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秦回忆起琢星斋的光辉历史,神色更加自豪,“虽然琢星斋打造不出神器级别的物件,但是所有出品皆是仙品之中的上上之作,没有任何一家能与我琢星斋相比。”

    “听你之言,只有寻得那几位难能的材料才有可能做出神兵?如此狭隘只说,怪不得造不出神兵利器,须知,神兵同凡品一样均可以寻常材料制成,所不同的是,铸造者的经验与能力。以普通材料而成的神兵,脱胎换骨,淬炼成神,才真正称得上极致的神兵,底蕴自是那些特殊材料所不及的。”云若曦清淡出声却铿锵有力,一身光华绝然站立,凤目中幽光闪闪,所站之处自成一片天地。

    余秦目瞪口呆,虽说常听长老们念叨关于神器铸造的事情,但无一例外都是要用机器难得的材料才能做出成为神奇的基础模型,云若曦的这般寻常材料成神的说辞竟是从未听闻!

    云若曦看着余秦冷冷一笑,又看向云少楼,“寻常仙品于我半分作用都没有,如此,那到也不必进去看了。”

    余秦原本满是笑意的老脸瞬间一僵,有些缓不过神来。本来,他察觉眼前二人必然不是等闲之辈,所以并不打算得罪二人,本打算好言相劝,要二人预约一周之后再来店里,哪想到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全,这女子竟然说走就走,这实在是让他大大的诧异。第一时间更新

    云少楼听闻云若曦这般说,也不多做打算,转身便与云若曦一起离开。

    琢星斋的余秦面如土色,自己在琢星斋一辈子,所见之人无数,但凡世间之人,那个不是巴巴的求着琢星斋为自己灵身定做趁手的兵器,哪有今日这两位嚣张至极,根本不买琢星斋的面子。他一张老脸抽啊抽的,心中说不出的郁卒。

    二人跳上了车,帘幕落,马车平稳的离开了琢星斋门口,很快的便驶离了小路,拐上了主道。

    正在此时,琢星斋大门之内忽的走出一人,只见他一身玄色锦衣,乌黑的头发一泻而,并未扎束,但就是这样,反而显得他的气质甚是深邃疏离。细看这男子星眉璨目,鼻梁高挺,嘴唇饱满性感,面容之间有种说不明的狂野,有种让人不自觉便沦陷其中的魔力。

    “主子!”余秦猛地回身,见到来人,神色甚是惊异,主子怎么就这么的出来了,忙弓了身,低首施礼。

    “恩。”男子停住脚步,抬头看着驶离的马车,眼中闪过一丝奇异。

    不等郁扶苏出声询问,余秦忙向男子回报,“那两位客人本想到店内选购,属告知需得预约一周之后,才能进店……”

    男子皱眉看了一眼余秦,神情不怒自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余秦见状,觉得主子似乎有些不耐,可是仔细回想自己刚才并没有什么大的过错啊,待人接物就如同平素里一样,这样怎么还会惹恼主子呢?

    难道主子认得那女子不成?

    想到此,余秦瞬间冷汗直流,暗暗心惊,忙补充道:“那位小姐说,普通的仙品对她没有什么作用,所以才离开了。”

    “恩。”男子神色间尽是玩味,看着马车已经走远,这才回头看着余老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主子……您是不是有什么吩咐?”余秦忙低头,不敢抬眼瞧那男子,见男子不为所动,声音更加怯懦,“难道主子与那两人是旧识?”

    男子剑眉倏地皱起,神色不悦,“什么时候,你的话变得这么多了!”

    “属不敢!”余秦头上青筋突突的跳着,光是听到男子的硬冷的声音就已经让他汗流浃背了,忙更加低声气的道:“需不需要属驱车去请那二位客人回来?”

    男子一拂袖,冷冷的转身,“不必,你去做你的事情吧。”

    “是!”余秦赶忙低头作揖,弯着腰退了老远才转身迅速离开。

    正在这当头,门内又走出一俊俏男子,神色轻佻的倚靠在琢星斋的大门上。

    只见他皮肤细嫩白腻,棱角不十分明显,但却分外勾人,身量纤瘦,彰显着风情与优雅,一双澄澈的大眼如猫儿的一般妩媚,柔柔的勾出些笑意波纹,薄薄的唇微微挑起.显然心情十分愉悦。

    最近郁扶苏好像是吃了**,三天两头便会爆炸发疯,每每看着他暴怒,无论原因是什么,自己都觉得分外舒坦,这就是传说中损友么?

    “呦,扶苏公子这怒气来的真是诡异啊。什么事能让你这么不淡定呢?”

    突然而至的慵懒声音让郁扶苏面色更加沉凝,他紧紧的皱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道怎么走到哪都能看到这刺眼的妖男。

    “若没事的话,就赶快滚回你的老巢,别出来显眼!”被称作扶苏公子的男子鸟也不鸟挂在大门上的妖男,越过他直接进入琢星斋。

    妖娆男子,丝毫不介意郁扶苏的臭脾气,他迎风站立,绯色长袍随风摇曳,看向马车驶离的方向,露出勾魂的一笑,吹出一个啸音,“火鹤!”

    墙角斑驳的阴影中骤然出现一个看不明朗脸色的武者,向前躬身道:“少主!”

    “去查查刚才来的那两人。第一时间更新 ”妖娆男子噙了笑意,口气有些郑重,除了那些人,似乎在没有什么别的人让郁扶苏这般重视了。

    “是!”黑影咻的一闪,瞬间消失。

    马车驶得极其平顺,很快离了西郊进入到京城之中。

    自琢星斋出来之后,云若曦便懒懒的依靠在马车内的软靠上,闭着眼睛,莹润的小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

    云二少神色十分郁卒,本以为能进去琢星斋选件合适的武器用,结果却败兴而归。他胸中异常憋屈,但却只能谨小慎微的在一旁坐着,想出声又不敢,生怕惹得云若曦不高兴,最后翻到殃及自己这条小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良久,忍无可忍的二世祖终于蹦出一个字:

    “姐……”

    “恩!”云若曦闭著眼睛淡淡的应了一声。

    二世祖长出一口气,看来佛爷的情绪还算不错,并没有因为未进去琢星斋而生气。“姐,反正也算是出来了,不如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云若曦睁开眼,看面色不好的云少楼,心中了然。

    她轻笑一声,“那就随意走走吧。”

    “好!”云少楼一听瞬时兴奋起来,“早就想吃拾香斋的蓝颜雪吻了,据说拾香斋前几日还送了新菜单到家里,若不是叶群那个杂碎,我早就吃到嘴里了。姐,不如我们去拾香斋吧。”

    “恩!”云若曦依然倚着软靠,闭目养神。

    云少楼兴致勃勃的吩咐了车夫,马车向着拾香斋行去。

    到的拾香斋大门外,云少楼一个箭步蹿马车,只见他白衣黑发,面如冠玉,五官俊美,琥珀色的眼睛带着暖若阳光的笑意,绣着银色流光花纹的白衣随风飘飘逸逸,给他温润的气质中又增添一丝不羁。虽然年仅十三岁,但却已有了少女杀手的资本。

    因是在闹市中心,分外俊俏的云少楼一露面便引得周围的人们侧目观望,然而二世祖早已习惯自己的魅力对于普通人的杀伤力,对于人们的纷纷投来的注目礼视而不见。

    他伸手挑开车帘,云若曦也轻身了车。

    她一身白衣似水,面目平淡无华,一双狭长的凤目低垂,遮住了其中的璀璨流光。她莲步轻移,带出一阵冷凝的气息。

    周围的人们又是一愣,初看这女子平庸得几乎让人忽视,再看则人人心中一沉,这女子气质清华如水,给人的感觉若冰若雪,细看则压力倍增,而刚才的俊俏男子竟也完全被这女子的气场完全压制。

    对与周围人们的注视,二人皆视而不见,抬步进入拾香斋。

    拾香斋可谓京城的老字号,所出的甜品一直被盛罗国上流阶层推崇,皇室合宫宴饮之时,也常常会从拾香斋定些精致小点赐予各宫。拾香斋的小点味道奇好,不单种类繁多,而且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推陈出新。所以,此间的菜品虽然价格奇高,堪比黄金,但生意一直奇好,宾客络绎不绝。

    见是云家小姐与少爷一同进了拾香斋,眼尖的掌柜眼睛一亮,连忙放手中之事,一脸堆笑,恭谨的迎了上来。

    “云小姐近来可是京城中首屈一指的热门人物,今日来到小店,可为我这拾香斋增色不少!”

    云若曦淡淡看了拾香斋掌柜一眼,点了点头,也不说话,神色拒人千里之外。

    然拾香斋掌柜倒也不以为意,毕竟云家小姐的名头实在是大了点。

    京城四放豆腐块大的地方,有一点儿风吹草动传的最快,人们自然听说近来云家千金的种种事迹,但大多数的人却是只闻云若曦其人,从未见过而已。

    许多在拾香斋大堂就座的客人见掌柜亲自外迎这二人,又见二人衣着华丽,纷纷猜测这便是进来叱咤京城的将军府小姐与少爷。当然依旧有那日在尚武广场见过云若曦本人的看客,为人们的猜测做了肯定。一时间,拾香斋内人们窃窃私语。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