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察觉到什么,赶忙示意云少楼停住脚步,自己则细细的查看着周围的景物,兀自思索着,小院周围所有场景悉数印入脑海,一丝一毫都不曾错过。忽的,云若曦头脑中闪过什么。

    没错,是了,自己前世曾在某本关于阵法的书上见过此阵,名为雨龙。主要起限定妨碍之用。

    “雨龙”,在云若曦的前世便是很少人才会使用,几乎不曾流传,而云若曦得到记载此阵的书页不过是在因缘巧合之。这一世,恐怕此阵更是绝无仅有。

    此阵吸及外部天地灵力直入阵眼,将阵内空间与阵外环境区分开来。第一时间更新 此阵属水,刚好能够克制火麒麟的雷火属性,另外火麒麟身上被了诅咒,这诅咒与设此阵之人明显为一人,使得火麒麟完全被困在这阵中。

    这样的话,即使火麒麟被叶旋带出阵外也无妨,它本身所受之咒中便有与此阵呼应之血印,无论何时何地,不解除火麒麟身上的诅咒,它便会一直背负这“雨龙”,无论何时何地。

    且此“雨龙”阵有一特点,便是火麒麟本身实力越增,阵法的克制力便越强,对外反馈出的禁锢力便越强,反之则越弱。如今看情势,火麒麟的状况自上次见到后并未有太大的好转,否则此阵看起来不会如此羸弱。

    但此阵也绝非想象中的与人无害,一旦不知情之人妄图进入阵法之中偷走火麒麟,此阵便会迅速凝聚天地之力化为冰针从各处袭击入侵者,有空气水分存在的地方便有攻击,所以入侵者根本无处遁形。

    这阵的确是非常的特殊,原来这便是叶家没有在此设防的原因。

    不说火麒麟这种异兽,普通人根本对之毫无办法,只有召唤师才能够役使,因此恐怕也只有召唤师才会打这头异兽的主意。另外天召唤师凤毛麟角,即使有不知死活之人前来偷窃,也决计过不了“雨龙”这关,空间阵法定会让他们粉身碎骨。第一时间更新

    况且前来偷盗之人定会在进入阵法后努力聚集武力,按照他们的经验,一旦落入空间阵法,必将集合自己的全部能量来抵御,所以没有人会例外。只是这“雨龙”阵内所控制的便是空气中的灵力向能量汇聚之地攻击,若真要将自己全部的武力汇聚起来,便真正成为移动的靶子,瞬间一命呜呼了。

    云若曦嘴角微翘,露出一个兴奋且了然的笑容。设阵之人定是玲珑心思才会想出使用此阵困住火麒麟,攘外且安内!叶家如此安排,反而是真真正正的便宜了自己。

    看向云少楼,云若曦压低声音道:“祛除所有武力,体内一丝也不要留,也不要妄图汇集,将气息平复至入睡时的状态,跟着我走。第一时间更新 ”

    云少楼诧异,心说,这也太邪了,怎么还要将武力彻底祛除呢?还不能汇聚,这是怎么回事?然而二世祖虽平日嘻哈笑闹放浪形骸,此时却也懂得事情轻重,既然佛爷交代,必有她的道理,自己跟着做绝无坏处,连他自己也不理解,几天时间不到,自己竟然会对佛爷生出一种完全的信赖感,仿佛她就是天一般。

    云少楼点点头,将所有武力驱散,仿似自己是一个毫无武力的普通人一般。他跟着云若曦左一,右一,以奇异的步法向院子中间的房间行进。第一时间更新

    大雨彻底淋湿了姐弟两个,而这二人却仿佛对这雷雨毫不在意似得,整个身形均溶在了大雨中,与周遭的气息吻合得分不出是人还是雨。

    饶是这种特殊的气氛,让云若曦心中怪异,就好像修炼,将全部劲气汇聚起来,再将它们完全倒空,这种过程中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些特殊的感念,是什么?

    但同样是因为处在这种气氛之中,使得云若曦根本无法细细的探查自己刚刚有了一些眉目的体悟,如今,火麒麟之事才是重中之重。

    云若曦按照前世奇书中记载的破阵之法,驱散了所有武力,小心翼翼的领着云少楼,绕着雨龙奇阵中若干微不起眼的阵眼,向安置火麒麟的房行进。

    迈出最后一步,到达了院子正中的房门口,云若曦忽然觉得身上一爽,刚才笼罩在自己身上似有若无的空气压力骤然驱散。

    云若曦忍不住心中快意!阵破了!

    推开偌大的房门,二人进得内,扑面而来一股灼热燃烧着的气息。

    房内空旷万分,别无他物。

    火麒麟闭着双目,正俯卧房间正中。只见它通体火红,身上隐隐生着火气,只是这麒麟似乎体力透支,身上的火焰并不十分炽烈,但即便是这薄薄的一层火光便让空气焦灼万分。如鹿般的身形巨如小山,全身覆盖着鳞甲,头上两角甚是壮观,全身都充满了作为陆上万兽之王——麒麟的天生而来的霸气。

    火麒麟听到响动“腾”的一个机灵站起来,身上的火光随着空气的扭曲而耸动。

    火麒麟双目微微眯起,原地踱了两步,细细查看到来的两人,心中不免讶异。

    云若曦看着火麒麟的反应,微微一笑。

    猛地,它似是想到了什么,它咧嘴一笑,神色中暴戾猛增,“小子,是你!又见面了!”

    它察觉到眼前的二人之中,便有自己当日在街头遇到的那个女子,狰狞的面部扯出一个比刚才还要难看的笑容,“没想到你居然能够活着来到这里,看来的确是有些手段。第一时间更新 ”

    “五日之期已至,若曦怎敢随意失信。”云若曦摘面巾,走进两步,坦然的站在房正中,神色轻松的面对火麒麟,幽幽的道。

    云少楼则一脸谨慎的跟在云若曦身边,姐姐果然是为了这大家伙而来。

    上次在街上遇到时,仅仅是被叶旋那家伙牵制着,火麒麟给他的压力就已经够大,不想今日近距离面对,这庞然大物带给自己的震撼比上次更加强烈。第一时间更新

    “呵呵,之前倒是小看了你,”火麒麟面色依旧张狂,眼中依旧是浓浓的不屑,若非被那恶人暗算,这等蝼蚁般的人类怎能入得了自己的眼睛。

    “直到此时,若曦进到这里,才知道为何当日君那般委屈的跟在叶旋身边,原来竟是被这雨龙阵所困,怪不得!饶是若曦脾气甚好,也不免要为君抱不平了。”云若曦紫日然能够感觉得到火麒麟对自己的轻蔑与敌视,但她口气仍旧不温不火。

    雨龙阵?火麒麟心里一动,思索着,“你说这阵叫雨龙?”

    火麒麟心中暗付,单从这阵势的名称上来看,便是天生用来克制我麒麟一族的。

    这雨龙阵十分奇异,从内看竟是毫无破绽可言,它花费了几乎全部的时间,想破了头都无法破解,眼前二人竟然能够毫无损伤,不费吹灰之力的直接进得阵来,这样想着,眼神里对到来的二人多了些重视。

    “没错,是雨龙不假。”云若曦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个弧度。

    “我尝试过破解这雨龙阵法,几乎是无解!”火麒麟拧起眉,狠戾的面孔出现些松动。

    “呵呵,”云若曦轻笑,“此阵的确无解!”

    “那你怎么会破阵进来!”火麒麟一脸的不可置信。

    “确切的说,并非是若曦破了此阵,只是利用阵中一些瑕疵漏洞,避过阵仗,这才能进了来。”

    “那……”火麒麟眼睛放光。

    像是了然火麒麟的想法一般,云若曦微微侧身,摇了摇头,眼神却从未离开火麒麟身上,“不行,此法只能进不能出,君恐怕要失望了!”

    火麒麟听得云若曦这般说,顿时万分失望,心中燃起的一丝希冀倏地熄灭了,这么说来,自己依旧是无法离开……

    “你能够如此坦然的道出实情,倒也算是光明磊落。”火麒麟言语中流露出一丝苦涩。

    “呵呵,君谬赞了。若对手光明磊落,若曦自然是同样对待。”云若曦扬起小脸,目光如水般清澈。

    火麒麟虽是智慧型异兽,但对于云若曦变相的夸赞,心里仍旧是有些高兴的。没错,麒麟一族生性高傲,但却是光明磊落行事,若非如此,自己怎会落得这般田地。

    “只是若曦不明白的是,以君九级的实力,怎能轻易的被了诅咒,困在这雨龙阵之中?”云若曦神态毫不做作,直接的问道。

    火麒麟神色微现痛楚,眼神竟是有些凄迷。

    然火麒麟似是想到些什么,张口说道:“既然你能够利用这阵这漏洞进来,那定然是精通此阵……”

    火麒麟顿了,火一般的面孔竟然微微泛出些羞赧的红色:“那么,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从这阵中脱身?”

    云若曦轻轻拂顺面上被雨水打湿的秀发,口气十分的轻松,“既然我二人能够进来,自是有法带你出去。”

    火麒麟一听,身上的烈火倏地大盛,眼露精光!

    “既然如此,高人可否带我出去!高人的大恩大德离朱定然永世铭刻在心!”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