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京城,大路直通西郊。

    马车一路畅行无阻,云若曦挑开了帘子,外间清爽的空气直直逸进马车,深深地呼吸一,云若曦觉得分外神清气爽,果然,相比京城的喧嚣,自己还是喜欢这清新凉沁的感觉的。

    马车进入西郊地界,转弯后上了小道,又行了片刻,终于来到琢星斋庄园的门外。

    “小姐,少爷,琢星斋到了!”车夫的声音从车外传进来。

    “恩!”云若曦点点头,“去叫门!”

    “是!”车夫遂赶忙上前叩响门环。

    不多时,便有人应门。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走出的依旧是余秦老头。

    余秦打量车夫,施礼道:“客人有何需要?可曾预约?”

    云少楼沉着脸了车,上次来琢星斋时给他的感觉并不好。车夫见云少楼车,忙退到一边。

    余秦见到云少楼,眼前一亮,赶忙迎到马车前,只见马车的一角悬吊的旗子上赫然绣着“云”字。

    此时的余秦对他家主人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昨日主人离开时便说等这二位客人再来时便直接带进琢星斋,若有什么需求尽量满足,当时他还在纳闷,这二位不是说对普通的武器不感兴趣么,怎么还会回来?

    如今看,主人果然高瞻远瞩,他们的确是又来了,而且还来的这么快!

    余秦弓了身赔笑作揖,“贵客,原来是您!”

    云少楼不置可否,回身挑开车帘。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从车中探出身,抬眼看了琢星斋的大门,也不瞧余秦一眼。

    她轻笑一,动作优雅,如流云般慢慢的从车上走了来。脚尖落地,不往前走,而是站在车前,眉眼如一抹烟霞般清淡。

    余秦赶忙对云若曦施礼,“云小姐好!”

    云若曦凤目一挑,看到马车旗帜上绣制的标志,唇角轻轻扬起,“这不是余前辈么。”

    余秦脸色一红,赶忙弯身向前,左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恭顺的道:“不敢不敢!云小姐大驾光临,快请进!”

    “哦?”云若曦声音缓缓吐出,心中冷笑,昨日还高高在上,今日便这般恭谨,这样前倨后恭倒让云若曦微微诧异。

    看着云若曦在原地不动,余秦忙低了头,口气甚是恭敬,“主人吩咐过,若小姐再来,无需再预约,可直接进入琢星斋随意选购。”

    云少楼闻言甚是诧异,琢星斋的主人?

    云若曦清雅的浅笑,“这是何故,我似乎并不认识你家的主人……”

    余秦老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边说边低身在前引路,“主人的吩咐,我们人只能照做,是无权置喙的!云小姐,云少爷里面请!”

    余秦虽对云家姐弟并不了解,但作为涉世几十年的老江湖,他完全能够在仅仅见过二人两次的情况,从二人的相处模式判断得出此二人为姐弟,云少楼虽为男子,但却以云若曦马首是瞻,因此回话的时候,以云若曦为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琢星斋向来十分注重客人的私隐,既然已经知道来者姓氏,便不再多问客人之名,出身如何。

    云若曦点了点头,也不做多问,看了一眼云少楼,提步便跟着余秦进得琢星斋的大门。

    进得大门,马上便有小厮前来引领,但余秦挥了挥手,低声向小厮说了些什么,便示意小厮离开,自己亲自引着二人向内行进。

    朱红的大门将院外与院内的世界彻底分隔开,进得大门,二人仿若进入了世外桃源。

    云若曦心里稍稍诧异,但瞬间便恢复古井无波的神情。

    琢星斋占地面积看似不大,但进入院内却别是一番洞天。

    这里的亭台楼阁依据地势参差错落的建造在相互掩映在青翠碧色之中,古色古香,四处可见精致的雕梁,甚是秀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院子中央一弯荷塘,荷塘上托着一座二层小亭,每个的角上都挂着一个小巧的铃铛,随风而动,丁零作响。

    仅仅从琢星斋的外院便可察觉到,这琢星斋的主人格调甚高。这院落布局精巧,各处景致相互辉映,又自成一派,丝毫不逊色与集天建筑精华的皇宫内院。

    余秦笑呵呵的为云若曦引荐,“云小姐,云公子,请这边走。”

    “恩!”云若曦口气淡然。

    “云小姐。云少爷请看,”余秦手指向不远处的大型楼阁,“那里便是琢星斋。”

    云家姐弟顺着余秦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座三层的大型楼阁矗立在荷花塘边,像是荷塘边泊着一座精致的游舫。青色的琉璃瓦晶莹闪亮,赫然一座匾额,上书着大大的“琢星斋”三字,与庄园外的匾额相比,此方更加巨大与古朴,看起来年代甚为久远。

    “二位见到的便是琢星斋主楼,所有的藏品与售件均在这里展出。从前琢星斋仅仅是二位见到的这座楼阁,后来几辈前的老主人购了主楼周围数亩良田,渐渐发展成为今日这庄院,但历代的主人都没有为庄院重新起名,所以庄园外的匾额上依旧题着主楼‘琢星斋’的名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余秦一边细心的为二人解释着,一边引着二人向楼阁内走去。

    余秦引着云若曦二人向前,滔滔不绝的说着,“据说第一代的老祖宗,得了一块天外星铁,历经五十年的淬炼,终于将之融在青金之中,打造成一件旷世的寒刀,这便是我琢星斋历代所出的头等的次神级瑰宝‘琢星’。”

    原来“琢星斋”竟是从这里得名,云若曦点点头,依旧随着余秦向前走。

    来到琢星斋一层门外,两个守卫恭谨的向余秦行礼。

    余秦目不斜视,仿佛没见到这二人一般,径自引着二人进入一层。

    一层大厅分为外中内三间,布置风格厚重大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大厅之内一位青衣娇俏女子正低首仔细侍弄着堂间花草,感觉到有人进入,忙抬了头向外张望。

    见是总管余秦亲自带了两位客人进入,青衣女子忙放手中活计,笑眯眯的迎上前来。

    女子温婉的向云家姐弟二人行礼,又将视线转向余秦,声音清脆,宛若黄鹂,“余老,这两位客人是?”

    “哦,这是云小姐和云少爷。”余秦笑呵呵的看着女子,转向云若曦二人。“这位是一层引领莫辞姑娘。”

    “莫辞见过云小姐、云少爷。”莫辞面如桃花含笑又一见礼,行为煞是让人喜欢。

    云若曦俏脸依旧如雪般冰冷,倒是云少楼的面上瞬间如阳光绽放,拱手回礼,“莫辞姑娘!”

    莫辞见云若曦冰寒着脸,面上丝毫看不出一丝不悦,依旧柔柔的笑着,“不知云姑娘与云少爷此番想要购置什么样的武器?”

    “只是随意看看。”不等云少楼答话,云若曦清冷的抛出一句。

    莫辞闻言,微微有些怔愣。

    她看向眼前的白衣女子,面目平淡无奇,五官极为普通,长的一点都不讨好,怎么看都暗淡得紧。只有一双凤目熠熠生辉,带给她一种冰凉的气质,纵是相貌普通,却因这种冰冷特质也让人不敢小觑。

    随意看看?这倒是闻所未闻。

    之前所有到琢星斋的客人均是预约一周之后才能进入琢星斋,所以无不早早的在心中描摹好了想要的物件,尽可能的将要求具体的提出,以求得到为趁手的武器。

    可眼前的女子竟然只是随便看看……

    看着莫辞错愕的样子,余秦咳咳两声,不着痕迹的拽了莫辞的衣角,悄声的在她耳边道:“这是主人特意吩咐过不需预约的客人,小心伺候着。”

    余秦虽让莫辞谨慎伺候,但这二人是主人特别嘱咐留意的,所以余秦自己也一直小心的在一旁跟着。

    莫辞眼中更是惊异连连,看向云若曦的眼光更为重视。

    主人性子孤傲清冷,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何故对眼前这二人这般不同?

    难道主人对这女子有什么别的想法,抑或是喜欢她?

    莫辞的眼中生出许多探究,但瞬间便否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不可能!

    她又再仔细地上打量云若曦,想要在云若曦的身上探查出一些端倪。

    可云若曦清淡的脸上古井无波,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样貌,毫无特别之处,这样的女子放在人群之中怕是瞬间就寻不到了,虽然她气质冷冽一些,但究竟不是极为特殊的,若说主人喜欢她,自己是打死都不能相信的。

    所以说,这女子很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才让主人另眼相看。

    想到此,莫辞赶忙收了先前无礼的打量的视线,对云家姐弟比之前更为热情。

    “云小姐,云少爷,这边展示的是寻常的圣品武器。”莫辞笑吟吟的为云家姐弟推介着。

    云若曦仿佛没有听到莫辞的话,依着自己的性子,随意的四一瞧,将这里所有的物件都纳入眼底。但只一眼她便再也不瞧。

    外间陈列着琢星斋所有物件中最为寻常的圣品武器。天圣品武器,依旧可以分为三六九等,此间的物件竟是圣品中的极品,也不损了琢星斋的名头。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