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浩南无论如何都不能将前些时候那个粗鄙恶俗的女子和眼前这个翩然大气的她联系在一起。

    疏离得如同一角冰刃,想要亲近,却被冰冻又刺伤得生疼,但他偏偏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

    一旁的东玥珺正收了短剑,看着东浩南怪异的与云若曦说着话。近来哥哥神思恍惚,总是一个人发呆,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自己怎么劝解都没用,哥哥好像根本没有听进去一样。虽然云若曦与昭瑰公主为了哥哥比武闹得满城风雨,但她觉得无论是云若曦或者昭瑰,和哥哥都不是最好的搭配。

    而且……

    联想到考核比试之前,哥哥还特地叫自己告知云若曦考核的事宜,东玥珺的小手攥得死紧,看着哥哥有些失态的样子,心中腹诽,哥哥不会真的喜欢上这个丑陋的女人了吧……

    东玥珺使劲的摇着小脑袋,不会!肯定不会!

    “你与昭瑰公主决斗的时候,我很担心……”东浩南心中百转千回,但归根究底,还是自己错在先,思及此便软了口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血誓一旦立,便无法回转,昭瑰公主断去一臂,的确令人担心。”云若曦秀眉微皱,无视东浩南有些在意的样子。第一时间更新

    “你那时的确让人刮目相看,今天也一样。”东浩南的口气十分温和,无论是那天还是今天,每一次都让他心惊胆颤,但又让他刮目相看,“只是,虽然你是高级召唤师,可你伤了昭瑰,恐怕……”

    云若曦抿嘴一乐,一脸不以为然。“哦?伤了昭瑰又怎样?”

    “皇上重信讲义,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但你伤的是他最宠爱的公主,只怕皇上对你依旧会有忌惮。”东浩南脸上满满的担忧,“那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苍王爷极疼爱昭瑰,事出之后就带着昭瑰去治伤了,无论昭瑰的伤势是否能够治愈,恐怕今后苍王爷真的会对你不利。第一时间更新 ”

    云若曦冷笑一声,“想不到王爷这般担心我,真是让若曦受宠若惊。即使是洛擎苍又怎样,我云若曦还真没把他放在眼里。”

    闻言,东浩南的脸面色一变,“云姑娘,不管怎样还是小心为好……”

    “凭你是谁,我云若曦的事还不需要别人多嘴。”

    “若我说愿意娶你为妻呢?”东浩南的脸一阵阵泛白,扔出一句如炸弹一般的话。

    “呵!”云若曦微眯凤目,抬头看了看天,忍不住冷笑出声,满眼尽是不屑与冰寒,“看来靖南王的确是坏了脑子。第一时间更新 ”

    “什么?”东玥珺听闻东浩南的话,身子猛的一颤,瞪大了双目,哥哥不会是真的吧?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哥哥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心中直觉不好。这可不行!这样低微的女子怎么配的上哥哥!

    不管是谁!都不可以和她抢哥哥!

    哥哥是她一个人的!昭瑰不行!她云若曦,更不行!

    东玥珺唇瓣紧紧的抿着,一双美眸死死的看着云若曦,她抢步来到东浩南与云若曦之间,扯过东浩南的臂膀,小脸满脸恼怒,“哥哥,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怎么能娶那种身份低微又丑鄙不堪的女人?而且她还和昭瑰在大庭广众之大打出手,哪有一点淑女的风范!哥哥你不能娶她!这种女人丢在街上,连乞丐都不会要!”

    云若曦稍一挪动脚步,微微侧身,看向东玥珺俏丽却又紧绷的小脸,脸色俏寒,眼底深邃加深,“我的确身份卑微又生的丑陋,不过堂堂郡主似乎也不知道‘礼数’二字怎么写所以!既然如此,也劳烦这位不知礼数的妹妹好生劝解你家兄长,再别拦着我的去路,也别再说那些疯话梦话!”

    东玥珺闻言,小脸霎时一阵青一阵白,她没有想到云若曦竟然这样公然的骂自己,“云若曦,你!你个丑妇!你说什么?你太过分了!”

    “想来定是我盛罗国礼仪缺失,否则,堂堂王爷怎么会公然随意说出娶一个女子为妻的话,他当这是哪里?他有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有没有廉耻之心?”云若曦声音清淡,“所谓上梁不正梁歪,王爷的妹妹也竟是泼妇一流,不对,若高抬郡主为泼妇,岂不是要坏了泼妇的名头?不过,若曦真的很欣慰,能有这样的王爷郡主做表率,我盛罗国可真没有坏了礼仪之邦的名头啊!”

    “你!你说谁是泼妇!你才是泼妇”东玥珺小脸顿时一白,伸手怒指着云若曦,“云若曦,你大胆!居然敢骂哥哥和我!”

    云若曦巧笑嫣然,一双眸子却分外冰寒,她身上的寒意越聚越盛,周身疏离淡薄,她的身后,虽是艳阳高悬,却无有一丝温暖的气息。第一时间更新 第一时间更新

    “哦?小女子面对郡主,诚惶诚恐,连骂人二字都不知道怎么写了,非但若曦不敢,想必天人对于郡主都是相当的忌惮,哪敢随意辱骂,难道天人都不想要自己的命了么?”云若曦一脸的云淡风轻,再次开口。

    东玥珺满眼愤怒,恶狠狠的瞅着云若曦,拉着东浩南的手力道更重。

    “贱人!别以为你是召唤师,我就不敢动你!你低贱的连我王府的狗都不如!”东玥珺巴掌大的小脸上哪里还复有原本可爱俏丽的颜色,取而代之的全部是厉色与狠辣。

    “的确,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召唤师而已,怎么能和帝国的贵族抗衡叫板?若郡主令诛我九族,恐怕我云家可是连反抗都不敢呢!”云若曦眸子闪烁,眯着的眼睑中透出森寒的光,“是啊,王府的恶狗在街上随意行凶,平民百姓可都是要躲得远远的,否则,一旦染上和狗一样的恶疾,那才真是可怜可恨呢。”

    “你……你……”东玥珺脸色青白交加,咬牙切齿的看着云若曦,一时无语反驳。

    东浩南被东玥珺扯得死紧,脸色铁青,他一把拽开东玥珺的胳膊,口气十分隐忍,“东玥珺,你胡说什么!”

    “哥!”东玥珺的脸上同样笼上盛怒,哥哥从来没对自己这样,都是云若曦那个女人,“哥哥!你怎么不帮我,你没有看到那个丑女人在羞辱我吗!”

    东浩南看着东玥珺,凤目凌厉,脸色渐渐阴沉来,周身的寒气外放,彻底将东玥珺冻僵,“我在和云姑娘说话,哪容你放肆!”

    考核场的上空似乎都笼罩在一片冰冷寒气之中,空气凝聚,万物无声。

    常威站在东浩南的身后,目睹着整个事态的发展。心道,郡主千金之躯,在王府中历来都是被王爷精心呵护着,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王爷今天也实在是有点太过分了,怎么能帮着外人,这样的作践郡主,别说郡主受不了,就连自己都有点难以忍受。王爷也真是的,难道喝了云家妖女的**汤了不成?

    虽是这样想着,但常威根本一句话不敢说,上次在云府被修理的金光灿烂,到现在身上还有不少瘀斑,再吃饱撑了上去念上两句,保不齐就让这云家妖女生吞活剥的吃了……

    东玥珺身子一僵,面色顿时惨白,“哥……”

    然而东浩南根本无视东玥珺委屈的神色,心里的天平彻彻底底的偏向了云若曦。

    东玥珺神色一恸,秀美的小脸阴狠扭曲的看着云若曦,满眼的愤恨,眸光迸出森寒的杀机。只见她倏地转身,从宽大的衣袖中抖出两柄玄月短剑,

    一阵寒光闪过,东玥珺身影一闪,紫色的寒芒包裹着玄月短剑,杀气让短剑的气息更为凌厉,带着凛冽森寒的杀气,快若闪电,向着云若曦的脖颈斜斜划来。

    云若曦嘴角扯出一抹冷冷的笑意,不屑的看着东玥珺的动作,身形岿然不动。

    东浩南大惊,身子向前微一横移,一个反手,掌中骤然发力,银色的战气砰的震到东玥珺两只手的虎口之处。

    “仓啷啷!”

    玄月短剑应声掉在地上。

    异常酸涩的痛楚让东玥珺的武器瞬间脱手,东玥珺不敢置信的看着东浩南紧张的表情,那种紧张让东玥珺的心里异常的苦涩,这种感觉从未有过,让她觉得世界都要崩碎……

    哥哥在紧张她,那个丑女人……

    为什么……

    “你差一点就伤到了云姑娘!”东浩南全身寒意四放,狭长的眸子看起来冰冷极了。

    一方是他从小到大宠溺疼爱的妹妹,另一方却是自己为之心动的女子。

    虽然有些难以抉择,但不管怎么样,自己曾经对不起云若曦,而她几次需要自己的档口,自己都犹豫着没有出手,这次……不能再让她伤心了……

    “伤到了云姑娘?那我呢?我呢?我是你的亲妹妹!”东玥珺心中满满的苦涩,声音有些歇斯底里。

    “常威!”东浩南对东玥珺的指责听而不闻,声音越加寒冷。

    常威心中正在替东玥珺抱不平,忽的听到东浩南叫自己,心中一惊,赶忙挥去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迅速走上前来,躬身应了声,“王爷……”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