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之中的元素猛地向云若曦汇聚而来,在她的身前凝成点点光华,浸入到她的身体,顺着血液汇聚到她的胸腔,直至融合到繁琐的符文之中。

    元素之力凝聚起来,符文渐渐被灿若星光的元素之力充满,在云若曦的周围构成了一团小的气旋,仿若云若曦便是一个小宇宙的中心。

    天地间的元素依旧向云若曦汇聚着,直到她整个身体都被这种魔力充满。

    云若曦觉得整个世界平和的让自己万分舒适,神念如水,竟无一丝对开启契约之阵失败的担忧。她紧闭着双目,努力保持着这种平衡。

    容湛看着眼前已臻平衡的小宇宙,没错,便是此时。

    只见他左手聚气一道璀璨气刃,抬起另一只手,气刃猛地向右手手腕处切割,瞬间,鲜血汹涌而出。

    容湛挥去气刃,左手一翻转,右手手腕处喷薄而出的鲜血瞬时改变了滴的流向,转而形成一道绛色的风暴,在容湛身前呼啸起来。

    容湛神色动也未动,加大向外输送血液的力度,一边神念控制着血色风暴。风暴中心的气压越来越低,在外围流动的血液像是受了挤压一般,逐渐向最中间聚拢。血团越聚越小,最后竟然凝结成一粒暗暗发着血光的红色珠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此时的容湛面色苍白,嘴角有些颤抖,他身体内的血液几乎要流出一半了,若换做常人,哪怕流出三分之一的血液恐怕也要休克了。

    他坚持着,无视自己痛苦的心悸,直到红色血珠彻底凝结而成。

    一挥手,血珠忽的向云若曦的,在她身旁的小宇宙外盘旋一,咻的便钻进了她的胸口。

    她只觉得本来清凉的世界忽的一热,身体之内刚完成的契约之阵的符咒便忽的红光大盛,气焰一波高过一波。充盈着元素之力的符文蜕变着,由单纯的星子光辉,渐渐变为深红色,逐渐黯淡去,一刻又霞光四射,让人不能直视,最终有收敛光华,变为无色。

    契约之阵的符文发生着转变,难懂的上古文字慢慢变成无色的暗纹,仔细辨认,竟然是上古四大神兽的图腾样子。它们出现在云若曦的灵魂之中,若有似无,然却是真真切切的,深深的镌刻在那里,以她的身体为容器,烙印在她的灵魂中!

    半晌,当所有外射的光华渐渐暗淡,最后都归到云若曦身体之内后,她渐渐的睁开了双眼。

    双眸如电,暗射出一道凌厉的光华,霎时令周遭的空气都略略凝结。

    云若曦看向树林深处,感觉到林子深处的动物的灵魂都在微微颤抖着……

    嘴角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云若曦抚上自己的胸口。第一时间更新

    成了!

    她感受着身体中充盈的元素之力,心中说不出的奇异。

    这便是完整的契约之阵么!

    云若曦平复了,感知着体内真真涌动的气息,心中微微一个松动,霎时感叹几多。

    这便是契约之阵么,从前是到今生,经历了如此多的岁月,才终于凝聚而成。

    自己为了修炼,究竟尝过多少苦楚,云若曦当然知道,知道此时,她仔细想来,那些苦痛竟那般飘渺,若过眼云烟般,是那般的不真切。唯有这契约之阵,虽真真实实的烙印在了自己的灵魂之内,却让云若曦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

    摇了摇头,云若曦摒弃脑中纷乱的想法!

    一种充实与自信的感觉,让她从内而外的快乐!

    契约之阵!契约之阵!

    从此,自己便是真正的召唤师了!

    云若曦眼中异彩连连,大放光华。激动万分的她转身看向容湛,不由得心里一惊。

    容湛看起来虚弱万分,面色苍白,俊逸的脸颊失去了原本的光华,颀长健硕的身子如今竟有些微微弯倒,拳头紧紧的攥着,像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云若曦从兴奋中回过神来,有些怔愣,“你……”

    容湛挤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明显的隐藏不住自己的虚弱,“成功了……恭喜你!”

    他当然知道这样帮她会让自己陷入到这般虚弱的境地,而且恢复起来相当的困难,但他就是不介意

    云若曦踯躅了一,有些艰难的抬起手,向容湛走近,想要去扶他。

    原本以为,以容湛深不可测的实力来帮她凝聚契约之阵,定然是十分简单的事情,毕竟他的修为那么深厚,断不会做无有把握的事情。

    但如今看来情况恐怕并不如自己猜想的那样,自己还是太小看这契约之阵了。若以他的本事都如此耗力的话,怪不得那么多的召唤师,穷其一生都无法真正拥有契约之阵……

    没有想到他为了自己居然耗费了那么多的心力,想到这,云若曦微微有些心软……

    “你……还好吧……”云若曦张了张嘴,开口问道,小手有些怯怯的扶住容湛欲坠的身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无关之前的那个条件,自己对他终还是有些亏欠。

    感受到臂间的温暖,容湛的心里异样,几天前的温柔的体验瞬间在大脑中回放。

    若自己耗费了这些生命能力,就能够换来她此刻这般温柔的对待,那么折了这条命也是值得的。

    感觉到容湛瞬间有些失神,云若曦不由得退离了一步,面色冷冷的看着他。

    “没事!”骤然失去那种甜蜜的温度,容湛禁不住有些失望,笑了笑,强忍着疲惫,“既然你的契约之阵已经完成,我就不多耽搁了,还有些事要去处理,今日却是不能和你畅快淋漓的战上一场了。”

    想要打趣,可容湛此时却再也分不出一丝力气。

    对战?就他这个样子,他想丢脸自己可不会跟着他一起!

    云若曦蹙眉,狠狠地瞪视他一眼,“你若想战,我不会拒绝,不过我更不想被人说趁人之危。你我定会有一战,但并不急于一时。不过你要是嫌命长,急着想死的话,我也不介意现在就送你去。第一时间更新 ”

    “哈哈……咳咳……”胸口一窒,猛烈的咳嗽打断了容湛有些肆意的笑,他咬了咬牙,微微皱眉。

    这丫头总是这么张狂。

    但他最喜爱的便是看她气势凛凛的样子,像极了暴怒的猫一样。若她因为自己的帮忙而心生歉疚,他反而会觉得难受。你要是想要我的命,我也不会介意。

    容湛摇头苦笑,旋即挺起胸膛,不愿在她面前过多的显露虚弱,强打着精神,转身挥了挥手,也不看云若曦,骤然准备离去,“好,那么,容某就此告辞。”

    云若曦轻哼一声,清寒的面色不变,并不太将容湛放在心上。

    倏地,容湛停住了脚步,想是想起了什么,转身道:“你的契约之阵虽已完成,但看起来还是初级状态,今后,它还会逐渐成长的。”

    “初级?”云若曦蹙眉不解,摸不着头脑,似乎没听说过契约之阵还能够成长一说,想要再问,话到嘴边却又噎了回去。

    容湛转身便走,他感到自己已经要坚持不住了。

    他离去的背影身躯挺直,虽然看起来有些失力,却也显得很是从容不迫……

    只是那份淡定中,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萧索。

    云若曦紧抿了抿唇,他这个样子,给自己的感觉并不好。再略一斟酌,不过是等价交换,自己还欠他一个条件,如此就是对等了。

    深吸一口气,云若曦眉眼中的犹豫一闪而逝,瞬间便换回了清淡的神色。她平淡的容颜在月光的掩映,渐渐的恍惚了,那神色如云似雾,朦朦胧胧。

    容湛一路向树林的深处行进,心底忽然涌上颓败,看着越见深沉的,夜色.凤目有些受伤,喃喃出声:”何时才能重新拥有你……我的丫头……”

    远处迎面疾驰而来一道伶俐的身影,越来越近。

    “天尊!”声音急急的。

    容湛循声看去,见是星海,强撑着的身体瞬间颓了来。

    一脸焦急的星海瞬间驰到容湛身边,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容湛。眼尖的他一眼便看到了容湛手腕上深深的创伤,这是怎么回事?

    “天尊!你这是怎么了?是谁伤了你?”星海一脸怒色,可恶,是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伤到天尊!

    “不过是小伤。”容湛颓然的倒在星海的怀里,紧闭起双目,放松来的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大量鲜血的流失让他极为虚弱。

    星海抱住容湛,细细查探容湛的伤口,心里觉得十分怪异。天尊的身体寻常人根本伤害不了半分,而且即使受了伤,以天尊的无尚法力,即刻便会痊愈,可眼这伤来的蹊跷,难道天尊动用了生命之力?

    “天尊,属这就带你离开。”星海紧皱眉头,该死,不管是谁,伤了天尊,都该死!

    容湛点点头,“恩!”像是不放心似的,“你探查的情况如何,可曾发现她的踪迹?”

    “晚上和天尊分开后,我一直在这密林中探查,在临近远山的地方似乎有她活动的痕迹。于是急急的赶来禀报,可是……”星海顿了一,眉头蹙紧,“天尊,你的伤势需要调息,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那事不急于一时,等天尊好了,再来探查也不迟。”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