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少楼双拳紧握,神色同样一片冰封,“哪怕她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捉她回来,断去手脚,丢去乱葬岗,让野狼撕碎吃掉,为娘报仇!”

    云若曦看了一眼云少楼,微微一笑,笑意却根本没有达到眼底。

    单只是云少楼一人在此之时,仆役们虽然同样胆寒,但自云若曦进来之后,厅堂里的气氛便更加冷凝,所有仆役都觉得心上没来由的被押上了一块千斤巨石,且浑身冰凉,如堕冰窖。

    时已近深夜,厅堂之内虽然灯火通明,只是所有仆役们都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他们不知道接来将要发生什么。第一时间更新 最近出了好多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云若曦的狠辣,没有人再敢轻视她,因为她连皇上最为宠爱的昭瑰公主的耳朵都敢切掉,何况他们这些命如蝼蚁一般的人呢……

    她在云少楼的边上坐,一脸淡然,神色古井无波,她的手中捏着桌上沾染毒液的酒盏把玩着,片刻都未出声。

    云少楼则定定的看着云若曦,他知道,每当姐姐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便是胸有成竹了。所以他只静静的看着云若曦,同样不言不语。

    偌大厅堂中,包括外面的院子里伏跪着将近百人,但即使这么多人竟无一人出声,院内落针可闻。第一时间更新

    匍匐着的仆役们汗如雨,虽然每个人都已经回报过云少楼之前自己在厅内侍候的情形,但此时的他们无一不重新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生怕自己错报了什么细节。

    瞧着匍匐一地的婆子丫鬟和杂役,云若曦嘴角一扬,声音清清淡淡的,让人猜不出头绪,“从晚膳时夫人中毒到现在,两个时辰已经过去了,我们的云大小姐从始至终都未现身,若不是做贼心虚,怎会不出来问候一!”

    众仆役听云若曦若是说,纷纷心惊,面面相觑,毒的竟然是大小姐?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云若曦挑起秀眉,“众位都是府内的老人,这些年定然看得真切,云紫陌虽是庶女,非为夫人亲生,夫人却待她如同己出,处处照拂,吃穿用度与我和少楼无半点差别,更从未苛责过半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云紫陌狼心狗肺,竟对夫人毒,其心可谓狠毒至极!”

    众人无不唏嘘,夫人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忍心……

    云若曦继续道:“云府之人都清楚,云紫陌的亲娘是异域的战俘,当年诱惑爹爹才得以逃脱,据说产云紫陌后而死,托人将云紫陌带回云家,如今看来不可谓不是一种阴谋。而且今日夫人所中之毒同样产自异域,这其中的道理,我便不多说,想各位明眼之人定会瞧的真切。第一时间更新 ”

    仆役们窃窃私语着,不敢大声。异域之人果真狼子野心,这么说来的话,云紫陌被送回将军府必然有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

    云若曦冷冰冰的眼睛又盯着众人,手中的酒杯“当啷”一声丢到桌上,人们心里倏地一惊,马上噤声,厅堂内外顿时再次静了来。

    “虽然夫人此时依旧不省人事,但我云若曦也不是不讲道理之人,此番更不会因为此事迁怒无辜之人。”她细看眼前伏跪着的众仆役,所有人几乎都一动不动的跪在原地。

    嘴角微微一挑,顿了一,她又接着说:

    “此事是云紫陌一手策划实施,料想必定与大家无关,毕竟各位都是我盛罗国出身青白之人,定不会与云紫陌那般异域恶贼同流合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所以,除了伺候云紫陌的丫鬟婆子之外,所有人便回去歇息吧。”

    几个曾经侍候过云紫陌的丫鬟婆子听得云若曦如是说,顿时心惊胆战,头上冷汗直冒,趴着不敢起身。而其余匍匐着的一干人等皆顿时松了一大口气,心中激动万分,还好小姐是非分明,将事情查的真真切切,否则真不知道今日该怎样挨过去。

    虽然心中石头落地,但所有人依旧匍匐着,不敢在云若曦面前动弹。第一时间更新

    “来人,将那几个关进柴房,明日细细询问。”云若曦一招手,几个全副武装的武士瞬时绑了几个趴在地上不停发抖的丫鬟婆子,带了去。

    “其他人便散了吧。”云若曦懒懒的站起身,如水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淡漠,深深的看了一眼云少楼变出了厅堂。

    等云若曦与云少楼两尊离开之后,仆役们才胆战心惊的从地上爬起,纷纷议论着各自回去。

    夜凉如水。

    二人离开厅堂,绕到内院卧房看了看昏睡中的刘妍,之后又来到云若曦的小院。

    二人进到云若曦房中内室,在桌旁坐。第一时间更新

    云少楼有些疑惑的看着云若曦,眼神中全是探究,“姐,你说娘中的是异域的奇毒?”

    云若曦一双凉薄的眸子更加冰寒,神识探查了周围的情形,见四并无异样,这才开口道,“没错!”

    “那你说的暂时压住毒性是怎么回事?”

    云若曦便仔细的将在父母卧房中为刘妍压制异毒的事情统统告知了云少楼。

    “既然离朱和闪已经去为娘寻找夔牛骨与无根水,那么我们也尽快去找其他物品吧!”云少楼的神色中全是焦急。

    母亲受这些苦楚,云少楼心中痛苦万分,只希望母亲能早一点醒过来!其余物品还好,只是无极天尊要到哪里去找呢……

    云少楼紧抿着双唇,眉峰顿时染上了一层沉凝,“这么说,云紫陌真的是异域派来的细作?”

    “这个眼虽不能定论,但却十有**是真的。”云若曦沉沉的说道。

    “我看一定是这样!”云少楼口气十分不善。

    “云紫陌自小未离开过盛罗国,如何能够得到异域的奇毒,与生带来自是不可能。想必从她进府开始,就有人在暗中谋划了。”云若曦细细的分析道,“既然异域能够在云府安插云紫陌一枚棋子,必然还会有另外的棋子在旁协助,我担心的是他们早已构架了一个庞大的系统。”

    “这么说,云府内还有细作?”云少楼双目眯起,情绪瞬时有些激动,“所以你刚才才会那样安抚他们?为的便是不引起另外那个细作的怀疑?”

    云若曦轻笑一,点了点头。

    “只是我不理解的是,既然他们已经在云府隐匿多时,为何云紫陌会突然发难,对我毒。而且这毒的极为仓促,看起来并不像是蓄谋已久的。”云若曦眉头又皱起,“若换做是我,定然会布置得更周密才好手。”

    “只怕她很久以前便想对你手了,就比如你醒来的那日。”云少楼忽的想起云若曦醒来之后,云紫陌在她房中的诡异动作。

    “的确,那日确实是一个很好地档口,那时杀了我便会神不知鬼不觉。”云若曦轻哼一声,满眼的不屑。

    “她还雇了一批杀手,在与昭瑰决斗之后想要除掉我。”云若曦冷笑一声,“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杀手被我尽数除去。”

    云少楼倒吸一口冷气,“这些事我从来都不知道,姐你怎么不告诉我!”

    云若曦挑眉,看了一眼云少楼,心说告诉你有用么?

    云若曦凤目微眯,“我想,异域的人应该也没有想到云紫陌会如此这般,如今,她已经彻底暴露,那边的人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若异域真有什么天大的阴谋的话,深埋在云府的这人必然再不会有任何动静。所以我们也要隐忍不发,暗自查探才是上策。”

    云若曦薄唇一勾,“另外,我怀疑,云紫陌送来的那只玉钗才是异域之事的关键。”

    “哦?”云少楼仔细回忆着云紫陌送给云若曦的那只簪子,“那玉钗看起来确实再寻常不过,我也实在不明白。如果这玉钗真的有问题,不如把它丢掉!”

    “不!不可!”云若曦摇摇头,“那钗送来之后,我便再没有动过,最好能让人以为我彻底将这钗子的事情忘掉了,这样才好看看异域之人如何动作。若直接将这东西丢掉,难保那些人不会送来其他物品,那便有些被动了。”

    云少楼恍然大悟。

    “娘中毒事出意外,异域为了洗脱嫌疑,这段时间必然风平浪静,不会再有别的动作。而娘的情况却是拖不得的,所以我们还是应该先去为她寻到那几件东西才是。”

    云少楼沉吟了一,点点头,“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明早。”云若曦笑了一,周身散发着清凉。

    “好!先去哪里?”

    云若曦抬起头,自桌边站起,冷凝的眸子看向窗外,“琢星斋。”

    一夜时间转瞬而过,窗外晨光清亮。

    云家姐弟出了府门,便见到马车早早的停靠在门边。

    车夫见二人出来,恭顺的上前见礼,“小姐,少爷!”

    “恩!”云若曦淡淡的应了一声,便提着裙摆随云少楼上了车。

    车夫挥动马鞭,马车稳稳的向西郊琢星斋而去。

    时候尚早,所以出城的路十分安静,偶然有赶早的行人,但不多时,路上的人便多了起来,吆喝叫卖声不绝于耳。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