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玉漱定定的看着云若曦,她五官平凡,但无论是眉眼还是口鼻,都有一种难言的特殊气息,她微冷的面容,给人一种恍若隔世的凄清,周身一片淡淡的光华,迷离却让人移不开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淡淡的女子竟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失神,澹台玉漱越来越觉得不可思议。

    忽的,他脑中灵光一现,仔细的瞧着云若曦的眉眼,心中讶异,性感的薄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有说出。

    她……莫不是……

    澹台玉漱忽的妖娆一笑,这女子的秘密还真是不少,有趣!

    云若曦清雅一笑,“澹台公子难道还精通医理?”

    澹台玉漱端起桌上的茶盏,轻抿一,猫眼般的眸子一闪,“在自小便对各种毒物甚是感兴趣,如今听姑娘说噬魂奇毒重现人世,就忍不住想去见识一般。也许还能帮上忙也说不定。不知姑娘能否满足在这份心愿。”

    “先谢过公子的盛情。”云若曦淡淡的,面色未变,“倒不是若曦小气,只是,想要解除噬魂的毒,除了纯阴之金,还需其他数种物品,而且还需要找到至尊修为的人从旁协助,才能大功告成,所以,公子的请求,目前,我还没有办法应允。”

    “至尊修为?”澹台玉漱眉心皱起,细细的思索。

    想来要解那噬魂之毒定然十分棘手,但他根本没有想到居然要动用至尊之力,这样说的话,那不是要找到无极至尊才行么?

    这恐怕确实是难了。

    噬魂的确是世间奇毒,从解毒所需的其中一种物品纯阴之金来看,料想其他物品也必定不是等闲之辈,而且,即使这些物品凑齐,也还是需要至尊之力来催动药效,真是特别。

    但若此种方法真能解了噬魂,那倒是十分难能,若能够知晓这解毒的方法,倒是送与云家再多的纯阴之金也值了。第一时间更新

    不过天至尊,目前就只有无极至尊而已,若找不到此人,所有解毒之物便是毫无用处,但若找到了此人,他不肯相助,恐怕也是白费力气。

    难,的确很难!

    云若曦淡然一笑,小脸依旧十分平静,口气十分笃定,“虽然难为,但事在人为。”

    澹台玉漱微微一愣,旋即又哈哈大笑,“的确!在倒是比不上姑娘的这般胸襟!哈哈!”

    的确,事在人为。

    云若曦淡淡一笑,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已经有些木讷了的云少楼,再看澹台玉漱,“今日本对这纯阴之金抱什么太大的希望,不想却蒙琢星斋大恩,若曦心里记,来日必当回报。如此,便不再做耽搁,就此告辞!”

    澹台玉漱勾起魅惑的猫眼,唇角挂上轻笑,看着云若曦,“琢星斋也会为姑娘留意关于无极至尊的消息,希望能够帮得上忙。”

    云若曦勾勾红唇,站起身,一身淡淡的光华,“不谢!”

    云少楼也连忙站起身,相比自家佛爷的淡然,云家二世祖心中却是有些激动的,这么难得的物品,琢星斋竟然简简单单便送与了自家,这着实让他万分激动,却又有些不敢置信。

    无论如何,找到一件物品,母亲便多了一些恢复的希望。第一时间更新 而这些希望,都是姐姐带来的,思及此,云少楼看向云若曦的眼光更加的崇拜。

    他的确是非常地感激琢星斋的主人,同样对眼前这位看起来十分妖冶的男人很有好感,虽然娘了些……

    云少楼灿然一笑,向澹台玉漱一抱拳,“后会有期!”

    “好!”澹台玉漱噙了笑意,定定的看着二人向楼走去,复又倚靠在椅子上,胳膊撑着茶桌,长指托腮, “真是有趣……”

    马夫已经在琢星斋的门前等候多时,见姐弟二人一前一后由余秦送出,他忙为二位主子掀起车帘。待二人在车中坐好,车夫便挥动马鞭,稳稳的将车架离了琢星斋。

    云少楼一脸的兴奋,“姐,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拿到了纯阴之金。”

    云若曦将云少楼的兴奋看在眼底,神色依旧淡然,“此番,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顺利,但之后的物件怕是不会这么容易的取到了。”

    云少楼剑眉一挑,“那有什么,你不是说,事在人为?”

    云若曦伸手拿出小巧的赭石色玳瑁玉瓶,双眸微微眯起,随即又挑开车帘,回身向琢星斋的方向望了一眼,“接来,便是囚鸟眼了。”

    两天时间过去,天忽的震动。

    都道是盛罗国将军府出了一位九级双职业召唤师。一时间京城明里热闹非凡,暗里暗潮澎湃,气息十分的不寻常。京城内外一到晚间各型各色的肉鸽四处乱,若能在空中张,恐怕收获会极其丰盛。

    与此同时,许多达官与家族纷纷前来云府拜谒,几乎踩破了云府的门栏,云府则将所有的力量统统运转起来,在云府之外将云府与人群分隔开来。

    皇帝洛远图早早的就向云府传旨,要云若曦进宫,然而得到的消息确是云家主母身重奇毒,云若曦为母寻药离开了京城。洛远图不禁扼腕。

    联想到其余几国定会趁此机会狠狠的拉拢云家,洛远图有些着忙。连三道旨意,将云府主母接至皇宫之内,并招全国的名医为刘妍诊治,虽然所有人无一例外的对刘妍所中之毒素手无策,但洛远图也依旧招了最好的太医为之调养。

    而云景自然而然也留在了宫中。这等恩宠却是盛罗国立国之后,绝无仅有的。一时间云府气盛,什么靖南王府,叶家全是浮云。

    当然,使京城鸡狗跳的人却早已离京数百里,进入到远山山脉之中了。第一时间更新

    远山山脉绵绵延百万公里,虽然山势并不陡峭,但占地却极广,像一条天然的屏障,横亘在盛罗国与加明国之间。这里魔兽数量与种类极多,除此之外,还盛产药草与矿藏,所以两国的人常常深入到这片山脉中获取资源,因为这里相对安全。

    魔兽的魔核是一种好东西,修炼者可以在修炼过程中直接吞噬与自己属性相合的魔核,且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但所吞噬的必须为比自己等级高的魔兽的魔核,否则却是毫无用处的。

    许是这片山脉的灵气不如大陆其他山脉来的充沛,所以山脉中修炼到高级的魔兽十分少见,也使得人们很少进入这里进行猎取魔核,因而,低级魔兽的数量越来越多。

    日头渐渐西斜,两个人在林间小路上向着越来越茂密的丛林内部行进。人烟渐渐稀少,连小路都开始隐隐约约了起来。一路上非常平静,竟然连一只魔兽都没有遇到。

    这二人正是云若曦与云少楼姐弟两人。

    只见他们一身劲装,轻身行路,只在各自的肩上挎一细瘦包裹,便无再多累赘附庸。

    二人一早进入远山山脉,到此时已经日头西斜,阳光似乎已经快要照射不到这森林的内部了。云若曦观察着四周,似乎已经越过了魔兽森林的边缘,马上要进入森林腹地了。

    “姐,还要走多远?”云少楼抬头看了看天,一整天的无聊行走虽然对于他来说并不疲累,但却感觉十分郁卒。

    云若曦稍稍停顿一脚步,向四周浅望了一,“囚鸟喜欢生活在阴暗静谧的地方,我们才刚刚进入这片林子的边缘,恐怕还要有很远的路要走。”

    云少楼呼了口气,“这样的话,不如骑马进来。”

    云若曦斜睨了云少楼一眼,冷冷的道,“你是不是觉得囚鸟没有眼睛,所以也听不到?”

    云少楼尴尬的“哈哈”两声,赶忙低了头向前紧走两步。

    当然,云若曦也不是没有考虑过骑马进入魔兽森林,但骑马的话只能进到魔兽森林的边缘,因为野生的魔兽与圈养的马匹完全不同,它们的感知更为灵敏,即使又微微的响动便会销声匿迹。

    而进入森林边缘之后,还有很久才能到达森林的中心腹地,囚鸟便生存在阴寒隐秘的森林内部。如此,还不如谨慎一些,徒步进入更好。

    天道公平,虽然囚鸟没有视力,但这种怪鸟的其他感知能力确实却十分灵敏。一旦将其惊动,惊便罢,若这些囚鸟恼怒发狂起来,向二人攻击,却是够他们折腾的了。

    “不是说这里的魔兽很多么,怎么这一天的时间竟然连一只都没有遇到。”云少楼东张西望,无聊的紧。

    云若曦只是淡淡的瞧了云少楼一眼,白成功的让二世祖闭了嘴。

    天边渐渐弥漫起火烧云,最末的霞光透过树的缝隙射入森林之间,在地上投影出一点点的碎金,整个森林看起来都如火燃烧般璀璨。

    二人顾不得欣赏这难得的美景,一个劲的赶着路。其实到底该往森林的哪个方向去,二人并不十分清楚,只是自从三眼鲎——矍进入到云若曦的体内之后,云若曦感知植物世界的方式便有了一点变化,这种变化就是一旦她进入到草木繁茂的地方,便会十分容易的将自己的身体以及神识完完全全的融入到这种环境之中。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