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云若曦决定尝试着聚集劲气,用自身的内力逼出刘妍体内的毒素。

    云若曦让云景扶好刘妍,自己将劲气汇聚在掌心之中,倏地一使劲,手掌贴到刘妍的后心,而她体内的米珠高速的运转着,源源不断的吸取着元素之力,化作劲力向掌心汇出。

    然而当云若曦的劲气进入到刘妍的体内时,情况让云若曦颇感奇异,这火红的毒素果真棘手。

    它在血液中的形态竟然是粘腻的液体状,无论怎样用劲气推动逼迫,都纹丝不动的盘在血管之中,就像是壁虎爪上的洗盘,死死的系在墙壁上一样,即使再大的台风刮过都不会对它造成任何困扰和损伤。

    云若曦的手紧紧的攥着,思索着。若这样依旧不能迅速除去,最好的办法只能是暂时压制!

    思及此,她连忙伸手入怀,取出一个玉瓶,倒了三颗丹药塞进刘妍的口里,又端起茶盏为她送药,可不单是药丸,就是刚灌去的水在刘妍的嘴里也完全咽不去。

    云若曦顿时蹙眉,聚起内力,强将刘妍口中的丹丸送入她腹中,“这毒甚是阴狠,非但不能用内力逼出分毫,反而在不断地蚕食娘的生命力,我喂娘服三颗菩提丹,暂时能够抑制毒性,只是若无法迅速解毒的话,母亲也只有半月可以活命。”

    “什么?”云景大惊,只有半月时间?

    “没错,若是有续命丹,便可以为母亲维系一年的生命。只可惜炼制续命丹的采莲很难聚齐,即使悉数找来,炼制也极其不易,就是我也需要二十天左右的时间,如今恐怕是来不及了……”云若曦秀眉紧紧皱起,一双凤目有些黯淡。

    如今,去哪里找续命丹呢?

    都怪自己,若平素准备些这种保命的丹药,此时也不会陷入这般困境之中。万一娘她有什么闪失,自己一辈子也不能原谅自己……

    “你是说续命丹?”云景猛地瞪大了眼睛,像是想起了什么。

    “恩!”云若曦点点头,此时的她真有些素手无策了。

    云景眼中一亮,神色有些异样,“若是续命丹的话,家里便是有一颗!就是放置的时间甚长,已经二十年有余,不知是否还有效用……”

    “哦?”云若曦冰凉的眸子一闪,心底跃出一丝激动,“真是续命丹的话,可以存放百年以上!爹!你快些取来!”

    娘有救了!

    云若曦心中雀跃着,周身的气息竟不那么冰寒了。

    云景连忙一个闪身钻进了内室,三步并作两步径自来到一个不显眼的墙角边,他挪开墙边摆放的厚重的书架,露出墙腰上一排精巧的梅花浮雕。

    他伸手触动墙上若干梅花浮雕中毫不起眼的一朵,只听“轰隆”一阵沉闷的声音落,一个一尺见方大小的暗格自墙边兀自显露出来。

    一个小小的黑玉瓷瓶正静静的躺在暗格之内,一看便是许久未曾触碰,上面结了满满的灰尘。

    云景小心的拿出黑玉瓷瓶,用袖口擦去瓶身上的尘土,放在手心中摩挲,这是曾经的那个娇俏的女子留给自己唯一的纪念。只是人不在身边,空留着这些所谓的纪念之物又有何用处呢?且如今,所有的这些都不如自己妻子的命重要!

    云景紧抿了唇,将瓷瓶紧紧的握在手中,闭上了眼睛,旋又睁开抬头望了望天。

    冥冥之中,总似有天意!

    云景深吸一口气,回身转动梅花浮雕,暗格在“隆隆”的响声中消失不见。

    紧跑两步,云景风也似的回到卧房的床前,将黑玉瓷瓶小心的递给云若曦。

    云若曦接过黑玉瓶,轻轻打开,瞬间一阵清透浓烈的生命气息自瓶中散发而出,光是问这气味,便让人周身舒爽。她抬起瓶腹轻轻一倒,一颗浑圆的发着乌光的丹丸滴溜溜的掉落在她的掌心之中。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将丹丸放在鼻翼两寸之外处,细细一嗅,没错,的确是续命丹!

    而且是一颗炼制得火候刚好,出炉时间在二十年左右,且药效保存得极其完好的续命丹!

    事不宜迟,云若曦扶起刘妍的颈部,尽力将她的头仰起,同时撬开刘妍的牙关,将续命丹塞进刘妍的口中。这粒丹丸一进刘妍的嘴,便马上化作一阵清流,直直的滑进刘妍的咽喉,进入腹中,直接为刘妍增添了不少生命之力。

    刘妍依旧动也不动的躺在床榻之上,但服续命丹的她,此时口中已经再不向外溢血,呼吸也平顺了许多,只是似乎在短期内无法醒来。

    即使对医理毫无研究的云景,此时也明显的感到刘妍身体内的变化。

    续命丹果然是圣品的丹药,只小小一粒便让刘妍的状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服了菩提丹,仅仅是让刘妍身体内极具毁灭性的毒素被暂时压制,但这种奇异的火毒来势汹汹,菩提丹在压制此毒的同时也消耗了刘妍大部分的生命力。

    直到续命丹进入她的身体为她提供了大量的生命能力,加上原本的菩提丹,与原本刘妍体内的火毒终于达成了某种平和的互不侵扰的平衡状态,虽刘妍不能醒来,但短期之内也不会有什么生命之忧。

    云若曦与云景对看了一眼,二人这才稍稍缓了口气。

    云若曦自刘妍的床铺前站起,又自仔细的查探了刘妍的面色,面色终于恢复了常有的薄凉。

    看了一眼云景,云若曦发现,原本意气风发的爹,此时竟然瞬间颓然了不少,她心中微微泛酸,“爹,如今娘的状况已经稳定,虽不能马上解去这毒,暂时却也无甚妨碍,假以时日,我必定将母亲的毒彻底解除,你宽心便是。”

    云景长出一口气,点了点头,回想刚才的经历,云景依旧心有余悸,若不是女儿,恐怕此时自己已经与妍儿阴阳两隔。

    他不敢想象,若失去妍儿,自己该怎样度过余生……

    轻柔地为刘妍擦去额角的汗珠和嘴角的黑血,云景的面上全是怜爱与担忧,这才抬起头看着云若曦,神色之间的愁色稍稍缓解。

    “至于其余之事,父亲交给我吧。”云若曦的眼神中倏地闪出一道冷芒,语气果断。若猜测的不错,母亲此番定是受自己所累。

    云景抿住嘴,点了点头,能将妻子从鬼门关拉回,自己已经觉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现的他只愿好好的照顾妻子,别的再不做多想。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淡淡一揖,转身,缓缓抬步出了父母的卧房。

    如今,娘体内的毒虽然被暂时压制,只是一旦续命丹的效力消耗殆尽,仅靠菩提丹便无法压制火毒,到时候娘体内的火毒怕是死灰复燃。

    续命丹是世间无尚的圣品灵丹,只是这种丹药本就逆天而行,强行为人提供大量的生命之力,天道自有规律,一个人一生之中只可使用一次续命丹,因此,为今之计只有尽快的寻找解药了。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透,整个京城浸在一片漆黑之中,这夜,无月,也无星。

    云若曦走在通往前厅的路上,忽然胸中三昧真火微动,原来是离朱醒了过来。

    心念一动,一道闪雷般耀眼的光芒略过夜空,离朱火红的身形倏地出现在云若曦的面前。

    那日之后,离朱便融合在契约之阵中,一般情况,若没有云若曦的召唤,魔兽是不会随意自契约之阵中出现。但离朱本为极品火兽,又在云若曦体内的三昧真火之中淬炼了灵魂,可以说它本身与云若曦的联系除了契约之外又多了三昧真火这一媒介。

    除非作为召唤师的云若曦使用本身的召唤力,刻意的切断与离朱的两种联系,否则她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能被离朱感知得到。

    所以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离朱了解的一清二楚。雨龙阵消耗了离朱大量的能力,因此离朱这些日子一直在努力的恢复中。

    云若曦心中一动,自己并没有召唤离朱,此番它自己醒来,怕是有别样的原因。

    “主人!”离朱的声音极其威武霸道,充满力量,丝毫没有刚刚醒来时的慵懒怔忪之态。

    “恩!”云若曦眉头依然皱着,神色如寻常般微冷,“何事?”

    离朱抖了抖身上的毛发,伸了伸前蹄,算是活动了筋骨,“主人可是为夫人中毒之事烦忧?”

    云若曦点了点头,有些束手无策,眉眼之中尽是凝重之色。“恩,这毒甚是奇异,我竟从未见过……”

    “主人可曾听说过噬魂?”离朱狰狞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沉声道。

    这毒虽奇异得很,也许很多人穷尽一生都不可能见识到,但同为火属性,离朱对它又怎能不清楚呢。

    云若曦一挑眉,眼神中闪过一层清冽,看着离朱,等待它接来的话。

    “这毒是许久前横行天的第一异域奇毒。名曰:夺魄噬魂。”离朱道,“只是因为这毒太过伤天害理,千年之前被一位实力深不可测的高手连同毒药与制法尽数毁去,世人便再没有见过此毒。”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