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也不答话,任凭云紫陌拉着自己的手。

    她眸中尽是冷凝,这女人今日有些蹊跷啊。

    “说实话,姐姐是很嫉妒妹妹你的。”云紫陌像是了很大的决心般,蹦出一句连云若曦都觉得诧异的话。

    “若我也有娘亲,断不像如今这般……少人疼爱。”云紫陌抽泣起来,从衣襟中拿出一块方帕,擦拭着眼泪。

    唔?云若曦心中好笑,这人到底是演的哪出?黄鼠狼给鸡拜年吧?

    “姐姐到底要说什么呢?”云若曦清清嗓子,不想再看云紫陌的表演。

    “其实妹妹醒来这几天,姐姐一直在想,我们既然是同父所生,即使娘亲不同,也该更加亲近,互相照应才是。妹妹你说是吗。”云紫陌抬起俏脸,满脸希冀的看着云若曦。

    这个女人可真够让人受不了的,云若曦有些不耐烦,不甜不咸的回答,“恩!”

    “姐姐真的是很后悔,那时候你向靖南王表白,姐姐就该拦着你,不然也不会……”

    云若曦强忍着想要爆发的冲动,强压心中不耐,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好脾气的不得了。

    完全无视云若曦隐忍的表情,云紫陌继续表演着。第一时间更新

    “妹妹这次比武回来,天震撼,姐姐以前都不知道妹妹这般隐忍的,没想到妹妹竟然和少楼弟弟一样是九级的武士,看起来就数姐姐无用了呢。”

    这货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她真的自己一点自觉都没?

    “啊,让妹妹笑话了,姐姐真的是好久没有和人说过心里话了,在妹妹面前造次了,若曦,你千万不要嫌姐姐烦哦,姐姐是真心想和妹妹亲近的呢。”说着,云紫陌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忙从衣袖里拿出一个雅致的锦盒。

    “前些时候,姐姐得了一对钗子,”云紫陌打开锦盒,里面罩着一层丝帕,“想到妹妹平素里甚少用珠花修饰,而且,这钗子的气质和妹妹十分搭调,所以特地拿过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紫陌小心的揭开丝帕,兀自露出两只精巧的钗子。

    玉钗周身流光,钗头镂雕嵌制着几朵金丝花团,上落一蝴蝶,甚是绚丽,花团中镶嵌几粒润白的珍珠,花团旁纤巧的垂坠着一粒略大的珍珠,整个玉钗浑然天成,珠色流光,光看着雕工便不是一般寻常物件。

    拿出一只,云紫陌递给云若曦,好巧不巧的刚好露出左手虎口处的几瓣梅花胎记,“妹妹你看,这对钗子,雕得是双生花,寓意姐妹情深。第一时间更新 两只钗子一模一样,这只便送与妹妹,也算是姐姐的一点心意。”

    云若曦看着云紫陌手上的梅花记,眼眸清凉。

    恩?前一时还买凶杀人,后一刻便殷勤送钗,这倒是奇了。

    难道云紫陌已经察觉自己得知她是凶手的事情?

    应该不会。

    按照现的情况来看,云紫陌应该并不知道杀手毁约的事情,如今的这番示好举动,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并不像她预料的那样孱弱,而杀手失利也刚好提醒她需要改变对自己的方式,所以才会有示好送钗这一幕。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噙了微笑,接过玉钗,“真是多谢姐姐了,这只钗子十分秀气,妹妹很是喜欢呢!”

    云紫陌见状,心里大喜,“那姐姐帮妹妹插上着钗子,怎样?”

    “好啊!”云若曦臻首微垂,将脸庞略略侧过,示意云紫陌为自己插上玉钗。

    云紫陌拿起玉钗,轻巧的将之插在云若曦发间,向后一靠,仔细端详,露出一个艳丽的微笑,“这钗子玉质通透,更显得妹妹皮肤白皙,与妹妹相得益彰。”

    “如此,更要谢谢姐姐好意了!”云若曦举起手,轻抚头上的发钗,玉质温良,触在手中竟是十分舒服,从外看来,这钗子竟是寻常的不能再寻常之物。第一时间更新

    云紫陌又拿起另外一只玉钗,左手轻轻扶住发间,右手将玉钗插入发间,“如此,我们姐妹二人便是同心了!”云紫陌一脸兴奋的看着云若曦,神色亲昵,仿佛二人真是从未有过罅隙的亲生姐妹一般。

    “天色不早,姐姐出来的够久了,想来妹妹也累了,姐姐就不多叨扰了,这就回去了。”云紫陌站起身,轻抚身上的细皱,笑吟吟的看着云若曦,“妹妹若是闲来无事,便去姐姐那边转转,我们姐妹不做别的,多说说话也是好啊!想来父亲也高兴我们姐妹亲热。”

    “恩!姐姐说的是!”云若曦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看不出有甚其他想法。

    云紫陌认真的分辨云若曦的表情,自己表现的如此自然,她该不会有别的想法才是……即使会怀疑自己,那物件便是毫无问题的,只要自己足够隐忍,其他的事情便无须担心……

    云家的嫡女,自己坐定了!

    “这样,姐姐就先回去了,妹妹可要说话算话,要常去姐姐那边哦!”云紫陌站起身,轻挥着香帕,形容十分优雅贤淑。第一时间更新

    云紫陌无比真诚的向云若曦告别,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出了院子。

    看着云紫陌戏毕离开,云若曦的脸上闪过一丝嘲讽。

    扯发间流光的玉钗,云若曦将玉钗拿在手里细细端详。

    冰种的玉钗细腻沁凉,整个钗体温润若水,内里暗暗泛着青色光芒。举起钗子透过阳光看,玉质间有如云团般缓缓流动的气息。玉质竟是上好的温养冰玉,于人怎么都是有益而无害的。表面看其来,这钗看不出什么异样,但送钗之人行为诡谲,即便这玉钗真的无异,其间也定然大有文章,必不是那么简单的。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嘴角扯出一抹冷凝的弧度,淡漠凉薄而笑,脸色暗了几分,一身如雪深衣笼罩上了一层清霜。一个人若恨你入骨,怎会突然转性。这把戏,哄哄真正的云若曦也许可以,但拿到自己这里,真是漏洞百出。

    “啪”的一声,云若曦将钗子投至院中的池塘,只见钗子落水的地方咕嘟嘟冒起气泡。

    风起,一阵清冷。

    云若曦站起身,看向钗子掉落的地方,心中又一思量,反手一阵紫色玄芒,“咻”的一,玉钗破水而出,再次落入云若曦手中。

    一抹笑容绚烂了庭院,我倒是要看看,单凭这钗子,你能搅起多大风浪。

    抬起头看看日头,时候已经不早。眼见着太阳落了山,依旧不见小翠从拾香斋回来,云若曦有些疑惑。小翠平时行事麻利,并不是办事拖沓之辈,今儿个怎的这么慢还不见踪迹。

    虽说小翠之前对自己确实不冷不热,但心思单纯,任谁都能看出这丫头没有其他的坏心眼,只是看不惯云若曦之原先诸事不顾的样子。尤其云若曦醒来后与小翠朝夕相对,明里暗里观察分析,更是能够体会小翠其实非常忠心。

    云若曦虽杀伐决断,行事狠戾,可别人若对她实心实意的好,她定不负回报。

    看着天色渐暗,云若曦隐隐有些担忧,想着是不是要吩咐人出外寻找,便听到院子里浅浅的脚步声响起,正是小翠回来了,这才安了心。

    “小姐,我回来了。”小翠的声音细如蚊蝇,“让小姐久等了,小姐恕罪。”

    小翠一进门便出声求罚,云若曦不禁抬起头瞧了两眼,不瞧则已,端是这两眼,云若曦便心中惊诧。

    只见小翠浑身上衣衫褴褛,走时整整齐齐的头发此时纷乱不堪,脸上竟也有破皮与划伤之处,嘴角还隐隐有着血丝,翠色的外衣蒙了污浊,裙摆早就碎成布条,透过破烂的衣衫,隐隐能够看到肉色皮肤挂着殷红的伤。

    云若曦面色瞬间变冷,声音微寒,谁这么天大的胆子,居然敢动自己的人,“你这是怎么了?”

    “小姐……我……”小翠低垂着脸,嗫嚅着不知该如何说起。

    看着小翠的窘态,云若曦使力,一个劲风飚出,房门砰的一关了起来,将内与室外瞬间隔绝,一手拉起小翠的手,微微使力,给小翠一个安心,“遭遇了什么,但说无妨。”

    小翠见云若曦将门带上,知是小姐怜惜自己,心中瞬时一暖,声音未出泪却先,啜泣着抹了抹脸,颤声道:“小姐,无妨无妨。”

    云若曦秀眉蹙起,无妨怎会伤成这样?那要是丢了性命岂不也是小事一桩了?

    “我……小姐让我去拾香斋买小点,依着小姐的吩咐,奴婢在拾香斋备好吃食,见天色不早便急急的回府。谁知刚出拾香斋的大门,便遇到叶家的二少叶群醉酒挡道,调戏于我,说要奴婢跟了他……”说着,小翠委屈的又落了泪。

    “奴婢怎能从他!于是报出将军府,谁知叶家二少爷更来了劲,说既然是云家的人,便要替他哥哥讨点利息……还说他是叶家少爷,看上奴婢,要奴婢做个通房更是奴婢的福气,还说换个将军府侍候,哪里都是一样……”小翠边说边落泪,声音也颤抖着,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