云若曦毫不在乎的样子,不由得轻叹一声,如今,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皇叔……啊啊……”昭瑰痛的打滚,哪再有一丝一毫皇家公主的气度。

    洛擎苍紧紧抱住昭瑰疯狂扭动着的躯体,制止她乱动,示意太医赶快处理。

    太医们则紧张的分工合作。有的为昭瑰止血,有的慌忙喂药,有的则清理着掉落在地的那只耳朵,比划着让它贴近昭瑰的脸颊……

    但,看起来,昭瑰的左边耳朵似乎……不保了……

    “怎样?公主的耳朵能不能接上?”洛擎苍焦急的吼叫。

    太医们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开口说话。

    洛擎苍看着眼前你看看我,我看看的你太医们,怒火攻心,“废物!一群废物!”

    昭瑰痛的小脸一阵红一阵黑,隐约中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耳朵不保,一时间什么都顾不得,硬是推翻了上前为之止血的几名太医。

    “蠢货!本宫的耳朵!啊!”昭瑰大声的嘶喊,声音瘆人。

    “若公主的耳朵不保,你们便每人切去自己的耳朵谢罪!”

    “王爷饶命!”

    “瑜儿勿怕!皇叔在!”洛擎苍一个上前抱紧昭瑰,转而怒视云若曦。

    见洛擎苍狠狠的盯着自己,云若曦浅笑,这便是盛罗国的另一位王爷么?

    原本,云若曦并未太过留意洛擎苍,见他锦缎华服,又与东浩南同坐,想来身份必定不凡。

    但无论他是谁都与自己无关,可云若曦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皇帝的胞弟洛擎苍。

    生死决斗之时,对外宣称无比溺爱昭瑰公主的皇帝洛远图没有到场观看,来的竟然是一位号称皇叔的王爷,究竟是皇帝洛远图对自己的女儿太过自信,还是洛擎苍过分溺爱自己的侄女?

    这其中实在是有点怪异啊。

    有意思!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