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较契约之阵的好处便是,可以无限制的约束数只魔兽,而契约之阵却只能约束一只魔兽而已。但契约之阵却更为稳定,使得召唤师在使用契约之阵操控魔兽之时毫无后顾之忧。

    召唤师虽然可以以自己的天赋召唤力操控魔兽,但天道自有定律,因此世上召唤师的数量十分稀少,这才使得世间众生平衡共处,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

    云若曦操控着血誓誓约的符文渗入到龙狮的灵魂之中,将誓约深深地烙在龙狮的灵魂之上。

    龙狮的灵魂瑟缩着,但却无力抗拒,血誓之中,云若曦以自己血液成就的符文生生的压制着自己,如今,任凭自己强大若斯,对于云若曦却是再无半点抵抗之力。第一时间更新

    龙狮深深地吸了口气,颓然的垂双肩。

    战圈之中的暴戾气氛骤然消失,天空中聚集的浓重乌云也渐渐散开,天空恢复到清明之色,所有一旁观战的人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为自己能够在龙狮的袭击安然生还,也为见识了一场从未见识过的高级召唤师契约九级魔兽的震撼场面。

    高塔之上的洛远图猛地一拍掌,太好了,这次真是赚大发了!没想到失了一个中级召唤师,却得来一个放眼大陆都没有的高级召唤师。第一时间更新

    旋即,洛远图凤目眯起,眉眼中全是思索。

    云若曦无视场中所有人向她投来的崇拜的火热目光,径自来到一脸呆滞的龙狮面前。

    由于契约的缘故,云若曦瞬时读取了龙狮的所有记忆。

    “原来你叫闪,”云若曦淡然的看着龙狮,“怎么,不服气?”

    “哼!”闪喘着粗气,瞅也不瞅云若曦一眼,被契约的它心中全是不甘。

    “你是为了离朱而来,倒是很讲义气,不过你找错了人。”云若曦小脸再次染上了一层冰霜,看着闪。

    “怎么可能和你没关系,我一路追踪着离朱的气息来到这里,还能有错?而且你又是高级召唤师,当日对离朱黑手的可不就是你!你这个人渣!”闪咆哮着,面上全是怒色。

    云若曦狠狠的看着闪,唇瓣紧紧的抿着。一双眸子深黑得望不见底,犹如一个黑色的深潭。

    人们看着一人一狮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却依然对峙着,任谁都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喘。

    考核场内外连一丝动静也无,似乎周围空气中的风都被这恐怖的气氛冰冻而停住了流动。第一时间更新

    半响,云若曦发话,字字冰冷透骨,“若不是看在你为了离朱而来,今日定让你粉身碎骨!”

    闪闻言心惊,扭过头,不敢与云若曦对视,却也能感受到她冰寒的视线。它的脸上身上就如刀子一般冰凉刺痛。

    若不是为了离朱?闪细细品着这话,这是什么意思?

    云若曦忽的打开了自己的灵魂大门,任龙狮闪的灵魂进入。知晓闪攻击自己的原因是为了离朱,云若曦算是接受了闪,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这么好脾气的忍耐这头蠢狮。

    骤然而来的灵魂潮水让闪彻底惊诧,脸色时红时白,原来离朱被人暗算后竟然遭受了那般非兽的对待,而自己也错怪了主人……额,它居然承认云若曦是自己的主人……

    随着闪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它的头越来越低,越来越羡慕离朱的好运气,只可惜自己来的太晚,再没有机会能与云若曦签订平等契约的机会,唉,真是可惜……

    不过能够和主人签订血誓也还算是不错,虽然离朱在契约之阵中,但同是主人的契约魔兽,主人应该也不会太过差别对待才是,嘿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若曦眼中有光芒一闪而逝,最近好运连连,到让自己应接不暇了。

    云若曦纤手一挥,将龙狮收回到契约之中,转身看也不看在一旁呆若木鸡的尚武学院长老、东家兄妹、以及从始至终一直在这里观看的,还有明明跑掉中途却又返回的众人,转身便走。

    “若曦!等等!”东浩南心中激动万分,看着云若曦将要离开,瞬时什么都顾不得了,大叫出声。

    云若曦眉头死皱,转身回头看着东浩南,语气中尽是寒冰,“我以为我的话说的够清楚了!”

    东浩南心中瑟缩一,俊朗的脸孔瞬间涨的通红,“额,若曦……”

    云若曦一挥手,打断东浩南的话,一双凤目闪着刺骨的寒芒,“上次见面,我已经提醒过王爷,我们之间并没有那种熟稔到可以直呼对方名字的关系!王爷年纪轻轻,难道是患了什么精神疾病么?”

    四围的人们怔愣着看着云若曦,任谁也没有想到,云家这位姑娘能力超凡,生生收服了一头恐怖的龙狮,另外她也的确有张狂的资本,否则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讽刺靖南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当然也有好事之人马上联想到之前二人的纠葛,一时间人们窃窃私语,场面又有点出离热闹了。

    大长老侠阳森黑着脸,命人一边清理考核场一边疏散人群,不过瞬息时间,考核场上的人群便离去的差不多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本来只是觉得云若曦能力非凡,可堪重任,但侠阳森完全没有想到这场风波竟然为盛罗国带来一位高级召唤师,这样的话事关国本,自己必须听听皇上的意见。略一施礼,侠阳森便带着众位长老直奔考核场旁的高塔而去。

    云若曦仿佛没有听到人们的议论,也懒得看到东浩南的表情,转身便要离去。

    东浩南抿着薄唇,如玉的脸色微变,他伸手一把扯过云若曦的衣袖。

    云若曦回过头,一脸森寒的看着东浩南,声音冰冷:“放开!”

    “呃……云姑娘。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东浩南见云若曦停住了脚步,心里微一松动,赶忙松开云若曦的衣袖。

    云若曦伸手拂了被东浩南扯皱的衣袖,一脸的嫌恶,如水的眸子染上了一抹阴暗的灰黑,她最讨厌不修边幅的男人。刚刚与龙狮大战而造成这般后果并不能作为让自己特殊对待的理由。

    云若曦只随意瞟了东浩南一眼,便看清东浩南浑身的衣服破败不堪,华贵的白色锦袍上被闪刀划破了好几道口子,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肌肤上深深的抓伤,伤口处还有血不止的冒出。

    然而东浩南似乎并没有对衣服破损和伤口流血的认知,依旧定定的站在云若曦面前,神色当中既有犹豫,又有激动,好想在斟酌着如何开口。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若曦也定定的看着东浩南不说话,二人之间一片死寂。

    “刚才的事,多亏了你。”东浩南艰难的出声,“若不是你,恐怕我和妹妹今日性命休矣。”

    云若曦冷笑一,“恐怕让靖南王失望了,今天的事本就由我而起,我不过是将这事平息去而已,本是无心救人。”

    “但本王和妹妹依旧受了你的恩惠,虽然姑娘不觉的这有什么,但对于本王来说,却是十分厚重的恩情!”

    云若曦吃吃一笑,面色毫无所谓,“即便如此,你也大可不必有什么负担,更不需有任何感激之辞,你我之间不过是仅仅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而已。”

    “云姑娘,这……”东浩南眉头紧蹙,惨白了脸,音调略略提高,“你说我们是陌生人?”

    云若曦冷笑一声,淡淡一瞥东浩南,“我倒是觉得陌生人很好。”

    “为什么?你还在生我的气?”东浩南的眸底闪过一抹暗沉。“难道你忘了之前的事情?而且,你还与昭瑰决斗……”

    云若曦仿佛听到一个十分可笑的笑话一样,小脸流露出古怪的神色.,睁大了眼睛,微微定眉,失笑道:“生你的气?你以为你是谁?”

    云若曦微扬起小脸,目光平静,接着道:“另外,我说,靖南王爷,和昭瑰公主比试,完全是因为我闲得无聊,并没有别的想法,请王爷千万别误会!而且我记得上次在茶楼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一点,请王爷务必切记!”

    东浩南听着云若曦毫无情感的话,紧抿着唇,心中有些轻微的震动,唇角动了动,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云若曦依旧淡漠的看着东浩南,面无表情。

    东浩南神情发紧,看着云若曦平庸却光华缭绕的样子,他有些恍惚了,因为他越来越看不清她的内在了。虽同为一人,今昔对比之,却是天差地别。

    旧时的她卑微若泥,摇尾乞怜,自己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如今的她容貌未变,一身懒散淡漠,却掩不住她身上的淡淡光华,那光华不强烈,却让任何人无法忽视。

    因为相差太大,东浩南也曾暗暗派人前往云府探查,想确定如今的云家千金是不是云若曦本人。但他的手数次回报,云家均没有任何怪异之处,云若曦的身份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所有这些都让东浩南着实摸不着头脑。

    东浩南仔细看着云若曦,眸子中氤氲一片,他看不清眼前冰凉的女子……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