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妻至此,夫复何求!感受到妻子对自己的情谊,不愿自己为难,云景也更加怜惜刘妍,一生再未纳妾。一年之后刘妍生了云若曦,再后来有了云少楼,一家人过得十分幸福!

    后来云少楼晋级九级武士,云紫陌也有了七级的身手,这让云景十分窝心。虽然云紫陌还是一位九级的魔法师,但在盛罗国,魔法师的地位低,云紫陌的天分便被彻彻底底的掩没了,虽然孩子们能力强大会为家族带来荣誉,但作为父亲,更希望看到孩子们生活无虞。

    所以即便家中出了一个无能的云若曦,云景也从未多加苛责,只是不满她整天丢人现眼,揪扯靖南王而已。

    不过近来云景觉得上天特别的恩赐云家,自己那个一直以来“丑名远扬”的二女儿却一鸣惊人了,非但与公主比斗大获全胜,今日更是显露了九级召唤师的身手,连原本见到她便惊得如同洪水猛兽来袭的靖南王都对她频频示好,这些都让云景老脸分外有光。

    而且,如今圣意眷顾,皇上更是要在几天之后亲自召见云若曦,只是这消息还没来得及告诉女儿而已。

    夜色渐渐浓厚起来。

    “咳咳!”将酒尽数喝的刘妍,似乎有些呛到,她面色微微泛红,笑眯眯的看着云紫陌,“不管怎样,你们几个都是亲姐弟,现在爹娘都还在世上,若哪日我们都不在了,希望你们能互相扶持。第一时间更新 ”

    刘妍顿了一,看着几个孩子都淡淡的不说话,她轻轻的笑了,她觉得无论发生了什么,血缘至亲的家人都能够互相谅解,“好了,时候不早了,今日你们几个在学院中想必都累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娘……”云紫陌嘴角抽动了一,扶着刘妍的一只手臂。

    云少楼不屑的看了云紫陌一眼,心中憋屈,转身便离开厅堂,“爹,娘,我去睡了!”

    “恩!”刘妍应了,看着云少楼有些不羁的背影,心中暗暗觉得无奈,这两个孩子的性格真是倔强,一点都没有像自己。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刘妍忽然觉得自己疲惫的很,周身竟使不上半点力气,身子微微一晃,忙又撑着站好。在虚弱疲惫的时候她习惯性的会倚靠云景,这次也不例外,她看向云景,一脸温柔。

    她旋即回身,一脸温柔的笑着看向云紫陌,又拍了拍云紫陌的手,给她一个安心的笑,神色中满是安慰,“今日大约是累了,紫陌,你也回去吧!”

    “娘,我送你们……”云紫陌终还是有不忍。

    云景见状,忙站起身,绕过桌子,从云紫陌的手中接过刘妍,扶住她有些不稳的身子,“不必,紫陌你回去吧,这里有我。”

    云若曦见状,秀眉蹙起,也赶忙站起身来到刘妍的身边。

    “这样……那爹,娘,那我先回去了!”云紫陌咬紧双唇,神色中有些紧张。

    “恩!”刘妍只当云紫陌关心自己,强撑着向她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睡一就好了!去吧!”

    云紫陌边走边回头,心里有些揪扯,终于还是离开了厅堂。

    “夫人!你哪里不舒服?”云景赶紧扶着刘妍坐,紧张的问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还好,只是头痛的厉害。”刘妍抚着额角,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说道。她窝在丈夫的怀里,又对着满脸紧张的云若曦笑笑,“没事!你也回去吧。”

    探了探刘妍的额头,云景微微皱眉,“有些发热,看来是受了凉。”继而又转向云若曦,“若曦,你是炼药师,应该也可以瞧病,你给你娘看一,看看碍不碍事。”

    云若曦点点头,挑眉不语,刚才分明还好好的,怎么这病来的这么快?

    正当云若曦想要帮刘妍查看的时候,忽的,刘妍一阵剧烈的咳嗽,“噗”的咳出一大滩血。地上瞬间血污一片,红色的鲜血泛着诡异的黑芒,还有着一丝异样的腥味。

    云景与云若曦大惊。一旁伺候着的侍女们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刘妍靠在云景身上,剧烈的猛咳着,气息却是恹恹的,喉间发出“丝丝”的声音。

    云景连忙轻拍着刘妍的背部,为她顺着气,而云若曦则赶忙将手搭在刘妍的脉门上。

    触到刘妍冰冷的手腕,云若曦眸子一冷!

    不好!这是中毒了!

    云若曦瞬间开了神识,将厅堂之内的一切情形印在脑中,一丝一毫都不曾放过。

    “今天这厅内所有的物件都不许移动分毫,若有半点异样,明日你们几个一个都不能活!”云若曦冷冷的看着一旁心惊胆战的侍女开口,霎时厅堂之内如同陷入冰天雪地般寒冷,几个侍女吓得身子瑟缩着,大气都不敢出,只得连连点头。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指着其中一个侍女,“你,去叫少爷回来。其他人原地呆着不许动。”

    被指名的侍女连连点头,看都不敢看云若曦的脸,赶忙转身一溜烟朝云少楼所居的院子跑去,希望少爷走的还不是很远。

    嘴角扯出一抹冷笑,她的无名指细细的探查着刘妍经脉中的异动。

    毒素正以奇快的速度从血液向刘妍的五内蔓延着。

    看着云若曦脸色大变,云景心中一片恐慌,脸上全是焦灼,“怎么样?你娘是怎么了?”

    “中毒!”云若曦脸上全是细细的思量,神色间更加冰冷。

    “中毒?”云景脸上尽是不可置信,他双手颤抖着紧拥着刘妍,紧张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你娘一生为善,谁会对你娘毒?若曦我儿,你是炼药师,这毒你可能解?”

    云景看着刘妍痛苦的咳着,鲜血不时的从口中溢出,一颗心揪得死紧,恨不得这罪由自己来替妍儿受。

    是谁?是谁要害妍儿?到底是谁?

    “恩,这毒蔓延的非常迅速,药性又极为霸道,是一种十分厉害又甚是少见的毒,可这种毒我从未见过……”云若曦一脸冰寒,小脸绷得死紧,凤目中全是紧张。

    云若曦本是九级的炼药师,从前世起,就自己为自己灌输各个方面的才学,无论是医书还是毒本,涉猎极多。但即便云若曦的天赋再高,所识再多,但大千世界,总有她无法理解的事情。

    寻常的毒,一旦进入人体,印堂便会第一时间发黑,而此毒却像是一种极其炙热与妖异的火毒,非但从面色上看不出黑色,反而显现在身体之上的色彩是红扑扑的,若不是母亲不停地吐着泛黑的血丝,整个症状像极了普通的风热发烧。第一时间更新

    虽对于这毒并不了解,但她的手搭在刘妍的脉上,另一只手撩开留言的眼皮,依旧按照她的经验仔细的查探与分析着。

    这毒来势汹汹,毒发片刻功夫,刘妍已经有昏迷的迹象,但口中还丝丝的溢着鲜血,这样去的话,实在是不好。

    “这……该怎么办?”云景的额头渗出汗水,妍儿,你要挺住!

    云若曦看了一眼已经手足无措的云景,“爹爹放心,我定会治好母亲!”

    云景咬咬牙,狠狠的点了点头,看着云若曦的眼神充满了希冀。i

    “这毒蔓延的极快,为今之计要先控制住毒素蔓延的速度。”云若曦扬起小脸,神色甚是凝重。

    “好!你着手做,不必问我!”云景点点头,抱紧刘妍。

    云若曦点点头不再言语,一手聚起劲气,从上至依次点了刘妍身上的几处大穴,随后又反手理顺留言的经络,她口中溢血的状况瞬间缓解了不少。

    看着云若曦的手法,云景暗暗惊诧,如此干净利落,效果立竿见影,只怕是天医术至强之人也不见得有此能力。

    云景又看着云若曦的面庞,这张脸,十几年如一日,是那么的平庸,但就这样看着,女儿竟然仿佛像是笼罩在浓雾之中的珍宝一样,华贵却不清晰,散发着神秘的光华……

    封住刘妍的穴脉之后,云若曦另外一只手依旧仔细的探查着刘妍的经络,这次明显感觉到她体内毒素蔓延的速度降低了许多,但云若曦知道,只凭点穴却是无法将它彻底抑制的。

    “娘!”云少楼风一般的从院中奔进来,后面跟着气喘吁吁的侍女。

    一进厅堂,云少楼大吃一惊,只见云景正抱着刘妍伏在桌边,云若曦则在一旁仔细的探查着刘妍的情况。

    二人都面色凝重,根本顾不上云少楼。

    云少楼紧张的半蹲在留言的身侧,看着云若曦,大气也不敢出,也不敢多加发问。

    “爹,你抱着娘回房间。”云若曦开口道,“少楼,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一切可疑之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好!你放心!这里交给我!”云少楼凝重的点了点头。

    云景马上抱起刘妍,迅速的回到他们的卧房,轻轻的将刘妍面朝上放置在床上,平顺了呼吸。

    此时天色已经是浓浓的黑,而云若曦的心更是像沉入了无边的死海之中。

    怎么办?

    如今刘妍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脉息微弱。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