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火麒麟有些讶异,九级的召唤师竟然无法使用契约之阵?这是何道理?

    “没错,就如君所想,即使若曦已经是九级巅峰的召唤师,却无法缔结自己的契约之阵,个中缘由,若曦自己也难以相信,但是是确实如此。”云若曦顿了。

    如今的云若曦倒是丝毫不介意将自己这条软肋亮出来给火麒麟离朱,因为离朱看中的并不是自己九级召唤师的能力。哪怕自己并非九级召唤师,但凭借自己九级炼药师的身份,离朱也必然会跟在自己身边,所以捕捉到离朱这点心思之后,云若曦便将自己的底牌完全袒露出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事实的确如此,火麒麟离朱私思付一,觉得此事无妨,抬起眼帘定定的看着云若曦,一脸的毫不在乎。

    云若曦暗自点头,“所以如今,只能与君以血约,这样的话,对君并不公平,却是轻慢了。若君觉得难以接受,此刻便可直接对若曦言明,若曦不希望以血约后换来的是君的背叛,这种结果,你我都不愿见到。但若曦保证,在若曦能够凝聚契约之阵那日,定然为君解除血誓,重新订立契约之阵,真正与君平等相处。如此的话,你愿意跟我么?”

    火麒麟一听情绪瞬间激动起来,火红了眼睛,“即使血之契约又有何妨?我麒麟一族岂是背信弃义之辈,既诚心认定了伙伴便会忠诚不渝,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高人这般说便是轻视我麒麟一族了!”

    不待云若曦答话,火麒麟离朱举起前蹄,凌空画出一道暗芒,慎重的道:“皇天厚土亲见!我离朱,以麒麟一族上古神兽之名发誓,愿成为高人终生的契约伙伴,不离不弃,若有违此誓,终生不能晋级神兽,肉碎骨断而亡,灵魂堕入炼狱,永世不得超生!”

    云若曦紧抿着双唇,人倒是麒麟重义,此言果真不假!得此异兽,真是我云若曦之福!

    “咻”的一,暗芒凝结成火红的符咒,散入空气,化作点点红星,消失不见。

    “如此,高人可能信服离朱?”火麒麟满脸的诚恳与焦急。

    “若曦怎能不信,此番能与君达成契约,若曦三生有幸!”云若曦真挚的看向离朱,心里有些庆幸和激动,说话却依然是轻柔淡然。

    “时候不多了,外面大雨,我带来的幻镜药效恐怕马上就要失笑了,此处不是立约之处,我这便将你所中的毒咒解除,离开此地再作打算。”

    “好!”离朱想也不想,连连点头,“那要我怎么配合高人?”

    “恩,我会驱动内里至你体内为你拔除暗咒,届时,在你的神识之中,无论你看到什么,或者听到什么,都不要相信,更不要被它役使用。一定要保持灵台清明,否则若被毒咒反噬,不但你会粉身碎骨,连我恐怕也难全身而退。这便是唯一的要求。”云若曦面色严肃。

    一阵冷风自院外吹来,云若曦腰间虽紧扎着腰带,但紧身劲装的上衣衣摆依旧被风吹起,看起来有些飘忽,这使她看起来有种惊人的凌厉气势。

    火麒麟看着云若曦,不由得心中油然而起一种佩服与赞赏之意,这般气度,果然是举世罕见,连带对它自己的未来也更有信心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高人放心!这点若做不到,离朱也不配跟着高人了!”火麒麟坚定的说。

    “那么,我便开始为你拔咒了。”云若曦拿出一粒青白色的丹丸交给离朱,“这是清明丹,吃它,可以帮你更好的固守灵台。不是说我不相信你,我只是要做到万无一失!”

    火麒麟张口便吞清明丹,神情无一丝犹豫。

    云若曦点点头,眼底显出一抹赞赏。

    “好,开始了!少楼帮我护法!”

    云少楼如入云里雾里的看着云若曦不费吹灰之力便说服火麒麟做了自己的契约伙伴,心中那个佩服,有如黄河之水般绵延不绝,忽的被云若曦一叫,心里一个机灵,忙收敛了心神,集中注意力,“哦,好!”

    云若曦站在火麒麟身旁,抬手聚气,极力的调整了一呼吸,再次将身体内凝聚的三昧真火以实体压缩出来,立于手心之上。轻轻的放缓了动作,小心翼翼的将这道奇异的火焰送入火麒麟颅脑之内。

    霎时,火麒麟的大脑如同针刺,各种奇异的景象,包括它所有的记忆,全部如同开了闸的洪水般涌出。火麒麟庞大的身体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个劲儿的发抖,但它谨遵着云若曦的吩咐,保守着灵台,之前服的清明丹也化作一丝清凉,围绕在火麒麟灵魂中的灵台四周,将混沌与清朗一分为二。

    火麒麟承受着极大的苦楚,它的灵魂被两种力量揪扯着,这种生生能将它劈开的,来自灵魂的震颤让它浑身战栗。然不愧是圣兽之王的后代,离朱竟硬生生的承受这种常人无法想象的煎熬,看得一旁掌控着三昧真火的云若曦暗暗点头。

    三昧真火煅烧着火麒麟的灵魂,火势越烧越盛。而随着火麒麟的灵魂渐渐清明起来,从它的灵魂中渐渐剥离出一丝黑灰色的游丝,试图抵御这特殊的灼热。

    云少楼在一旁紧张的看着,即使他不明白姐姐究竟是怎样做到的,但看着云若曦神情的谨慎与火麒麟隐忍的痛苦,就也知道这个过程险象环生。他凝住自己的气息,一方面紧张的观察的云若曦的动作,另一方面神识向外扩散,探查着房周围的情况。

    在三昧真火的作用,黑丝旋钮着,揪扯着,试图紧紧拖住火麒麟的灵魂。可火中之王怎会随意让这到口的美味逃脱,火光猛冲向黑色游丝,呼的一扑向黑丝,便将这团黑丝牢牢缠住。

    黑丝当然不甘心就此被这道火光消灭,它跳动着,挣扎着,揪扯着火麒麟凝聚成形的灵魂,将之作为自己的护盾,拼命地躲闪着。但神奇的是,三昧真火像是直接就将火麒麟的灵魂分离出自己的攻击范围一样,向黑丝所在之处大举进攻,攻城略地,逐渐蚕食着黑色丝缕。

    黑丝惊恐的躲闪,一声声啸音尖锐的发出,火麒麟魔音灌耳,灵魂生生受着刺痛。三昧真火毫不退让,步步紧逼,直将这缕黑丝逼到火麒麟灵魂的角落之中。

    三昧真火似是觉察到黑丝的颓势,火势更旺,咻的一便将剩余不多的黑丝彻底吞,不消一会便全部吞噬。

    当三昧真火将最后一点黑丝彻底吞噬之后,离朱头脑当中某种禁制的瓶子砰的一声,发出玻璃碎裂时的脆响,它的灵魂似乎挣脱了某种禁制,呼啸而出!

    不停颤抖着的火麒麟终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它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瘫软了四脚,终于力量不支倒在了地上。失去的禁咒的束缚,火麒麟只觉身上一轻,灵魂之力大胜,眼睛瞬间露出精光,与之前的慵懒完全不一样。

    成功了!

    只略略恢复了一,火麒麟便自地上站了起来,此时的它觉得周身分外舒畅,灵魂比没有被暗咒之前更为清朗。但就连它自己也不知道的是,被三昧真火煅烧过的灵魂就好像被重新构造了一样,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给它带来难以言喻的好处。

    伴随着云若曦破坏掉火麒麟灵魂之中的暗咒,云若曦敏感的发现周围的天地灵力气息忽的一浓郁起来,空间的辖制忽的消失不见,想来却是雨龙阵随着暗咒的消失一并消失了。

    云若曦了然的一笑,“离朱,你还有力气走么?”

    “呵呵!不过是失力而已,这会已经恢复了!”自信的看着云若曦,离朱气势更盛。

    “好,事不宜迟,恐怕幻镜将要失效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好!”一人一兽回答的干脆。

    磅礴大雨中,云若曦引着云少楼和离朱,瞬时便离开了叶府。

    一夜的暴雨,将京城洗刷的分外干净清爽,空气里散发着泥土的清气,很是让人心旷神怡。

    云家大院。

    云若曦清秀的身形袅袅婷婷的站在一株海棠之,一袭白衣若流风回雪,一尘不染。平淡的脸上带着一丝淡然的微笑。

    一阵和煦的微风吹来,云若曦颊边的秀发随风纷,为她略略泛红的小脸平添几分诱人的俏皮。只见她目光流波,一只素手拂过调皮的秀发,将之掖至耳后,嘴角一抹笑意掩不住她的好心情。

    在她的面前,云少楼同样挂着一脸的笑意,和云若曦面对面站立着。

    此时虽是清晨,阳光并不十分强烈,但云少楼的脸上,明显的挂着太多太多明媚的色彩,让他年轻俊逸的脸平添一丝英气。

    但二世祖始终是二世祖的脾性,正经的脸不到三分钟便彻底变成一脸谄媚的猥琐,俊朗的身形在变脸的瞬间垮了来,活脱一位纨绔少爷。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