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群正在兴头上,忽的鼻间有一丝绵甜的果香,他使劲的闻了闻,觉得味道不错,正欲询问身的丫鬟,眼神便迷离了。而房内另外两名女子则在叶群睡去之前便失去了知觉。

    从香味飘进子到三人齐齐睡去,不过是几个呼吸间的事情。

    见三人统统睡死过去,云若曦腾的从廊柱上跳,摸到门前,见房门从里面上了栓,随手掏出一把极其袖珍的小刀,插入门缝,轻轻一别,门栓便被顺利的打开。

    云少楼露出个异常邪异无耻的笑容,悄没声息的跟着云若曦进了叶群的卧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即使蒙着脸,云若曦依旧被房里浓稠的异味熏得的不敢呼吸。紧紧地蹙着眉头,云若曦看着床上白花花的几具身体,恶心的不能自已。奶奶的,早知道就吃粒可以闭息的药丸再来了!

    云少楼则捋了捋袖子,依旧情绪激动且振奋

    狗娘养的!小样儿!还玩双,看爷爷今天不废了你,让你玩个鸟儿!得罪了我家佛爷,你以为你是谁啊!

    云少楼揣好幻镜,仓啷啷一声亮出匕首,压低声音道:“姐,废了他?”说罢便要动手。

    云若曦眯着满是冰寒的双眼,不言不语,左手一横,一道紫色劲气凌空而起,将准备动手的云少楼冲到一边。劲气狠狠的抽在叶群的身上。

    砰的一,叶群的面门被云若曦发出的掌中劲气狠狠拍击,因为纵欲而虚白的脸上瞬间渗出血红的五指印,力道之大让叶群的头微微扬起,竟有转醒的趋势。

    幻镜的效用只会让人沉睡,一旦外界有大力的冲击,幻镜的效果便会丧失。

    云若曦知道,在刚才劲力的作用,叶群将马上醒来,她要的便是这种结果。

    将内力气流集在指尖,几道紫光跃起,直冲叶群。刷刷刷,竟将这杂碎周身几大穴位完全封死,十足的劲力让叶群身体猛地抽动几,旋即便睁开了眼睛。

    叶群闷哼一声,刚一醒来便惊觉自己的房间竟然入了贼人,想要叫喊竟发不出一丝声音,想要动弹,周身却像是濒死的狗陷入沼泽般无力可施。他惊慌的看着面前着夜行衣蒙着面的两个人,一脸的不敢置信,眼神中满是求饶,他不知道这两人究竟是谁,进到他房间里要做什么。但是,叶群在面前的黑衣人眼中清晰的看到了深深地杀机。

    手腕一翻,一曲,肌肉动作之,云若曦的手中的劲气赫然化作锋利的刀光,她的身子一动不动,眼中闪起嗜血的色彩!

    轰隆隆,夜空响起惊雷,一道闪电划过,映得云若曦蒙着面的脸更为诡谲,暴雨骤然而至。

    雷电闪起的那一刹那,叶群的心中感到了一阵冰寒!他心里颤抖,看着云若曦死神一般的面孔,不知道什么时候惹到这尊瘟神……

    他的身子僵硬,神情惊骇之极,瞪大了惊恐的眼睛,心中油然而生绝望与恐惧!

    云若曦掌中紫色刀光般的劲气齐齐向叶群袭来,瞬间幻化为几道实实的光刃,噗噗噗,光刃精准的插入叶群的体内,一连串动作兔起鹘落,令人目不暇接,霎时汹涌的鲜血自叶群身上爆出,再看叶群,胳膊与大腿竟被齐齐的切断,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第一时间更新

    一旁的云少楼惊恐的看着云若曦利落的切掉叶群的四肢,心中震撼,更加不可置信!这真的是自己那个草包加白目的姐姐么?即使自她醒来后性情大变,怎的会变得如此离谱?

    叶群痛的几乎要昏死过去。

    但,云若曦要的便是这样!

    她不会一刀结果了这只杂碎,那样只会让他死的太痛快,她会让他清醒着,睁着眼睛看到自己被**,让他承受无以忍受的痛苦,直到死亡!

    在与昭瑰的比试中,云若曦还不会将掌中劲气直接幻化成刀刃进行攻击,直到与昭瑰的比试结束之后,云若曦这才豁然开朗,外来的兵刃的确锋芒毕露,也会给人带来不小的压力,可自身劲气所化之兵刃却会与自己与环境更加丝丝入扣,且平时并不会表露于行,只有在攻击的时候才兀自出现,更加隐秘。第一时间更新

    并没打算使用气刃的云若曦,却实实的将这腌臜货当成了磨刀石,狠狠地磨了一磨!

    这就是惹到她的场!

    叶群似乎承受不住这巨大的痛苦,失血过多与惊吓过度让他又一次昏阙过去。

    但云若曦根本没有想就此罢休,一记细小的光刃出,紫色光刃咻的插在叶群的了锁骨上,鲜血喷出,叶群此时除了等死无有别的作为。

    云少楼以为这叶群该死了,因为那道光刃打的位置可是叶群的咽喉,可事实上,这光刃只是打在了锁骨上,却没有切断气管!

    叶群一个抽搐,自昏迷中醒来,惊惧的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自己被封了几处大穴,毫无还手之力,几乎是引颈待戮,这般想着,叶群感到万念俱灰。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心中的杀机疯狂的涌动,脸色一片冷酷!

    见叶群又自醒来,云若曦面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你肆意凌虐别人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日的场?我云若曦今天也算是替天行道,否则今后又不知道有多少良家妇女会惨遭你的毒手。

    你,死期到了!

    反手又是一道光刃,咔嚓一声,斜斩叶群胯的丑陋,光刃砰的爆发,被切的子孙根瞬间化为粉末。

    叶群又是惊惧又是痛苦,浑身哆嗦着,无法行动也无法出声的他几乎将自己的舌头咬断,这般残忍的手段几乎是他生平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云若曦看着叶群恐惧的脸,即使是死,也不能让你死的便宜!你必将生生世世断子绝孙!

    上路吧!

    云若曦眼中射出冷光,又是两道紫刃,两声诡异的声响,让一旁的云少楼心中心咯噔一,再看那叶群,喉骨断裂,心脏破碎,连哼也没哼一声,直接毙命!身体软绵绵的伏在早已昏睡过去的两具**女子身上。

    可怜这腌臜货到死都不明白自己的仇家究竟是谁,自己为何会死。

    云少楼闻着这一室浓浓的血腥,看着叶群的惨状,胃中一阵翻腾,差一点就吐将出来。

    云若曦神情轻松,浑没有将叶群血淋淋的尸体摆在心上,不知为何,自己总有着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变的沉稳,哪怕更大的血腥场面,自己似乎也毫不在乎……

    云若曦知道今天的刺激可能会让二世祖有些受不了,但这样的血腥今后必然还会不少,早些见识也算是好事。

    云若曦拉起云少楼的手,发现这货竟是一手冷汗,忙将自己的内力过渡给云少楼一些,顺手从怀中掏出一粒清新丹丸填在云少楼嘴里。几个呼吸过后,云少楼的胸口才不像刚才那般似被巨石压制一样难受。

    云若曦不发一言自叶群的房间出来,云少楼缓了口气,忙不迭的跟上。

    外狂风暴雨,水汽将二人身上的血腥味瞬间驱散。

    不好,这样的天气,使得幻镜的影响力渐渐减弱,云若曦细嗅空气中残留的幻镜味道,恐怕这香支撑不了多久。

    眼,找到火麒麟才是正经。而叶旋,便再让你多活几日!

    云若曦加快速度在叶府中搜寻,而云少楼察觉佛爷似乎在找什么,也不多问,积极的配合着云若曦,一边观察周围,一边燃放着幻镜。

    大雨愈显瓢泼,地面上水花四溅,雨雾朦胧而起,整个天地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恍惚起来,朦朦胧胧,世界好像突然没有了声音……

    那日火麒麟的气息牢牢的印在云若曦的脑海中。闭上双眼,云若曦打开神识,没有了暴雨的侵扰,周遭的一切仿佛比之前更清晰了。云若曦顺着自己的感觉向前走着,云少楼见状有些讶异,佛爷莫不是要找那只火麒麟吧。思及此处,定定的望向云若曦,想从佛爷处看出些端倪,但见云若曦面如冷玉,神色间并未有任何异样,云少楼暗自叹息,紧随其后。

    就这样,二人折转过几进院子,行过一个特殊的回廊,才行到一处僻静的小院。感受着灵魂深处火麒麟越来越重的气息,云若曦确信这里便是叶家管制火麒麟之处。然火麒麟是何等异兽,从刚才一路行来,直至确定到了看管火麒麟之处,竟是无人把守,不知叶家究竟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刚一进院,云若曦倏地停住脚步,眉头蹙起。

    从刚才的回廊开始,自己便似乎将要走入一个特殊的空间阵法之中。此阵看似简单,但处处透着怪异,不似寻常阵法。而这幻阵所之手法,似乎与火麒麟身中的魔咒有异曲同工之处。

    暴雨依旧不停,空中迅雷滚滚,天地间充斥着怪异的强大的雷电之力。然而此处小院,雨滴落的节奏却是那么的井然有序,极富节奏,远不像其他地方被大雨肆意的侵袭。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