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今日,当人来禀报的时候,澹台玉漱便第一时间来到楼,想亲自会一会这个奇特的女人。

    只是,此时并非鹿矮人送纯阴之金到大陆之内的季节,她要的纯阴之金,恐怕并不好得。

    在大陆极低之处,终年暗无天日的狱水冥山之间,出产一种名为纯阴之金的金属。这种金属性能十分奇特,本身无法凝固,常温以液态形式存在。

    锻造寻常武器的时候,匠人通常会添加一些奇特的金属为武器增加属性,但添加的这些属性却由于武器本身的品级而无法增幅太多。

    但当人们在淬炼武器的关键时期将纯阴之金添加进去之后,所有武器的属性威力便会成倍的增长。同等级别同等条件,添加纯阴之金的武器威力比没有添加纯阴之金的武器要高出数倍。

    狱水冥山极难进入,那里环境复杂,条件恶劣,只有时代生活在那里的鹿矮人才知晓狱水冥山中的生存之法,寻常人一到那进入恐怕会死无葬身之地。另外纯阴之金的矿脉为鹿矮人所掌握,但鹿矮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这两个秘密透露给任何外人的。

    虽然掌握着矿脉,但纯阴之金每年所出甚少,鹿矮人穷尽一切办法,每年所得到的纯阴之金也不过一斤左右。到了大陆之内,这一斤纯阴之金可以卖到天价。

    澹台玉漱妖娆的面色显露出一点讶异,“不知云小姐是否方便透露为何要着纯阴之金。”

    “家母身中奇毒,需要此物救命。”云若曦放端起的茶盏,说的十分直白,狭长的凤眼清冷的瞧着澹台玉漱。

    澹台玉漱眸子微紧,眉头有些发皱, “倒不是玉漱不相信云小姐所言,只是在从未听说纯阴之金有救命的功效。云小姐确信所需之物是纯阴之金?”

    澹台玉漱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即使是他,也从未听说过这般说辞。

    中毒?想他澹台玉漱,一把玩毒的好手,竟然不知道纯阴之金可以解毒。

    虽然有些讶异,但澹台玉漱依旧身子斜倚着椅背,胳膊支撑在身边的茶桌之上,一手撑起巴,一副慵懒的样子,“不知令堂如何中毒,中了何种毒,或许玉漱可以帮得上忙。

    云若曦不置可否的瞧了一眼澹台玉漱,神色间并没有想要他帮忙的意思,面容清凉的微微一笑,“澹台公子可曾听说过夺魄噬魂?”

    “夺魄噬魂?”澹台玉漱脸色大变,慵懒的身子瞬间绷紧,原本妩媚不羁的面孔正色起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种毒不是已经被祖上彻底毁去了么?在自己的印象之中,夺魄噬魂无法可解。祖上将这种毒尽数毁去之后,他的家族也再没有人去研究这种毒的解制方法,到现在,几乎没有人再提起这种毒了。

    “你是说世间竟然还有夺魄噬魂?你娘的确是中了这种毒?”澹台玉漱猫眼微微眯起。

    “没错!”云若曦垂了垂眸子,白腻的小手轻触桌边的茶盏,对于离朱的话,她十分确信。

    “但是,夺魄噬魂在千年前已经被尽数毁去,这么多年来从未出现过。”澹台玉漱面色微沉,若真是夺魄噬魂的话,必定要知会家族长老。

    若此毒是千年之前的遗毒那便不说,但若是从族内流传到外边的,那便事关重大了。

    “没有出现不代表完全没有。”云若曦的声音依旧是冷冷淡淡,神色极为平静。

    澹台玉漱看了看一旁的云少楼,又看了看云若曦,但在二人的面上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他皱着眉,发问,“据我所知夺魄噬魂并无解药,但你又怎么得知纯阴之金可以解毒?”

    云若曦冷笑,根本没打算回答澹台玉漱的问题,“莫不是你这里没有纯阴之金?”

    “那倒不是!”澹台玉漱妖娆一笑,“纯阴之金的确难得,每年所产的一斤纯阴之金,各国王室与一些神秘组织要收走三分之二。第一时间更新 剩余的,按照惯例,琢星斋能拿到手二分之一。除去今年淬炼武器的用度之外,还剩三克。”

    听澹台玉漱说道琢星斋的确有纯阴之金,云若曦的脸色也丝毫未变,依旧清冷。

    她莹白的小脸轻轻扬起,凤眼一闪,唇角微勾,平淡的面貌却在刹那间闪出雪莲般的光华,竟让空间中的阳光瞬间黯淡,“不知这三克纯阴之金价格几何?”

    澹台玉漱看着云若曦并不娇艳却光华四射的笑靥,微微有些失神。

    “咳咳,”他清咳一,察觉面色微微发烫,赶忙收回心神。第一时间更新

    澹台玉漱扯出一个不羁的笑脸,“不知道那家伙吃了什么药,他说,无论你要什么,只要琢星斋有,便送与你,无需一金。”

    饶是云若曦清淡的性子,听闻澹台玉漱这般说,心里也不禁有些吃惊,虽然她并不能确切的知道纯阴之金的真切价格,但她却晓得这三克纯阴之金,放在市场之上必定是天价。

    何况,自己与这里的老板并未有过交集,怎的他竟会这般慷慨?从再次到琢星斋之时被奉为上上宾,到赠送纯阴之金,所有这些实在让云若曦有些摸不着头脑。第一时间更新

    澹台玉漱微微坐直些身体,轻拍两手掌。

    不多时,施嫣便从内堂走了出来,见到澹台玉漱与云家姐弟,她娇俏一笑,“公子,二位贵客!”

    澹台玉漱点点头,“去拿纯阴之金过来。”

    施嫣有些诧异,眼睛微微睁大。但随后便点点头,福了身子,转身便又进了内室。

    云少楼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一阵阵的感到心慌。

    从刚才澹台玉漱的神情和表述,他分明可以看出,这纯阴之金非常难得,价格相当之高,可这里的老板随便就将这些悉数赠与姐姐……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从来都有君子为博美人一笑而散尽千金,可自家佛爷却是彻头彻尾的清粥小菜一碟,任凭他远近端详,怎么都看不出佛爷脸上有什么能让“君子好逑“的特质。

    若说佛爷与这家的老板有旧,所以倾囊相赠,这还说得过去,可云家的确是从来都没有与琢星斋打过任何交道,难不成,中间有些什么自己不知晓的猫腻?

    二世祖斜眯了眼睛,看着云若曦,想从佛爷脸上看出些端倪,当然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而已。

    云若曦皱了眉头,记忆中似乎没有与琢星斋有过什么过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他是谁?为何会这般大方?

    难不成这里的老板是容湛?

    因为除了这人,自己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能这样做。

    不过无论是谁,云若曦相信,总有一天会见到这人,所以倒也不强加追究。

    虽然有些许疑惑,不过云若曦的面上却未表现出分毫,且瞬间就将这些疑虑悉数化解。

    她的声音依旧冷冷的,“若是这样的话,劳烦澹台公子代若曦向你的朋友致谢。”

    澹台玉漱又恢复了妩媚却有些邪肆的笑容,“无妨,想来那家伙也没有想要你谢他,你也不需放在心上。”

    不出一刻钟的时间,施嫣从内室中出来,手中小心的托了一个托盘,托盘之上是一个微型花觚一般的赭石色玳瑁玉瓶。

    小心谨慎的将托盘放置在澹台玉漱面前的茶桌上,施嫣轻巧的说道,“公子,您要的纯阴之金。”

    澹台玉漱“嗯”了一声,修长的手指自托盘之上拿起玉瓶,放在眼前仔细一瞧,旋即打开瓶盖,放置鼻尖轻轻一嗅,又将瓶盖紧紧盖住。

    “这纯阴之金需要虽是金属,却极易挥发,而且它本身属性极阴,不得见光,所以必须保存在这种特殊的玳瑁瓶中。”澹台玉漱将瓶子递给云若曦,复又懒懒的倚靠在椅背上,细细瞧着云若曦脸上的神色。

    这女子无论何时都像块冰块一样,总是冷冷的面无表情,究竟什么才能让她的情绪产生波澜呢?

    澹台玉漱已经不自觉地对云若曦产生了探究之心。

    一脸平淡的接过玳瑁玉瓶,云若曦缓缓收回手,看着澹台玉漱的眼神微微一动。

    澹台玉漱心了然,勾唇笑得妩媚,原来这女子不理解自己闻那瓶子的用意,“这纯阴之金极其娇贵,若保存得不好,便会挥发到空气之中。不过琢星斋的物品,确实一点问题都没有,姑娘可以拿回去放心的用。

    云若曦这才点了点头,仔细的将玳瑁瓶子收好,抬头看澹台玉漱瞬也不瞬的盯着自己,目光一冷。

    澹台玉漱微微一笑,眼光却并未改变,继续道:“不过,在却有一个不情之请。”

    “哦?”云若曦薄唇微勾,有些淡漠的看着澹台玉漱,不知他说的不情之请是什么。

    澹台玉漱摸了摸鼻子, “不知,云姑娘解毒之时,在可否在旁协助……”

    他的话说得有点没有底气,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觉得惊异,这可不是他一贯的作风,但今日,在这个小女子面前,自己竟然连连破例,这实在是让他自己没有想到的。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