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紫陌狠狠的盯视云若曦二人离去的背影,眉目之间全是沉吟,以今日之事来看,有些事情要加快进行才是,否则夜长梦多,怕是不好办呢……还有些事情,看起来也可以拿来利用才好!

    二人出了尚武学院,云若曦叫了一辆马车。

    “姐,你要去哪?”云少楼开口。

    “京城里哪里有卖像样的武器的地方?”云若曦沉吟一,淡然出声。

    云少楼有些讶异,“姐,你的气刃不是已经可以随意的释放么?怎么还需要武器?”

    “气刃与实刃此消彼长,相辅相成,若非如此,为何天会有那么多的武者追求极致的武器?一旦得到一柄神兵利器,那便是任何级别的气刃都无法比拟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云若曦掀开马车的帘子,一闪身进入车厢。

    云少楼也立即跳上马车,“话虽如此,可神器并不是随意便能够得到的。”

    云若曦微微一笑,“这的确需要大机缘,不过,你又怎么能会知道大机缘不在身边呢?”

    云少楼微一思索,“恩……倒是很有道理。要说京城中售卖武器的地方,当属西郊一个叫‘琢星斋’的铺子,出售的武器质地相当好,在盛罗国乃至大陆都是数一数二的。虽然价格很高,但人们还是趋之若鹜,”

    “哦?不妨去那里看看。”云若曦垂眼帘,遮住凤目中的点点眸光。

    世间常见的武器多为凡品,圣品的品质要高于凡品,而在圣品之上便属仙品。世人大多数使用的便是凡品,若家室实力不凡的,便会绞尽脑汁去寻求些圣品武器来用。

    不过好的武器总是无一例外的被人所推崇,琢星斋出品的物件大多数便是世间比较少见的仙品,所以很多王室贵胄或隐世的家族,便会不远千里来到盛罗国求取。第一时间更新

    高于仙品的的武器为次神品,这种级别的物件在大陆上十分少见,神器便更是难能可贵,几乎绝迹了,偶尔只在传说中被人们记录。虽然寻求神器的人也大有人在,但哪个不是信心满满而去,伤心绝望而归。久而久之,人们也就渐渐的不多去想望了。

    正因为次神品与神品级别的武器难找,仙品虽然少见,但若家中实力雄厚,付出大量银钱的话,在琢星斋却还是可以有机会获得,而且,琢星斋又是为客户量身定做,因此生意十分火爆。但也并非人人能够获得极致仙品的武器,毕竟仙品也算是品阶很高的物件了,铸造相当费神费力不说,成功也是有一定几率的,否则,仙品满天,便可以人手一把了。

    据说琢星斋店成于几百年前,历任琢星斋的主人均是神龙首尾君不见的人物,想见一面十分难得。不过也甚少有好事之人,没事吃饱撑着专门去看人家老板。

    马车平稳的向京城西郊驶去,因为需要穿过京城,因此花费的时间略长。直到外面喧闹的人声渐渐平息,云若曦才睁开紧闭的双目,素手轻轻一挑马车的帘幕,引入眼帘的是满眼的翠色。

    西郊的不比京城繁华,相比之显得幽静许多,连空气都显得十分舒爽。只一条绿荫满满的大路直通京城,大路两边三三两两有着摆摊的小贩叫卖吆喝着。

    马车顺着大路直行,过了几个弯之后,速度渐渐地慢了来,最后停在一个不大却十分别致的庄园门前。

    “姐,到了。”云少楼掀开车帘,轻轻一跃便了车。云若曦点点头也从马车上来。

    二人走在庄园门前,只见这庄院青砖绿瓦,掩映在浓密的绿荫之中,周围建筑甚少,更显得此处十分幽谧。

    虽是贩卖武器,但此处从外看却修造得如同小的庄园一般,根本不同于闹市中在店门口将商品摆放的林林总总密密麻麻的商店一样。

    门口两方镇石,之上所雕形态均为造型古朴厚重的玄武,于寻常的双狮甚是不同,更为雄伟和大气。庄园朱红色大门上一块青色石匾,上书“琢星斋”,甚是肃穆。除此之外便再无半点装点修饰,饶是如此,人也不敢小觑这琢星斋,光从门外便可管中可窥主人的大手笔。

    云若曦眯起凤目,细细的瞧着这座十分特别的庄园。寻常做生意的地方必然会选在人多的闹市,而这琢星斋反其道而行之,的确有意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少楼走上前去,“扣扣扣”的敲响朱门上的铜环。不多时,院内便有人应声。

    朱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位衣着简单却不失华贵的老者满脸堆笑的开了门。

    上打量了云若曦二人一番,老者笑眯眯的施礼,“二位客官可是要来买武器的?”

    “恩,琢星斋的物件名扬京城,今日,我与姐姐特来看看。”云少楼一抱拳,回道,“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老者依旧满脸笑容,对云少楼的推崇之辞毫不在意,公式化的道,“啊,不敢不敢,老朽姓余名秦,不知这位公子与小姐是否有预约?”

    “预约?”云少楼有些诧异,“这倒是不知。第一时间更新 ”

    余老头见状,虽然心中暗自腹诽,哪里来的两个不知趣的家伙,居然不知道琢星斋的规矩,但多年在江湖中的摸爬滚打让他处事十分职业化,并未在脸上显露出半分心中所思。

    余老头神色依旧十分恭顺,略一抱拳,“公子有所不知,我琢星斋自开业以来便是这样的规矩,为了保证给客人们提供最优的服务,想要入店的客人需提前一周预约,并且要将所需的武器种类、形态等各色指标报与我店,这样,我们便会有一个为客人服务的目标,尽可能的为客人准备诚心的物件。这规矩定来数百年,即便是王公贵胄也需遵守,无一例外。”

    余秦又一作揖,神色不卑不亢,语气甚是笃定,毫无回转之意,“如果客人您没有预约的话,只能一周之后再来。”

    “这样啊……”云少楼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快,但那老头说王公贵胄也都是提前一周来预约,便回身看向云若曦。

    云若曦嗤笑一声,冷冷的看向余老头,“你家店规倒是霸道!但霸道要有霸道的本钱,就只怕你外强中干!中看不中用!”

    余秦闻言浑身一个机灵,适才他并没有多加留意一旁这位身着白衫,面容普通,气质有些疏离的女子,但她一开口,仅仅一句话给人的感觉便仿似六月入冬,让人冰寒万分。

    琢星斋自开业这几百年来,哪个前来求武器的人不是毕恭毕敬,大气都不敢出一?今天这是来了位什么人?

    “这位小姐,倒不是老朽故意为难,只是祖上规矩便是这样,若要进店,只能提前预约。”只是看着云若曦的面庞,余秦心里哇凉哇凉的,没来由的就压力倍增,头上不觉细汗渗出。

    云若曦向前轻轻一步,带来真真冰寒,语气更冷,“只是不知道你家是不是真有能拿得上台面的物件,若你家的东西破落得入不了我的眼,那我这一周的时间岂不是白费?”

    余秦干咳两声,这女子不但无视店里祖宗规矩,连祖宗手艺都要质疑?也太嚣张了,瞬时有些气不顺!

    “这位小姐说笑了,我琢星斋出品的物件天第一,怎么可能入不了您的眼。”余秦纵是见多识广,瞬间拂去云若曦带给他的冰寒之感,语调比之前略略急促一些,心中甚是不爽。

    云若曦依旧冷冷笑着,纤手捋了额角的发丝,语气慵懒,淡淡出声,“天武器的等级,人们多推崇神器,不知琢星斋能拿出多少神器来给我?”

    余秦眉头瞬间皱起,这两人难道是来找茬的么?但他依然彬彬有礼,强忍着将面色平顺来,并堆满笑意。

    只见他上前一步,微微躬身,“小姐说笑了,世人皆知神器难能可贵,根本不是凡世所有,小姐怎还这样调侃老朽,就是穷尽琢星斋,我们也拿不出一样神器啊。”

    “哦?这么说便是没有了!可惜能入得了我的眼的也只有神器而已,你既然拿不出半件神器,还敢夸口说天第一,这不是贻笑大方么?”云若曦冷笑一声,神色之中满是鄙夷。

    余秦眉头紧皱,听云若曦所言心中十分怪异,又再仔细打量二人一番,怎么也看不出二人像是来捣乱的,再说,就琢星斋的名头,天还没有什么人敢在这撒野。

    只是,眼前这女子也太狂傲了点……

    换做任何一人,听了云若曦的话必然会暴跳如雷,但琢星斋的余老头确实经验丰富,各色客人见得不少,他微微一笑,尽量保持者平静的语气,十分隐忍的道:“小姐不知,打造神器所需的材料定然是世间最为特殊,质地最为上乘的,而且神器的锻造之法早已失传,我琢星斋研习数百年,才得以打造出两件次神器,这样的成绩放眼大陆之上几乎是无人能敌。”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