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大脑快的分析着,嘴角扯出一抹残酷的微笑,看向盛罗国王爷洛擎苍。

    “大胆刁妇!怎敢伤害公主!”洛擎苍暴怒中脸色几近青白。

    云若曦的脊背挺得笔直,对于眼前的状况毫不担心,“生死决斗,怎有伤害一说!”

    “你已经胜了,为何还要削昭瑰的耳朵!血誓中并未有这般规定吧!”洛擎苍恶狠狠的向云若曦吼道。

    “王爷只看到昭瑰被我削掉了一只耳朵,没有看到她用暗器偷袭我在先么?”云若曦脸色清淡,没有一分一毫表情。

    看着昭瑰痛的几乎昏死过去,洛擎苍万分心疼,愤恨的不顾身份大声吼道,“可昭瑰并未得手不是么?”

    “若今天若曦反应稍稍慢一些,便可如您所愿横死尚武广场,于是昭瑰大获全胜,便可破了血誓,如此,对吧?”云若曦抬起头,迎上洛擎苍杀人般的眼神,笑了,笑的清冽冰冷,“只可惜,若曦命硬,不能让王爷如愿了!”

    “你!你这个疯子!简直是胡言乱语!”洛擎苍已经在暴怒的边缘。

    “怎么?戳到王爷心窝了?”云若曦眯了眼,凤眸闪过一丝深邃。

    “原来皇家也不过如此,只许自己放火,不允百姓点灯。今日众目睽睽之,王爷如此袒护昭瑰公主,一味指责若曦,苍天在上,这般不公,王爷不怕落天口实么?”

    云若曦神色异常镇定,有着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淡然。

    饶是这份气度边让围观的人们咂舌震撼。

    一旁的几位老者看王爷洛擎苍此事做法偏颇,均是暗自腹诽。

    血誓之,妄图置之不公,实在有违天道。

    云若曦看了一眼一旁陷入神思不说话的众位白发老者,“几位该是尚武学院的前辈吧。”

    老者们从头至尾并未表露身份,此时见云若曦说出自己这些人的身份,觉得惊异。第一时间更新

    其中一位最为威严的老者上前一步,略一抱腕,道:“没错,老朽侠阳森,与其余几人均是自尚武学院而来,不知云小姐有何见教?”

    “即是尚武学院的前辈,定会给若曦一个公正的交代。”云若曦依旧冷冷的。

    洛擎苍见状,眸底闪过一抹阴狠凌厉,面色更为冰冷。

    “云小姐所说之事,我等自然明了,相信今日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有一杆秤。云小姐遵守血誓宣言,在比斗中并未有一点过错,直至胜出。”

    侠阳森顿了一,看向场内外所有人,继续道:“昭瑰公主比试落败,竟暗箭伤人,云小姐抵制公主,以致公主损失一耳,究其原因,仍是公主之错在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若曦见侠阳森面对皇族威压,竟无一丝偏袒,心中暗自佩服,对尚武学院生出些好感。

    当然,尚武学院虽与王室交情颇深,但其本身渊源深厚,行事风格公道自持,怎会因这比斗而自**份。

    洛擎苍暗自愤恨,紧咬着牙,老东西,竟敢如此说,若不是皇家有求于尚武学院,自己何必如此低三四!

    昭瑰被洛擎苍紧紧抱着,涕泪横流,“不,我不要……我的耳朵……”

    身为皇家公主,昭瑰自小便集天宠爱于一身,任**美的她怎能忍受从此失掉一只耳朵的屈辱。第一时间更新

    硬推开抱着自己的洛擎苍,昭瑰伸手捂着流血的耳根,满身满脸都是血,“云若曦,你个贱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要让父皇灭你全家!全部凌迟喂狗!”

    几位老者看着昭瑰发疯的样子,暗暗叹气。

    云若曦听闻昭瑰诅咒,脸色阴沉了几分,眼眸中寒意加深了一层。

    她一步一步的向昭瑰走近,走的很慢,森冷从她身上自内而外的发散开来,周遭的空气似乎都要凝固起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全部凌迟?”云若曦轻哼,在距离昭瑰一步远的距离停住脚步,完全无视紧抱着昭瑰的洛擎苍的愤恨眼神,也不在乎周围的士兵渐渐向自己逼近。

    “昭瑰公主似乎记忆力也不好了,那若曦便来提醒公主殿。”云若曦淡淡的语气,听不出半点的情绪。

    “血誓尚未完成,即使是要凌迟我云家全部,一刻之内也先要公主自行应誓,否则,天诛地灭!”云若曦嘴角噙着笑意,瞬也不瞬的盯着昭瑰。

    “公主身份尊贵,若曦不敢越俎代庖,”云若曦懒懒的抬眼,望向头顶的晴天,阳光肆意,竟无一丝暖意,呵呵一笑,云若曦开口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所以,请公主依据誓言!自断一臂!”

    是的,还有血誓没有完成……

    昭瑰的眼中布满了绝望……

    其余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但无人出声。

    昭瑰看着魔鬼一样的云若曦,像是坠入了万丈深渊。往日的云若曦孱弱如草包一样,对自己恨不得避而远之。每次她骂她,打她,她都只是瑟缩着,忍耐着,从未反抗过。

    而今日,她仅仅只是这样一个淡淡的眼神看着自己,便让昭瑰从心底生出惧意。

    不能!不能啊!

    失掉一只手臂!她不能啊!这简直是要要了她的命啊!

    “瑜儿……”洛擎苍声音中全是哭腔,血誓的狠毒人人尽知,可若不履行血誓的誓言,恐怕这孩子活不到明日清晨……

    “皇叔!皇叔救我!我不要啊!不要!”昭瑰发了狂般的撕扯着洛擎苍的锦袍,她不要!她不能!她是天之骄女!她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今后还要成为圣级的战士!

    洛擎苍的心在滴血,他愤恨的看着云若曦,都是这个女人!若不是她,自己的瑜儿怎会落得这般悲惨的境地!

    云若曦!你死定了!就是倾尽天,我洛擎苍也要灭掉你!

    “皇叔!不……”昭瑰惨厉的惨叫出声,脸色灰白,眼神惊惧,这个女人为何这般狠辣……

    “你,你要干什么?”昭瑰看着近在咫尺的云若曦抬起手腕,紧紧的扯住洛擎苍的手臂,吓得眼睛挣得老大,声音也在颤抖。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淡淡的看着已是血人的昭瑰,冷冷一笑,扬声道:“这是公主的武器,自然是要还与公主的。武器奉上,公主还是尽快完成血誓的好,天罚说不定什么时候便来了,到时候恐怕公主无法承受……”

    “呛啷啷”一声,昭瑰的刀被云若曦丢在脚边,溅起一抹碎尘。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整个尚武广场安静的落针可闻,人们注视着场中残酷的场景,忘记了自己来此的初衷。

    洛擎苍紧紧攥住拳头,脸上神色百变,心中纠结矛盾。

    瑜儿,对不起了,皇叔这是为了救你,不然……

    只见洛擎苍轻轻将昭瑰放到地上,缓身站起,冷眯着眼狠狠的再次瞪视云若曦一眼,弯腰捡起脚边的利刃,面色死灰,不忍再看昭瑰惊惧的脸庞,利落的起手刀落。

    “啊!”

    昭瑰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张口,吐出大口鲜血,生生疼死过去。

    洛擎苍丢刀刃,小心翼翼的拾了昭瑰断掉的臂膀,轻柔的再次将昭瑰娇柔的身子抱在怀里,“瑜儿,皇叔定将你治好!”

    转而面对云若曦,狠狠地道:“今日之赐,本王记了!来日必当千百倍回报!”

    说完,倏地一个身,消失不见。

    老者连连摇头,脸色羞愧,为昭瑰悲惨的结局,也为自己之前的偏颇。

    几人均是爱才之人,见这女子心思玲珑,气度不凡,且天赋异禀,甚是喜欢。

    刚才几人见云若曦在比斗中虽未全力以赴,但必定能力非凡,便动了将云若曦收入尚武学院的念头。此女年纪轻轻便臻近九级巅峰,突破指日可待,但却杀气太甚,若在学院内加以教导规束,今后前程不可限量……

    此番决斗的结局纵然任谁都是无法预料的,可如果云若曦并非现这般天赋异禀,而是输了比赛,自己是不是也能够心口无波的判这丫头死刑?

    云若曦瞧着洛擎苍抱走昭瑰,嘴角微弯,扯出一抹淡漠的笑,转过身离开,面上依旧是无情与薄凉。

    东浩南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眼泪尽是透彻、醒悟、惋惜、爱怜、悲哀,所有的所有,都颠覆了以往对云若曦的所有认知。

    心中微痛,想要上前,可一时间竟不知与这女子再说什么。

    这样的女子,她为自己不惜与皇室为敌,她的身影几日间便在心上深深植根,让自己完全陷落,怎舍得再放手……

    东浩南目送云若曦渐渐远离,心中百转千回。

    云若曦自是不知东浩南离奇的心思,若要知道今日与昭瑰一站反而让东浩南对自己情缘深锁,恐怕再让她重新选择,她便打死也不会和昭瑰比武了。

    远远的,尚武广场外的某一个角落,一道邪肆的身影瞬时消失。

    云若曦策马前行,头脑中闪现着昭瑰偷袭自己时的那件暗黑的踢马刺。

    造型异常诡谲古朴,刃上血槽如线,开刃手法细润特别,暗刃上发出的的剧毒气息是“蜥吻”没错,可这毒气竟是从内而外发出并非临时喂制。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