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辞细细观察着云若曦的脸色,早就知道云若曦对于这些普通圣品毫无兴趣,便不多做介绍,直接引着云家姐弟进入中间一室。

    中间一室比外间略略大些,陈列的是更为精致的仙品武器。

    莫辞声音清脆,“一楼是普通的卖场,都是圣品与仙品级的武器,无论是刀枪剑戟,客人都可以依据自己的习惯与喜好在此定做。”

    云若曦四里环望一,点了点头,看上去神色依旧未变。

    余秦看着云若曦的反应,心道,还是主人的眼光毒,这女子果然不是一般人。

    普通之人,只要进的琢星斋一层,哪个不是满眼放光的看着琳琅满目的仙品失神,即使有些见识稍多的人,也依旧会为这些东西动容。第一时间更新 而云若曦看向这些物件的眼神竟是变也未变,仿佛放在她面前的是一堆破铜烂铁一般。

    莫辞与余秦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转而对云家姐弟道:“云小姐,云少爷,想来您对一层的普通武器并不感兴趣,但也许二三层中会有您想要的物件。”

    云若曦心中微微一动,眸子一抬,眼神甚是清凉,“哦?二三层有什么?”

    莫辞脸上依旧是甜美的笑容,“如您所见,琢星斋一楼是所有宾客都可以进得的,这里展示的是普通的武器。第一时间更新 二层则是贵宾才可以进入的地方,那里出售的物件便是大陆上极其稀少的灵药、魔核等物品。”

    云少楼听得这里居然有灵药售卖,觉得甚是稀奇,忙不迭的问道:“那么三楼呢?”

    莫辞报以一个娇俏的微笑,“不瞒云少爷,三楼则是我琢星楼最为尊贵的的上上宾才可以进入的地方,那里的物品是大陆上绝无仅有的稀罕之物。”

    “那么究竟是什么?”云少楼更为惊讶,想要赶快上去见识一。

    “莫说三楼的物件了,就是二楼的,莫辞也没有资格见到。”余秦笑着插言道。

    莫辞笑着看向二人,神色并未发生任何改变。

    “这是为何?”云少楼甚是诧异。

    “莫辞只是一层的导引,小姐与公子若上的二楼便由二楼的导引管婳儿接待。三层的话,便是施嫣。”莫辞依旧带着她招牌的笑容解释着。

    云若曦微微一笑,“只是,我们初次来到贵地,怕是没有这等机会上到三楼了吧。”

    余秦正要回答,一个慵懒的带着笑意的声音自内间响起。

    “别人或许到不得上面,可云家小姐却是这里的上上宾,怎么会没机会呢?”

    云若曦循声抬头向内看去,只见内间的楼梯上来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身量纤瘦,一身锦缎白衣,外罩一层天蚕银纱,皮肤似雪般凝腻,一双眸子浓黑勾人,高挺的鼻翼,性感的薄薄的唇角噙着一抹妖冶的笑意。这男子生的极美,恐怕天香国色的女子站在他面前都会黯然失色。

    他的神情慵懒邪肆,正慢悠悠的从二楼来。

    云若曦秀眉微蹙,一个男人怎生得这般妖媚。心中闪过一丝厌恶,云若曦收回视线。

    余秦与莫辞见到男子,忙恭谨的上前行礼,二人齐声道:“澹台公子!”

    男子眉毛一挑,他分明从云若曦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呃,不喜的神情。

    他的凤目忽然闪过一抹讶异,随即一闪而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有意思!

    任何女人,一见到自己的样子大多都会移不开视线,自己已经见多了那些女人眼中的艳慕,欣赏和讨好,这般厌恶的眼神自己竟然是第一次收到。

    好个云若曦!

    他一撩衣摆,自楼梯上走,动作行云流水甚是惹眼,这副皮囊走在路上,怕是有大群的怀春少女将会匍匐在他的石榴裤。

    他渐渐走进,眼睛一瞬不瞬的瞧着云若曦,对上了她冰冻的目光,甚觉有趣,嘴角一勾,软绵绵的开口,“在澹台玉漱。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云姑娘。”

    “阁是此间的老板?”云若曦不去理会澹台玉漱话中的奇异,直直的问道。第一时间更新

    澹台玉漱长长的眸子一闪,连连摆手,“老板?饶了我吧!我可是想多活几年!”

    云若曦眉头一皱,“那你?”

    “我是这里老板的朋友,不过琢星斋的事情,除了他便是我说了算。”澹台玉漱兀自露出一个妖冶万分的笑容。

    云若曦上打量了澹台玉漱一,“我可以去三楼?”

    “自是当然!”澹台玉漱唇角向上勾起,邪邪的笑看着云若曦。

    仿佛没有看到澹台玉漱魅惑众生的笑容,云若曦眉目冷凝,神色依旧淡淡的,她唯一关心的是能不能在此间获得纯阴之金的落。

    “请!”澹台玉漱唇角勾出一抹魅惑的笑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云若曦挑眉瞧了瞧眼前的妖男,也不推诿,轻身向楼上走去。

    澹台玉漱带着云家姐弟直达三楼。

    琢星斋的三楼大厅,虽然周围窗户紧闭,但却显得十分宽敞明亮,空气似乎也微微发着亮光。

    大厅的布置十分简单,书桌与座位按照客厅的摆放方式放置,一张古琴放置在厅堂的一角,旁边又横放一张躺椅,旁边书架纸缸角柜一应俱全,还有数盆奇花点缀放置,看起来像是寻常书房一般。

    云若曦眉目微动,虽然心里早有预料,三层售卖的物品不会像是一层那般摆在明面上,但她竟是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会如此构造。

    当然,有句话说,越是简单,越是玄奥。

    她嘴角勾起,心了然,这看似简单的布局,其中竟然暗暗藏着一些阵法端倪。

    澹台玉漱瞧着云若曦打量的目光,嘴角又勾起一弯妩媚邪肆的笑意,他魅惑的容颜如同一株曼陀罗盛放。

    大概她已经看出了这空间之内的阵法,果然是不简单。

    云若曦抬步走到桌前,轻身坐。云少楼亦步亦趋的紧跟着他家佛爷。

    澹台玉漱笑意不变,轻轻一撩衣袍,云白色的衣袖拂过,在云若曦对面的座位上慵懒坐,斜斜的倚靠在椅背上。

    三人刚刚坐定,便有一位红衣少女袅袅婷婷的来到堂前,无论是身姿还是容貌,都要比一层的莫辞艳丽许多。

    她托着茶盘,巧笑嫣然的为云若曦与云少楼端来茶水,微微施礼,将茶盏轻轻地搁置在二人之间的茶桌上,转而又来到澹台玉漱的身边,将茶盏奉上,轻声开口,“公子!”

    澹台玉漱“恩”了一声,嘴角露出一个勾魂的笑容,他看着女子温柔的挥了挥手,“施嫣,你去吧,这里不需要伺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施嫣娇笑一,收了托盘,再次向云家姐弟与澹台玉漱施礼,旋即悄声离开。

    澹台玉漱嘴角勾着笑意,看着施嫣离开之后,转过脸向着云若曦,猫眼般的眸子一闪,“云小姐此番,可是有什么所需之物?”

    云若曦轻轻的动了一身旁的茶盏,将茶盏的位置挪了挪,抬起眼,一双冷眸睨着澹台玉漱,毫不谦让,“纯阴之金。”

    “纯阴之金?”澹台玉漱剑眉微挑,神色有点诧异。她为何会要纯阴之金呢?难道她要拿去自己淬炼武器?

    云若曦点点头,轻轻的端起茶盏,掀开杯盖,放于唇边轻嗅一,“真是极好的雪丝茗!”

    澹台玉漱轻笑一,“恐怕也只有雪丝茗这样的茶水配得上姑娘难能的气质了!”

    云若曦淡淡的看着澹台玉漱,懒懒的垂双眸,这男人的话自己并不喜欢听。

    澹台玉漱有些讶异,平日里哪个女子被自己赞赏不是表现得羞怯万分,这女子倒是奇特,复又上上将云若曦打量了一番,兀自思量着。

    火鹤办事效率极高,只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便将云若曦所有的资料统统带到澹台玉漱的面前。

    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听到关于盛罗国将军府云二小姐的传言。各种版本,什么都有。

    但他直觉是无聊之人以讹传讹而已,并未多加留意。

    直到火鹤将云若曦十几年来的种种信息悉数带来,这才让这位眼高于顶的澹台公子瞠目结舌。

    白痴草包,不学无术,痴恋靖南王,表白时被一掌拍,后与昭瑰决斗大获全胜,已高级武者身份入学尚武学院,契约九级魔兽……

    澹台玉漱惊叹了,原本白痴草包的女人,一夜爆发变成双职业的高手,就仿佛吃了逆天级的神仙丹药一般,能力比自己还要强上不少,这怎么可能?

    前后判若两人,若说她之前是韬光养晦,但她表现出的形象,实在让人不忍直视,可是究竟什么原因却又让她转念曝露自己的一身能力呢?

    这女人实在是很奇怪。

    自己也详细询问了余秦,昨日云若曦来琢星斋时候所说的话,但她关于铸造神品武器的理论不说有些无稽,即使真是这样,天也不可能有技能出神入化的工匠来将之付诸实现。

    但郁扶苏听到她的话表现确实极大的震惊,想必她的话必定对他有些触动,以至于郁扶苏再走的时候特意嘱咐琢星斋之人,如云若曦再来时,一定要以上上宾的礼节接待,若她有任何的需求都要尽量的满足。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