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昨儿个真是辛苦你了!”云少楼嘿嘿的哂笑着,挠挠头,小心的向四周瞧瞧,凑到云若曦面前,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姐,那什么,你把那个家伙放哪里去了?怎么我到处都找不到……”

    云若曦一早便被这货打扰了来,好端端的心情瞬间蒙上阴影,转过身也不看二世祖,“什么家伙?”

    “呓!”云少楼眼睛瞪圆,“姐,你这不是……昨儿个明明……”

    云若曦抬手轻捻着一朵吐出花苞的海棠,“这花儿今年开的倒是有些早了,不过看上去还算是精神。做些海棠糕倒是不错。”又看了一眼云少楼,“昨儿个怎么了?夜里了好大一场雨,我便是从天黑睡到天亮,一夜好眠,让弟弟惦记了!”

    云少楼脸皮抽抽,家里这佛爷精的什么似的,但别忘了插科打诨可是本少爷的看家本事!

    他看着云若曦,不再绕弯,直直正色道:“姐,外面都传开了,叶府昨儿个进了贼人,丢了火麒麟,叶旋被人所伤,叶群横死家中,叶家老头正在发飙。连叶贵妃都在今早皇城开门的头一刻就回了叶家。”

    “叶家之事,与你何干。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云若曦侍弄着花草,瞧也不瞧云少楼一眼。

    云少楼嘴角抖了抖,心道这女人真是与众不同,弄得叶府鸡狗跳,满城风雨,自己就好像没事人一样,“姐,其实我想知道的是,火麒麟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另外昨儿个我们并未与叶旋照过面,怎么他反而重伤而了?”云少楼难得的整齐了神色看着云若曦。

    作为参与了云若曦行动的亲历者,云少楼到现在依旧是心有余悸,但身为云家男子,经历血腥的场景本就是早晚的事儿,尽管回家之后二世祖依旧如芒刺在喉,不舒服了大半晌,但过了也就过了,云少楼也并无太多感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是此时的京城早已风声鹤唳,叶家发动了明里暗里所有的势力来捉拿贼人,虽说现在一无所获,但难保不被叶家发现些什么。到时候姐姐怎么办,云家怎么办……

    云若曦看着云少楼一脸正色,知是这小子担心自己,不由得会心一笑,“火麒麟一事你不必担心,既然我是高级召唤师,必然有许多的手段将它隐匿起来,不会给云家惹来麻烦。”

    听得云若曦如是说,云少楼暗暗松了口气,是啊,凭佛爷一身技艺,还能真怕了叶家不成。

    “而叶旋么……”云若曦微微思付一,“为离朱拔除暗咒之时,我察觉到离朱体内禁制碎裂。第一时间更新 为了控制火麒麟,这种禁制原本恐怕就植在叶旋的身上。所以禁制一旦崩碎,最先遭到反噬的应该就是他了,恐怕帮叶家牵制火麒麟的人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

    “那这些咒的人没有想到这种后果么?”云少楼还是有点不能理解。

    轻笑一声,云若曦看着云少楼,“怪就怪他们太倚重暗咒与雨龙阵的配合了。不过世人皆是如此,暗咒是雨龙阵的根本,雨龙阵又为暗咒保驾,两者互相呼应,却是极其隐秘的安全,有这杀手锏,任谁都会自信满满的。”好吧,既然要解惑,那我便统统告诉你吧。

    “那叶旋被反噬,会怎样?”云少楼继续问。

    “火麒麟的暗咒被在灵魂之中,相应的,叶旋的禁制对应的位置也该是灵魂,灵魂反噬的后果……轻者,灵魂受损,终难再进,重者,灵魂消亡,成为活死人。”

    “不过,叶贵妃似乎从宫中带了一位很是神秘的老头过去,而且一早叶家就放出风来,叶旋好像是有救了。”

    “哦?有这样的事?”云若曦微微诧异,难道叶家不是直接去寻求那咒之人来为叶旋医治么?或者这神秘老者就是咒之人?有意思。第一时间更新

    “那最好的结果,便是叶旋度过这关,即使尽可能修复灵魂之力,恐怕叶旋终其一生,也再难以突破五级了。”

    “恩,无论怎样,都要尽力尝试。召唤师在盛罗国本就不多见,国主定然十分重视叶旋,不过,我倒是好奇,你说的神秘的老头是何人。”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云若曦抬眼望天,柳眉微微皱起,若此人真能将叶旋的灵魂反噬治好,那这盛罗国倒是藏龙卧虎了。

    “姐,如今这风口浪尖上,你那离朱还是不要放出来的好,万事小心总是没错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云少楼直直的看着云若曦。

    这小子,经历了一些,心性终于还是成熟了一点。笑了一,云若曦心里顿觉安慰,“对了,今日你不需要去学院么?”

    “姐,你是糊涂了还是怎的,这段时间学院的先生们都在忙晋级考核的事情,像我们这样天资出众的学员,学院特别准许我们回家自己静修。要不我怎么可能整天在家被你操磨,要知道我可是尚武的天才,有机会登上无极岛,成为无极岛内岛弟子的!”

    自己竟然忘记了,尚武学院一年一度的晋级考核与新生入校便是一并举行的,时间没剩几天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呦,我都不敢说你胖,你就喘起来了。”云若曦嘴角微翘。

    “姐,你也太看不起我了!”二世祖咧出一个极难看的笑容。

    是夜,云若曦气定神闲的在自己的卧房之内静静的坐着,凝聚着周身的气流,体内的米珠旋转着,一周又一周。气血与经络灵动的跳跃着,努力的聚集着天地灵力。

    洗筋伐髓之后,自己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虽然一直没有可以去修炼,但几日来,云若曦依旧发现了自己身体有了一些若有似无的变化,虽然细微,但她依旧感觉得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另外对于另一种体验,云若曦也可以去再次尝试,那便是将自己体内的劲气全部化掉,气息也归无。每当云若曦这样做的时候,就会发现体内的米珠,从表面上看起来无甚变化,实则体积稍稍紧缩,并自行提升吸取天地灵力的速度,从而旋转的速度随之提升。与此对应的是,云若曦体内的经络与血液的运行速度大大提高。

    这样的话,便是相当于强迫体内的米珠自行修炼了。然而让云若曦郁闷的是,自己并非可以一直在化去劲气的状态驱动米珠,只有不断的聚集劲气进行修炼,再将劲气全部放空,米珠才会更有效的自行修炼。

    不停地切换着修炼的模式,大半夜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前一次,自己没有洗筋伐髓经历的时候尝试开启过契约之阵,但却如前世若干次开启一般,终究是失败了。但此时的自己经历了洗筋伐髓,身体骨骼与经络的练习更为紧密,即使灵魂之力也得到了小量的提升,若再次开启契约之阵,不知是否会成功呢。

    另外,昨夜得到的火麒麟,最好能够尽快的将之与自己通过契约之阵进行融合,若此次再失败,就不得不使用低等的血契与它签约了。

    思及此,云若曦细细感知了自己体内的火麒麟。见它正全身放松的在自己体内的三昧真火火心之中沉睡,云若曦嘴角沁出一抹笑意。

    昨夜,云若曦使用三昧真火将火麒麟离朱体内的暗咒拔除,意想不到的是竟由此提升了离朱本身的灵魂之力。离朱本体通红,身形巨大,跟着云家姐弟回到将军府后,云若曦曾一度为如何安置离朱而发愁。毕竟京城之中,人人皆知叶家的大公子得了一只麒麟。若大喇喇的出现在云家,那不是给云家贴上了贼人的标签了么?

    思来想去,云若曦忽然想到离朱本身属火,经过自己三昧真火的灵魂煅烧后,离朱对于三昧真火更为亲近。若能够将离朱放置在自己三昧真火的火心之中,那眼前的问题便迎刃而解了。

    果然不出云若曦所料,离朱竟然在三昧真火的火心之中自处的相当惬意,而且三昧真火本身便有对物质的提炼功效,竟然缓缓的祛除着离朱身体之内的杂质。发现这一点的离朱,竟是十分乐意暂时居住在三昧真火火心之中,对它而言,这种际遇也不是能够寻常遇见的。

    这女人能够给自己带来的东西不是一般的好!此时的它,即使云若曦不与它签约,它也不会随意的离开了。

    云若曦从自己的床榻上来,走出户外,思付了一,闪身离开了将军府。

    疾行了不少的一段路程,云若曦来到盛罗国都城外的密林之中,寻了一处极为隐蔽僻静的地方,准备再次尝试启动契约之阵。

    云若曦深深地吸了口气,任自己身体之内的米珠极大限度的旋转着,将自己的状态提升到最佳。

    她默默的在心底勾画着契约之阵的符文,同时能够感受到周围的各种元素瞬间向自己汇聚而来。此时,周围元素汇聚的程度,比她之前任何一次尝试开启契约之阵时都要浓郁。

    她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呼吸着,被洗练过的身体和经络瞬间就沉淀在了元素之力之中,并与之逐渐融合。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