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朱晃了晃大脑袋,皱着眉接着说:“只是不知道这毒为何突然出现,而且还伤了夫人,其中却是有些奇怪。”

    云若曦闻言,眉头蹙紧,一脸深思。

    夺魄噬魂?这就是夺魄噬魂?

    她曾在某部古书中看到关于夺魄噬魂的一些记载。夺魄噬魂,逆行经脉,中毒者焚绝五内而亡,无解。

    “那不是说,我娘她,无救了?”云若曦秀眉拧起,声音有些急。

    离朱狰狞的面目闪出一丝笑意,“有救!”

    云若曦顿时有些讶异,“难道说,还有破解之法?”

    “世间对于事物的记载依靠的是文字书籍,而神兽们却是依靠历代的记忆传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离朱嘿嘿一笑,“囚鸟之眼,夔牛之骨,无根之水,纯阴之金,辅以天至尊之力,便可解毒。”

    “囚鸟眼,夔牛筋,无根水,纯阴金,至尊之力……”云若曦一怔,这几样哪一样不是天至难得之物,至于至尊之力,必然是要找到世间唯一的至尊高手无极至尊,求他助己一臂之力。如今加在一起便是如登天一般困难……

    云若曦眼中全是深深地思量。

    “主人勿要担忧,百年前我的一位义兄偶然救治过一位断肢的魔兽兄弟,那位兄弟为了报答我的义兄,便留了一段夔牛之骨,我义兄常年居住在落日森林,我愿去他那里为主人求一些夔牛骨。至于无根之水,我似乎曾经听闪提起过,不妨问问它。”

    “哦?”云若曦心中一动,召唤力瞬间祭起,一道符文在灵魂中略过,“血之召唤!闪!”

    霎时,血色光华大作,猩红的契约环凭空闪出,将夜色映得分外邪异。

    光华瞬间掩没在夜色之中,闪庞大的青白色身躯显现了出来。

    “主人!”闪恭恭敬敬的微微匍匐,向云若曦行了一礼。

    云若曦点了点头。

    闪站直了身体,向一边的离朱瞧了一眼。二兽心有灵犀。

    “你可知无根之水的落?”云若曦问道。

    “我曾在冰圈遗迹的核心地带中见过所谓的无根之水,”闪仔细的思索着。

    “冰圈遗迹?”云若曦思索着,前世的记忆中似乎也有些关于冰圈遗迹的印象。

    “是的!”闪电了点头继续道:“这是一眼奇异的泉水,之所以被称为无根水,便是因为每三年时间,这眼泉水便在大陆上随机变幻出现的地点,而且每次变幻均无规律可循。此时距我上次见到无根泉水的时间大约两年有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样的话,或许无根水已经转换了地点……”云若曦面如清华,沉吟着,眉眼中有隐忧之色

    “我这就去冰圈遗迹看看,没准那泉水还在那里。”闪抖了抖前蹄,马上便要行动。

    “这样甚好!离朱,闪,你们分头行动,尽早寻到这两种物品,一旦获得便可启用契约回来。至于其他物品……”云若曦思索着。

    离朱看着云若曦一脸的为难,说道,“囚鸟之眼和纯阴之金,虽是难得,却也有迹可循。”

    云若曦点点头,清凉的眸子眯起。

    囚鸟是普通的低阶魔兽,在各个魔兽森林中均能见到这种鸟。囚鸟在白日里并不出现,只有到了夜间才成群的出动觅食,尽管囚鸟是低阶魔兽,但群体的攻击力也不容小觑。它本身并没有眼睛,只能靠嗅觉听声辩位。

    囚鸟终其一生都无法突破中级,但有些囚鸟受到外界环境的刺激,或因为其他不可名状的原因会发生异变,从而进阶到中级,这时便会在喙上额中生出一只眼睛。

    若想获得囚鸟之眼,就必须找到这种变异了的囚鸟。不过一旦进入森林之中,云若曦便可以完全依靠身体与灵魂来探查所有森林的隐秘,相信,变异的囚鸟应该并不难找。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至于纯阴之金,是一种用于为武器附加额外限制属性的金属,虽然少见,但到能够制作武器的地方必然会有线索。

    云若曦凤目闪烁,这样的话,恐怕还是要走一趟琢星斋。

    离朱继续道:“主人大致已经知道囚鸟眼与纯阴金的查找方向了,所以如今最难找的怕是无极至尊的落。这老头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连无极岛的人都无法找到他,而主人只有一年的时间,最好尽快动身前去。”

    云若曦点点头,淡淡的看了眼离朱与闪,“好,事不宜迟,你们马上出发吧。”

    离朱与闪应了,分别向着落日森林与冰圈遗迹奔去,瞬间消失不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一弯弦月悄然出现在天边,夜色中隐约能见到一丝丝雾影,夜风袭来,云若曦的白色衣摆随风翻。

    云若曦看着二兽离去,便继续向厅堂行进,远远的便看到厅堂处灯火通明,但气氛肃杀,显然云少楼正在询问云府的仆役们。

    云若曦收回视线,抬步进到厅堂之内,只见云少楼眉头紧锁着在桌边坐着,地上匍匐着所有府内的仆役丫鬟。厅堂之内太小,连外面的院子都跪得满满的。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觉得时间过得慢的仿佛一个世纪那样久。

    厅堂旁边的回廊上,站着云景特意训练出护卫云府的几十名心腹武士,此时事情紧急,云少楼便调了他们过来。

    厅堂内的物件依然如刚才那般,凳子横七竖八的在桌边躺着,地上的黑血让人触目惊心,餐桌上摆放着没有食毕的小点与果盘,原本云景的座位前依然放着倒去一半酒的酒壶,桌上几只酒杯也在刚才各人所坐之处搁置,半分改变都没有。

    除了云若曦那盏被刘妍饮过的酒杯单独放在托盘上,搁置在云少楼的面前。

    云少楼坐在桌前,紧绷着俊脸,平素里的阳光开朗完全隐去,周身虽然不见一丝一毫的寒气,却是死一般的沉寂与肃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的视线略过每一个人的面庞,众人只感觉脸被利刃刮过,脖颈发凉,像是头上悬了一把刀,言语一但稍有不慎便会人头落地。

    他看着跪在地上的丫鬟,冷冷的问道:“晚膳的时候你在哪里?去了哪些地方,做了什么?全部说出来,若有一星半点的隐瞒,就给本少爷把脑袋洗干净准备去喂狗!”

    “回少爷,奴婢先前一直在厅堂内时候,您回来之后就接了您手中的食盒,和采菲二人一同送去了厨房,备好小点后,奴婢二人就将小点就端来厅堂,这期间也没有见过什么可疑的人。夫人一直对奴婢们甚好,奴婢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害夫人的啊!少爷明察啊!”跪在云少楼身前的婢女吓得涕泪横流,连连磕着头,身子不住的瑟缩着。

    云少楼挑挑眉,看着眼前的婢女,一脸的思索。

    “对了,奴婢和采菲准备回来厅堂的时候,大小姐去了厨房,动了您带回的小点。”婢女抬起头,颤抖着身体,又补充道。

    云少楼皱了皱眉,云紫陌的确去了厨房,这是大家都看到的。婢女说她碰了小点,但目前的状况看,小点却是无毒的,问题出在酒杯之上,而这个婢女却是没有机会接触到酒盏的……

    云少楼正兀自思索着,忽见云若曦进来,便腾的一站起身来,俊俏的脸庞上写满了紧张与担忧,他的声音焦急,“姐,娘她怎么样?”

    云若曦一脸的平静,看都不看跪在地上的仆役们,玉般的脸庞毫无波澜,唇角一抿,声音极冷,“毒已经暂时压制住了,放心!”

    云少楼长出了一口气,“如此便好了!”

    所有仆役绷紧的神经都微微一松!还好,还好!听小姐的意思,夫人应该是没有大碍了,若夫人有些什么差错,以小姐那般冷厉的性子,没准我们这些人都会给夫人陪葬……

    云少楼一回身,端起桌上单独搁置的酒盏,递于云若曦,“姐,我将今日这厅中物件都查探了一,包括所有的吃食,只有这杯子边沿沾着毒。”

    “恩,该是这样。”云若曦清冷声音道。

    “恩?”云少楼有些不解。

    “你可曾见到我们的好姐姐?”云若曦自托盘上拿起酒盏,放到眼前细细的端详,声音淡淡的。

    云少楼一皱眉,“自你进去母亲卧房之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她。”

    像是想到了什么,云少楼猛地眼神一闪,“姐,你说是……她?”

    云若曦冷笑一,将酒盏丢到托盘之上,点点头,“应该是她没错。”

    云少楼微微挑眉,满脸的疑惑,神色瞬间暴怒,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这些年,娘对她那么好,视如己出,从来没有因为她不是亲生而苛待她,她怎么狠心对娘毒!”

    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毒,这该死的女人!

    云若曦看着云少楼,清凉的眸子微微眯起,几乎眯成一条细缝,随后视线移开,眯着的眼睛一点点的睁开,眸中尽是清厉的光芒,直直的射向涂了毒的酒盏。

    “她原本的目标应该是我,可娘却代我受了这些!”云若曦双手攥紧,眼中闪出一抹深黑色的狠辣,“这个时候,云紫陌应该早已经逃离云府了。”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